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平凡的穿越与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小荷采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华山往西十里,有一处黄羊镇,镇上有一家酒楼福瑞居。

一名枯瘦的汉子步入福瑞居,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汉子风尘仆仆,却透着喋血江湖的气魄,一对虎目神光内敛,整个人像极了一只饥饿的下山猛虎。

店小二赶忙提壶倒水,汉子简单点了些吃喝。

福瑞居不大,此时正坐着五六桌客人,汉子一眼扫过,都是些镇上的寻常百姓。

只有一桌坐着一个劲装打扮的年轻人,手边放着一柄长剑,看样子像是镇上富人家的护院,练过几年花拳绣腿,真功夫却疏松得很。

汉子行走江湖十几年,颇具眼力,瞥了一眼这位年轻护院的长剑,也就没有多在意他了。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忽然传来歌唱的声音,汉子循声望去,只见福瑞居的店门口,正站着一对卖唱的男女。

这男的佝偻着腰,拄着拐杖,黑白夹杂的头发披散开来,岁月在脸上刻下深深的皱纹。汉子眼尖,发现他竟是一个瞎子。

女的样貌一般,正一边搀扶着瞎子,一边幽幽地唱道:“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汉子看着这对卖唱的父女,又听闻女子歌声里难以名状的凄凉,内心竟一时涌起莫名的悲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乱世里每一个沦落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悲惨境遇。

店小二却跑到卖唱父女的跟前,怒骂道:“要死了?在我们店门口唱这么惨兮兮的曲?快走快走!”

瞎子开口,以饱经沧桑的声音说道:“我们父女初来贵宝地,还请各位大爷小姐赏赐则个!”

店小二挥挥手,不耐烦道:“这里的大爷小姐哪有闲功夫理你们?快走快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这时,那位年轻的护院却道:“小二哥且慢!让他们把这首曲唱完,赏钱我出了。”

瞎子赶忙作揖道:“谢谢公子。”

女子便继续唱道:“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女子唱的是前朝大诗人李白的《长相思》,歌声幽怨凄凉,将曲中男女的相思苦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曲唱罢,年轻护院鼓掌道:“唱得好,过来拿赏钱吧。”他掏出几文钱放在桌上。

店小二道:“于大爷好心打赏,你们赶紧的。”

女子扶着她的父亲来到年轻护院的桌前,却道:“谢谢公子打赏,请让小女子再给公子唱一个。”

说罢,女子又幽幽唱道:“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这一次,女子唱的是李白的《忆秦娥》,歌声凄婉动人,唱出世人在思念之中备受煎熬的痛苦和无奈。

年轻护院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和师兄。

汉子则忆起了自己早已辞世的一生挚爱。

年轻护院又掏出几文钱,道:“你唱的曲子都太伤感,就唱到这吧,收好赏钱。”

“谢谢公子。”瞎子眼睛看不见,便伸手去摸桌上的赏钱。

赏钱没有摸到,瞎子的手却抓住了其它东西。

汉子忽然觉察到问题的所在,瞎子看不见,为什么不让他女儿去拿钱,除非他女儿要腾出双手去做别的事情。

而瞎子抓住的东西也不是赏钱,竟然是年轻护院的手!

诡变倏起!

卖唱女子的手里赫然多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汉子怎能容许自己眼皮底下发生这种血案,随即腾身扑来,一掌拍向行凶的女子。

可是汉子坐在窗边,年轻护院坐在堂中,之间还隔着好几张桌子,汉子身法再快也终究赶不上女子刺出的匕首。

年轻护院想要挣脱,却发觉自己的手已被瞎子死死握住。

他忽然认出了瞎子是谁,露出像见鬼一般的慌乱神色,再扭头看向执匕首刺来的女子。

明晃晃的匕首已经刺进了他的咽喉。

他仔细地看了女子最后一眼,他猜得不错,这女子果然也是自己的旧相识。

女子拔出了匕首,霎时飚出一道血箭,而这时汉子扑来的一掌也已经结结实实拍在了女子的背上。

汉子一皱眉头,这女子和瞎子似乎都不会丝毫武功。

不会武功的女子又焉能承受得了他的一掌?

卖唱女子嘴里喷出一阵鲜血,却扭头对瞎子道:“烈哥,俞元杰已死,我先走一步了……”

瞎子眼睛看不见,听闻女子所言,松开握住年轻护院的双手,呼天抢地般惨啸一声。

卖唱女子却倒在了他的怀里,已然气绝。

年轻护院倒在血泊中,捂着脖子还在不住地抽搐,眼神却逐渐涣散。

这一切委实发生得太突然,等到福瑞居里其他人反应过来,两条人命就已经不在了。

寻常百姓和店小二一散而光,只留下汉子、瞎子以及两具尸体。

瞎子的眼睛是流不出眼泪的,他仰起头,仿佛在眼对眼注视着汉子,问道:“你是谁?”

汉子对望他空洞的眼窝,心中也不禁咯噔一下,道:“我是林归重。你又是谁,为什么杀他?”

“原来是玉门关的‘疯虎’林归重。好,好!”瞎子道,“你知道他是谁?”

汉子看了一眼年轻护院的长剑,道:“看他的剑,我只知道他是崆峒派门下。”

“真是好眼力。”瞎子咆哮道,“他就是投靠青龙会、害死龚掌门、亡了崆峒派的罪魁祸首俞元杰!”

汉子恍然大悟道:“那你就是狄烈了?这女娃子就是龚飞扬的千金?”

想不到曾经崆峒派意气风发的大弟子和掌门千金,为了复仇竟落魄到这副模样。

瞎子惨然一笑,道:“可恨我狄烈瞎了招子,武功尽废,只能以这种手段来为师门复仇了。”

汉子道:“难怪你们要杀人却不存一丝杀气。我只以为他是崆峒门下,你们若有一丝杀气外泄,我便能及早出手阻止你们,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狄烈道:“江湖传闻你林归重为夺秘笈背叛卓孝廷,俞元杰同样背叛师门,你们本就是一丘之貉。”

林归重环顾四周再无他人,低声道:“大丈夫成事不拘小节,你们能以暗杀的手段为师门复仇,我同样也会用不光彩的办法来帮助卓将军。”

狄烈思忖道:“原来你故意制造为夺秘笈而叛主的风声,是为了转移整个江湖的注意力?”

林归重道:“这本是一个你不该知道的秘密。”

“江湖上的秘密太多,我废人一个,绝不会毁了你们谋划的大事。”狄烈搂紧了龚雪静的尸体,道,“本来我和内人就是要前往华山,去揭露一个见不得光的肮脏秘密。”

林归重霎时动容道:“什么肮脏秘密?”

狄烈道:“你应该知道,这是人家门派里的秘密。既然是秘密,外人最好不要多问。”

这话仿佛触及了林归重敏感的神经,他道:“你既然是去揭露秘密,就是要让秘密大白于天下,不妨先告知于我。”

狄烈道:“这秘密牵连颇深,关系重大,影响着华山派的存亡。我又不知你的立场,还不到让你知晓的时候。”

林归重一时语塞,思索良久,才道:“那不妨让我先告诉你一个秘密。”

狄烈道:“你的秘密说不说是你的事,别以为你说出来我就会跟你交换。”

林归重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忽然道:“我不光是林归重,我还是裘中浪。”

狄烈在脑海里回忆这个名字,赫然道:“华山五豪里的老四裘中浪?”

林归重道:“林归重就是裘中浪,裘中浪就是林归重!”

狄烈道:“裘中浪死于断魂峡围剿‘突厥魔’席塔之役,怎么又会摇身一变成为玉门关的林归重?”

林归重道:“围剿‘突厥魔’本就是幌子,裘中浪战死也是假的,事实的真相就是我带着苏晓云私奔了!”

狄烈一时被这个秘密震惊住了。

苏晓云,就是苏中澎的女儿,万中沧的儿媳,万丈的妻子,万怀云的母亲。

苏中澎和万中沧又都是裘中浪的师兄。

裘中浪带着苏晓云私奔大漠,华山派的这个秘密,真是足以震惊天下的丑闻!

狄烈理清头绪,道:“为了掩盖这个秘密,所以华山派才安排了你和苏晓云的假死?”

林归重回忆往昔,道:“我虽是苏中澎和万中沧的师弟,但是我入门较晚,跟他们的年龄差了很多,那时我与晓云是两情相悦。可是因为差着辈分,我跟她是不可能的,她又被许配给了万中沧的儿子。”

林归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她嫁给万丈,怀上了他的孩子,我跟她还要同处一门,你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痛苦的煎熬。后来我终于按耐不住,在她产子后便带她私奔大漠。她不曾习武,也从来没吃过苦,大漠环境恶劣,一路奔波,落下病根,所以没过几年就病逝了。”

狄烈道:“所以华山派编造她是诞下胎儿之后离世的,也难怪万丈的儿子唤作万怀云。”

林归重道:“万丈也是痴情人,是我一时冲动对不起他,对不起整个师门。晓云可以说是在羞愧之中离世的,我也没有脸再当自己是华山五豪里的裘中浪了。”

林归重还是生平第一次跟人说起自己羞愧耻辱的过往,是不是正因为狄烈是个瞎子,看不见自己,自己才敢于开口?

狄烈道:“华山五豪里裘中浪武功最高,所以你去玉门关卓孝廷府中,成为了他的首席门客。”

林归重道:“虽说我改头换面,可是自始至终都是我对不起师门,所以你手里要是有不利于华山派的秘密,我愿替华山派承担下来。”

狄烈从自己的衣襟里取出一封信,递给林归重,道:“还是你自己看吧。”

这封信是龚雪静亲笔书写,记叙了当日黑虎岗恶战之后,目睹赶来救援的华山派弟子彭正,一刀杀死同门师兄万丈的经过。

林归重看完面色阴沉,道:“彭正是如今代掌门魏中渊的弟子,他残害同门的罪行百死难赎,你不妨携这封信跟我一同去往华山,指控罪人。”

狄烈却道:“如今华山五豪仅存三人,你也算华山派辈分最高的了,我就将这封信交给你,你自行去处理吧。”

林归重看了一眼龚雪静和俞元杰的尸体,道:“你双目皆盲,武功尽废,确实还是远离这些江湖纷争的好。”

狄烈道:“我们崆峒派灭亡之后,我和内子便流落街头,然而我们始终谨记有两件事我们必须去做,一是手刃叛徒,二是揭露彭正所为。如今两件事都已了却,内子却也付出了生命为代价。”

林归重对自己错杀龚雪静深感愧疚不已,郑重地道:“人是我杀的,我一定给你个交待。我先替你安葬你妻子和俞元杰,等我去华山清除叛逆之后,我便到你妻子的坟前,自断一臂以谢罪。”

狄烈道:“你也是出于侠义之心才错杀内子,内子虽已逝,却也不愿看到此事再添任何血腥。罢了,罢了。”

林归重道:“这是我人生之中因为冲动做出的第二件错事,我以右掌杀人,我便断去右臂,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这时,林归重从自己贴身的兜里掏出一部经书,交给狄烈,道:“这本就是江湖上风传我盗走的《波旬经》,里面记载的是西域摩罗派的炼气法门,跟中原的流派迥然相异,我修炼不得就赠送于你,你内功已失,有机会就照着上面练一练吧。”

狄烈苦笑道:“我好不容易脱离江湖,脱离苦海,又何必再陷进去呢?”

狄烈没能修炼《波旬经》,却预料不到经书从他手里流出,又生生造就了另一位绝顶高手,并且掀起了一场更大的武林浩劫!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延伸阅读

直播拆套路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132347.cn/6owc.shtml
“诶,真的吗?!御坂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会有猫猫主动接近……诶?诶?!等等,御坂好像听

凡心大动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132347.cn/pus5.shtml
假期里,白和晟又想了些办法想要把陈书璇骗出来,但都没有得逞。再见面,是在学校二号食堂

温和的医师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132347.cn/nugo.shtml
饭桌上王昊天给曼路夹了她最爱吃的鸡翅,还记得小时候她就最爱吃妈妈做的可乐鸡翅,张曼路

老祖现代生活手札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2347.cn/69dm.shtml
“哎呀,怎么还不出来,急死我了”一名中年男人站在屋外,局促不安的望着关门的房间,虽然

自然之墟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132347.cn/gdxt.shtml
谁是心里藏着镜子的人谁能赤脚走过一生栀子花开又落了你来了又走了我拿着栀子花走了又来了

云茂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132347.cn/sif6.shtml
唐历,昭文十九年,夏。霜州,白琼郡以西的天目山高耸万丈的山峰之上,一只苍鹰振翅腾飞而

魍魉之门情敌  http://www.132347.cn/nl1u.shtml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肖芜。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没有见到真人版的肖芜。事实上

八荒神王之争执  http://www.132347.cn/guid.shtml
“王元康那混蛋,该不会真的跑了吧,居然敢让本少爷在这白白等他一个时辰,吃了熊心豹子胆

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2347.cn/aaao.shtml
温清夜回到了家中,此时张筱云不知道去了哪里,温清夜心中有些疑惑,张筱云会去哪了?温清

校草竟然会算命[穿书]之驾崩(7)  http://www.132347.cn/ywao.shtml
到洛阳之后的第二天,周媛“一家人”出去洛阳街头闲逛。因有洛水从城中穿过,将洛阳分成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不是高手在线阅读第二章

    闻人昕夜宿门事件后不到一周,影帝周钰的新片《追踪》发布会被顶上热搜,一时间网络上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网民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早已把闻人昕给忘掉了。这让安姐松了口气的同时,准备给她找找适合她的新戏。正好,赵瑞赵导的新剧《红颜泪》给闻人昕发出了邀请,是一个被称之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女三号慕容晓晓。闻人昕花了一天

  • 魔道天君在线阅读第5节

    一脚踩着桌子,一脚踩着椅子,脸上带着肆意笑容,拿着逗猫棒的爆豪胜己,扭头望向自己妈妈。随后,他又扭回头来,发现悠米正前脚抓着逗猫棒下面的羽毛,整只猫吊在上面喵喵喵兴奋的叫着!她赢了!她抓到了!下一秒,她望向爆豪胜己,却发现对方表情扭曲,带着一种她看不懂的复杂神情。“小胜!”妈妈咬牙切齿的拉长声音,威

  • 猫总裁之章深不可测的破小孩(3)

    作者几乎未描述过一个配角从小到大的生活,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太过浪费篇幅。但我现在正穿在这个配角的身上,而且是一个小孩,我自然得代替她去做这些事情,我想尽了方法试图回到现代。心想我穿来的时候我被一个东西给绊住了,但那时候天黑我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我摔了一跤,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事情。我心想该不会是要

  • 豪门偏偏找上我在线阅读第十节

    疼,锥心蚀骨的疼,额头大汉淋漓,面色惨白如纸。疼得浑身发抖,咬紧牙关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小隐在岸上急的团团转:“主人,你一定要坚持住啊,等到身体感觉不到疼痛的时候就是洗筋伐髓成功之时。”可是又帮不到主人,第一次感到懊恼。这次主人吃了丹药比上次入湖疼痛增加了四倍,常人很难熬得过去。才刚入水,就看到主

  • 写给医生的报告在线阅读第七章

    几日后。“三小姐,老爷让你去前厅。”在管家李松的带领下她来到了前厅,此时李勋正和赵战坐着说话,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毕恭毕敬的站在赵战身后。李勋笑着脸将李妍阙拉到身边:“赵将军,这位便是我的女儿李妍阙,阙儿还不快叫赵伯伯。”李妍阙并没有对李勋很反感,况且如今也只能依靠这个爹爹了:“赵伯伯好。”“倒很是乖巧

  • 奇幻西游在线阅读第十章

    汽车在大道上飞驰,伊格尼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椅上。“智脑的刺杀问题应该算是解决了,现在就差集团里的那些反骨崽了。”“吉雅斯加,你说说刚才和奥菲尔诺交手的感觉。”伊格尼兹转过头看向吉雅斯加,目前只有吉雅斯加和奥菲尔诺有过短暂的交手。正在开车的吉雅斯加,听到伊格尼兹的询问后,

  • 模拟玩家[全息]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正电话铃声响.起,“喂,你好,嗯,我是木若其,哦,知道了,我现在就下去。”木若其挂..断电话。“副总裁,前台说有我的邮.包,让我去.取,可以下去吗?”“嗯,去吧。”韩雅风低着头回答,木若其就蹬.蹬的从楼上跑到楼下,再从楼下跑回楼上,“呼,累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我买过东西呢?”木若其

  • 保洁法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方才进来,我感觉族长似乎为事动怒,难道族里出了什么事?‘’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然后想起什么,从怀中摸出一颗火红色的果子,抚袖向林啸飘去。林啸那里认不出这是何物,朱果乃是凶兽守护之物,分白,青,红,三色,白色用于开脉期,青色用于黄阶,而红色用于玄阶,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地宝。‘’二叔这

  • [全职]信仰之名在线阅读第九节

    【求鲜花】“虎子,是虎子的声音!”“徐将军,是虎子他们…他们还活着!”“太好了,他们回来了!”顿时,不少人都听出了对方的声音。一个个神情激动不已。徐将军也是红着眼睛,热泪盈眶。在他们看来。将虎子他们留下抵挡蛮夷,是必死无疑的下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又都活着回来了……正当这时。黑暗中跑过来一行人。

  • 红楼之贾家边缘人在线阅读大佬他少年时

    霍弈君是走读生。除了他成绩好,老师放心之外,还因为走读能省一笔住校费,晚上能去车站、小吃街摆个摊位,这样也能缓解一下姥爷的压力。只是临近高考,老师不放心,姥爷也怕影响他的成绩,便让他停了出摊,又与班主任商量,晚自习必须上,但他可以提前半小时走,赶最后一班车。虽然幸苦点,但一方面不影响他的学习,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