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百媚不千娇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红梅子汤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太多不可预知的事情将我们一步一步地推向现在这个境地

我们到底是下棋之人还是棋局上被操纵的兵卒

——题记。

◎◎◎◎◎◎◎

这春末入夏的天里,不知为何瀞灵庭内会笼罩起雾来。

时节已是初夏,这雾起得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太正常。

可惜在这种就连空气中的灵子都沾上湿气的天气里,该做的工作还是要继续。

即使天气闷闷的,让人没了工作的干劲。

时近中午,浓浓的雾气仍旧弥漫。

难得偷了个空,子桑怀安来到她那和室外对着后方庭院的廊上,泡了一壶白菊坐在一旁,对着满园懒洋洋的柳树悠然地品茗中。即使只是短短的暂休,但能如此放下一切的感觉真让她感到轻松自在。

如果时间可以再长一点就好了,只可惜这个世间没有如果。

感觉越来越接近的灵压正往着这个方向而来,怀安无奈一叹,将手中那还散发着暖意的陶杯放到身侧,抬头远望着灰朦一片的天空静静地等待着。

不久,那脚步声变到了门外。只听见笃的一声纸门被推开,脸上红晕泛染的雏森桃给走了进来。

“怀安,你怎么在这里偷懒拉?”雏森桃泛起纯真而灿烂的笑脸,让她看来十分可爱。

“只是在偷度浮生而已,你要的那些文件早就帮你准备好了,直接就可以拿走。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模样,估计也不是来这里拿文件的了。坐下来慢慢说吧。”怀安随手拿起一杯茶递给坐到旁边,诧异地直盯她的雏森桃。

“为什么怀安你能猜到我的想法?难道我真的是那种将心事放在脸上的人?”雏森桃双手捂着通红的脸,半低下了头。

“不算……只是一旦牵涉到某人的话,小桃就会把那点儿心思给搬到脸上去了。”怀安对着雏森聪黠一笑,惹得雏森的脸变得更红了。

“你你你这么会猜的,就给我猜出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

“如此具体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猜到,不过八九不离十得和我们的蓝染队长有些关系吧?”

“被你猜到了。刚才在执勤室里蓝染队长亲自对我说‘以后队里的巡逻任务就交给雏森你来安排,我相信雏森一定可以办得很好的。’,这是他亲自对我说的哦~!我的工作能力得到蓝染队长的重视了!现在我的心还狂跳的厉害!”雏森那张娇俏的少女容颜此时正绽放出一种名叫‘幸福’的光芒。

“的确很值得高兴,这也是小桃你努力所换来的。”

看到雏森做为副队的地位逐渐巩固,怀安为她而感到高兴。只不过想到雏森她对蓝染队长的那份憧憬崇拜之情又加深了几分……

她担心,事情不会如雏森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的发展下去。

希望,那只是她杞人忧天。

不管怎么说,蓝染队长他都是一队之长……小桃的憧憬,很难实现……

“既然如此更要一鼓作气,我已经把巡逻任务分成两边,由你去流魂街,而我负责瀞灵庭。”说起队里的事情雏森也变得认真起来,但是那喜悦的神采仍挥之不去。

怀安低头一抿茶水,开始细心思索。“什么时候去?”

“就今天开始!虽说是每个月都要进行的例行公务,交到我们手上后还是谨慎点好。”

“就流魂街第11区么?”怀安侧头似是地确定询问。

“正是流魂街第11区。”雏森正色点头。

◎◎◎◎◎

流魂街第11区

那是一个还算太平的区域,和其他划分出来的区域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这区比前10区穷了点,对死神的敬畏也多了点。

因为区域范围比较广,子桑怀安便将小队一一细分,让各自的小组到不同的地段执行巡逻,唯一的命令就是不能去影响这区魂们的正常生活。

这是对他们最基本也是最严格的要求,在她手下的并不全都是流魂街上出来的死神,让自视甚高的贵族死神新手来流魂街已经是诸多意见了,但唯有上级的命令还让他们多少有点约束。

看着那些远去,却不断传出争吵的小队,怀安那温和笑容里浮现出丝丝的戏谑。

虽然是没有办法才将贵族的死神和流魂街的死神分在同一个组,不过这样组合却出奇地合子桑怀安的心意,因此她一直都没有将这个‘陋习’改掉。

让生活在不同概念的他们同在一个组里,磨合之下所产生的意想不到火花,很有趣~!

荒芜的边缘地带永远都是事故多发性的地方,不过身处这清幽秀丽的树林,站在山丘之上眺目所见的天地是如此的广阔。只可惜今天里却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玻璃,往日只有在瀞灵庭外才能目睹的清朗景色今日也无缘见到了。

不过,看不清总比看不到好。

一扫上午那无力感,怀安的笑也变得开朗起来。

“猪大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都说我是好人,请不要一直追着我~~啊啊啊,救命呀!”越渐尖锐的叫声,移动的很快,似乎是在飞奔。

唉~!要是没了那从远处传来的惊呼,她的心情可能会更好。

子桑怀安低头一叹,休息被打扰的无力让她只是随意地闪身瞬步到附近高大的树上,眺望远处那翻滚的烟尘,已经成直线的向她这漫延而来。烟尘最前方那个疾速中的身影一路哭喊一路狂奔,混乱之中怀安也只是隐若听明白“我是好人”、“不要追我”之类的短句。

听着这话,子桑怀安摇头一笑,她实在不是很明白‘好人’和‘不要追我’可以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她可不想继续听到那刺耳的尖叫声,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那人收口。于是,子桑怀安跳到离地面约一个人身高左右的粗壮树干上,弯下身子静待那身影的到来。

待那身影经过树下的刹那,子桑怀安便往那身影的衣领上一抓,用力往上一提拉到树上来。而那些追赶来的山猪似乎还没察觉他们的目标已经没了踪影,还一直的继续往前冲去,不久就全部消失在雾色之中。

“太好了,终于得救了。”被救起的女孩七手八脚的爬上枝干后,暗自额拍拍胸口松口气。

在确定已经安全之后,女孩笑得非常夸张地对已经消失的猪群挥手大喊:“笨猪们,再见了。不是,是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大喊之后,女孩满脸笑容转身看向她的救命恩人,瞧见恩人一身死霸装还带着斩魂刀就变得兴奋莫名的拉住恩人宽大的手袖直说。

“太好了,想不到我竟然见到真正的死神哦,真是太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不用,我也只是刚好经过而已。只是你怎么会遇上那群山猪的?”瞧那女孩一脸兴奋的,子桑怀安缓了缓想收回被她拉住手的意图,神色温和地问。

“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是真央灵术学院的学生,来这里本只是想练习练习鬼道而已,怎么知道一时控制不好的打到其中一只笨猪的头,结果就被他们一群的围攻了……”

说到这里,女孩不好意思的低着红彤彤的可爱苹果脸,借整理她短短的头发来掩饰她的尴尬。

子桑怀安看那女孩尴尬的通红,弯起眼睛一脸微笑道:“日后你的瞬步成绩一定会比鬼道成绩好,要是再来多几次这样练习的话。”

女孩听后更是羞涩,却又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

然而这时,地狱蝶翩然地出现在她们中间,断断续续的声音通过媒介传了出来。

【报告子桑……十席,我是加藤……我们这边……有……虚……出现了。】

子桑怀安闻言,脸色一敛,立即拉下挂在耳畔的小黑圈说:“加藤你们先镇定点,告诉我确切地点在哪?那虚离你们现在的距离有多远?”

【……我们在11区东南方的荒草地,那虚行动十分的缓慢,现在离我们有几十丈远……等等!浅川你想干嘛?快回来!!妈的,怎么那些贵族子弟都不听别人劝告的……!!!怎么会不见了?报告子桑十席,出现新的情况,那虚在浅川攻击之下突然消失。】

“我立即过去。因为情况有变,你们现在立刻离开那里,听清楚了吗?”

【是!】

【不要!作为死神的我,一定要亲手把虚给杀掉。加藤你别忘了,刚才也是我把它给杀……】

“浅川!你和加藤立即离开那个区域,这是命令。”

由于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子桑怀安用最快的时间冷静下来,以目前所知的一切做出最有效的决定。她转头看到还愣在一旁的女孩,温和地以不容反对的语气说道:“你也快离开这边吧!小心注意安全,别往危险里跑了。可不是每次都有人在悬崖之前伸手救你的,知道吗?”

“好……”带着半点迟疑,女孩望着子桑怀安在瞬间内就远在几十米外的背影呢喃着,“这就是死神的实力么?看来……我还差太远了……”

◎◎◎◎◎◎◎◎◎◎◎

子桑怀安纵身跳跃在树与树间的枝干上,一边搜索着周围的灵压一边思考,对这一带没有发现半点与虚有关的痕迹而深感奇怪。

这种无疑如同大海捞针的寻找,或许该利用一下虚对‘美食’的本能……

子桑怀安不断散发出一定的强大灵压,作为探查也是诱敌。直到见到队员口中所述的那片草地,她便从高耸的枝干一跃而下,轻盈地落到那片宽广平实的草地之上。

芳草寸寸,踩下去时也是静然无声。

左手按住刀鞘,右手握紧刀柄,拔刀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突然间,子桑怀安闭目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身往前拔刀一挥,惨烈的叫声随之而起,一黑影如幻像一样消失在她眼前。

这依旧雾气弥漫的草地里,除了怀安手上那银白刀刃上多了些新染的血红外,四周的景物仍依旧如常。

“难道是我高估了这虚的实力了?”握刀的人低首浅笑地呢喃着,状似疑惑地看着手上的刀。

随手一划那处于尚未解封的斩魂刀,尚没凝结的血红顺着冰冷的刀刃滴落在干涸的泥土上。

此际,凛然的杀气犹如平地冒出一样从左后方涌现,子桑怀安感应到而快速做出反应转身举刀准备还击。

“去死吧!”

突然从身后冒出另一把声音,将子桑怀安行动的节拍给打乱而慢了一步,差点让那只被她逼得现身的虚给打中。

“可恶!!”

本应撤离的浅川,十分不甘地双手举刀的大步冲向显身出来后行动十分缓慢的虚。

“浅川别冲上去,我们还没有那虚任何资料,不要贸然行动。”

子桑怀安不禁有些气恼,不是要他离开的吗?怎么又偷偷的跑回来,他到底是神经大条还是不知死活,竟然还莽撞地冲向前去。

真是的!

子桑怀安微蹩着眉心,快步地追上去。却听到拿着刀如同拿着救命草般的死劲砍向那虚的浅川疯狂的大喊:“不要拦我,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只要能证明给那些人看我的实力,他们才会承认我有继承的质格……我不能失去这个证明的机会。”

只见一跃而起的浅川高举着斩魂刀,将那只身形庞大又缓慢的虚给劈成两半。可一如刚才那样,那虚的影像再一次地消失。正当浅川以为虚已经被消灭掉时,蓦然背后一寒,一只巨爪已经往他的身上刮来。

此刻他才惊觉,无论是还击还是闪避都已经太迟。但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即瞬步逃生,只可惜仍是慢了一步。

被虚利爪甩落到几十米外的浅川跌趴在地上,那只握刀的臂传来阵阵巨痛,他的刀已经掉落在远处,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那虚袭来第二波的攻击。

危急关头,子桑怀安瞬身来到浅川跟前,对着直攻过来的虚伸出左手,念道:“缚道之六十一 六杖光牢”。

此时,身前前方的子桑怀安不知道,她身后的浅川正怔怔地看着她挡在他前面的背影,六丈光牢生出的白光将她整个人映照出一层光晕。

捉紧那虚被束缚住的时机,子桑怀安握紧斩魂刀一挥,眼中的冷光一闪,念道曰:“映彻暗夜吧,冥夜虹光。”

那不似她平日的温柔语调,清冷寒彻的声音在这空荡的草地上回荡着。

“初耀……”

寒光聚集在那刀身之上,却在下一瞬间散去,刀身也随之消失。一道异彩一下子穿透了虚的身体后便消失在空气之中。

被穿透而过的虚,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连表情都凝固了。待到它再次能动的时候,向前倾斜的身躯在得不到任何支撑地倒下。

看情况已经初步定下来,子桑怀安才转过身,对那仍旧趴在地上不能站起来的浅川轻轻一叹地摇头。蹲下身子,子桑怀安语调平淡地询问着:“还能站起来么?”

只是那空灵的声音似乎也恢复到之前的柔和。

“当然可以……”浅川不忿想靠自己站起来,但一个踉跄,他再一次地跌到地上去。

“看来还是联系四番队的人好了。”

“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

“你想自己回去,太好了!要是你要我帮你的话,大概也只能‘拖’你回去了。”

子桑怀安刻意地将拖字的读音拉长、加重了。

“那——就——麻——烦——你——了——!”

咬牙,浅川终于明白他的这位看似弱弱的班长,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是一个温和、好欺负的人。

◎◎◎◎◎◎◎◎

瀞灵庭第四番队

刚将那位受伤的队员一路畅通无阻地送进四番队,子桑怀安在确定伤者并无大碍后便准备离开。刚走到回廊拐角,低头沉思着如何将这事情报告给蓝染队长的子桑怀安,并没有立即看到前方有人。

待到子桑怀安定睛看清,朽木白哉都已经走到她跟前。于是,她停下脚步,站到一旁微微欠身地让朽木白哉先行而过。

然而,朽木白挨走到子桑怀安跟前之后,也停住了。

朽木白哉没有说话也没有询问,就只是站立在她身前沉默地看着子桑怀安。

而子桑怀安却低着头,以同样的沉默……看着地板。

在这个严肃,带点寒意的地方,两个保持缄默的人也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的都没有打破这个沉默的气氛。

直到子桑怀安将近第10次确定脚下地板的木板数目为136块之后,终于不想再数第11次而先开口。

子桑怀安无奈地抬头,仰视着朽木白哉问道:“不知朽木队长来此,所谓有何事?”

朽木白哉缓了缓眉心,“找人。”

“那在下不便打扰……”

子桑怀安莞尔一笑正欲先行离去,谁知她后脚才迈开了一步,便听到白哉说道。“我找的人和你有关。”

“呃?这个……怎么说了?”见朽木白哉目无表情地将原因分成两半的说,子桑怀安暗暗一叹,说一半,不说一半的,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你刚送进四番队的人,你打算如何处理?”

“你说……浅川?朽木队长放心,关于浅川在下会好好处理,不会让这件事情牵涉上朽木家的名声。”

“不用了!即使他是朽木家下级家族浅川家的子弟,但他所犯下的错误你可以如实报告给蓝染队长,他的家族不会对他做出任何的包庇。”

“朽木队长……真的需要如此么?浅川他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其背后背负的原因就不能赦免他的错么?”

“错就是错,无论原因是什么,都不能将事实改变。”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一片无语。

子桑怀安垂眼侧目,心里无语地一叹。

尸魂界的法规,贵族家的条例,真的如此重要么?

她也不知道……

或许生活在这里太久了,即使多么不合理也变成习惯地不去多想……

想多了,却又能改变什么……

倒不如……不做多想……

木板之上,朽木白哉和子桑怀安的影子交叠在一起。

明明相差的只有几步之遥,却没有人认为会他们之间的距离是相近的,即使是他们也如此的认为。

只是有时候,这样固执的自我认为在别人看来却是在作茧自缚。

当朽木白哉看到她雪白衣领上点点的血红,突然发现那样的颜色让他觉得很刺眼。

她受伤了?不大可能,以那留有血迹的地方看来是被染上去的几率大些。可一想到她可能受伤的情况,对上那特别让他不快的颜色,白哉别开了脸说:“会在行动中染上血迹,你的身手也太差了。”

不快,让朽木白哉关心的话变得犹带讽刺,当他察觉时那话已经说出来,也收不回。

“啊?”怎么话题会一下子转移到她身上来的?

怀安不解地看向白哉,却见到朽木白哉静水般神色之下,有些像是不高兴的气息在流动。

“这样的身手实在该回去真央重新修炼,那里还有给你下一次的机会,可是在瀞灵庭里机会是不存在有下一次。”

闻言,子桑怀安却沉默下来,什么都不说地低着头好一会儿,手紧紧地握实。

当她再次仰头直视朽木白哉的时候,她的眼里不知为何只剩下沉寂与轻嘲。

“多谢朽木队长关心,若无其他的事情,容在下无礼告退。”

语毕,便毫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举步离去。

留下朽木白哉目送她倨傲的背影,久久无语。

延伸阅读

六艺全脑教育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4pw.shtml
孩子不能专心做一件事,注意力很难集中,做事常有始无终。情绪不稳定,容易变化,行为不顾

思科微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x6yh.shtml
深圳市思科微科技有限公司(www.sikewei.com)、是一家专职的语音IC/音

鼎发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dvma.shtml
鼎发家纺布艺总部主营各类绒毯、床品套件以及床品面料的生产加工、批发销售等业务,旗下品

韩国缥丽洗衣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n7ok.shtml
缥丽的特许经营体系一、“缥丽”整个体系的构成这个体系由“缥丽”特许总部与加盟店共同组

牛太吉香辣牛杂面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uo2m.shtml
牛太吉香辣牛杂面拥有多种牛杂美味,面/粉(土豆粉,红薯粉,米线)/盖饭/火锅,均可出

南联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adlk.shtml
南联洗衣吧有干洗二合一洗衣吧多家;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竭诚服务大众,普及健康环保洗衣

鹏盛标识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d77j.shtml
北京鹏盛标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的建筑配套产品服务商,公司主导产品有标识标牌、信报箱、

酷车王国自助补胎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guq8.shtml
项目介绍汽车后市场具有巨大的商机,我国车辆众多,而且数量仍在不断地增加中,各式汽车用

小魔鼠童车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w53.shtml
小魔鼠品牌灵感来源于想给高楼禁锢的孩子们亲近大自然的机会,来一次身体自由和心灵自由的

新星洗衣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eie.shtml
公司坚持“环保、健康、节能、可持续发展”的经营方针,一改传统洗涤生产理念。新星干洗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偃师古剑二乐夏同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周惜琰自然没说假话,温荣熙这时真的开始相看人家,因为温荣熙当了她这个七皇子八年的伴读,她这个七皇子又是如今最受周帝宠爱的皇子,她母妃又是盛宠的沈贵妃,她外祖父又是沈老,那么未来她继承大统的可能性极高。有想*一*的人家自然想提前想办法搭上她这条线。可她如今刚满十六,皇上没开口选妃,众人还不敢打这个主意

  • 至尊之龙第九章在线阅读

    于是那天堂堂林总裁开着那辆吉利破车先去东海在众人疑惑的眼光下吃了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再开车回自己的高级别墅,看们的人差点就不让他进.唉~想不通,这二十多年没碰到过的事情今天竟然一天全部都演练了一遍.从那天起,商裳就把林默当皇帝一样伺候着,他随叫她就必须随到,而且还得充当司机,即使她已经下班也觉不能说个

  • 美食修仙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佳音的内心凌乱了两秒,回神后伸头往办公室里面看,然而,赫连正云的身材太过高大,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见她探头看,他冷冷开口:“你找谁?”佳音昂起头来,之前想好的那些谦卑姿态怎么也拿不出来了:“我找总裁。”“什么事?”赫连正云问。佳音噎了下,回答:“我找维西大酒店的总裁,赫连正宇先生。”赫连正云就这么堵

  • 花开流年经云之一场特殊的梦

    华夏,鄂省,玉沙市玉沙一中是玉沙市的重点中学,玉沙市城市规模小,教育资源也不强,整个市也只有三所高中,而玉沙一中,就是其中的老大,每年的一本升学率是三所学校里面最高的,甚至隔个几年还会出几个清华,北大的学生。所以作为玉沙市最高等的学府,万千人才的培养基地,教育局举全市之力发展的高中,学校建设之好可想

  • 情何以堪之击中(6)

    瑞祥看了看四周慢慢的蹲在地上,举起手的长剑狠狠的插向地面。开始了干起了他一辈子也没想过的事。瑞祥像发疯似的,飞快的挥动着手臂,松软的泥土被他抛向半空。站在远处的卡皮丘看着疯狂的瑞祥,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喂!小子,你能坚持多久啊!”卡皮丘大声的叫喊到。卡皮丘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瑞祥没有理会他继续疯

  • [综]退役后,我自愿接手了一座暗黑本丸妖娆女子

    夜,已很深了,空空的街道上,只有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两辆在夜里辛苦工作的taxi,这么深的夜,还会有谁不选择睡去?然而,这样的人却还真是不少。大连的一间酒吧门口,一辆瘦瘦的taxi在靠边停了下来,叶然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钱来,递给司机,不等司机找零,就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此时,她长长的头发已束了起来,在脑后扎

  • [洪荒]活着不好吗?在线阅读第三章

    看着这些僵尸低眉顺眼的样子,叶枫非常满意,点了点头之后,淡淡道:“都回去吧!”僵尸们立即纵身一跃,回到了棺材之中,顺便还把棺盖给盖上了。在叶枫的面前,这些僵尸怕得要死。别看这些僵尸在叶枫面前,一个个乖得像宝宝一般,要是放出去,随便一个,都能成为一方祸害。将十八具僵尸收进储物指环之后,叶枫又拿出一册册

  • 那人那事那江湖之小师妹

    霞晚一有意识就见到一把银剑噗嗤刺中一名身着黑衣面目俊郎的男子。霞晚可以保证这一刻她两眼一瞪懵逼茫然极了。她自己坐在地上,四周雕栏玉砌一副古建筑模样,地上点点血迹很快让她从茫然中醒过神。此刻全场所有人目光都在她面前那对男女身上。刚被刺了一剑的大兄弟双唇血跟不要钱一样不停喷洒。而刺了他一剑的女子一身紫衣

  • 无法之法在线阅读强大的战宠

    廉连还在熟悉自己的技能和低级的炼金,炼药,炼器和驯服战宠,自己的家族就带来了战宠。被人拉到了广场上,看到了自己的战宠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哪里是战宠,明明是头boss好不好,足足有100级。天御龙兽等级:100血量:七百万魔法值:一百万海陆空三栖兽物理防御力:五百万魔法防御力:五百万移动速度:七千四百技

  • 漫威之荒岛之神正义

    如女权主义者所称,□□不是男性手下的受害者,而是其征服者,她们离经叛道,掌握着自然和文化沟通的性渠道。——CamillePagiliaBAU小组的专机上,Hotch没有像往常一样用写报告打发时间,也没有闭目养神,缓解一天的疲劳,而是呆呆的看着窗外无边的黑暗。小组中其他人有的咔哧咔哧的吃着自己最喜欢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