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魂界八荒侠之大者那个来到霍格沃茨的女孩(2)

作者:心诚小 来源:纵横中文网

Harriet推着行李慢慢地走着,她身边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跟家人告别的学生,她看到了各色各样大小不同的猫头鹰在笼子里不耐烦地鸣叫着,海德薇时不时也回应着,有些猫头鹰的身型比海德薇还大,十分威武漂亮,有些则不比Harriet的拳头大多少。

除了猫头鹰的鸣叫,还有在地上穿梭来去的猫儿们的叫嚷。头几节车厢已经挤满了学生,Harriet不想跟人群挤在一起,便干脆一路走到了火车的末尾,找到了一个没几个人的车厢,打算将自己的行李放进去。在把海德薇的笼子放进去以后,她看着推车上的两个大箱子犯了难,她自己肯定是抬不起来这两个箱子的,她冲着站台张望了又张望,也没看到弗雷德,乔治还有珀西的身影。她看了看站台上高悬的时钟,火车还有三分钟就要开走了。

咬紧牙,Harriet连拖带拉的把行李从推车上拽了下来,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将它们抬上火车,她试了几次,行李箱都冷酷无情的分毫不动。

“你把车厢门堵住了。”一个拖腔长调的声音在满头大汗的Harriet面前响起,Harriet抬起头,说话的正是那天她在服装店里遇到的金发男孩,德拉科·马尔福。这一次,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男生。

“哟,这不是那个在服装店里的女孩吗?”马尔福显然也认出了Harriet,他的声音稍微友好了一点,“克拉布!高尔!没看到她需要帮忙吗?赶紧把那些箱子抬上火车。”

那两个男生应声走了过来,毫不费力地一人抬起一个Harriet的箱子,搬进了火车,当她走进第一间空余的包厢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她的箱子放在顶上的行李架上了。

“谢谢……”Harriet感激地对马尔福说道,后者只敷衍地点了点头,挑剔地打量着Harriet的包厢里的行李架,紧接着便将他的箱子放到了Harriet隔壁的空包厢里,他本人却大剌剌地在Harriet的包厢中坐下了。

“我在车站外就跟我父母告别了,你知道的,没必要搞得像外面那群傻瓜一样依依不舍的,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对吧。”马尔福舒舒服服地坐在座位上,翘起脚来,像是笃定Harriet会听他说话一般自顾自地说开了,“你父母呢?我没看到他们,你也提前跟他们告别了?”

Harriet坐在了马尔福对面,迟疑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如实相告。然而马尔福似乎并没有期待着Harriet一定要给他一个答案,Harriet才犹豫了两秒,马尔福已经接着往下说了:

“……当然了,我也不想要什么宠物,如果要写信的话学校有的是猫头鹰,蟾蜍是蠢蛋才会养的玩意,猫又太女孩子气了。就像我那天告诉你的,我只想要一把飞天扫帚,可我父亲觉得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还是不要那么高调的好。但是其实,这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父亲是学校董事会的成员,他只是不想我在学校里败坏他的形象罢了。”

Harriet勉强冲马尔福笑了笑,他今天不同于那天在服装店里的便装,此时他已经穿上了校服长袍,不知怎么的,这套衣服将他那略显刻薄的外表衬托出了一种莫名的气质。如果此刻有谁为马尔福拍下一张照片,拿给一天前的Harriet看,她无疑会为照片上这个金发男孩帅气的侧颜而心动,但此刻的马尔福却在长袍衬托出的气质之外,多了一种让人不快的傲慢自大,让她有些厌烦。

“你不用去看看你的朋友们吗?我看到他们已经把行李搬进了你的包厢。”Harriet说道。

“你说的对。”马尔福站起了身,“我的行李箱可是值钱的古董,我得让那两个蠢货小心点。”

Harriet目送着马尔福离去,皱起了眉头,她不知道她跟马尔福做朋友的可能性有多少,但她能肯定她绝不想有一天被马尔福在背后称为“蠢货”。要是一会他还想要继续在自己的车厢里夸夸其谈,Harriet心想,自己得想个好借口把他打发走。

隔间的门被拉开了,一个红发的瘦高女孩走了进来,Harriet记得她是韦斯莱夫人的小女儿,叫做Rona。她看起来有些窘迫,指着Harriet旁边的座位问:

“这里有人吗?别的包厢都满了。”

Harriet摇摇头,Rona就坐下来了,她就像珀西一样,迅速而不易察觉地瞄了Harriet的额头一眼。

“你真的是……那个……Harriet·Potter吗?”Rona脱口而出,悄声问道,好像这是一个秘密。

Harriet点点头,为了表示友好,她第一次主动撩开自己的刘海,让Rona好好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伤疤。

“哇!”Rona惊叹道,Harriet苦笑了一下,“很丑吧,我感觉我这辈子都要留着刘海来遮住它了。”

“怎,怎么会呢?”Rona大为吃惊,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可是你打败了神秘人的象征!你,你不会刚巧还记得——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吧?”最后一句,Rona压低了声音,充满敬畏地问道。

Harriet耸了耸肩,“我那时候还是一个婴儿,我只记得有道绿光,其他的都想不起来了。”

“酷……妈妈不肯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但是你真应该听听人们是怎么议论你的。不过……我听说你后来跟你的麻瓜亲戚住在一起了,那感觉怎么样?”

“糟透了。”Harriet撇了撇嘴,“他们是你能拥有的世界上最糟糕的亲戚。为了阻止我来霍格沃茨读书,我姨夫带着全家逃到了一个岛上,我姨妈当着全家人的面发了疯,我表哥——你不会相信这个的——他试图让我去上一所男校!”

“天啊……”Rona目瞪口呆,Harriet反问道,“那你呢?你全家都是巫师吗?”

“我想是的。”Rona咽了口口水,“只不过我家亲戚太多了,所以难保不会有哪个远房亲戚是个麻瓜会计什么的……但我确实是在巫师家庭长大的。”

“这样真好,你从小就知道魔法的东西,而我直到一个月前还对魔法世界一无所知,当然,我现在也没有比一个月前好多少。”Harriet闷闷不乐地加上最后一句。

“那没什么的,你很快就能了解一切,我不也对麻瓜们的世界一无所知吗?”Rona安慰Harriet道,“再说了,在一个有五个哥哥,一个弟弟的巫师家庭里长大,你想像不到这有多艰难。”

Harriet的确想象不出,她只有一个表哥,而达力已经让她的生活足够难受了。

“让我告诉你吧——”Rona看上去似乎有一肚子苦水要倒,立刻就迫不及待地痛诉起来,“我的哥哥们,一个是学校里面极受欢迎的风云人物,一个是耀眼的魁地奇球队明星,还有一个门门功课全O的好学生,他们把所有能出的风头都出尽了,因此,从小到大根本没人期待我能做出什么成绩,我小时候就偷了查理的扫帚,独自在后院费了几圈,我的父亲一点也没因此感到惊喜,因为查理在比我更小的年龄就已经做了相同的事情,他只是叫我别被母亲发现。”

“那的确是挺让人不开心的。”Harriet宽慰着她,尽管她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与达力用手杖追着她打的行为相比,不能沦为一谈。

“当我跟我的哥哥做了一样的事情时,我的哥哥可以在能力上得到应有的称赞,可我却得不到。我的母亲只会告诉我,作为一个女孩子,我能做到这些就很厉害了。每次都让我气愤不已——凭什么比尔就能得到一句简单的‘做得好’,而我就只能得到一个缩了水的评价?”

Rona滔滔不绝地说着,她的脸都涨红了。

“更重要的是,没人觉得一个女孩子用哥哥用剩的东西有任何不妥。你看,我的长袍是比尔的旧长袍改的,魔杖是查理的,还有这个,“Rona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肥肥的灰老鼠,”这是珀西不想养的宠物,我的意思是,有哪个女孩子会拿一只耗子当宠物啊。”

在这一点上,Harriet倒是能切身地体会到Rona的痛苦,从小到大,她也被迫用了不少达力用剩的东西。在这一点上的同仇敌忾顿时让她觉得彼此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发现同龄的巫师并不都像马尔福那样自高自大,惹人生厌,着实让Harriet松了一口气。

她跟Rona分享了她小时候佩妮姨妈试图把达力的衣服改成裙子让她穿的故事,还有佩妮姨妈装成穷人去慈善店给她买裙子的故事,Rona被逗得哈哈直笑,得知大名鼎鼎的Harriet·Potter竟然有着跟她相似的悲惨经历,让Rona放松了不少,不再像走进包厢时那样拘束了。

包厢门突然被拉开了,德拉科·马尔福站在门外,他懒散的表情在看到Rona那一瞬间变成了厌恶。这神色立刻止住了包厢中原本回荡的笑声。

“你从来没告诉我你就是Harriet·Potter,那个Potter。”马尔福向Harriet抱怨道,看来救世主就在这节车厢上的流言已经在全火车上传开了。

“你也没有问过我的名字,不是吗,马尔福?”Harriet冷静地回击道。

马尔福被噎住了,显然他没想到Harriet的态度会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改变这么多,他浅灰色的眼睛眯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十分不友好。

“我帮你把箱子抬上火车的时候,你可以说点什么的。”

“我说了,谢谢。”Harriet说道,“再说是克拉布和高尔把我的箱子抬上来的,不是你。”

马尔福的脸涨红了,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Rona,高声说道:“你一直在麻瓜社会长大,所以我估计你不知道,在巫师世界,有些家庭要比另外一些好太多,比如说你,“马尔福指向Rona,“火红的头发,满脸雀斑,一脸丑陋的蠢样,一看就是一个韦斯莱,我爸爸说你们生了一大堆养不起的孩子,是巫师世界的耻辱。Harriet,你不会想跟这样的异类做朋友的,过来我的包厢吧,我能给你介绍一些真正有意思的人。”

马尔福向Harriet伸出了手。

有那么一瞬间,Harriet无比地希望马尔福是一个像Rona一般亲切友好的巫师,这样她就能握住他的手,成为朋友。但是此刻的马尔福真真正正地惹怒了Harriet,她没有理会马尔福,而是冷冷地说:

“我想我自己能分辨出谁是异类,多谢了。”

Rona快气疯了,她噌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脸上的凶狠不亚于马尔福,Harriet有些惊讶地瞟了一眼Rona,她现在能理解更多Rona说的“跟五个哥哥还有一个弟弟长大”是什么感受了,她大概要跟三个达力一块长大才能练出Rona脸上的那副表情。

“瞧你这小身板,难不成你还想打我不成?”马尔福嘲弄地说道,尽管Rona跟他身高一致。这时他的两个朋友走到了马尔福身后,登时就显得Harriet两人气势不足。

Harriet起身拦住Rona,她毫不怀疑Rona在一对三的情况下仍然会把拳头向马尔福的脸上挥去,她不希望看到平生第一次认识的志趣相投的人还没来及成为同学就被遣送回家了。“我只会有礼貌的问你这一次,能请你离开我们的包厢吗?”Harriet说,她站得离马尔福那么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肌肉是如何轻微地因为怒气而抖动着。

马尔福瞪着Harriet,克拉布和高尔在他身后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Harriet的胳膊仍然横在Rona身前,包厢里的气氛凝重得像有谁一下子抽干了这儿的氧气一般。然而,Harriet不禁注意到马尔福的表情起了一些微小的变化,几乎是同时,好似一只猫突然悄无声息地收起了爪钩一般,马尔福突然后退一步,扭开了头,眼神不知瞟向了包厢的何处,“你很走运。”他说,“我不跟女孩子打架。”

“那很好,”Harriet说,没有放松警惕,“因为我们其实并不屑于与男生打架。”

“我们走吧。”马尔福招呼了一声他的两个朋友,转身便离开了。Harriet和Rona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关上了他包厢的门,Harriet和Rona才坐了下来。

包厢里有片刻的沉默,Harriet看看Rona,又看看窗外,此时火车已经驶出了伦敦,在大片的原野中穿梭。突然之间,包厢的门被人拉开了,Harriet和Rona吓了一跳,都跳了起来,却发现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女人推着小货车站在包厢外。“亲爱的,要来点吃的吗?”她和蔼可亲地问道。

Rona勉强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袍子,“我自己带了三明治,谢谢。”

Harriet站起身看了看小推车,上面全是她听也没听过的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零食,巧克力蛙,比比多味豆,南瓜馅饼,等等。Harriet饿坏了,从早上到现在她没吃过一点东西,她对着推车指指点点,每样都要了一些来尝尝。Rona羡慕地看着Harriet抱着一大堆吃的回到了车厢,磨磨蹭蹭地从袍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怪模怪样的三明治。

“我从来没有零花钱。”Harriet在零食中挑挑拣拣,对Rona说,“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钱买东西吃,感觉好奇妙”

“我也没多少零花钱,不过每次我跟妈妈去对角巷的时候,弗雷德和乔治会给我几个纳特让我给自己买点糖吃,除此以外,我也没什么花钱的机会。”Rona叹了一口气。

“你的三明治好吃吗?”看着Rona笨手笨脚地拆着三明治的包装,Harriet好奇地问道。

Rona此时打开了三明治,顿时哀嚎一声,“妈妈又忘记我不爱吃罐头咸牛肉馅的……”说着,Rona站了起来,“我要去找弗雷德和乔治换三明治,一会就回来。”

“别费事了。”Harriet一把把Rona扯坐下,“我买了好多吃的,你也吃一些吧。”看着Rona脸上犹豫的表情,Harriet赶忙又说,“要是我吃不完的话,这些吃的就都浪费了。”

Rona便不再说什么,开开心心地坐下了。她脸上露出的笑容让Harriet确信,她刚刚交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

延伸阅读

旭婷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pq3s.shtml
旭婷汽车用品是汽车用品、汽车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克拉汇珠宝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b145.shtml
一、克拉汇钻石介绍实惠钻石,完美表达——克拉汇钻石克拉汇是一家专业钻石文化塑造的现代

澳美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grot.shtml
市场前景1、客户群数量巨大:中国目前0–7岁幼儿约有1.8亿;每年新出生人口2000

易享派内存卡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6e8d.shtml
易享派内存卡隶属于中科龙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开发各类集成电路、软件、移动互联网应用及

山拓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yp74.shtml
山拓配饰总部经销批发的自行车骑行配件、自行车配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ATSUGI内衣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yd3p.shtml
在二次大战结束后的1947年,厚木公司创始人堀禄助先生创建了厚木编织公司。虽然当时还

和益信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glv5.shtml
和益信手机壳总部是彩绘、浮雕、很薄TPU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如家电面板彩晶玻璃,木

舒特好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a7kj.shtml
舒特好实业的蜂产品是经过收购海南岛农户家自已放养勤劳小蜜蜂采集海南生态岛上的各种各样

贝恩斯照明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xr3.shtml
很多人不清楚做哪些生意更火,其实灯饰的需求大也是因为房子数量增多,现在很多人的生活都

酷乐印加盟  http://www.mmwmarketing.com/pzcb.shtml
酷乐印时尚标牌印刷项目介绍:酷乐印时尚标牌印刷是以热转印升华转印为原理利用热转印,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迫和校草A同步发情后之过眼云烟

    人生路,路漫长,山盟海誓,让时间做了消亡,点点滴滴,记得深刻,人海茫茫,曾多少次为此泪两行,梦回醒转,十年的情感。即使你要这青春烟消云散,即使你要的是人生美满,我们的时光也存在过浪漫,彼此的心曾经相连,纵然是抵不过最终的分开,你的选择却为何让我痛心茫然,我曾为你与他结下了仇怨。在知道自己那么爱的人,

  • 神魔之超神学院第2章在线阅读

    黄天教起事一发不可收拾,大半个汉光国八个星系六十三颗行星全部陷入战火之中。正如“人公”所说,汉光地方部队极其薄弱,而且战乱一起,不少官吏和军人也加入了黄天军行列。汉光弊制的积重难返,让军心民心受到极大影响。幸亏羽林军大半还是在英雄社正流的统领下,虽然因保守体系,导致不少德才兼备的人才处于底层,但他们

  • 海贼之驭龙大将之 一则新闻(2)

    “元界快报:人族修真仙级第三天才第一剑修姜元竟在界壁战场上意外失踪!”“元界快报正文:元界共帝历200019年7月6号,界壁战场发生红色级别魔族攻击,差点撕开第一道界壁防线,魔族此次攻击被人族姜元阻击,但由于魔族此次发动攻击的大能参与数超过五位,人族天才姜元由于在战场上才进入大能境界还未入超凡天巩固

  • 头顶的另一边在线阅读狩猎

    此时,两人浑身湿漉漉,李白全然没了往常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皱着眉头对杜甫道:“你可知这河有多危险!你怎的自己往那河中跳?我若再晚些来便抓不住你了!”杜甫抓着手中的包袱,低头不敢说话。李白:“就为了一个包袱?”过了会儿,杜甫才道:“我给太白兄的金陵春...不能丢了...”李白听了这话,怔忡片刻,忽地一

  • 那时年少正青春[女穿男]之这奖励要起飞了

    果然,第二阶段的最后一回合战斗,沈炎居然击杀了对手。虽说这个对手是打假赛的miss,但也算是击杀了。沈炎本来血量就低,不用刻意去卖血保住自己优先选取装备的排名,这种情况下击杀对手是最好不过的了。“哇,这个机器人兄弟是谁啊,好捞啊,我全用的一星打假赛,居然差点被我杀了……”miss在语音里吐槽道。沈炎

  • 芭蒂的夜之她经常这么干

    叶果果看季惊白脸色又正常了,一点不像有中毒的样子,这才完全信了他半个时辰前说的那些话。“那我去了啊。”说完,她就拎着水缸出门了。季惊白站在堂屋门口,瞧着村里人看见叶果果这个样子,也不诧异,摆明了叶果果经常这么干,他们都习惯了……不自觉的,他冷色瞳孔微微缩了缩。这力气……忽然听见马的嘶鸣声,季惊白这才

  • 志异:我是济癫之黑衣人步入圈套,困兽下犹能逃脱(3)

    一语击醒梦中人。我急忙问刘班长:“你们这除了你谁还有钥匙,或者钥匙有没有丢失过。”刘班长用他那小眼睛上下打量我一下脸带微愠:“你这是怀疑我吧。告诉你吧这里的钥匙就一把,而且天天都是我带着,从不离身。你问问他们几人我偷了多少?!”我连忙说:“刘班长消消气,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人有人才貌有貌才,一貌三才,

  • 谋定天下之扶明在线阅读第8节

    无痕听了,脸红了起来。“皇姐,我...可没有。”雨蝶慢慢靠近无痕,用手抵着无痕的下巴说“是吗?皇弟,可我看到的是你满脸关心的样子啊。”“哈哈...”雨蝶说完便大笑着离开了。阡墨,无痕,玄月...你们又如何,能改变现在的命运吗?看着无心远去的身影却觉得无心的落寂。你怎么了,无心……我的命运又如何改变,

  • 超高校级求生手册[综主弹丸]在线阅读第三节

    当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那个头像时桃生真希差点把手里的红蓝机给摔了。她苦寻一个月还未找到的攻略对象竟然就是刚刚那个差点被猥/亵的榴莲头???桃生真希抬起脚下意识就要去追那个榴莲头,然而对方早就没了踪影,不死心的又朝他离开的方向转悠了好几圈,但就是没看到他的身影。你妈的!这破**早不提醒晚不提醒偏偏在人家

  • 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在线阅读第5节

    第一个发现单老师失踪的人,是学校食堂的卢师傅。本来现在放了暑假,食堂已停止开伙,但因为单老师平时和卢师傅关系不错,所以卢师傅专门答应他——在单老师延迟回家的这几天里,食堂小炒部依然开放。但是一连几天,单老师都根本没去过食堂。卢师傅感到好奇——他这几天都是吃的什么?终于,五天以后,卢师傅忍不住来到了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