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腹黑王爷宠妃记周家村闹鬼

作者:郑一 来源:言情小说吧

“你咋能做出这种傻事!”

周丰泰气的一脚踹烂了村会厅的木椅子,周边的几个中年人也是一脸严肃的对着坐在开会的长桌末端的正战战兢兢的汉子指指点点个不停。

周丰泰是周家村的村长,而众人所指责的对象中年汉子是周家村的村民,叫周河,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周河的媳妇前段时间溺水自杀了,但是因为家里穷,一时间周河凑不齐给媳妇置办葬礼的钱,便给安置在村后山祖宗禁止后人踏足的山坡上了,准备等后些日子手头宽裕了,再给死去的媳妇重新置办个像样的窝。

谁知道从此之后,就出了一档子骇人听闻的事,每逢入夜,周河家家门每天都是敞开着的,而家里每天都有像是有人在打扫厅堂一般的声响,院子中平常逢人便吠的恶犬大黑也是晚晚毫无声响,要说除非是亲近的人,否则可不能让一头乡村恶犬无声无息,夜夜被惊醒的周河每次开门瞧,可除了不停从开着的大门涌入的冷风以外,啥也没有。

再瞧着娃儿周小花的屋内,夜夜都要踹被子的周小花却是被子盖得整整齐齐,宛如她去世的娘亲活着一般帮忙着盖过一般,周河心里开始发凉。

村落当中迷信之谈一直被人信奉,周河也开始求爷爷告奶奶的询问各家各户的老头儿老太儿,也常去后山一个人对着媳妇的坟头念叨,这一来二去的,有些人看到这整天神神叨叨的周河,慢慢的,村里就传开了这件诡异的事,村长周丰泰听说之后,也就赶紧召开了这次会议。

“你娘的周二愣子!你咋敢不把祖训当回事?!”

看着知道自己闯了祸唯唯诺诺不敢抬头的周河,周丰泰甩下一句话立马带头急急忙忙出了这个门:“赶紧去找罗先生!真是造了孽了!”

罗先生是周家村常年以来认定的阴阳先生,据说是祖传下来的阴阳世家,到了这一代的先生叫罗江,但是之所以罗江是周家村人却不姓周,是因为罗江非乃周家村的人,而是上一代阴阳先生无子嗣而从外面收养的孩子,为传承这份禁忌之业。

而我叫周景焱,我的父亲正是这一代的阴阳先生罗江,之所以我姓周,是因为我自幼便未见过父母,但却是地地道道的周家村人,自我懂事起,便是我的养父罗江在养育我了,听村里的老婶子说,我的父母在我刚断了奶的那天夜里,双双失了踪,而养父罗江据说是受人所托才收养了我,根据我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只知道反正托他带大我的并不是我那失踪的父母便是了。

急匆匆赶到的村长刚到了我家,便将周河最近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了我父亲。

我父亲的听完之后的脸色变了变:“怪不得这几天村里好些家禽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家家户户还以为是遭了黄皮子的灾。”

他看了一眼天色,这才下午三点多,天空却开始昏暗,云朵红的像血,一副诡异的景象。

“该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啊老罗!”

周丰泰看到我父亲这幅愁眉不展的表情,顿时更加不安着急。

“尸入非葬,凶祸即出,这周二愣子把外人葬到别人家去,别人家不得找上门来?!”

父亲对着村长说了一声转过头来又对着才十五岁的我吼道:“小焱,把屋里的家伙什都带上去后山,我先和村长去看看具体情况。”

看到我急急忙忙的去里屋之后,父亲赶紧带着村长和之后赶过来的乡亲们前往了后山周河造了孽的地方。

等到了后山坡,前后不过十几分钟,太阳居然已经下了山,搁往常这会太阳还晒得人大汗直流,这会可是盛夏,可等我赶到父亲与乡亲们所在的地方时,感受到的却是无比的阴冷。

山坡上周河媳妇的坟头已经被大家手忙脚乱的挖开了,可在乡亲们身后的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大家似乎把坟挖开以后都不动弹了,气氛有些许紧张,我怯生生的往前走去,到了坟前将大家眼里的画面一入目,吓得我倒吸一口冷气,坟里什么都没有!

周围的阴风像是无数鬼混凄惨的叫声,可大家却没有一个从坟内无人的画面中走出来的。

“这周二愣子的孽算是造实了,他媳妇占了人的地,已经被赶出来了。”

父亲率先开了口打破了僵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慢慢的叼在嘴里点燃。

“那他媳妇现在是要害我们吗?”

周丰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询问我父亲。

父亲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要是她媳妇,我早开心的笑起来了,他媳妇才走了多少天,能有多少道行,麻烦的是既然他媳妇被赶出来了之后村里还有那么多怪事,怕是这后山里的东西是生气咯。”

他妈的周二愣子,你是要给我们全村人都送去陪你媳妇是不!?

村民们一听这事的严重性,都开始声讨似乎被媳妇的坟吓的魂都没了的周河

这一切诡异的事情令我觉得很不安,我看着下午四点多的昏暗周围,山坡上似是起了雾,太阳下了山月亮就能出来,可天上却看不见星星,而月亮似乎也被什么东西遮挡着,只露出了小半边,像是半张脸,狰狞的看着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

把坟填了吧,周二愣子把你媳妇生前的衣服拿一条到村口来,这边不方便有什么动作,先看看你媳妇怎么说。说罢父亲率先回头牵着惶惶不安的我离去。

不一会,村长组织着村民们还有从家里取来他媳妇生前穿过的衣服在村口集了合,而我父亲在村口的沙地上用柴火棍鼓捣了一副诡异的图案,接着从周河手里的将衣服接过放在图案中间,接着点燃三支香嘴里念叨着

“生死有命,魂归回已,请!”

众人以前见过父亲做法,都盯着地上的衣服准备等周二媳妇回魂。

一阵阴风吹过,可衣服却异常的毫无动静,父亲皱了皱眉准备重新起一遍回魂,突然听见村外的小竹林沙沙作响,众人的目光立即瞧去,所有人包括我父亲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心细的我却发现周河躲在人群里看着突然出现的媳妇尸体,似乎只是有些不忍?却是毫无惊讶之情。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村长吓得面无人色,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父亲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魂在身体里,只有人才能封魂,这事有些不对劲。”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眼躲在人群里的周河,而周河似乎察觉到了父亲的目光,赶紧缩了缩,一副和大家一样被吓到的样子。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之时,周河媳妇的尸体突然冲向了一个吓的最严重的中年汉子身边一把掐住了那汉子的喉咙,惊人的将那汉子举了起来。

一张符咒飞来贴在了尸体的额头之上,想将暴起的尸体镇压下来,“别再造孽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唉”随着父亲一声叹息,出手制止了周河媳妇的尸体。

正当大家都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人群里的周河突然扔出一袋黑色的液体在静止的尸体上,尸体突然暴走,额上我父亲的降魔符瞬间燃烧,只见它手一扬,抓起面前刚刚放松下来捂着自己喉咙的中年汉子,用力一扭,便将身前的汉子给活生生四成了两半。

血溅到了呆住的我脸上,看着吓得四散而逃的人群和眼帘中从未见过的血腥画面,不争气的我就这么吓晕了过去。

等醒来已经是在床上了,床边的父亲看我醒了之后端来了一碗粥后便回到自己的屋中休息了。

第二天我才得知,那晚周河媳妇刚杀了人还没来得及被我父亲降服,便被周河带走,父亲为了照顾剩下的人,便让他们逃了去,是真无暇去追还是故意放走谁也不知道。

那个死去的中年汉子叫周天,是村里的恶霸,仗着有几分力气经常欺负人,据说周河媳妇自尽和这个人有很大的关系,可我年纪还小,也不懂的里面的弯弯绕绕,只知道周河带着媳妇尸体失踪后,却也没几个人怪罪他,反而我经常听见几个老婶子在地里交谈话语间反而说周河一家都命苦。

延伸阅读

宁杰出经贸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dyz1.shtml
宁杰出经贸常年承接国内鞋厂、珠绣厂各种手工加工定单,承接各类手工缝珠片、拖鞋串珠、鞋

雅筑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n731.shtml
1993年,几位大学美术系的高才生凭着两台386电脑,打造起雅筑的雏体:长沙雅筑环境

酷车王国自助补胎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gvmg.shtml
项目介绍汽车后市场具有巨大的商机,我国车辆众多,而且数量仍在不断地增加中,各式汽车用

亿清佳华太阳能发电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lt2.shtml
亿清佳华太阳能发电隶属于重庆亿清佳华光伏能源有限公司,以其敏锐的商业眼光,立足国内、

地贝家用清洁电器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umgx.shtml
苏州地贝电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作为国内家用清洁电器领域专业品牌,历经近十

宁磁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ytiq.shtml
宁磁实业专门从事隔膜阀、隔膜泵膜片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1、EPDM(三

东阿亿信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gple.shtml
160元全年更胜一筹打电话卡35元包月整月更胜一筹打电话卡15元包500分钟电话卡(

童虹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agb7.shtml
童虹充气乐园总部经过多年卓越奋斗和技师具有匠心的铸造,现以成为国内集研发、生产、销售

韩国蔻丽首饰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dukn.shtml
公司简介韩国OKNEW蔻丽饰品牌是由韩国OKNEW蔻丽饰会社倾力打造的风行韩国、流行

金彪加盟  http://www.charlesdegaulleairport.com/auev.shtml
金彪家纺总部主营座垫、座套、沙发垫、毛垫、靠垫抱枕、脚垫、方向盘等。公司秉承“顾客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惊变时刻之危险合约(修)

    新江小区一带,左临大湖,远瞭青山,远离这座都市的繁荣,独辟一片安静和美之地。打开公寓的门,满身疲惫的沈初妆走进来,她放了包包,转入大厅,便看见赵姐和伍舞正席地而坐,吃香喝辣。这画风不太对。那两人看到她,愣了好一会儿。“初妆姐,你怎么回来了?”伍舞讶然。她郁闷,难道她不该回来吗?赵姐两眼发光,油腻的手

  • 大神带我去修真在线阅读第3章

    一间很大很宽敞的卧室,以白色为主,台灯照耀的书桌上,苏君聆正对着电脑支着下巴,望着巨大的电脑屏幕。她的旁边是一个非常大的书架,上头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地上也到处都是。“君聆,最近过的怎么样啊?”莫浅羽拉耸着脑袋,一脸哀怨。“还能怎么样,就这样喽!”苏君聆看着视频中好友那张哀怨的有些扭曲的俏脸,一脸的

  • 蛮荒仙遗在线阅读第5节

    因为昨天见到宇少那漂亮的一手令一网吧的人神情呆滞,所以昨天看书时特意找了一下关于灵魂禁锢的介绍。详细了解之后发现,这种技能就是直接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做成一个监牢将别人的灵魂囚禁起来,而要求所被禁锢的人灵魂之力只能是比自己弱很多的人或普通人。当然同时禁锢几十人,由此可见宇少的实力可见非同小可,而鲁仁嘉不

  • 我!混沌魔神在线阅读第10章

    “拿笔来。”钟老爷子一抬手,钟建国立即殷切的递上了一只沾了朱砂的紫豪笔,钟老爷子接过在宗谱上写了写。然后示于众人,清厉的嗓音威严响起,尽显一家之长的大家风范。“自今日起,钟落落与我钟家再无半点关系,自此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而后又低头厉声喝问:“钟落落,你可认?”洛落抬起头,“我……”本想表现得

  • 剑君之水!木!雷!

    大师的身影飞驰在云端,正急速的往天和学院前进着。“嗯?”大师猛地停下,注意着四周。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大师面前。“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好像地球上并没有你这么强的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中央元气学院的校长。“我是来找吴灭的,跟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大师看着校长,有些不爽。“你找谁我不想知道,我想

  • 修真函授生在线阅读第3章

    哒哒哒,庭院外传来一阵的凌乱步伐声,还有着金属铠甲的碰撞声,一阵的喧哗嘈杂声,还有男人的吆喝叫骂声,“快点,快点,郡王殿下被袭击了,快点,跟上,分散出找一下有没有盗贼,其他人跟我来!”“哦?看来有人来了,抱歉,你的使命完成了,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山中闲鱼拿起大砍刀,利索的将对方放倒。这种事情

  • [刀剑乱舞]我成了刀剑,我好慌!在线阅读第五章

    “高手哥哥,你怎么了?”被沈深从鞭子下救下的小少年肖溪抱着刚领取的入殓箱,担心地望着他。沈深收回视线,摸了把肖溪的小脑袋回答:“没事。我不是什么高手,叫我名字便好。”肖溪的哥哥肖潭容貌斯文俊秀,马车上一直坐在肖溪旁侧,在肖溪冲动惹事的时刻拉着他。他跟着摸了把小少年的脑袋。“叫沈哥哥吧。”说完朝沈深点

  • 武界神刀第7章在线阅读

    任务进度:2/100!李雪雁二人走了之后,苏燃这才打开系统列表,查看自己的任务进度。果然在上面多出了两个人!虽然距离自己一个月一百个人的目标,着实有些遥远。但是苏燃却并不着急,这才只是开业第一天罢了,就迎来了两位客人。接下来的时机,只需要自己慢慢去等待就足够了。对于澡堂的诱惑力,他还是有着十足把握的

  • 谋得夫人是大佬第一章

    ☆、0001_日记今天我的师父兼父亲找我进行了一场谈话,大概意思是说我太高冷了,不与别人交流,容易憋出心理疾病来,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发泄渠道,就算不愿意跟别人说话,也别什么都闷在心里,可以自己对自己说嘛,比如写写日记什么的。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虽然我没觉得自己憋着了,但万一我只是憋习惯了呢?防微杜渐

  • 修仙之桃夭追夫之正式邀请函(9)

    ‘砰’屋内传来了打砸的声音。“给我查,给我查,我要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传出的视屏,我要弄死他。”当今天早上谢雷发现网上的视屏后彻底被气爆炸了。屋内所有能被砸的东西都被他砸了一个遍。他完全不敢相信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样做。起初他以为对方只是想要点钱而已。毕竟自己的身份地位大家都知道,谢雷本来也打算先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