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开局就死了一条龙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十万阎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啊!”樵绿公园的一棵大树底下,几个大个子的男生将一个文质彬彬却又有点单薄的男孩团团围住,其中一个男生仗着人势,一脚甩出,将围住了的男孩一脚踹在地上,痛得那个男生“哇哇”叫,看样子是不轻的一脚。

另外几个人看见了,也不助势,也不拦着,倒是炸开了锅,笑话起地上的男孩,并且还指手画脚的,像是见了什么稀奇物。

“哈哈哈!”其中一个棕黄色头发的男生止住其他人,蹲了下来,伸出纤长的手,托住男孩的下巴,又突然加大力度拽过男孩,像展览一样给周围的男生看,“看见没?看见没?这就是咱们的大神仙——哦不,小神仙!——文晓!哈哈!”

“哈哈!神仙?要脸不?每天尽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风头都被这家伙出尽了!”

“整天神神叨叨的,我看,他就是神经病——从精神医院出来的!”

“我呸!”文晓蓄足一口的唾沫星子,啐了棕头发的一脸,并且,还给了这行人一个狠狠的白眼,“你们——你们这群疯子,蠢货!你们懂什么,你们再这样,我就,我就——”

“白鑫,这个疯子——快擦擦!”一行人并未理会文晓的咒骂,帮白鑫擦完口水后,转过身给了文晓一顿脚,“你你你就怎么了,啊?用你的仙术吗?”众人又是一顿哄笑。

白鑫坐在地上,嘴角上扬,又止住众人。“等会,等会!够了!可别打坏了!”他又凑进去,惺惺作态不怀好意地帮文晓拍去灰尘,“文晓,高三(2)班品学兼优的——小奶狗!女生的最爱,男生的最疼!打坏了,以后怎么搞着玩?走,今天玩够了,放他一马,回家了!”

众人轻视地看了一眼,一群群乐呵呵地走了,成群结队的道了别,四散开去。

望着众人的身影渐淡,文晓才悻悻地从地上爬起,拿出湿巾纸,擦淡了身上的灰尘,擦去脚印,擦淡了嘴角的血迹,收拾好被打乱的衣服。

习惯了,对于这样的欺负,一星期一次,文晓已经习惯了,所以,他总会带着一包湿巾纸,得擦去印迹,要不然母亲大人会担心!他也不希望再多了!

站起来,稳住身子,背好书包。面前的湖水依旧平静,即便是水纹,也淡在黑暗中,夕阳的最后一缕阳光散在水面上,已不成气候。

他往回一转,一脚踢在身后的大树上,愤愤地喊:“就怪你!长得这么隐蔽,这么大!他们每次打我都在你这儿!哼——”

然后,等到对大树泄了些火气,又转过身,蓄足了气力,大声喊出:“我就是!我就是!你们等着——”说完,变拖着承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跨回家去,他得整理一下,这样子,母亲大人会担心!

他摸了一下脚:“好痛——”

文晓走了,公园也差不多安静下了,一个沉厚的声音传来:“又不是我让你在这儿被欺负的,这么怕事,亏得你老祖师的后代!你倒是用法术呀!窝囊!”

到了小区门口,远远便看见家里的灯,这种小奶狗最依恋的地方,他笑了,迷人可爱——怎么会被欺负呢?想不懂,这种小奶狗不是男生群里最爱的吗?

“又被欺负了?我说你真的是,不告诉家长就算了,还不还手!”保安爷爷刘庆钟是整个小区——哦不,是文晓认识的所有人里面除了母亲之外最疼他的了!看见文晓每天这样落魄回来,却又笑嘻嘻面对他妈妈,更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看样子,这三两酒是堵不住您老的嘴巴了!——还手也不见的打得过!”文晓抢过刘老爷子手中的酒杯,装作凶样。

“给我给我!不行呀,你这样子凶不起来的!不过,你总这样子不是办法,要不——”老爷子就好这口,而文晓每次狼狈回家,必要过老爷子这一关,为了让老爷子别和母亲说,总用这一招来堵老爷子的嘴。

“别和我妈说这些!”文晓眼神一个下沉。

“可,你也——”不等老爷子讲完,文晓挎上书包,一个跃身,走了,“唉——这孩子!太懂事也未必好!”

“呀,回来了!快快快,洗手吃饭!——这又是去哪儿玩了?弄的这一身!”文妈心疼的看着文晓,拍着文晓身上的灰尘。

“没事!就是——摔了一跤,不打紧——好香啊!母亲大人,您可是做了——”

“红烧鱼,你的最爱——唉!洗手!等会,慢点,十八岁的人了,还这么调皮,看把你急的!哈哈!”母子二人十分温馨,笑死渐渐传开,也放下了刘老爷子的心。

文晓的父亲是个地质勘探员,文晓还有一个大他十岁的哥哥,也是个地质勘探员。但是二人在六年前的一次任务中不幸遇难,尸骨无迹!文晓的妈妈就在这样的压力下,也并没有改嫁,独自带着文晓,拉扯文晓到这么大!但是文妈毕竟还是个女人,在怎么厉害,也是势单力薄,文晓自然而然也并不想给妈妈添麻烦。

“儿子,有什么困难记得和妈妈讲——”文妈在吃饭的时候,摸着文晓的脑袋讲,文晓吃得正欢,自然也没听出言外意。

一间卧室里,床头柜上,摆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一对男女,穿着结婚的衣服,两个人看起来很幸福,笑容洋溢在两个人的嘴角间。另一张是全家福,刚刚那对男女加上文晓,那另一个男人应该就是文晓的哥哥,文晓晨。

“文夕,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的,六年了,为什么我没有你的一点音讯!你要是活着,就给我点希望,不要让缘火燃着我却感应不到你!”江苏子看着丈夫与儿子的照片,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与恐惧,“”现在越来越多的梦向我袭来,我已经无法解决这么多的事情,我们的力量开始衰弱,这是为什么?你在的话一定可以给我解释,为什么你不在了?”泪水,早已濡湿睫毛,没有太多的眼泪,因为能哭的不多了!

摸着摸着,她摸到了小儿子文晓的那一部分:“还好,你这傻儿子不会给我添乱,知道分寸,可是真的苦了文晓了!他真的以为他这样瞒得住我?一次两次也就过去了,可事情多了,自然我也能看出来的!孩子从小懂事,我知道就算你在,肯定不会直接出面,我也相信儿子自己可以解决好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唤醒儿子吗?还是让他继续这样,这样子真的他就没危险了吗?”

“爸爸,哥哥!你们在天上还好吗?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妈妈的!还有,那个梦里的师傅,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没有来了?”文晓正在写着日记,天上的星星仿佛在看着他的日记,偶尔也欣慰的眨一下。很快,文晓也准备关灯睡觉了。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九分。

在黑暗中,文晓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仿佛身陷流沙当中,感觉内脏被慢慢挤压,口鼻被慢慢堵住而无法呼吸。正当他觉得自己快死掉的时候,一道剑影闪过,劈开了黑暗,带来了光明,刺得文晓睁不开眼,但在模糊中他看见了——文夕,文晓晨!

“爸爸——哥哥——”原来原来你们还没死!文晓见到了爸爸和哥哥特别兴奋,一个劲跑过去想扑进他们怀里。

“晓晨,小心!”爸爸推开文晓晨,接着在爸爸手中闪过一道光,炸开了一块山洞口的巨岩,顿时使得文晓吓住了,“这,爸爸,哥哥——”

紧接而来的是——骷髅,无数的骷髅与亡灵开始从洞口涌出,直扑文夕和文晓晨。这一下可把文晓吓得不轻,要知道文晓怕的东西不多,而最怕的就是骷髅与黑暗,还有——

“爸爸,哥哥——不——不要!”看着爸爸和哥哥遇难,自己却面对着这骷髅已经软了双腿,感到羞愤。黑暗压得他喘不过气,感觉自己快死亡了,文晓慢慢蜷缩于一团,喘着粗气,瞳孔 张大。

越来越多的骷髅与亡灵涌出,眼看着父亲与哥哥快招架不住了,此时,满是伤痕的父亲抽出身来,对着已经瘫软在地上的文晓大喊:“晓儿!小心,你和妈妈,都小心!他回来了!”

“爸爸,哥哥,不——不要啊——”

延伸阅读

步步旺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dn01.shtml
步步旺家纺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厂家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步

OL珠宝网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btlx.shtml
OL珠宝网加盟详情ol珠宝网(www.olzbw.com)深圳欧拉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NCK面膜机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sl0p.shtml
NCK面膜机打造出新一代美容系统,采用了“大数据+智能+美容”以及“分龄分肤定制+D

南箭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gnxx.shtml
湖北远成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由武汉远城集团投资5000余万元兴建的,公司位

金顶金号(北京)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n567.shtml
不需要戴梦得珠宝那样大的投入,也不需要有投资周大福金店的资本,现在,只需它们十分之一

三佐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xsgw.shtml
三佐小饰品总部位于各省市上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国内外商贸城),拥有巨大的生产能

串行天下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fa3.shtml
串行天下串串香隶属于上海潮祖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川渝正宗的味道,秘制的串串香配料和汤

英曼特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ppzh.shtml
英曼特空调设备坐落在美丽的南京市,公司自成立以来便以“制造的产品”为自身定位,“以诚

祥禄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njcs.shtml
祥禄家纺是济宁祥禄商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主营棉芯棉被等,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吉利加盟  http://www.hauswerksonline.com/dv1s.shtml
吉利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包装、销售于一体的批发型生产厂家,主营产品有麻将席、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无良乃善林琅

    扬州的冬日不似北方干冷,但是那种湿冷的天气,更加让人难以忍受。这一日,扬州巡盐御史府里,当家主母贾敏的奶嬷嬷,迎来了跟着贾家送年礼的船队到来的赖嬷嬷。赖嬷嬷是京城荣国府老封君贾母的心腹陪房,贾母所做的许多事情,大多都有这位的身影。这一次,贾母让赖嬷嬷来扬州,正是有一件大事要做。“赖大娘,老太太真的是

  • 鲁西之梅花袖箭(6)

    第六章:初来乍到陈墨默默的听着,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一个少年在默默的流泪。她死了……她说,这是我给你最后的礼物了。要是真的说起来,唐玉婉不是他真正的母亲,但是陈墨却不这么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既然自己已经占据了这个躯壳,那自然也有尽孝心的义务,但是…她死了,因为自己。含冤而死。陈

  • 大秦第一公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齐嫣然跑步减肥有一段时间了,最近似乎遇到了瓶颈期,今天陪奥利奥这么一疯,竟然流了一身大汗,背后全都湿透,身心无比畅快。她将奥利奥送到袁野身边的时候,主动问了一句:“是只有今天,还是以后都需要?”这样的内容也只有她和她服务对象的主人明白是怎么回事。男人道:“明天晚上七点,还在这里,会有人和你具体谈。”

  • 吞噬从三国开始之第三章(3)

    陈诺的家跟师陌差不多,都是二室一厨一卫一厅和一个小阳台。陈诺家很干净整洁这是给师陌的第一印象。师陌将陈诺扶到沙发上。陈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用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点。师陌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开口:“没事,我就走了。”陈诺缓缓睁开眼睛,用那双桃花眼看着师陌。“你得跟我负责吧,”陈诺指着

  • 末法时代之无法无天在线阅读第10节

    “报,轩国使臣进觐。”“宣。”轩国使臣领头的是一个妖媚的男子,一双漂亮的狐狸眼仿佛自带放电效果,他用那双眼睛看着你,仿佛装满了星星给人一种错觉,你是他的世界,身着一件红色镶边梅花暗纹领中衣,外面是一件黑色雪纺外罩,但却一点也不显得女气,比寻常女子还要美上三分。宇文佑行礼道:“轩国使臣宇文佑参见燕皇。

  • 师父他貌美如花在线阅读交往

    “我说的是不需要与他联系的意思,是由于我正站在你的面前,所以不需要。”她还是用那种不包含任何情绪的口气跟我说着。“啊?嗯嗯。”我不明白怎么答复来减轻如今自己的难堪,只地随便答复了点声音。“不是,慕容寒寒,我其实并不曾有一些其余的设想,我只不过是认为租住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名男生,因此我才有想要一起租住的

  • 震旦纪在线阅读传承

    修士到达夺命境,寿元可以激增到三千年左右。之所以称此境界为夺命,是因为这个境界的修士可以有三次增加修为与寿命的机会,分别是夺天命,夺地元,夺人道。每次晋阶成功,夺命境修士的寿命都会增加约一千年,修为更会成倍增加。夺天命,乃是夺取天地法则;夺地元,乃是篡取大地精粹,夺人道,乃是成就自身道果。一旦夺命境

  • 修复柯南世界辩论一场

    很快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吃过晚饭后王潇等人就回到了学校。由于离期末考试还有不短的时间,大家过的还算轻松。第二天是日常的课程,对王潇来说讲师课堂上讲的内容对他没多少用,因为无论是物理还是化学都是理论知识并没有太多的实用价值,他更喜欢各种配方和设计图。(备注:大学化学系也是教高等物理和高等数学的。)下

  • 血龙逆前

    前—摩亚多瓦王国——它坐落在东南北欧部,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着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语言,自己的信仰。它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周边最近的岛是瓦利岛,和克里斯加岛。它的建筑在几个世纪里承受着风雨的洗礼,日月的轮回照射,每一栋建筑都巍峨挺立,层次不穷如同阶梯傲立直到一座城堡的脚下。城堡位于半山腰,而山顶上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不染在线阅读柳暗花明

    “我叫姜非,你叫什么名字?”“一三五。”“什么?”“贫僧法号:一三五。”姜非不禁语塞,浓眉和尚真是有些奇特,这么生僻怪异的名字,还是从来没有听过。潺潺流水清悦泠泠,伴随着温和的轻风,温柔吹拂在耳边。归元桥拱俯在碧绿凝翠的水流上,宛若一个巨大心脏,扩张着全城的水源。碧翠水面上,不乏些喜爱游玩的年轻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