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成反派的小孕妻[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名堂多小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色所笼罩下的不列颠帝国皇城是一座让人绝望的城镇。无数哀嚎着的受伤士兵,无数哭喊着的慌乱人群。

一个双手握着一柄璀璨骑士剑的娇小金发少女站在雄伟的城墙之上,目光冰冷的望着城墙之下的护城河。

在那反射着微微月光的平静水面漂浮着一具具穿着锁子甲与皮铠的浮尸,那些是为了各自国家而战的勇敢士兵们的遗骸。

夜晚总是那么的让人恐惧,哀嚎与哭喊无疑增加了夜的恐怖。

冰冷的淡淡银色月光从空中吝啬的洒下,给万物增加了一层冷清。

一个穿着银质铠甲的年轻骑士走到了少女的身旁,用一种东方的口音说道:“吾王,我感受到了你的不安。”

少女转过身看着这名骑士,小嘴微微张开,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美丽的眼瞳里有着不安与对未知明天的恐惧与迷茫。

年轻骑士笑了一声,抬起手放在了的女孩的小脑袋上,玩笑似地说道:

“万人敬仰的亚瑟王居然会流露出这样不像话的表情,真是的呢,阿尔托利亚其实也还是个小姑娘呢。”

是的,这个女孩便是这大不列颠的君王——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世人尊称她为亚瑟王。

阿尔托利亚没有说话,她一把抱住了这个年轻骑士,脑袋埋在硬邦邦的冰冷铠甲里,恐惧和迷茫地说道:

“东凌,龙的骑士。我好害怕......”

被叫做东凌的骑士,是一个东方人,黑色头发黑眼珠,黄色皮肤身材并不高大。他在前些年的某一天突然出现在阿尔托利亚的面前,自称为“龙的传人”。

在经过好几次的并肩作战后,他已成为阿尔托利亚最为信任的人,并被赋予一个称号“龙的骑士”。

两人就这样依偎在淡淡的月色下,朦胧的黑夜里。

东凌轻轻的抚摸着阿尔托利亚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阿尔托利亚,不要害怕,不要迷茫。你是一位君王,你是要带领这个国家得到救赎的人,是要带领这个国家的子民从这片苦困的地狱之中走出的人。”

阿尔托利亚摇了摇头,抬起俊丽的脸,看着东凌那张年轻的脸,说道:

“不,我不愿做什么国王!我只要......只要和你在一起。”

最后一句的尾音已经变成了无声,这个对待敌人强悍的如一尊杀神的亚瑟王,此刻却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那般羞涩。

东凌将双手放在了阿尔托利亚的肩膀上,将她推离自己冰冷的怀抱,摇了摇头,歉意地道:

“阿尔托利亚,我知道你肩上的东西很沉重。”

他说:“可是你背负的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命运,还有所有不列颠子民的命运。”

东凌顿了顿,接着说:“所以,请你为了整个不列颠帝国,现在先将这些儿女私情放下。”

东凌歉意温柔的语气并没有让阿尔托利亚的心情有所好转,反而她俊丽的脸上多了一丝失落,不过东凌的下一句话却让她重新振作了起来。

“安心好了,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东凌承诺道。

淡淡的月光下,东凌年轻干净的脸上添了一丝冰冷,却还是那般让人觉得暖心,这或许就是东方男人特有的魅力吧?阿尔托利亚在心里这样说。

阿尔托利亚微微一笑,娇小美丽的脸颊,微微上扬的嘴角,甜美可人,让人心动。俊俏的脸上美丽的笑容,让人觉得这便是天使,让人想要将她搂入怀中。

东凌也的确如此做了。

他将娇小的艾尔托莉亚搂入自己冰冷的怀中,少年想要将自己的下巴贴在美丽少女的头上,但是发现自己与她的身高差距稍微有点大,这导致他无法这样做。

东凌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少女,在心中暗暗起誓:

“这个笑容,这个美丽动人如天使一样的笑容,我一定要守护住!即使......为此付出生命!”

翌日,在震天的吼叫声中,开始了一天的攻防战。

敌人是长期以来,一直在挑衅着不列颠帝国的撒克逊帝国大军。

此次领军者是撒克逊大帝之子——内瑟斯·巴拉贡。

内瑟斯是一个骁勇善战之人,身高达到两米一,在穿着皮铠身高普遍在一米八左右的撒克逊士兵之中,他的高大粗犷让他格外的突出。

身穿狮皮,头戴着狮子上颚所做成的头盔,高大粗犷的内瑟斯骑着一匹同样高大威武的赤红色马匹之上。

他手中拿着一杆长矛,腰间挂着一把阔剑。他高高举起手中的长矛,毛尖指向天空,声音洪亮有力地大喊:

“撒克逊!”

那些早已整装待发的撒克逊士兵们纷纷举起自己手中的长矛、短剑和晒干兽皮所制成的盾牌,高声呼喊:

“必胜!必胜!”

这一声声铿锵有力的“必胜”无疑让早已被打散了士气的不列颠伤兵们感到恐慌。

这场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月的战争,让不列颠的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迎向敌人的利刃,一步接着一步的走向死亡。

在这一个月的攻防战里,撒克逊士兵们如那些杀不尽的蚂蚁,一日接着一日地进攻不列颠的皇城。

他们之所以如此勇猛,不畏惧死亡,正是他们粗鲁文化中那一抹虔诚所导致的。

撒克逊的文化中,所有的人都信仰着一个名为【帕拉家】的神。他们认为在死后可以得到此神的帮助,让他们脱离苦海,进入幸福甜蜜的天堂。

所以,勇猛的撒克逊人不惧怕死亡,甚至视死亡为甜美的归宿。

还好,在他们粗鄙的文化中有着一条“自杀者将会堕入无边地狱,饱受折磨。”的文献,要不然会有许许多多年轻的撒克逊人自杀而死。

面对撒克逊人的勇猛,疲倦不堪的不列颠士兵们,开始从守城的优势,变成了挨打被动的劣势。

昨日,便是一场苦战。若不是东凌带领着十二个圆桌骑士奋起抵抗,说不定此刻的不列颠皇城已遍布了撒克逊的旗帜。

站在万军之上,阿尔托利亚穿着【风王结界】所铸造出来的轻盈铠甲,手中握着一把剑柄上镶嵌着一棵红色魔法宝石的璀璨骑士剑。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潘德拉贡】,是阿尔托利亚的父亲——尤瑟·潘德拉贡,第一代不列颠国王的挚友,大魔法师索隆伽·哈德所锻造的。

而尤瑟·潘德拉贡也正是持着这把剑开拓了大不列颠帝国。

在帝国成立的那一天,尤瑟·潘德拉贡将此剑封为“圣剑”,并将此剑以自己的姓氏命名。

现在,老国王已故,公主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继承了王位,接过了圣剑【潘德拉贡】。

此刻,阿尔托利亚看着那士气如虹的撒克逊士兵,再看看自己那些斗志溃散的不列颠帝国士兵,还有那些在慌乱之中祈祷的民众,她陷入了不安。

就在这时,一只手透过冰凉的铠甲放在了她娇小的肩膀上,她看向那只手的主人,美丽的碧绿眼眸里充满了迷茫。

她问道:“东凌,我该怎么做......”

东凌脸上带着微笑,安慰道:

“吾王。你是这些人的王,更是他们心中神的化身。若果,连你也这般迷茫,这些人的虔诚会受伤的。所以,请打起精神来。”

东凌的脸上笑容很好看,干净的脸上没有年轻人该有的张扬狂躁,更多的是自信与沉稳。

这样的自信沉稳感染了迷茫的阿尔托利亚,如一束阳光从黑暗的天空中射下,照亮了在黑暗之中恐惧不安的她。

阿尔托利亚脸上的不安消散全无,变为了自信的美丽笑容,说道:“我知道了。”

转过身,走到城墙的边缘。阿尔托利亚站在城墙的边缘,远方的风吹拂了过来,将她还未扎起的齐肩金色秀发波弄到空中,随风舞动。

少女站在万军之上,手中璀璨骑士剑剑刃向下插在城墙之上。眼神高傲的扫视了一遍那些穿着皮铠,手持一把把短剑与长矛的撒克逊士兵。

充满自信地对身后的东凌说:

“东凌哦。你好好看着,我会做好一个【王】的。”

东凌微微一怔,然后展开笑颜,带着自信的笑容走到了阿尔托利亚的身边,说道:

“我说过,‘哪里有亚瑟王,哪里就有龙的骑士’。”

东凌望着那些士气如虹的撒克逊士兵,表情平淡的好似一切都不足以对他照成威胁一般,接着自信满满地说道:“所以,我会陪着你一起去清理掉这些可憎的入侵者。”

太阳逐渐上升,一抹橘红的阳光从东凌与阿尔托利亚的身后照射过来,他们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加持了一层神圣的光芒。

高头大马的内瑟斯扬了扬自己的大手,那些呼喊着“必胜”的撒克逊士兵们纷纷停下了呼喊。

他从高大的马背上下来,如一个朝拜者那般跪在地上,朝着初升的太阳朝拜。

这让那些不知情的撒克逊士兵们也跟着一起跪在地上朝拜着,他们都以为内瑟斯是在朝拜太阳。

而事实上内瑟斯真正朝拜的是那在初升太阳的红光之下,闪耀着光芒的阿尔托利亚。

内瑟斯嘴中轻声说道:“我高贵的女神,我马上就将你从这座束缚住你的牢笼中解放出来!我美丽高贵的亚瑟王,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哟!”

延伸阅读

我的老师会魔法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guaipei.cn/a1di.shtml
已是丑正时分,钱贯中,蒋门,周通,李宝,吴旭五人商讨完对策后便各带一路人马,趁黑悄悄

咒杀之后山枯冢  http://www.guaipei.cn/n1ec.shtml
下午两点左右,兴门村村口。“在哪,凶手抓住了吗!”“还没过来呀!”听说警察抓住了凶手

火影之夜神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pei.cn/bukl.shtml
**圈向来热闹。最近的头条是已婚主持届大哥安金和某美艳女星出入酒店。大哥的夫人向来贤

只有学习让我快乐 [参赛作品]熟悉的梦中人  http://www.guaipei.cn/s74g.shtml
窗外清风半送,隐隐传来夏蝉的鸣叫。米媚双手握住电话放在胸口,耳边都是荆泓轩的慵懒低吟

异游修神录第九章  http://www.guaipei.cn/soql.shtml
中午放学后苏格亦步亦趋地跟着夏贝走出校门。夏贝正推着她那辆耀眼得发光的自行车,苏格在

同人不同命之宝宝(5)  http://www.guaipei.cn/d6f2.shtml
用过晚膳后,曲佳人半躺在檀香木做的床榻上,挑着二郎腿深思着。按照绿枝所讲的情况来说,

〖羽生结弦〗幸得识卿在线阅读鬼帝九绝第一式  http://www.guaipei.cn/gfxi.shtml
随着鬼无尘声音的结束,莫天目瞪口呆的道“这都行?”当然了,就算他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只

仙灭第八章  http://www.guaipei.cn/ng9s.shtml
虽说事过境迁,然丧母之痛显还未在嘉王心中消弭褪尽:看他人前行止如常,却究竟难掩眉宇间

倾城乱楚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pei.cn/p91v.shtml
“紫菱,我可爱的小公主,你可是汪家最宝贝的精灵。”“紫菱,你可一定要小心啊,现在绿萍

九印邪皇第十一章 老头子很惊讶  http://www.guaipei.cn/dxxc.shtml
没有自己的车,方天铭是打车回的军区大院,京城军区大院的将军楼里面众人见方天铭回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五人格]如何在杰克手中逃生第8章在线阅读

    ……自己这是觉醒残了吗?张凡不禁有些气馁,夔牛的血脉天赋绝对够强,自己却没有挖掘出来,只是觉醒出了……雷弧?不过张凡并未放弃,不到最后一刻,希望就还在!等到血脉灵果内蕴藏的能量被消耗完毕时,血液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张凡才算是死心。就在这时,突然眉心那里开始灼热,从那里发出了一道金色光芒被身体吸收,全身

  • 金小乙传奇之先生,先生,不好了,有人来砸场(5)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好,秒,曾兄,听我这段。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老街上,有一座五层高的大酒楼--摘星阁。这可是全帝安城第三高的建筑了。第一个高的是啥?这个还用问嘛,当然是皇宫里的,无极宫。谁敢造的比皇

  • 道书在线阅读第9章

    很明显,西院相对东院而言破落多了,盖因刘老爷平日里也很少涉足,所以对下人们居住的地方,不是很上心。好在住在这儿的人勤快,虽看起来破落,却也干净。下人们早已起床,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护院们没什么好忙的,正在一处宽阔地上练拳。旁边一位高大魁梧的汉子,正在一个个纠正护院们的招式动作。刘恒暗自赞叹:“还

  • 掉落在手边的年华酒吧遇袭

    五彩的射灯不断的变幻着色彩,将舞池中央那几具围着钢管扭动的身躯照射得如梦如幻,青春的胴体卖力地舒展着。在台下沸腾的荷尔蒙与此起彼伏的口哨声中,几位钢管舞女郎尽力将自己最**的一面呈现在舞台上,博取台下那些雄性动物的喝彩声。穿着短上衣和小热裤的漂亮女招待们,托着餐盘上的酒瓶与酒杯,扭着纤细的腰肢,摆动

  • [综]盛世美颜三日月宗近在线阅读第2节

    当一个人被很多光环而笼罩的时候,他就会忘了他曾经为了光环的努力和付出,而且世人也正是迎合了这一点。陆红玉的曾经是辉煌的。当他走上WCG的CF世界金枪王的高台上的时候他是。那年,对于中国的电子竞技界的CF来说,是一个华丽的收尾!那年CF的单项冠军,专业比赛的第一都是华人。在WCG世界大奖赛上以九杠一的

  • 豪门老男人会不会生猫第七章在线阅读

    萧骏驰看着柳絮匆忙消失的背影,满意的笑了,每次逗她都觉得很有意思,这也是他为萧楷瑞安排这次采访的唯一目的。“你小子,不会背着我在外面乱交女朋友吧?”萧明飞问。“我会这么没眼光吗?那不是浪费了爸您给我的这副好皮囊吗?”萧骏驰满不正经的说。“你少给我贫。最近有没有好好给我上班?”萧明飞宠爱的打了骏驰的脑

  • 总裁他好难在线阅读第一节

    封神大陆!很早以前是一个以冷兵器为主的大陆,饶是如此亦曾经诞生过无数的,刀神,剑神,枪神等等强大到神话级别的人物。这里不仅冷兵器得到了最大化的利用,而且还演化出了各式各样的技能功法,亦有强大自身的修炼法诀。虽然这片大陆有着各式各样的修炼门路,但他始终只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强者为尊!铸剑城,林家后山。

  • 霸道妮子包邮糖第8章在线阅读

    “啊!!!王子!!!”周围爆发出了尖锐的女高音,震得人耳膜生疼。人群中间的人显然不耐烦了,“那里有东方家和欧阳家的千金,你们怎么不去欢迎??”浅熙幸灾乐祸的看着人群停滞了一下后瞬间朝4mm卷去。响亮的一片道歉声,尖叫声成功的让东方佳妮生气了。(小妮很少生气的哦。。。发起火来很可怕)她何曾被这么明目张

  • 北山以北第八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黎明的曙光浮现在天际边。平民们被护送着退出这座城市,无边无际的军队接管了这里,他们和妖魔们隔着互相戒备,但双方都保持克制,即使最凶残的妖魔,此时也只是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军队,却不敢轻举妄动。一些人正在广场修着巨大的传送门,三眼乌鸦正指挥着妖魔们有秩序的的排着队,看样子要不了多久传送门

  • 异能521之第十章(10)

    林望书看了眼他手腕上的表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自己。“三点半了。”他低嗯一声,便再无后话。只是偶尔,视线会短暂的落在尚在腰间的那张薄毯上。不过片刻,很快就移开。空姐端着饮品过来,他把薄毯递还给她。空姐礼貌的询问:“请问不需要了吗?”他语气冷漠,态度转变的有些快:“拿走,碍眼。”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