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随心所欲之我是大神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人间不值得 来源:飞卢小说网

《芥川不想打架》

文/系田

堂堂芥川龙之介是不会被一只茶杯击败的。

但他怀里的活鱼瞅准时机,跳到地板上欢快地打挺。

一会儿功夫,陈旧的榻榻米就布满水渍。

狛治好不容易把调皮的家伙抱在怀里,气喘吁吁地问: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龙之介皱眉,表情为难:“不是买的,都是陌生人送的。”

狛治不可置信:“送的?”

龙之介唔了声:“听说那家药材铺调低了价格。所以之前围观的群众就送了这些东西表示感谢。”

狛治对少年的崇敬因他的轻描淡写到达顶峰。

他二话不说紧紧拥住龙之介,欣喜溢于言表:

“你真厉害,这些东西够我们吃一个月了!”

一个月?

龙之介抿唇望向一旁的菜篮,如果在他家,这些东西最多吃三天。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

少年的拳头咯吱作响:“你能把这条鱼从我们中间拿开吗?”

狛治如梦初醒:“哦哦,对不起。”

他赶紧松开臂膀,劫后余生的鱼儿用力地摆尾,把带着腥味的水一股脑甩在龙之介脸上。

少年嫌恶地一字一顿:“……多,谢。”

狛治畏惧地缩着后颈:“我保证会好好料理这条鱼,不枉你千里迢迢把它带回来!”

小子落荒而逃,刚拉开纸门和不速之客撞个正着。

他踉跄着站稳,遂怒气冲冲:“谁啊!”

来人是三十多岁的大叔,黑色短发扎成个小辫儿,唇边有零星的青色胡渣。

他憨厚地摸摸后脑勺,笑容可掬:“不好意思,小伙子你没事吧?”

出现在视野的是不曾见过的面孔。

狛治的父亲慢吞吞地开口:“请问您是……”

短短几个字就让他的额头沁出一层薄汗。

大叔:“啊失礼了,我是附近素流道场的庆藏。从朋友那儿听说你们打跑了私闯民宅的蛮横之徒,是真的吗?”

一听这话,蔫儿吧唧的狛治顿时来了精神。

他挺起小小的胸脯,双手叉腰不住颔首:“嗯嗯,正是在下。”

龙之介冷冷瞥他一眼,沉默。

庆藏盯着狛治上下瞧,眸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他咽口唾沫,局促地搓手:“呃,其实我是想请问小兄弟有没有兴趣来我的道场?”

狛治:“去道场,干什么?”

男人:“因为我有个生病的女儿,周边道场又很多,我那儿完全招不到学徒。再这样下去,父亲的心血就要断送在我手里。听说小兄弟很厉害……”

狛治无趣地撇嘴:“我没兴趣。”

男人扫视这个潦倒破落的家,慌乱地截断少年的话头:

“我看你爹的身体不是很好,买药价格也不便宜。要不这样,你收进一个学徒,我每月分你一些报酬,怎么样?”

狛治的眼睛亮了:“还有钱拿?”

男人郑重其事地点头。

狛治兴奋地拔高嗓音:“那我……”

少年的余光看见身旁默不作声的龙之介,迟钝地发现自己又习惯性撒了谎。

他可不是那个打跑坏蛋的人呀,怎么可能招到学徒呢?

这时,龙之介轻轻搭上少年的肩膀,状似鼓励:

“我看挺好的,叔叔的医药费也能有着落。你不如去试试,英雄狛治。”

狛治:“……”

片刻后,狛治出门跟庆藏师傅熟悉道场的环境。

逼仄的空间内只剩孱弱的男人和龙之介。

男人咳嗽几声,满脸愧色:“你为什么不拆穿狛治的谎言?”

龙之介收拾篮中的蔬菜,不以为意:“狛治要强,如果能借着这个谎言积极向上最好。就算不行,谎言被拆穿的后果也要自己去承担。”

男人勾唇:“你好像很了解他。”

龙之介手下微顿:“因为我和他一样。”

男人从后观摩少年生疏的动作,善意提问:“需要我教你怎么做饭吗?”

龙之介的背脊一僵,白皙的面皮染上许多红晕。

他轻咳:“请您务必教我。”

*

虽然狛治帮忙卖过猪肉,但这跟招收学徒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庆藏师傅也是个没经营头脑的男人,少年只好自己摸索。

有时他会在身上夹一块木板,上书“素流道场”,趁集市人流密集,上街招揽客户。

狛治没念过书,写字也只能依葫芦画瓢。

他知道龙之介一定知识渊博,但自尊心不允许他求助。

不,这样说更确切。

狛治真心想跟龙之介做朋友,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才更要卯足一口气。

他每天早出晚归,哪怕自己的字被人取笑,也绝不在芥川面前表现出沮丧。

*

这天儿子出门后,男人忧心忡忡地挑起话题:

“龙之介,你们最近吵架了吗?”

芥川挑眉:“没有。”

男人沉吟:“那就是狛治在跟自己*气,连着几天一个学徒都没招到,谁都会气馁吧?”

芥川置若罔闻。他穿好皮鞋,细心擦拭鞋面的灰尘,朝里间点头示意:

“先生,奉行大人找我有点事。我去去就回。”

男人叹息:“去吧,路上当心。”

*

夕阳西下,芥川独自走在街上,思索奉行的提议。

[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为人也公正,想不想帮我维护这片辖区的安定?]

[我能得到什么?]

[让你有个新住处,外加每月的俸禄,够吗?]

“臭小子,我早就看不惯你了!天天在这儿瞎转悠,害道场都招不到愿意来交钱的蠢蛋。你是想饿死我们吗?”

前方的喧闹引起了芥川的注意,透过人群缝隙,他看清被堵在中间的少年狛治。

狛治的面前是七八个身材健壮的青年男子,即使这样他也丝毫不露怯,而是仰起脖子叫嚣:

“我还以为是哪条没长眼睛的狗,原来是你们啊?干什么,吃饱了没事干来你爷爷这儿挨揍呢?”

话音未落,他对着怒目圆睁的领头人就是一个扫堂腿。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坚如磐石,纹丝不动。

狛治脸色骤变。

领头的闹事者用力推了把狛治的肩膀,轻蔑地朝他头顶吐了口唾沫:

“小兔崽子,就你这面黄肌瘦的样子还想和我们打?”

领头和身后的同伴交换个心知肚明的眼神,众人不约而同地挺起胸膛,秀出结实的肌肉,几乎怼到狛治脸上。

他欣赏少年惊慌失措的表情,哈哈大笑,然后语气一沉:“兄弟们,给我打!”

眼看避免不了头破血流的结局,狛治急中生智高喊:

“啊,恋雪!”

他随手一指,趁众人不注意,如只灵巧的猴儿突出重围。

狛治没命似地朝前跑,直到经过一个巷口,迎面撞上芥川龙之介。

他惊愕不已:“你怎么在这儿?”

龙之介表情淡漠:“这话我应该问你才对吧?”

狛治不知道自己的狼狈被少年窥去几分,他的脸庞有些燥热。

“臭小鬼,你给我站住!”

追杀声近在咫尺。

狛治笃定如果他被逮住,英名就将毁于一旦。

不等细想,少年拖住芥川的手腕上演夺路狂奔,一边跑一边嫌弃对方:“我警告你啊,别拖我后腿,否则我会扔下你不管的!”

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龙之介的回应,不死心地转头看去。

谁知芥川少爷正以关爱智障的眼神注视着他,甚至嘴角一翘,言语中难掩鄙夷:

“你确定?”

狛治心虚:“屁话。”

持续的高速运动极度稀释了他获取的氧气,少年的步伐渐渐变慢。

片刻,他撑着膝盖哀嚎不止:

“不行了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芥川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睨他。

“刚才是谁说别让我拖后腿?”

狛治不甘心地反唇相讥:“我们都跑了这么远,他们不会追来的啦。”

话语的尾音仍未消散,脚步声纷至沓来。

“那个小鬼呢!”

“……”

芥川摇头轻吟:“罗生门!”

狛治条件反射往旁边一闪,气急败坏地质问:“干嘛,你想杀人灭口啊?”

芥川不睬他,用力甩开披风,直到黑兽幻化的鞭子完全缠绕少年的身体。

在行踪败露的前一秒,两人跃上高高的枝桠。

树下,怒吼声不绝于耳。

狛治感觉自己像走在一根钢丝上,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他不敢喘气,牢牢将芥川的衣角攥在手里。

许久,周遭恢复静谧。

“放手。”

龙之介面无表情地命令。

他散发的煞气让狛治唬了一跳,少年松手的同时,身上的鞭子也消失不见。

狛治身子一歪,失去重心,摔了个狗啃泥。

“嘶—”他倒吸口冷气。

模糊的视线内,芥川龙之介渐行渐远。

“草!”狛治痛骂一声,一瘸一拐地跟上。

龙之介头也不回:“你知道道场招学徒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

狛治:“?”

龙之介:“踢馆,我刚才已经让路边卖花的小姑娘给附近道场送了战帖。”

狛治一蹦三尺高:“你不能出面帮我!”

龙之介停下脚步,修长的食指对准少年的鼻子:“我是以你的名义下的战帖。”

狛治语塞:“……你是不是因为我最近不和你说话,所以想恁死我。”

芥川恍然大悟:“噢,原来你是故意的?我可没你这么无聊。”

他话锋一转:“不过,恋雪是谁?”

延伸阅读

穿成男配他初恋后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mzmob.cn/gnh2.shtml
这本来是个布着淡淡乌云的午后。白猫打了个哈欠,懒懒地伸懒腰,打算好好补个觉。它两只前

洪荒之最强巫皇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mob.cn/t0f.shtml
穿过金楼的路便不好走,虽然他的身份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却也招来了另外的麻烦。余悠然确定

综女配的别样幸福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mzmob.cn/xsxf.shtml
面对霍晩榕不用带面具,确实让邹潇婷轻松许多,并且可以毫不掩饰地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情,

陆羽非人哉抖抖抖抖抖抖  http://www.mzmob.cn/zvl.shtml
背地里讲人小话真是要遭天谴的。我女鹅小枫,好飒一女的,纵马饮酒不输男子,射箭自然也是

魔道之思君可追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mzmob.cn/n3ti.shtml
曹建觉得自己很倒霉。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朝身边的士卒和民壮大声的吼道:“都他娘的

漫威:我乃雷震子在线阅读驱逐巨鼠  http://www.mzmob.cn/659h.shtml
“原来如此啊,这可真是大麻烦呢。要不这样吧,兄弟你跟着我一起去做个任务,正好我这边还

都市:我能让时间暂停在线阅读学霸穿书  http://www.mzmob.cn/xn40.shtml
护照签证已经办好了,再过三天,宋奕昕就要出发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进修生物科学硕士,师从

上帝的灭世观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mzmob.cn/ul8h.shtml
和谢时玄站在门口的裴风然立刻把门关上,有些事情,普通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哟,终于醒

向往的生活:怪兽动物园之第七章(7)  http://www.mzmob.cn/yndk.shtml
顾谋之:“嗯,是叫阿淼对吗,母亲这么叫你,三叔以后也这么叫你,如何?”水淼抬眸看着他

碎月藏宁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mob.cn/xzdt.shtml
(新书求鲜花,求收藏!)少林寺!肖明坐在台阶,四十五度仰望天上的流云,叹道:“弃我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转型巨星六亲不认

    谢染出道十年,在镜头前的形象一向谦逊礼貌,是出名的优质偶像。因此当方回望把话题递给谢染时,别说cp粉,就连谢染的粉丝也认为谢染一定会给足对方面子,把话说得滴水不漏。谁也没想到,谢染这次居然完全不按套路来。结果就是,主持人连带网友一时间竟是被震得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有率先清醒过来的网友颤抖着手发

  • 修仙之剑魂(gl)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有4AM在团团开了个局粉丝们纷纷下了注,现在丸子是全都打水漂了。“团团不哭坚强!”“这小哥一看就是钢铁大直男,这不怪你!”“各位兄弟,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你没看到GC和XM都凉了吗?!”“天!那位路人大神大鲨鱼是代练还是开了挂,不然怎么换号了?”“肯定是开挂了!不然怎么会换号!”“团团快点去举

  • 雀灵梦舞(宫心)第2章在线阅读

    林惜儿也是笑了笑微微的弯腰摸着风落的头发说道:“还是落儿乖!快把你雪儿妹妹拉过来吃饭,我让厨房做了很多你们爱吃的饭菜,今天去学武要多吃一点。”林惜儿看着两个孩子心中也是幸福的紧。风落把气鼓鼓的柳雪儿带到饭桌上,柳雪儿委屈的说:“母亲就是偏心!”见状风落嬉皮笑脸的站在柳雪儿背后捏了捏柳雪儿肩膀又把桌上

  • 鬼灭式神赋予在线阅读第5章

    吃完饭后,哈利小心翼翼地放下刀叉,尽量不发出一丝响声,然后站起身,跟在斯莱特林的队伍后面,走向他们的休息室。城堡里的走廊幽深而昏暗,火把在墙壁上明灭着,与刚才金碧辉煌的大厅截然不同。斯莱特林们安静地走着,时不时有几人凑在一起低声地说话。走廊里挂着很多奇怪的画,还有锃亮的甲胄直挺挺地立在拐角处。墙壁上

  • 极品吕布真的闹鬼

    一个星期以来,陶冰安没有一天能睡好觉。没有哪个普通人,能看到一个好好的人,就在近在咫尺的距离,突然以那种堪称惨烈的姿态死亡,还可以平心静气的。事实上,陶冰安已经预约了心理医生。又一次被噩梦惊醒,陶冰安已经非常习惯于一片寂静了。很显然,现在天还没亮,她也懒得去看现在几点。知礼新苑的房子都是大户型。四天

  • [综]斑的姐姐是英灵在线阅读第6章

    翌日清晨,韩林以一种及其诡异的姿势睡着懒觉,完全忘记了今早的约定。“老大,老大,醒醒啊,我求您了!”昨天白小虎被韩林勾搭的不上不下,晚上都差点失眠,今儿一早就在家中等,可是干等也不见韩林来,这可给白小虎急坏了,急急忙忙的来了却见韩林睡得格外香甜。再次尝试叫醒韩林:“亲哥!!!我求求你了,睁眼睛吧,昨

  • 荒岛上的古老男人在线阅读第7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看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书,明月对一直对行行业业的拔尖人物抱有很深的好感。江氏看她口里应付自己,也只是多挑了一小块酱肉下粥,更加打定了主意。明月这孩子也不知随了谁,从小衣食住行诸多挑剔,虽然嘴上不说,却是宁可缺了少了也不愿将就。隋凤这爹当得失职,一直觉着自家闺女乖巧听话,就明月这精

  • 魔戒/霍比特人一精灵之歌之章真是巧的爸遇到巧的妈了

    第三章真是巧的爸遇到巧的妈了大家开始讨论报志愿的事情,轮到周阳的时候,她说“我决定学医,学校已经选好了在b大,以后生了病都来找我啊,我给你们打折啊。”班长笑嘻嘻地说“以后要变白衣杀手了,放心,我一定不会去麻烦你的。”另一个同学接着说“就是,就你那平时丢三落四的劲头,做手术的时候谁知到会不会把刀子剪子

  • 魔君元灵在搞事之第七章

    “人好多——!”流木辉一被欧尔麦特签名会现场的画面给震惊了。今天一大早流木辉一和绿谷出久一起出发,在坐新干线过去一路上,遇到的全都是欧尔麦特狂热的粉丝。他们有的穿着欧尔麦特同款的衣服,有的拿着欧尔麦特助援的小团扇,还有的直接戴上了假发,cos成欧尔麦特的样子去签名会,总之一眼望去,人山人海,真是一副

  • 在诸天万界作妖之群星之间

    该怎么形容李天星此刻的处境呢?最初,他感觉自己站在一条车水马龙的公路上,马路很长,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都望不到尽头,同时,这条公路也很宽,他也说不清这到底该算几车道,但目测能同时通过几十辆汽车,而公路的两旁依然是公路,两旁的两旁还是公路,公路连着公路,向左跟向右同样看不见尽头。换句话说,他置身在了“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