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睡醒之后我成了大佬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美人牛扒饭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直到晚上回了寝室,段时越都不知道梁誉加他微信是要干什么。

同意通过倒是同意了,但梁誉连个标点符号都没发,段时越也就半个拼音都不回,改了个备注就让这人在列表里躺着,拿了睡衣钻进浴室洗澡。

郑宗和段时越一样懵逼,晚上连语音打**的时候问梁誉:“誉哥,你让我打听段时越微信干什么啊?”

梁誉这时候发挥的不错,团战时一连收了三个人头,心态十分平和,难得不带火气和郑宗说话:“不干什么,顺手加一下。”

郑宗心有戚戚:“这……就,都过去了?”

“什么都过去了?”梁誉莫名其妙,静了几秒回过神来,说郑宗小题大做,“记都不记得,你还当个事儿呢?”

郑宗委屈。

他也是担心他没什么心眼的誉哥让人坑了,结果梁誉非但不领情,还反过来到数落他一遍,简直费力不讨好,于是郑宗不说话了。

梁誉一连带飞几把,玩到半夜整个人嗨到不行,最后才察觉郑宗那边兴致不高。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有点哭笑不得,安慰道:“行了,周末请你吃烤肉。”

郑宗这才语调明快了些:“谢谢哥!”

因为没有通宵,第二天上课时梁誉神清气爽,早早就到了教室,靠在位置里继续单排上分,一直奋战到早自习铃打响。

段时越早上又没掐好时间,今天依旧迟到,这回他干脆绕到后门,准备偷偷溜进班,让眼尖的班主任逮住了。

周彬站在讲台上看他:“站住。”

段时越背着书包停下脚步,自觉退到班门口去,周彬有点无言:“你是住校吧?”

段时越点点头。

周彬更无语了:“住校还能天天迟到?”

比起昨天,段时越今天看着更精致了,整个换了套崭新的行头,仔细看头发都还半干着,发梢处微微湿润,后颈处的碎发湿哒哒的拢在一起。

段时越不否认,周彬被他这无所谓的态度气到,有点恼了:“年级第一也得遵守校规,刚开学就三天两头迟到,像话么?去,东西放下,今天上后面站着听课。”

段时越心态相当好,一点抵触都没有,放下书包,抄着第一节的英语课本就去后面背单词了。

周彬摇摇头,拿他没办法。

段时越靠着窗台站在梁誉身后,背累了单词就看这人打**,连着围观几把,发现梁誉的**水平可比温旷那废物强太多了,有些感叹。

梁誉结束最后一把,上课铃正好打响,周彬溜溜达达走了,他回过头看倚靠在窗台边的段时越:“你不回去坐?”

段时越摇头,梁誉说:“死心眼儿啊?大番薯都走了,坐呗。”

段时越好笑:“大番薯?”

“对啊。”梁誉给他描述,“你没看过那个漫画?里面那个,矮胖的,就比班主任多戴个眼镜,不然简直一模一样。”

“行吧。”段时越晃了晃英语书,冲前门抬抬下巴,让梁誉看走进来的大长发老师,“上课了。”

梁誉回头看了老师一眼,趁她脱外套的一点时间起身,窜到段时越的位置上,回头向这人招手:“你坐我这儿,大番薯要是来查你再站起来。”

段时越:“……”

他发现梁誉今天心情很好。

见段时越站在原地没动,梁誉催促道:“快点啊!”

段时越在英语老师抬头的一瞬间坐在了梁誉的位置上。

隔壁那列的张弛给严卓宣丢纸条,丢歪了,皱巴巴的纸团落在语文课代表苏梦桌上,苏梦狐疑回头,先看见张弛冲她抱拳,然后看到了互换座位的两位传奇。

苏梦:“……”

她把纸条展开,就看见张弛那字还不如皮皮虾乱爬工整——他们什么情况?

苏梦想了想回了一句——可能是打架打出来的?男人的友谊。

苏梦把纸条又递给身后的严卓宣,等张弛再拿到的时候,就见严卓宣在苏梦那句话旁边写了两个字——加一。

体委有些凌乱。

上课很无聊,很困,很烦。然而困过烦过,再算算一个星期也就过去了。

这一周,整个年级几乎都在传,二班的段时越和梁誉达成了战略性和解,现在是新晋的钢铁联盟,可只有传奇本人与他们的小伙伴知道,两人的关系远没好到称兄道弟的程度,交往仅限于可以在食堂拼桌。

又一个星期一,前一晚刚下过雨,天气瞬间冷了下来,段时越回学校时多带了两件外套,非常正统的黑色,又是价格惊人的联名款。

早上他总算赶在铃声落下前进了班,在位置上坐好,发现平常安静的班级不知怎么了,今天特别热闹。

段时越看见讲台上围了一圈人,梳着利落马尾的班长让好事分子都滚远点,怀里抱着个什么东西,照着花名册喊:“段时越!段时越来没来?不会又迟到了吧……”

段时越走过去,站在人群外围说:“段时越来了,段时越今天没迟到。”

班长:“……”

围观群众:“……”

同学们自觉给段时越让开一条路,班长静了一会儿,脸不红心不跳的将怀里的东西递给他:“你的,还有梁誉的,麻烦你放他桌上。”

段时越接过,说了声谢谢后,才看见班长递给他的是两套校服,配色蓝的发黑,和他初中校服基本长一样,一样的简洁一样的丑。

这套校服是一中传统校服,其实已经比其他学校的校服好看很多了,上身效果十分不错,显得人又瘦又高。

等段时越走远了,众人才又重新吵闹起来,苏梦挽着班长的胳膊,赞叹道:“瑶瑶好厉害!”

原本好似天不怕地不怕的李瑶这才怂了,一把抱住苏梦:“我靠我以为他要杀了我!”

张弛已经拿到校服了,还赖在讲台上不肯走,也在一边安慰李瑶:“安心啦,经过我这么多天的观察,段学神还是很平和的。”

平和的段学神回到座位上,梁誉也到了,正打着呵欠发呆。

他把其中一套校服扔在梁誉桌上,梁誉愣了好半晌,抬头看他:“这什么?”

“校服。”段时越耸耸肩。

梁誉十分嫌弃的皱起眉。

校服发完后李瑶站在讲台上组织纪律,等班里安静下来才说:“大家今天中午回去都试一下校服,有不合适的下午来找我登记,合适的中午回去就换上,晓不晓得?”

他们班委现在自成一圈,是班里的内阁集团,张弛和严卓宣带头起哄:“晓得啦!”

李瑶警告性的看了他们一眼,招呼苏梦上去领读。

第一节下课后温旷来找段时越,他们五班的班主任更狠,课间就让同学全部去厕所换上了校服,段时越看见他就眼睛疼。

温旷拉着他去食堂吃早餐,整个人丧的不行:“我以为我从二中毕业以后,就与这个颜色再也无缘了。”

段时越嘲笑他:“你还得跟它继续缠绵三年。”

温旷仰天长号,向老天爷表示强烈的不满,嚎完后一低头,老远就看到食堂门口堵满了人,从校服上看,应该是高二的,围着中间一个穿私服的男生。

段时越想绕过他们走,温旷这个爱好挑事的玩意儿非要拉着他上前凑热闹,在缝隙里往里瞄。

段时越听到一个非常嚣张的声音,很大声说:“高一的现在怎么回事啊?一点规矩的都没有,撞了学长都不会道歉的?”

段时越无语,心说现在的人怎么回事啊,高年级给低年级下马威的把式竟然还没耍够,有够无聊的。

段时越拉住要挤到前排的温旷:“走了。”

温旷一脸兴奋:“再听听再听听,现场版中二啊,真刺激。”

段时越:“……”

趁着两人拉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钻进了段时越的耳朵,那人声音不大,听得出来压抑着火气,但显然打算息事宁人:“对不起对不起,我这……真不是故意的。”

段时越和温旷双双愣住,立马向人群里看,说话的果然是小雀斑郑宗,他对面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看着就凶神恶煞,绝非善茬。

郑宗应该一出食堂就被堵住了,手上还拎着双人份的豆浆和鸡蛋灌饼,看起来有些无奈:“我已经道过很多遍歉了。”

对面的男生推了他一把:“还顶嘴啊?”

段时越立马皱起眉。

高年级找低年级麻烦这种戏码很常见,多发于新生刚进校不出两周的时候,其实算算也不是因为什么大事儿才起冲突,无非就是你撞我一下我踩你一脚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别管谁对谁错,逮着新生咬就完了。

这叫杀鸡儆猴,原本的目的是震慑刚进校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崽子,但往后就演变成了高年级混混们巩固地位的常见手段。

温旷看了眼段时越,脸色也不太好:“怎么办?”

段时越不语,低头思考。

那个男生又推了郑宗一把:“说话啊?刚顶嘴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么?”

“可以了。”段时越皱眉,在郑宗忍不住要把豆浆扔这人脸上时开口,“他刚才不是说他道过歉了,你聋了吗?”

举起豆浆又默默放下的郑宗:“……”

小郑同学前面小半辈子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受难,仿佛天神般来解救他的,竟然不是自己追随多年的梁誉,而是和他说话不超过十句的段时越。

男生看见段时越没穿校服,火气一下子上来了,转过身对着他开火:“你谁啊?多管闲事,有病啊?”

段时越理都不想理他,看了看郑宗手里的鸡蛋灌饼:“还不走?一会儿凉了。”

郑宗反应过来,趁周围一圈人没注意,从人缝里溜了。

男生措手不及,眼睁睁看见郑宗跑了,瞬间惊了:“我操?”

段时越嗤笑一声,拉着温旷也要走,男生彻底炸了。

开学第二周的周一,年级第一段时越成为了高一二班第一个翘课的人。

延伸阅读

公主格格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u7px.shtml
深圳市福大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为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中式珠宝企业。品牌起源于清朝康熙

卡普偶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ad7u.shtml
产品介绍:KAPU是背靠背集团旗下向中国区域新推出的国内外品牌,产品以时尚、动感、个

棉果果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u83f.shtml
棉果果(英文名:QtonBaby),青岛天耀商贸有限公司旗下的婴幼儿用品品牌。“棉果

腾悦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dw0b.shtml
佛山市腾悦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生产:大包围皮革脚垫、专车立体脚垫、全包围汽车脚垫、汽车尾

天一堂茶叶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s46t.shtml
天一堂品牌观养品牌如养子,爱品牌如爱己,护品牌如护眼睛,造品牌如造钻石!我们认为品牌

好好学出国留学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bou5.shtml
好好学出国留学加盟详情“好好学”是澳际教育集团打造的国际化高端语言及出国考试学习中心

丰鑫源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guz4.shtml
暂无

大丰豪杰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dyi0.shtml
栏目建设中现在,不论是办事还是走亲访友,一般总是少不了礼品相伴,选择个性礼品,毛绒玩

百味林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6nxi.shtml
百味林是南洪集团旗下两大品牌之一,主要销售零食、炒货、糕点豆干、蜜饯、肉制品等国内外

摩瑞尔加盟  http://www.towtruckinabox.com/s7id.shtml
摩瑞尔空气净化器依托HEPA滤网、活性炭吸附、静电集尘、花冠离子团、UV杀菌、负氧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死美人[无限]之破碎的的是案件还是感情)

    鬼魅法医Ⅷ(破碎的是案件还是感情)棺材上那个女孩我好像见过!周昔阳这一句话打破了原有的宁静。肖恩和李国安不禁侧头看向周昔阳,李国安说道:“可能当时过于紧张你看错了吧?”周昔阳点了点头说道:“恩!也许把!”肖恩看了看周昔阳并没有说什么,肖恩的神情似乎在告诉周昔阳这事情并不简单。李国安说道:“就我们几个

  • 半月缘在线阅读第5章

    祈花祭一结束,所有事情又将回到正轨。荀柏来到羚角港,长枪和鱼竿交叠背在背后短刀收在背后的鞘中。他好好准备了一番,因为这次对方给的钱异常多,所以他也很慎重。家人也来了,因为这次预计的出海时间很长,所以他们来送荀柏。“这次出海那么久,儿你一定要小心啊!”母亲关切地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荀柏能感受到那股浓浓

  • 我跟锦鲤抢生意千年圣地

    萧景坤说道:“大家一路走来,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历经了重重磨难,这也是一场莫大的缘份,我们六人相互扶携,默契协作,相得益彰,我提议义结金兰如何?”宋子鲲说道:“此提议甚好,我赞成!”孔歆语柔声说道:“我觉得很好,但不知各位年方几何,谁是大哥,谁称小妹?”白翌岩说道:“我十七岁零五个月,家住南都建水,

  • 抗魔记吃饭

    宋箫悄悄看了一眼虞棠的表情,见那人神色有些不耐,但眼中却有着几分期待,不由得失笑,心道果然是小孩子,戴个学生牌也这么开心,以前的景元帝可没这么好哄。拆了包装,学着方才虞棠的样子,给他扣上。夏天薄薄的衬衫,透着少年偏热的体温,宋箫小心地拉起一点衣裳,指尖还是隔着布料触碰到了那人的身体,呼吸顿时停滞了一

  • 漂亮男孩第4章在线阅读

    “我报你妹!”看着陈峰、林初柠等人不断嘲讽、奚落李青阳的一幕,李雄想要杀人。在得知师父来云江的消息之后,李雄多方打听之下,终于知道了自己之前送出的那辆车开去了那,火急火燎的赶来,就是想要见师父一面。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峰还有林家的人,居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师父。他师父是谁?那可是弟子遍布天下,掌控

  • 二次元的崩坏律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烈阳城南门外是一条笔直的大道,距南门三里远的无名小树林边,蹲着两个没精打采的黑衣男子。两个男子身着黑衣,一高一矮,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聊着。如果拉下面巾,就会发现他们正是逐火门中两个养气境巅峰的弟子,均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之辈,甚得少门主厉天骄的器重。我说老二啊,咱兄弟怎么就这么倒霉,本以为抓到那

  • 英雄联盟的格斗之王半步大能老太监,黎皇现身

    “不错,是本太子!”傲无常负手而立,微微仰头,不削看向君无忧:“你小子是谁,叫你家长辈出来说话,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傲无常见君无忧才区区道宫境,眼神轻蔑,如同看一只蝼蚁一般。只是看向他身边站着的火灵儿,才露出一丝惊讶:“灵儿妹妹,我还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呢!”“傲无常,你个卑鄙小人,自以为是的家伙,回

  • (数码宝贝六)总觉得打开方式有点不太对在线阅读第八章

    花千雪叹了口气,展颜笑道:“是雪儿心急了。公子,你当真就要一辈子做一个被人误会的纨绔么!”周沐风耸耸肩,道:“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去,少爷我活着又不是给他们看的,只要自己过的舒服就行。再说了,要是李唐没有我这样的纨绔公子,又怎么体现出青年才俊的优秀!所以,我还是很伟大的!”“公子这是歪理!”花千雪跺了跺

  • 万界掠夺者在线阅读第六节

    邶忱衍放在阿玖肩上的手,其中一只移到阿玖的头上,捋了捋那根本不乱的头发,另一只移到阿玖的脖颈后面,额头抵着她的。半晌,不言半分。阿玖心慌慌,准备往后躲。察觉她动作的邶忱衍,放在脖子后面的手紧了紧,病态的笑了笑。恶兽,出笼。他额头离开阿玖的额头,目的地换成五官中最底下的那个,凑上去,欲亲不亲的。阿玖反

  • 镇鼎第一章

    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热,路上都没有多少身影,少数行人也是脚步匆忙,不时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想要尽快离开太阳照射的范围。下午一两点正是最热的时候,闻峥抱着自己的东西从大厦中走了出来,他的东西不多,收拾的也很快,赶着爷爷午睡的时候走个来回。阳光照在地面上明晃晃的,光看着就能感受到灼人的温度,可闻峥觉得自己处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