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寒山鐘聲到客船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良小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来到北水城主府,郡主一行人先行进去,丑面及其他侍卫在外等候。不一时,一些文武将官赶到,最后传丑面进去将所了解的情况进行了奏报。丑面讲完,大堂鸦雀无声。城主问道:“此人所讲可与我们得到的异族消息有无出入?”有人出班回道:“正印证我们之前所得消息,看来精灵族要行动了!”城主点头,吩咐赏了一盘金银,让丑面暂回家休息。

北水城主一面遣使招戍卫将军鸢元前来议事,一面派幼子文侯水凌带兵查抄戍卫将军府,同时令全城戒严。

出了城主府,丑面背着赏赐的一包金银赶回了覃家。此时覃家门口拴着一辆马车,马正吃着草料。丑面进得屋去,空无一人,丑面呼喊两声亦无人应声。正从外屋往里屋走,丑面大叫一声,但见覃家掌柜夫妇双双被悬在对面屋檐之下,已经被害。丑面扑过去,要给两人放下来,刚走到屋檐下,忽听身后有人哈哈大笑。丑面回身一看,一人站在房顶屋脊之上,一手持剑,一手拿着绳索捆着覃沁。覃沁被堵着嘴万分惊恐,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丑面拔出木剑,大叫:“恶人安敢如此?”房上之人恶狠狠地说:“多事之人,原该如此!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话音刚落,一人持剑从里屋破窗而出,直接刺向丑面。丑面下意识的往旁一闪,拿着木剑的右臂被剑贯穿,鲜血汩汩而出,木剑掉落在地。丑面大叫一声,扔出剑鞘,青花大蟒一口将背面袭击之人头颅咬掉。丑面抬头看屋顶,上面的人慌忙转身,叫着:“小子,算你狠!想要救这小丫头,来落日崖找我吧!”说完,化作一只大鸟,抓着覃沁拍着翅膀飞上天空向北面逃跑了。

丑面收了青花蟒,包扎了伤口,然后放下覃家夫妇,痛哭不已!丑面喊来宁平图海四人,将覃家夫妇安葬。兄弟五人一合计,为了救出覃沁,放弃南下计划,准备北上。

第二天的北水城已经出现了紧张的气氛,全城都加强了戒备,派往各处查看情况的哨探都出城了。

两日后,郡主派人找到客栈,将丑面五人接到郡主府暂住养伤。 请医用药、饭食起居都是小蝶安排招呼,面面俱到。

丑面询问这几日情况,小蝶道:“文侯虽然没有在戍卫将军府逮到精灵族人,但却搜出了戍卫将军鸢元暗通精灵族的密信和大量财宝,还牵扯出他手下许多将领,包括他儿子、为难你那位鸢飞鸢统领,这些人都被拿走下狱了!”丑面心道:“鸢元,你多行不义,当该有此报!”

在郡主府待了几日,秃头神龟季天图抱着吃饱了的大肚腩说道:“舒服,感觉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此刻了,我有种被人当猪养的幸福感……”长臂夜叉武玉海说道:“你呀,眼里就没事,没看到丑老大心事?你还猪不猪的!”

几人的伤势都渐渐恢复,丑面挂念覃沁安危,心中焦躁道:“在这是舒服,但是我必须尽快启程北上,寻踪觅迹,赶到落日崖,救出覃沁!”兄弟几人都站起来说道:“我们都愿一同前往,刀山火海,义无反顾!”丑面拜谢几位兄弟,被众人扶住。大家一商量:“事不宜迟,明日辞别郡主,择日出发!”门外的小蝶听到了他们的讲话,转身回报郡主去了。

第二日大早,五兄弟前来向郡主辞别,郡主挽留不住,便派身边两位侍卫统领蓝谷、宏骏随行相助,同时赐了金银以备路上用需。

由于要深入精灵族腹地,丑面将金银交给叶不宁,让叶不宁四人备办物资,同时招募兵勇。叶不宁四人分头行动,一面在城里招募游侠之士、购买粮器,一面往乡野雇佣敢死之人、备办马匹,数日便聚拢百人,交由蓝谷和宏骏拉到城外日夜整训。

一切准备妥当,丑面众人动身之日,水澈郡主亲自送出郡主府。临行,郡主伸手由侍女手中接过一个做工精致的黄色半面面具,对丑面说道:“你我有缘,只是未见你真面目。不知辞别之前,可否让本郡主看看你毁容的左面?”丑面身子一震,迟疑半晌,看着郡主平静的面容和鼓励的眼神,丑面咬着牙,慢慢摘下了面具。郡主将手里的面具给丑面戴上,低声告诉丑面,“面容还好,没有吓到我!这具面具是我专门让人用轻金软铁打造,希望你能喜欢!”丑面感激,拜谢道:“谢郡主赏赐,请多保重,丑面告辞了!若有归来日,再谢郡主抬举厚爱之恩!”郡主点头笑道:“由于你及时通报精灵族异动,北水城已经开始强兵固防,并将戍卫将军鸢元等一干暗通精灵族的奸细一网打尽。因你功劳甚大,故本郡主将小蝶送与你,贴身服侍,她与我情同姐妹,你要善待与她!”丑面惶惧,忙跪下推谢,不敢接受。郡主道:“不用推辞了,小蝶已经在城门口等候,你快去吧!”

丑面五人往城门赶去,路见军兵开道,压着戍卫将军鸢元等一干人犯往刑场行刑,囚车鱼贯而过,每个囚犯身上都背着亡命牌。鸢飞看见丑面,低下头去。亡命牌上写着“史殷”之人在后大骂道:“鸢元,你个狗贼,都是你害的,贪得无厌,贪我们的钱你还嫌不够,精灵族的钱你还贪,这下你满意了吧?”……

丑面兄弟来到城门口,小蝶已经在城门口等候多时。丑面五兄弟一看,小蝶骑白马着白衣白甲,手拿钢鞭,腰挎宝刀,身背弓箭,好不威风。此时小蝶,英姿飒爽,不是男儿胜过男儿!让丑面五人暗自赞叹。

小蝶见丑面到来,慌忙下马行礼。丑面跳下马来,双膝跪地。丑面道:“鄙陋之人,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更不敢奢望天人之福!此行直至落日崖,全凭小蝶姑娘号令!绝不敢有一丝暨越!”

小蝶扣头道:“郡主均旨,小蝶不敢有违,今后服侍公子,全凭公子吩咐!”叶不宁和邹世平将丑面扶起,道:“郡主厚爱,小蝶不弃,我们抓紧北上吧!”丑面扶起小蝶,众人上马,出城找到蓝谷和宏骏,带着人马辎重,浩浩荡荡出发向北方行进。

丑面离开不久,郡主便陪着城主引着大队人马南下,奔赴北灵国都城中土城,将掌握到的精灵族讯息向北灵国主奏报去了。北水城留下郡主的几位兄长和弟弟带着诸将把守。

丑面大队人马去城数日,日渐人烟稀少。武玉海道:“此去落日崖路途千里,深入精灵腹地,危机四伏,不宜大队人马冒然前进,应少骑侦查,大队随后!”众人深以为是,丑面与宁平海图四人商量,由叶不宁、蓝谷和宏骏率领大队人马及辎重押后,丑面、小蝶、平海图五人快马先行探路,沿途留记,大队人马随后跟上。

丑面五人奔驰数日,黄昏时见到山坡后有一缕炊烟。几人快马转过山坡,看见一户人家几间茅屋扎在半山坡上。五人将马拴在树上,长臂夜叉武玉海进院问道: “叨扰!屋内可有人家?请出来说话!”

“有人”一个妇人答道:“请稍候!”

不一会,从左边房屋内抬帘走出一个标致的年轻妇人。妇人一看屋外几人长相,吓得唉呀妈呀向后退到门口,手里拿着的针线都掉在地上。显得惊慌失措。小蝶掩口而笑,越过武玉海上前安慰道:“这位姐姐不要害怕,我们都是路过此地的猎人,追逐一只梅鹿到此,没有恶意,想来讨碗热汤热水喝,借宿一晚,不知方便否?”

年轻妇人转忧为喜,一边道:“方便!”一边招呼众人往院内石桌处坐下。妇人热情,忙里忙外烧火做饭,沏茶倒水。小蝶问道:“此处穷山僻壤,人烟稀少,就姐姐一人在此居住吗?”年轻少妇闻言,转身叹息道:“陋妇原不是本地人士,与爹爹投亲路过此地,不幸遇恶虎下山觅食,将爹咬死,叼上山去,留下我孤苦无依。幸遇此间山民赵牛儿,将我救到此处。我看他人老实心眼好,就委身于他。今日他上山砍柴未归,稍后就会相见!”说罢,夫人抹着眼泪进屋去了。

果然,日落之时,从上坡上下来一个健壮的中年男子,提着斧头扛着一担柴。男子眼见家里有外人,健步如飞而下,转眼进得院内,向丑面诸人拱手道:“几位大人,幸临寒舍,有何指教?”屋内妇人忙出门道:“这是我夫赵牛儿!”然后拉过赵牛儿,笑道:“这几位大人,逐鹿至此,来讨些热汤热水喝、借宿来的!”

丑面等几人一起拱手道:“冒昧,打扰了!”赵牛儿性格豪爽,说道:“既如此,还请几位大人小坐,我和贱内做几道小菜,一会拿出自酿的好酒招待大家!”

一听有好酒,平海图三人眼睛开始放光,心情大好。

这顿饭,热汤热菜热面热酒一上,几个人就搂不住自己的肠胃了。小蝶悄悄用银针验过饭菜酒水无毒后,大家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妇人在厨房做饭,赵牛儿在外面作陪。丑面道:“牛哥好福气,有此娇妻,尤其炒得一手好菜,令人羡慕!”赵牛儿一摆手,道:“惭愧,这也是因祸得福。原配本是糟糠之妻,前些日我早起上山打柴,留妻子在家拉磨磨面。日落回家后,我遍寻妻子不见,竟在磨盘前发现了血迹和些许骨头。我料想妻子或被野兽所害,于是拿着斧头、弓刀,循着血迹找下山去,这样走了一程,发现珠儿独自在路边哭泣,一问才知是山上恶虎作怪,想必我妻亦是被此虎害了,于是带着珠儿回来,惭愧……她孤苦无依,且有心与我,才有此福……”大家举杯祝贺,又干了一杯。

小蝶拉拉丑面衣角,丑面回头点头示意。小蝶问道:“赵牛哥,这里常有虎患吗?那虎后来打到了吗?”赵牛摇头道:“此处多小物,罕有那大物……”

“赵牛!”珠儿一边喊,一边捧着琵琶,款步出来道:“诸位大人,珠儿曾随爹爹学的弹唱,粗茶淡饭有所慢,轻弹淡唱以为尝,不知大家意下如何?”众人纷纷拍手称好。时夜沉大地,星耀辽空,四周静籁,柴火微声。这珠儿身穿布裙,手捧木琴,慢步缓行至院中,垂首斜坐石墩上,冲着大家迷目淡笑,道声:“献丑了,珠儿身世可怜,就为大家唱一曲《泥中草》吧!”说罢,珠儿指动唇张,弹唱起来。琴声抚心悦耳,自不细说,单这歌声,旋律回转,亦是妙不可言,只听珠儿唱道:“

泥中草,纵是不屈,也躲不开平凡的境遇;

泥中草,惭愧无地,总被那娇贵的花嫌弃;

泥中草,平淡无奇,生受排挤未曾有怜惜;

泥中草,常自叹息,怎与那大树的躯干比;

泥中草,孤单无依,自生自灭又自哭自泣。

泥中草,为问自己,是否生来就注定失意?

泥中草,何时生翼,也随那清风飞向天际!

……”

丑面被歌声触动,心中落寞,不免感慨:“我亦泥中草也!”小蝶耳听歌而眼观丑面,猜到丑面心思,忙起身笑道:“小蝶便是那歌中草,久困红尘泥中,今随公子飞向天际,当作舞以庆!”众人喝好,小蝶轻步上前,翩如蝶,落如萍,旋如水,立如蜓,一舞下来,引得丑面开心畅怀。

是夜,小蝶和年轻妇人睡在西屋,赵牛儿与丑面四人睡在东屋。夜深人静,邹世平起夜,假名方便,潜到西屋窗下埋伏。武玉海、季天图二人着力将赵牛捂住嘴摁在炕上,五花大绑起来。惊的赵牛儿满眼气愤和恐惧,酒都醒了一半。长臂夜叉武玉海将他的大环刀在灶火上烧了个通红,然后几人悄悄潜入西屋。此时小蝶已经将西屋门打开,放丑面和武玉海进去。武玉海把火红的环刀在熟睡的珠儿眼上一晃,珠儿立即啊一声大叫,身子一滚,滚到了炕里面,变成一只硕大的翘着尾巴的毒蝎子。众人大惊之际,蝎子尾巴扬起,照着武玉海就扫过来,武玉海毫不犹豫,一刀就砍下了蝎子尾巴。蝎子负痛,要从窗户逃走,却见窗外也亮起了火把。原来是黑毛猿祖邹世平、秃头神龟季天图拿着火把守在外面,堵住了去路。蝎子受伤且无路可逃,恶狠狠的说道:“原本想取得你们的信任,在明天早饭中,下上蝎毒毒死你们,却不曾想被你们识破,可恨!你们是怎么发现的?”丑面道:“我们也不是识破了你的计谋,只是对一些巧合比较好奇,况且,一个美妇怎么甘于在这穷山僻壤里嫁给一个粗手粗脚的农夫?我们也只是开个玩笑来试探你一下,谁知,一试你就漏出了原形,那我们就对不住了!”小蝶也道:“你这种毒蝎美人,敢在女人面前演戏,真是自作聪明啊!快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毒蝎子冷笑道:“因为你们自己来找死!”说完,大吼一声,扑了上来。丑面、武玉海、小蝶一起拿兵器砍死了她!

邹世平提着被捆绑的赵牛儿来到西屋,让他看看珠儿的原形,赵牛儿吓得瘫倒在地。几个人给他松了绑,宽慰了半天,都道:“若不是我们,你也成她的盘中餐了!”

“你的原妻就是死于她手,编个谎言你就相信她了!”

“她是在此等我们下毒手,所以先害了赵牛儿的原妻,借机演这么一出!”

“好险、好险,要不是老大和小蝶看出端倪,现在躺在这的就是我们了!”……赵牛懊悔无极,后怕不已,只道:“上了她的当,怎么这么糊涂,竟和杀妻仇人同床共枕,险害己害人!”

铲除了毒蝎,众人一宿无话。第二天备了水和干粮,留了些银两给赵牛儿,丑面一行人便继续赶路。

延伸阅读

天湘板材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a5pl.shtml
天湘板业又名广州天之湘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天湘板业是一家生产经营无甲醛家具板材、三聚氰

川和茶业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68re.shtml
川和茶业加盟简介川和茶业,中国商务茶订制品牌,华祥苑旗下重点打造,业内OEM模式,茶

博祥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d8m0.shtml
博祥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铁皮柜,文件柜,资料器械柜,工具柜,钢板柜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崎峰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gi8l.shtml
奇峰将秉承:创造开发,提倡环保,服务至上的精神,竭诚与国内外客户进行业务洽谈。我们这

忆学优大语文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bi7h.shtml
雷泽教育集团(雷泽速读速记总部,隶属于石家庄雷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位于新中国的摇篮—

奥力来健身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6srq.shtml
奥力来隶属于奥力来集团是亚洲历史悠久、规模较大的健身、康体和运动训练的品牌,成立于上

华世博文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gov3.shtml
MBA管理类联考作为21世纪,热门、有价值的学历,正成为你人生职场的转折点,人脉、升

杨林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de6x.shtml
杨林洗菜盆总部经有关部门批准,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是一家从事胶黏剂生产、加工、销售为

老王氏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dt7q.shtml
老王氏餐具总部主要以生产陶瓷日用餐具:面杯、保鲜碗、保温碗、保鲜盘、水杯、筷筒、调味

祥松衬氟加盟  http://www.hairdesignsnorthport.com/y5j5.shtml
祥松衬氟阀门有限公司前身是温州市龙湾雄心阀门厂,始建于1988年,是家生产新型管夹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大佬养成沙雕咸鱼第一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和风细雨。金法寺林家墓地,一身素衣女子缓缓在雨中走来。女子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执伞,那篮子里装满了祭祀物品。林家是京城世家,家中林老子乃开国将军。本该繁荣昌盛,但是目前家中五子却无一子争气,林三老爷战死沙场使得林家越来越没落了。是以林家墓地尽显荒凉,女子见此场景心中无限感慨。一股悲凉之气,油

  • 风骨犹情在线阅读第八节

    打车去车站的路上,小姑娘坐在后座上隔着车窗看沿途的风景,不停的感叹,“哇,郬城果然好美!”昨天她到了之后就直接去了片场拍广告,晚上出来一会儿也只跟陆承勋顺着郬河岸边走了走,都没好好欣赏这里的美景。陆承勋坐在一边看手机,许卓行给他发了微信,是这两天会议的一些记要跟合影。看完微信又随手点开了朋友圈,他微

  • 他撩玫瑰之第一个愿意聊的客户

    经过一夜的调整,精神状态也恢复了正常。“啊~~爽,梦想再次唤我醒来。”睁开双眼的孔少阳,舒服的叫道。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洗漱吃饭开路。到了公司以后,又开始他忙碌的一天。这次会议没有多余的废话,就是鼓励大家抓紧工作,争取做个好的业绩,多拿点工资罢了。“喂,先生,哎,先生您好,我们这是,江苏,信得的,做

  •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之遇见

    石洞不大,进深大概两米,高一米五左右,方圆有两米宽,洞口还被一些树根如挂帘般挡住了部分;内部比较干燥,秦飞搬进来时还想着是不是谁专门给他开辟的呢。紧赶慢赶,在太阳落山前,秦飞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窝。秦飞花了两个小时拾掇干柴,堆了一层又一层,在洞里堆成了一堵墙,上面还挂着剩余的野猪肉,洞口用了几捆带着叶

  • 星际迷雾苏州林家

    小群英变得沉默了,也不再像过去那样顽皮,府里的人总觉得她病恹恹的。“群英,群英啊……”小群英在走廊里玩耍,红心见到她了故意叫唤。小群英装作没听见,她只是不紧不慢的往前走。“死丫头,叫你呢,没听见吗?”红心大声嚷嚷。小群英害怕的止住脚步,红心在背后大步的朝她走来。小群英耸拉着脑袋不敢面对她。“把头抬起

  • 影后养成手记来者不善

    前世的他,身为榕城纨绔之一,平日里可谓是极其风光,不管是到哪里几乎都是龙哥龙哥的叫着。可是数天之后,梁家的药厂一下子就倒闭了,彻底败落,那些称兄道弟,龙哥长龙哥短的狐朋狗友,纷纷散去,没有几个人,拿正眼瞧过他,甚至不乏落井下石之辈。“哦。”梁八龙随口应了下来,换了一身休闲装,走到他前面,对着一名黑色

  • 我的大明我的兵第7章在线阅读

    心中虽然不解,村长还是道。“勇士你这么快就成长到了这种地步,真是不同凡响,只是想要离开新手村后,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危险的,为了确定勇士你是否真的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还需要你完成一项试炼才行。”“请问需要我做什么呢?”“在后山洞穴里有一只斑斓虎,勇士你只需将斑斓虎击杀,并且把它的头颅带回来就可以了。”“

  • 少将,缺雄主吗?[星际]在线阅读第6节

    郭嘉听到这里,心中倒吸一口冷气,吕不韦之墓他是听说过的,离家也不是太远,可是他从未接近过那里。传闻吕不韦下葬之后,有一群乌鸦从天边飞来,密密麻麻附着在墓土之上,不久之后便化为山型,再也看不到墓室所在,而且那里常年阴晴不定,有猛兽出没,只见有人走进,却从未见有人走出。眼看地上跪爬之人,名不见经传,又畏

  • 终结的炽天使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春天的F大掩没在一片绿意中,百年名校的沧桑和生机勃勃的春天构成一副美妙的画卷。F大的图书馆是一幢欧式的老建筑,多年前这个国家还深陷战火时这座临港的南方城市曾被当成甜美的蛋糕被当时的伪**租给好几个入侵国家,使得这个城市拥有独特的异域建筑风格,如今这些老建筑在各路开发商的努力下已沦落成幸存者,F大图书

  • 都市:狼人杀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篇题为《津港检察官知法违法,公然与中央司法改革精神背道而驰》的灼灼雄文,一看题目,张睿明就知道是师父吴楷明的手笔。文中配的照片正是昨天开庭时,赵靓被老狐狸吓得头缩背斜,不敢作声的样子。那个偷拍的家伙抓怕的还挺到位,张睿明简直忍不住要夸赞拍得挺专业的。如今是互联网的时代,所有的传统思维,传统渠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