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在横滨搞基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樱花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但华杏林的拒绝,也总算让虞褰棠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

虞褰棠认真忖度了半晌,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你教我些解毒的药方,和一些让人不会致死的,但我遇险用了又能顺利脱身的毒物。这样我就谋害不了人了。”

华杏林还没说话,老道长便点头了,还说道:“这话有道理。”

“师父,你就别搅和了。”华杏林无奈道。

虞褰棠一听,乖觉地端茶递水,称老道长为师公。

老道长越发乐呵了。

华杏林骂道:“少给我涎皮赖脸的。我说了,我不会。”

虞褰棠才不会相信他的话,说道:“少来,你当我是不知道的?常言医毒不分家,你医术这般高明,怎会不懂毒术?而且我又不让你教我什么高深的毒术,就一些能让人沾染了就骨软筋酥,不可再施歹念的毒物,便够了。”

华杏林半点不通融地说道:“不会就是不会。”

没想,华杏林他师父却说道:“我倒是知道些的。”

虞褰棠两眼一亮,道:“师公,你教我吧。”

华杏林忧心道:“师父,她到底太年轻,再不好教这些的。”

老道长看着华杏林,慢悠悠地说道:“麻沸散怎么就教不得了?”

华杏林顿时无话可说。

老道长又对虞褰棠说道:“麻沸散其实早缺失了,我从一些古卷残籍中得的记载,多番改良后所成的方子,也算不得好。”

说着,老道长从怀里摸出一份颇为厚实的手抄,递给了虞褰棠。

华杏林眼睛都突出来了,他记得师父为了研制复原麻沸散,那手抄里头还记载了不少毒物的,这些可不好流传出去了。

但华杏林更知道师父对麻沸散的执着。

他师父这是唯恐死后,华杏林就彻底把麻沸散给丢开了,才借虞褰棠闹的这一出。

揉揉眉心,华杏林一把夺过手抄,对虞褰棠说道:“行了,我教你。”

虞褰棠答应得也爽快,“是,师父。”

到此,暂且不说虞褰棠的习学,会如何的水深火热,只说衡候人。

南极观之所以解禁了,就是因为衡候人回宫了。

回到宫中的衡候人强撑着身子,周旋应对各处。

头一件要他费心的,就是他的纳妃聘选。

经过一月的礼体规矩习学,备选的女孩儿们还留在宫中的,也不过只剩下十来人了。

虞褰樱自然还在。

虞褰棠是不知道的,在虞褰樱进宫前,她的这位堂姐是险些把生母给气死了的。

因为虞褰樱的故意为之,其生母虞关氏是最后一天,才知道女儿要进宫备选。

到底是知女莫若母的,虞关氏听说后,便知道都是虞褰樱的主意了。

虞关氏是又气又急,“你怎么这么糊涂。一旦进了宫,宫门一闭不复启,从此宫墙里外就是两世人了。”

虞褰樱一面给母亲顺气,一面辩解说道:“娘,这些女儿又怎会不知道的,可女儿不甘心。

女儿曾经也是这公府里最尊贵的女孩儿,可自打爹爹去后,若非叔父的护持,咱们会看见多少的转面无情。

也不说那些远了的,只说舅父舅母,外祖父外祖母,这些还不够吗?这些可是娘你的至亲啊!”

虞关氏闭了闭眼,又说道:“那你也不该往宫里闯。”

虞褰樱将鬓间的发丝拨至耳后,才又说道:“若女儿不进宫,顶天了也不过嫁个不轻不重的二世祖,承继家业轮不着,荫庇也到不了头上,得些银子田产被分出去就算完了。

这样的结果,还不如让我进宫挣一份恩宠,许还有出头之日。”

虞关氏又苦口婆心地劝道:“娘从来不求你能出人头地,只盼你能一生安稳康健。你若有何闪失,娘就是得了诰封,也没了意思。还不如趁早去寻你爹。”

虞褰樱说道:“娘,女儿都知道,故而此番进宫,女儿是进退可守的,并非一定就会留在宫里了的。”

虞关氏见状,知道女儿是去意已决,便不再劝说,却让人端来一盏百合汤,说道:“这个最安神,用了就赶紧去歇息,明日也好早起进宫。”

虞褰樱看了看百合汤,又看了看虞关氏,到底把汤都喝了。

其实虞关氏为何会让她用那碗汤,虞褰樱是知道的。

那汤若非早换了,里头可是有虞褰樱吃了就会出红疹子的东西。

想到临进宫,虞关氏还百般的劝阻,虞褰樱多少有些愧疚的。

可看见明黄七彩绣金凤的皇后版舆经过,虞褰樱又将愧疚都丢开了。

待版舆过去,虞褰樱同别的备选女孩儿一起从地上站起,接着往孙太后所在的德寿宫去。

远远的,虞褰樱看见了东宫。

听说皇太子衡候人身上不好,这些时日都在东宫养病。

虞褰樱心内算了算日子,暗道:“不管什么病,太子也该来给太后请安了。”

东宫里,衡候人将太子燕居的冠服穿戴齐整。

保公佘守义端来汤药,衡候人接过来,一口喝光,抿了抿嘴说道:“华神医的药,可送进宫了?”

衡候人如今伤不要紧了,但毒未清干净,所以他还要吃解毒的药。

佘守义便躬身回道:“老奴正要向太子爷回禀此事。药果然被宫门卫截去了,说是来历不明的东西。”

这是衡候人早预料到了的,所以揩拭了嘴上的药渍后,他说道:“既如此,孤便光明正大地去华神医处求药。”

佘守义笑着说道:“若如此,中宫那位若再动手,众目睽睽之下,可是多少事儿都能晾出来了。”

说到这,佘守义又迟疑了,“就怕皇上不会答应,反说太子爷不务正业,成日出城游玩,难堪太子之位了。”

衡候人搁下药碗,说道:“为皇祖母求延年益寿的良药,又怎会不是正业。”

佘守义拍手称道:“果然妙得很,这般一来,就是皇上也不得不答应让太子爷去的。”

罢,衡候人起身大步走出正殿,佘守义紧跟在后高呼:“皇太子摆驾德寿宫。”

德寿宫里,孙太后正和虞褰樱她们这些小姑娘说话,听说衡候人要来,赏了些小物件,便将女孩们打发了。

虞褰樱一直低着头,不多言,不出挑,十分的规矩。

从德寿宫出来,远远便见太子的仪驾。

虞褰樱也不与别人相同,备选的姑娘们都在偷偷张望,她却只让一个素日与她不和的姑娘,看见她往前边德寿宫花园去了。

衡候人在德寿宫外下了舆,看见孙太后身边得用的老尚宫温氏出来迎,他先将温尚宫扶起,才细细询问起孙太后的安康。

说起来,孙太后也不是衡候人的亲祖母。

当年,先帝极是宠爱孙太后,可惜不管是孙太后,还是先帝的元后,都一无所出。

孙太后便夺了一位低位嫔妃的皇子自己抚养——这位皇子正是衡候人的父亲。

又在先帝以无后为由劝退了元后后,孙太后这才一举得了皇后之位。

对于孙太后来说,只要不危及她尊贵的太后之位,随便谁当皇帝都一样。

是故,衡候人的父亲亲征被蛮夷虏获后,朝中百官提议当今皇帝登基,遥尊衡候人的父亲为太上皇,孙太后也答应了。

每每想起当年,衡候人只恨自己太小,不然,不管是孙太后,还是朝中那些老贼,怎么都不会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德寿宫正殿就在眼前,衡候人赶紧收敛尽眼中的愤恨,笑着大步进殿去给孙太后请安。

“孙儿这些时日身子不得爽利,没来给皇祖母请安,十分的挂念。不知皇祖母这几日睡得可好?膳食进得可香?今日,御医可按时来请脉了?”衡候人行了礼,孝心十足地问安道。

孙太后听了十分的受用,把衡候人拉到身边挨着她坐了,亲亲热热地说了好些寒温的话,孙太后才又说道:“你的孝心,哀家知道。这些年你也受委屈了,但为了咱们家的江山社稷,祖宗基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今你父皇不过是求回我朝,得草庐两间,了此残生罢了。皇上却还百般推脱,便再说不过去了。下回皇上来,哀家定会劝皇上的。”

衡候人感恩戴德地谢恩。

又说了要亲自去寻延年益寿的良方献给孙太后,把孙太后彻底哄高兴了,衡候人这才告辞出来,往正殿后头的佛堂而去。

彼时佛堂内,一位年约二十多的姑姑,正在洒扫浇花。

衡候人轻声唤道:“桑柔。”

那位姑姑转身,看清是衡候人之时,杏眼倏然通红,但她还是规规矩矩,恭恭敬敬地福了礼。

待她再抬头,已是梨花带雨,让衡候人十分的疼惜。

只是此处到底不是东宫,衡候人想要怀抱她都不能的,只能小心哄道:“你且再忍耐,待孤将东宫的人再清一清,便接你回去。只是这些个洒扫的粗活,怎会让你一人在做?”

衡候人才要发话让佘守义去查问,桑柔赶紧劝阻道:“太子爷息怒,听奴婢一言。前番奴婢身上多有不便,好心人替我当班,只是那人一时不慎错了规矩,挨罚受了伤,这两日都下不得地。我如今好了,理所当然的就要帮她回来了。”

衡候人不想和她说旁的什么人,便改了话题。

直到从德寿宫出来后,衡候人才对佘守义说道:“把那趁机想要顶替桑柔差事的贱婢,送浣衣局去。”

就算如此,衡候人心里多少还有些烦躁。

不耐烦乘轿舆,衡候人才要自己走走,散散烦闷,就听得对面德寿花园内,有人在争执。

一人说道:“我前日听说,你娘在外沉疴积弊,就是御医也束手无策的。你这么个失怙,又将无恃之人,以我家的门第,我兄长还愿娶你,便该谢天谢地了。别不识好歹。”

另外一人说道:“你再不必挑拨离间。叔父待我如己出,莫说叔父会让我嫁你那痴傻的兄长,就算你说叔父要我嫁你家世子,我也是不会相信的。你家世子不学无术,是再入不得我叔父的眼。当年退婚的是你们家,今日又何必一再地纠缠。”

方才说话的人又冷笑说道:“若诚国公当真待你好,为何又会让你顶替他亲女,进宫来备选?”

衡候人一听立时便明白了,原来争执的其中一人,正是诚国公的侄女——南极观里瞎眼虞褰棠的堂姐——虞褰樱。

这时就听虞褰樱又说道:“果然是小人,只有小人方会如此度量他人到好心。此番进宫,可是我自己求来的。妹妹重病,我为长姐,不在此时挺身而出,更待何时?”

就这么一来一回的几句话,虞褰樱就把诚国公对她的视如己出,和她自己的重情重义,都宣扬了出来。

就是跟在衡候人身后的胡前程听了,也直点头。

看得胡前程她师傅佘守义手痒得很,直想拿拂尘抽他。

和虞褰樱争执的姑娘嗤笑道:“好个没皮没脸的,这样的事儿也好自己求的,也不瞧瞧自己配不配。劝你趁早出去了,少自取其辱,皇太子是再瞧不上你这样的。”

那姑娘才说完,衡候人脚下的方向一改,就往德寿宫花园去。

延伸阅读

伟祥汽车座垫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xj6y.shtml
天津市武清区伟祥汽车座垫厂是汽车座垫、汽车四季垫餐饮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美特好超市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sdtl.shtml
美特好集团创立于1994年,从最初的一家不足百平米的小店发展到中国百强商业连锁集团,

日月明珠宝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s8ji.shtml
深圳市日月明珠宝有限公司于1994年在深圳成立,主营珍珠、水晶、银饰系列产品,经过十

波尔兴珍珠棉立切机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ymmn.shtml
深圳市波尔兴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为港资从事EPE珍珠棉深加工的设备制造、深加工所需的少配

莱仕汉堡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ueu2.shtml
莱仕汉堡加盟莱仕汉堡是一家以德式汉堡、美式炸鸡、意式披萨和轻食简餐为主的,以弘扬轻食

欧普照明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6xbu.shtml
欧普照明成立于1996年,位于素有中国“灯都”之称的广东省中山市古镇,占地6万多平方

SKOHOUSE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s0iq.shtml
投资有风险,创业需谨慎;这是SKOHOUSE鞋工社帆布鞋一直以来建议想要创业者的忠告

绿健园生物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dcub.shtml
绿健园生物隶属于香港绿健园国内外健康药业集团,该集团是一家以香港总部为中心,面向国内

一城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yo96.shtml
一城餐具总部是木勺、木筷、木碗、木杯、木叉、木瓢、木盘、木碟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典示化妆品加盟  http://www.sullivancountyevents.com/y06n.shtml
典示化妆品,着眼未来,不断引进各人才,真正做到用的人做的事,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供着的美人之旁观(9)

    逃课的结局,当然是挨罚。因为俞诚的背景,两人没被处分,却也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批评了一顿,又被责令写三千字的检讨。昨晚他们紧紧拥抱着睡去,一夜好眠,何倚楹心情愉悦,在办公室里写检讨的样子也显得轻松。靠窗的办公桌上洒满了清晨的阳光,他就坐在那里,下笔飞快,嘴边挂着懒懒的笑。一份检讨而已,难不住他,何倚

  • 穿越之异世浮尘在线阅读第6章

    “混蛋狄月,我跟你没完——”尖锐的惨叫声,伴随着瓶凭罐罐倒地声,声声不息。“月儿真历害呢!那独门绝技还能制住玉公子!”众女笑嘻嘻地绑好头上有个大包的狄玉师兄,再次从我面前拖走。我咬牙:想单独溜?门都没有!不把你拖下水,我就不是女人!耳边传来声音:“月丫头,做的很好,去前厅接客吧。”这次换我惨叫了,没

  • 无限求学第四章在线阅读

    “原来……是柳卫公的千金,适才是本王失礼了。”陌云臣拱拱手,低掩的脸上让人看不清表情。“王爷哪里有失礼之处,不过是那奴才有些不懂事而已,更何况王爷刚刚也已经道过歉了,如今一再道歉,反倒是有些过于谦让了。”柳枝兰在帷帽的遮掩下轻轻笑着,笑声里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见她这样说,陌云臣也不好再说什么,

  • 墨玉梅花(古龙同人)在线阅读第4节

    四战带土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捆在一边,几个人在一边叨叨叨,四战带土皱眉,试着挣扎开身上的锁链,“老头子!怎么回事!”斑悠悠地转过身,四战带土才懵逼的发现,我去!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怎么变一双了?!不是,老头子你不是说你弟弟死了吗?!泉奈悠悠叹口气,“好歹是哥哥的接班人,虽然不大像宇智波,但作为宇

  • 吾名千煦第5章在线阅读

    严柏宗立即看向祁良秦,一个人是无意间触碰你,还是有心要蹭你,这中间的差别实在太明显。他看到祁良秦低着头,耳朵是通红的粉,手指头白皙瘦削,握着汤匙,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泛着油花的浓汤,然后那只脚轻轻地退走,祁良秦扭头对严松伟说:“这汤好喝。”透着喑哑的嗓音,好像激情过后的退潮。“要不然这家的老板这么牛逼

  • EXO之高冷女配要逆袭第六章在线阅读

    清早的早上,诸葛寒风就来到自己王妃新娘子雪晴跟前,瞧着还在睡,并没有叫醒,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盯着雪晴着着。黑色的发丝零散在床上面,额头上让留海遮去了双眼,眼眸下面闪着泪珠儿,有可能轻轻一落,就会落到地上,变成一颗珍珠,更有着一脸的苍白,微微的双眼动了几下,睁开了双眼。雪晴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男人,就

  • 夏即青春之我真得是谁(2)

    鲁小俊还在想着问题,墨巨早就等的不耐烦。“这什么情况,不就是一个报告吗?至于这么的大惊小怪的吗?”怎么感觉我的命运很悲惨的样子,还有小悠你不要在我身上摸来摸去了好吗?“这个,小悠姑娘,女孩子不应该是矜持一点,你能不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吗?”墨巨看不到,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好和声细语的和小悠商量着。“为

  • 超神学院之王者荣耀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临近黎明时分,日本房总半岛。平静的海面突然动荡起来,海水不断翻滚涌动,一座巨大建筑物从海底升起,几分钟后缓缓停止抬升,该建筑物外型近似金字塔,但由于采用特种金属打造、加上灯光映衬使它极具科幻感。嗯,这是TPC的远东总部基地。基地里,受命待飞的胜利飞燕1号机驾驶舱内,一男一女身穿白色主基调、间布红灰两

  • 网游之我能看到缺点之独一无二的证据!

    林芊芊惊恐地瞪眼,“你,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池悦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别否认了。再否认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今天在餐桌上的时候,这个女佣看容修的眼神就很不一样,崇拜,又迷恋。池悦谈过恋爱,知道那种眼神意味着什么。她想逃出去,就需要林芊芊这个‘好帮手’。林芊芊一张脸涨得通红,“你到底要说什么……”

  • 大唐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众人的注视下,秦颂和张飞走到了擂场中央。“将军可要小心了,俺和人动起手来,向来都没有轻重。”“你尽管放马过来,若是不敌我会主动认输。”“好!”张飞语落,双脚在地上一踏,整个人便带着一道劲风朝着秦颂扑去。“呔!”一声大吼在秦颂的耳畔响起,这声音好似一声惊雷,甚至震得秦颂的脑袋出现了一阵眩晕。也就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