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从蜘蛛开始的凶猛进化第五章

作者:洪荒教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以小池萦之能过且过的性子,‘找人对质’这么刺激的事,还是八年头一次。

她很快就发现,人生第一次对质,比想象中还精彩。

真·隔空喊话。

自家的府兵把永庆院围得水泄不通,步步岗哨。

“王爷有命,事关魏王殿下安危,只有特许人等才能出入。”王府亲卫统领满怀歉意地把自家小世子拦住了。

他小声附耳对池萦之道,“魏王明天就走啦。咱们王爷怕出事,把院子围了,连魏王他自己也出不来。”

小池萦之:“……”

这还怎么对峙。

院门敞开了一条缝,少年魏王此时在正屋的檐下站着。

他今天还是穿了身金绣暗花滚边的墨色常服,乌发整齐地束在脑后,腰封勾勒出劲瘦结实的腰身,大白天的手里握了只造型古朴的竹节酒杯,百无聊赖地打量着院门外准备远行的人员车马忙碌。

隔着二十来丈距离,遥遥见了小池萦之过来,他一挑眉,倒是露出个感兴趣的表情来。

小池萦之豁出去了,心想今天不当面对质,人明天就走了,扯开了嗓子在院门外大喊,“传言是怎么回事!谁连累了谁!你说清楚!”

人在气头上,这回又没用敬称。

少年魏王漂亮的凤眸眯起,盯着她满脸的气愤神色看了一会儿,注意到她大喊大叫时露出的可爱的小豁牙,居然无声地笑了一下,抬手啜了一口酒。

他把空杯放在廊下,转身进了屋。

片刻之后,屋里走出一人来。

那人身材修长,脚步轻盈,居然是曲师父。

“曲师父?”小池萦之迎了上去。

曲师父显然是可以自由进出小院的,直接走了出来,摸了摸小池萦之的脑袋,把她拉到清净处说话。

“魏王怎么了,把我们萦萦气成这样?你过来找他做什么呢。”

“我要他道歉。” 小池萦之气鼓鼓地说。

“就这样?”曲师父笑了,“真巧,刚才他说了同样的话。”

小池萦之被惊呆了。“他——他还要我道歉?!”

“不不不,”曲师父哭笑不得地解释道,“魏王殿下托我与你说,若是近日在平凉城内听到了些不好听的流言,乃是为了应付京城中耳目,不得已而为之,还请世子见谅。他还说,前几日夜里喝多了酒,有失言之处,望世子不要见怪。”

小池萦之简直以为自己耳朵坏了,伸手揉了几下。

“——对了,还有一封书信,也是魏王殿下托我转交给你的。” 曲师父从怀里抽出一张薄薄的信封递给了小池萦之。

小池萦之接下了信封,翻来覆去地看封皮,诧异极了,“魏王这样眼睛顶在天上的人……竟跟我道歉?真是他本人说的?”

曲师父又笑了起来。

“即便是眼睛顶在天上的宗室子弟,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人。年少气盛,说错了话后悔正常的。既然他有心致歉,还托我传了书信,便是眼睛里有了世子,想要和你结交了。”

接下来,他说了和池怀安差不多意思的话:

“世子年纪和魏王殿下相差不大,当日城外遇袭,又有了一分共患难的交情。以后书信来往,可以试着两边交游起来。若是能和魏王殿下结为好友的话……世子日后有难处时,便有了一方助力。

“哦,” 小池萦之心里还是有些膈应,没有拆魏王的信,随手放进了袖子里。

曲师父却提起了另一件正事。

“萦萦今天来得正好。我原也打算过会儿去找你的。”他温和地道,“曲某今日要向你辞行了。”

池萦之小小地吃了一惊,仰头望着曲师父,却又并不十分吃惊。

“你要走啦?”

在她的印象里,曲师父这样神仙般的人物是不可能长久呆在一个小地方的。

哪怕这个小地方头顶挂的牌匾是陇西王府。

曲师父笑着嗯了一声,“要走啦。奉王爷之命,明早就出发,护送魏王殿下回京城。”

池萦之这下真正地吃了一惊。

“要去京城那么远?那……那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曲师父蹲下身来,和小池萦之平视着, “萦萦想要我留下?”

池萦之迟疑着:“我……”

两排黑底大字飞快闪过视野,唯恐慢一步就来不及了。

【池萦之:“曲师父,我不要你走!你是我的人!等我长大了,我要你只效忠我一个!”】

【曲惊鸿:“萦萦放心。无论我身在何处,天涯海角,我的心里始终有你。”】

小池萦之:这……咆哮体,中二台词。

效忠什么的,太尬了吧……

小池萦之抬起头,和他商量:“你可以不听父亲的命令,不去京城吗?”

池萦之:“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曲师父,你现在去了京城……很有可能会留在京城,很久回不来了。”

曲师父笑了。

“都八岁了,还在说孩子气的话。”

他摸了摸小池萦之的头,温和地解释,“你父亲的决策关系重大,会影响很多的事,很多的人。所以我愿意听从他的命令。这次我只负责护送,来回京城一趟,不会超过两个月时间。——我们很快就会在平凉城见面的。”

小池萦之满心疑惑地和他拉了钩。

她把薄薄的书信拢在袖子里,带回了自己的书房,搁在桌子上没拆。

等她第二天睡饱了起来,曲师父果然已经不在王府里了。

他护送回京的魏王殿下当然也不在了。

没有了曲师父督促练武的日子像神仙般的快活。

但没过几天神仙日子,练武场上督促她扎马步的人改成了她父亲……

这就有点可怕了。

开始思念曲师父的小池萦之,想起了他当日的劝告,最后还是打开了魏王殿下临行前给她的那封信,看看眼高于顶、傲慢心黑的天家贵胄,给她写了些什么。

书信写得很简短,看得出是匆匆写就,用的是王府里随处可见的素白纸笺,一点都不讲究。

写得也只是一行字而已。

可能是怕‘之乎者也’她看不懂,魏王写信用的是大白话:

“贵府厨房的咸鸭蛋做得不错。池小世子所说的‘身为咸鸭蛋的痛苦’也颇为有趣。不妨来信细说几句。”

关于自己的咸鸭蛋人生,池萦之没什么好说的。

她和她哥哥互换身份的秘密,不管父亲当初是怎么想的,事到如今,已经成了整个陇西王府的秘密。一旦传出去外人耳中,就是欺君之罪。

怎么可能透露给不知底细的外人呢。

小池萦之把书信在桌子上搁了好几天,最后抱着和魏王交好、为将来铺路的目的,还是糊弄了一封回信。

回信不长,总共没写几个字,重点是工笔描绘的四个咸鸭蛋。

四个圆滚滚的鸭蛋上仔细描了眉毛眼睛,画上了‘喜怒哀乐’四种表情。

小池萦之提笔瞎瘠薄解释了两句:

——喜、怒、哀、乐,人有之,咸鸭蛋也有之。

——身为鸭蛋,却被老爹按头学武,时时痛揍,此乃咸鸭蛋的痛苦。

瞎写呗,写完一张纸完事儿。

她吹干了信纸上的墨迹,正要给信封上火漆,忽然想起这封信没头没尾的,要事叫旁人无意中看到,只怕会议论说对宗室皇子无礼。

她咬着笔杆想了想,抬笔在开头写下了‘敬请魏王殿下亲启’,在末尾处加上了‘萦之顿首再顿首’,都是常见的套话。

这下终于放心地打上火漆,托父亲把书信发往京城。

曲师父跟她提起过,护送往返京城,来回三千里,正常车马行进速度差不多两个月左右。

她原以为京城那边事多,回信的速度会比两个月慢得多。

没想到两个月后,曲师父没有回来平凉城,魏王殿下的回信却到了。

魏王的回信也挺有意思。

他这次用了极好的桃花笺,把池萦之的四个咸鸭蛋原样描摹了一遍,依旧画上‘喜怒哀乐’的眉眼表情,又一一添上了手脚,变成了四个人形的咸鸭蛋。

他在信纸下方写了四句话:

——咸鸭蛋无手,而人有双手。

——咸鸭蛋无足,而人有双足。

——即将被揍,何不疾行而避走也。

——既被痛揍,何不伸手而求助也。

“撕拉——”

池萦之一个没忍住,把上好的信纸撕开了个大口子。

你大爷的。

她上次差点挨家法是谁害的?

罪魁祸首居然还若无其事地写信反问她,知道要挨打,为什么不提前跑路,为什么不伸手跟他求助。

小池萦之差点把眼前的信纸当成魏王本人给手撕了。

想起哥哥和曲师父异口同声要她和魏王交好,为将来铺路,她把撕破了一截的信纸又拼回去,继续往下看。

魏王把她的‘萦之顿首’四个字圈出来,在旁边写了一行端正小楷问她,‘记得你双名怀安?‘萦之’莫非是你的小字?’

池萦之早有准备,笔尖蘸了靛青色颜料,在原处面不改色地回复,“正是家父取的小字。魏王殿下以后称呼‘萦之’即可。”

她继续往下读,看到魏王又把‘魏王殿下亲启’六个字圈了出来,问她,“你可知我姓名?家中行几?”

池萦之一愣。

他们大周国的皇族‘司’姓,她是知道的。

谁又知道这位魏王叫什么名字,家中排行第几?她忘了问了。

少年魏王倒不是个喜欢说一半留一半的人,下面一行字直接挑明了。

“我姓司,名云靖。家中行四。二哥封鲁王,至今行踪不明。你上次问过的太子,乃是我大哥。”

最后一行极细的小楷写到:

“豪横吃下六颗咸鸭蛋者,乃大哥门下之客也。壮哉此举。”

小池萦之惊了。

所谓‘豪横吃下六颗咸鸭蛋者’……不就是当日鹰嘴岩上绑了他们俩的黑衣蒙面贼人么?

表面看起来像是小孩子间的一句随口戏语,但细思极恐。

大哥门下的人,绑了自家弟弟?

这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但她毕竟是听说过许多历史上的血腥故事的,越是皇家之人,手足之情越淡薄。

随着信里这句暗示,小池萦之的思路发散出去,想起魏王殿下被杀光的随行亲卫,又想起至今没找到人的鲁王殿下,越想越可怕,深秋天气硬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魏王虽然为人冷漠,说话带刺,性格并不平易近人,但毕竟主动给她回信了,信里的四个咸鸭蛋小人画得还挺可爱。

最后一句隐晦地把事实透露给她,显然也是多少念了些鹰嘴岩上‘共患难’的交情。

这么想来,魏王司云靖说话虽刻薄,为人倒不怎么坏。

倒是京城里那位不曾谋面的太子殿下……不像是个好人。

小池萦之想起了哥哥说的那句‘你长大**时,魏王或许已经死了’。

摊上这么个凶残的太子大哥,谁知道是怎么死的呢。

小池萦之的恻隐之心大起,不计较以前的旧账了,忍不住提笔写了一句,“殿下的姓名我知道了。京城路远,万事小心。”

又乱七八糟写了一通最近的日常,她没忘记问起曲师父,

“护送殿下回京的曲师父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他还在京城吗?盼望回信。”

笔尖在最后一个字上停了半天,最后她还是没管住手,多问了一句,

“京城的太子殿下此人,不知高矮胖瘦,相貌喜好如何?”

对于她未来的人生剧本里,独占六百章戏份的重量级人物,怎么能忽略不理呢。

寄予了许多期待的书信寄出去以后,小池萦之扳着手指等待回信。

这次还是两个月左右收到了。

曲师父没有回来。他果然留在了京城。

魏王的信中提到了曲师父目前暂住魏王府,并且应该会继续住一阵子。

之后,简短地提起他自己一切都好。

书信的最后平淡地提到了太子,“大哥斯文儒雅,中等身材,玉面微须,喜好雅乐。”

因为这封信的缘故,陇西王把小池萦之叫到书房里训了一顿。

“虽说你们年纪尚小,信中有些戏言也不奇怪,但提及太子是怎么回事!”

陇西王气得拍桌子,“我大周储君的相貌喜好,岂是你这小小的藩王世子私下里能议论的?当心被人揭发出来,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小池萦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出了书房。

被她父亲骂成渣渣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魏王的书信里对太子的相貌喜好的形容……

跟她看到的剧本梗概里的太子殿下的形容词,对不上。

延伸阅读

雅芬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phnl.shtml
雅芬洗涤用品拥有一批经验丰富的化工人才,并且与BASF、DOW等化工巨头及国内化工厂

中法网学校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gp3t.shtml
企业介绍中法网学校是国内驰名的司法考试培训机构。自2000年开始,以中法网为依托开展

艾牧途户外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6ly4.shtml
绍兴东盛京纺织服装有限公司是一家中韩合资企业,成立于2003年,致力于户外运动服装的

鹏申电子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xor0.shtml
广东省东莞市鹏申电子有限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电子、电力、电器、电源、电脑、通信、航空

梦之谷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686o.shtml
项目介绍:梦之谷艺术画像产品定位为个性化的艺术品、新婚佳侣婚庆纪念品、装典家居的艺术

德森机电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xk9z.shtml
德森机电位于杭州萧山,频临萧山国内外机场,距上海市、宁波市及其它江苏、浙江两省的各大

奥斯曼化妆品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u9hn.shtml
一九八九年,奥斯曼科研组用现代自由基理论成功地将维吾尔民间流传着的“乌斯玛生眉草”发

菲帆化妆品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nrgb.shtml
菲帆化妆品,主要从事化妆品类美甲化工原料研发与销售。公司2004年成立美甲化妆品生产

象王洗衣店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bivc.shtml
上海象王洗衣有限公司成立于1979年,以生产洗涤化工产品,洗涤整烫设备与系列原材料、

植玫兰加盟  http://www.ondacerosevilla.com/ypuc.shtml
近年来“药妆”一词骤然升温,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并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有专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古金莲应有恨在线阅读第七章

    然后,洋洋妈神秘兮兮的推着购物车,靠近了卿溪然一些,低声说道:“一一妈,我跟你说,你知道外面那些叫喊说安全区安全区的,都是些什么意思吗?”见卿溪然没有说话,只转头过来看她,洋洋妈便略有些得意的,继续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家孩儿他爸得到了一些内部消息,有个很大的组织,拉了个安全区,说是要隔绝辐射什么的,

  • 王妃升职记录之救长生(6)

    看着桌前香气扑鼻的各种美味佳肴,长生和余人依然有点懵!“快吃啊,再不吃,饭菜就要被师父吃光了!余人师兄,长生师兄~”天乐分别夹了一大筷子放进他们俩碗里,可惜他们只在机械的扒着饭,真正吃进去的没多少。天乐有些奇怪,嚼着嘴里的菌菇,味道很好啊!难道自己太累,味觉出问题了,可是转过头,看着已经开始装第三碗

  • 好儿子快穿在线阅读第1章

    原来冬天不需要寒冷背叛,京城大街小巷沉醉糜烂,我吞噬着你呼吸的氧气,爱到窒息麻木也不曾放弃。四九城来往的车辆,曾有我向往的方向,泡吧宿醉掩饰内心最深处的凄凉,走累了回过头看一看,你身后的城市北京下雪了。不要再彷徨,放下心中所有的忧伤,苍夷的泥土阻止不了长安街笔直的方向。挥动手中那杆爱的狙击枪,让所有

  • 最强嫡妃,王爷乖莫闹!在线阅读第1节

    如今,网络漫画走红市场,网漫画手身价水涨船高,各路大神纷纷投身IP改编动画狂潮,靠一部作品咸鱼翻身,登顶千万级收入已非天方夜谭。最近绿金金一站式安心众筹网的热门推荐频道里,一则信息连续三周霸占榜单前三位置。#[太阳了旺财]大大的人气漫画《大魔王:嗨呀,好气呀》(以下简称魔王)翻拍动画前来众筹#内容简

  • 漫威跑到幻想乡的圣斗士在线阅读第3节

    被击落的十二人将大地砸出一道深坑。十二人中疑心较重的几人及时避开了匕首的攻击,没有受到致命伤害,想调用自身灵力。这时后心的符纸起了作用,直接限制了所有人灵力的调用。实力最差的一人,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急速下降,意识渐渐涣散。原来偷袭之人拍向眉心之时,掌中夹着一根针,此针也是界王炼制,可以涣散敌人灵识。在

  • 直播之我来自十万年前在线阅读楔子:帝光再见

    “淅淅沥沥——”灰色的天突然就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滴落在地上,许多社团活动也因此取消,一些人被这阵雨打了个措手不及。众人仓皇地躲着雨,黑子淡定地拿出一把蓝色折伞,走进了雨中。天蓝色的伞,和他的发色一样柔和,和没有被乌云遮住的天空一个颜色。“哗哗哗——”雨,变大了。黑子抬头,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却始终没有任

  • 白软圆异世生存记之平凡(3)(4)

    楚天瞳孔一缩,身体速退,但男子却紧追不舍,大掌如跟踪般直追楚天。楚天一看躲不过了,双臂交叉,生生挡着那手掌,男子一狞笑,一掌收回,又一拳用力,宛如炮弹般将楚天起飞。楚天开始倒退,那明显是抵挡不住了,男子另一只拳头却又伸出,直击楚天侧身。楚天原本就将重心放在白雨身上,心不在焉,只顾着防御前面,大意万分

  • 捕头娘子在线阅读第3节

    因着副导演李睿更适合主导情感类戏份,所以辛尘那边的独角戏就由他把关,而她们这边的戏份则是总导演杨导过来。其实杨导也不愿意过来,依照他的脾性,是要一起坐镇辛尘的那场戏的,但是他和李导的思想难以碰撞到一块去,接连拍了好几条李导都不满意,杨导知晓他擅长把捏情感类的戏份,就干脆交给他了,免得再这么争下去,天

  • 三国之帝御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命运总是无法预知,所以当一切突如其来地降临时,才会让所有人那么措手不及。“余扬,余扬,余扬…”白冉的叫喊伴随着他的快速奔跑响彻走廊,引来了从教室窗口不断探出的人头,大家都疑惑地看着他。“余扬,余…扬,呼…呼…呼…”余扬手中还拿着画笔,看着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他,他的喊声她从几分钟前就听到了。“白师兄,

  • 捡个呆子当驸马第七章在线阅读

    “老师,铠甲落雨。战力值四万。”肖落雨说道。“四万,很好,看来你的落雨是帝铠没错了吧?”曹志问向肖落雨。“是的,铠甲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嘻嘻。”“无世呢?”“我?武圣,帝铠中期,战力值六万。”谢无世但是实诚,不过也对,凭古神的八万战力,现在的他也已经不用担心什么了。“你还真的超乎我的意料啊。干的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