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女儿怨[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浅浅墨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华夏南部武佑市一座名为“天玄山”的深山之中,矗立着一栋与周围原始森林环境严重不符的大宅子,恢宏却又隐隐透着阴森的气息。

“哇!哇!哇!”三只黑色的乌鸦在宅子上空盘旋鸣叫,突然,其中一只尾羽带着一抹赤红的乌鸦飞了下来,飞向宅子内一栋三层楼高的屋子,停在了三楼一扇窗户的窗台,用它尖锐的喙轻轻敲了三下窗户。

“哦?是你啊,小家伙,真是许久不见了呢。”窗户打开,一位身穿朴素下人服装的女子见是这只乌鸦,于是笑着说到。

“哇!哇!”乌鸦闻言,似人一般点点头打招呼。

“快进来吧,你是来给老爷送信的吧,可别耽搁了。”说着,女子伸手轻轻抱起乌鸦,乌鸦也不反抗,就这样,女子抱着乌鸦来到了屋内。

女子带着乌鸦走到三楼走廊最里面的一间屋子,那间屋子的门和其他房间不一样,有着外形极其奇特的木雕装饰,更没有正常门应该有的门锁和门把。

“哒!哒!”女子伸手轻轻敲了两下门,随即门内传来了苍老却浑厚的回应声“进来。”

随即,房门突然就打开了,女子随即走了进去。

“老爷,来信了。”女子抱着乌鸦低着头恭敬地说到,而对象,正是她面前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女子怀中的乌鸦立刻飞到了老者面前的木桌前。

老者的木桌上,平铺着一张米黄色的羊皮纸,乌鸦走到羊皮纸前,歪了歪头,随即从它的尖嘴中滴出一滴鲜血。

鲜血滴到了羊皮纸上,瞬间像有生命一般在羊皮纸上流动,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鲜红的痕迹。

不多时,羊皮纸上就显现出了几行字,老者一看,瞬间脸色大变。

“老爷,怎么了吗?”间老者脸色凝重,女子连忙问到。

“下面出大问题了。”老者叹了口气说到:“不知道为什么,门开了,有不少东西跑了出来。”

“啊!?”闻言,女子也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呢?”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接下来,人间要大乱了。”老者说到,他看向他面前的乌鸦,说到:“下面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告诉他们,我们会采取行动的。”

闻言,乌鸦又是“哇哇”啼叫了两声,瞬间漆黑的身体开始被一股黑烟所包裹,而当黑烟散出,那只乌鸦也不见踪影。

“老爷,那我们要怎么办?”女子问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该如何何行动。

“去,把玄儿给叫来。”老者说到,这个时候,他那不争气的孙子应该是在后山玩闹吧。

“是,我这就去。”女子闻言,恭敬地点点头,随即走出了房间。

女子走到宅在后院通向后山的门口,轻声唤道:“小白,小白,快出来!”

女子话音刚落,从门口的草从中突然闪出一个白色的影子到女子面前,那竟然是一只绒毛洁白的兔子。

不过和一般兔子不一样的是,这只兔子的左眼是墨绿色的,而且在眉宇之间,有一道红色如花一般的痕迹。

“真是的,小白你又贪玩跑哪里去了?”女子见状,轻轻拍了下兔子的脑袋,随即说到:“快去把少爷叫来,就说是老爷喊他有大事情。”

兔子闻言,点点头,随即立马像深山中跑去,它知道少爷在哪里,之前少爷出去玩的时候还刚好被它遇见了呢。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正在深山之中狂奔着,十七八岁的他虽然有点稚气未脱,但其如炬般的目光和他英俊的脸庞使他显得气宇不凡。

他是在赛跑,而和他一起赛跑的对手,则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那是一群常人见了闻风丧胆的灰狼。

这一群狼大约有十来只,其中领头的一只身躯极其极大,甚至和老虎有的一拼。而最特别的时,他的毛皮,说是灰色,其实更接近闪耀的银色。

“牙王,你们也太慢了吧!”跑着跑着,男生突然回头嘲笑道,天天和这群家伙赛跑,这群家伙没有一次跑过他,真是没用啊。

“呜……”领头的银狼呜呜叫到,意思是他们想认输了。

“这就认输了?”闻言,男生也停下来奔跑,转身面对狼群慢慢走到银狼面前。

“牙王,你可要努力啊,作为狼王,你这样要怎样保护你的族群?”男生语重心长地说到。

“呜……”银狼呜咽两下,随即扶抓趴在地上休息,它身后的群狼也和它一样,趴在地上休息了。

“少爷,其实在这片森林里,已经没有任何动物是牙王的对手了。”这时,银狼居然开口说话了,还是标准的人语!

“那你是打算一辈子都待在这片森林里吗?”闻言,男生说到,语气中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以后我出山了,你怎么做我的护卫呢?”

“可是少爷,老爷不是不让你出山吗?”银狼有点委屈地说到,少爷就是这样,明明老爷明令规定他不准下山,却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出去。

“切,总有一天,我会比我爷爷还要厉害,到那时我要是想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男生不屑地说到,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每天在这深山之中刻苦训练啊。

闻言,银狼不再说话,在它眼里,少爷的话就是在白日做梦。老爷有多厉害它能不知道?少爷即使再练个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很难超过老爷。

不过这话它可不敢说,要是说出来,指不定要被少爷怎么训斥呢。

这时一只白色兔子奔跑而来,停在了男生面前。

“小白?你怎么来了?这不是还没到饭点吗?”见到这只白色兔子,男生很是惊讶,平常它都是饭点来叫他回家吃饭的,可现在不是还离饭点有三四个小时吗?

“少爷,是青儿姐姐让我来叫你的,说是老爷有急事找你。”这时,兔子两腿占了,面对男生说出了人语。

“爷爷找我?”闻言,男生十分疑惑,爷爷能找他有什么事啊?

“牙王,你带着你的族群休息吧,我回家一趟。”男生摸了摸银狼的头,说到。

“是,少爷。”银狼恭敬地说到,随即目视着男生离开。

这时,银狼突然突然注意到了一旁的白兔还在,那家伙背对着它,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于是乎,银狼蹑手蹑脚地潜伏到了白兔身后,对准白兔举起了它的利爪。

而就当银狼准备动手之时,白兔动了,在银狼利爪拍下来的那一刻,白兔一跃而且,而且直接照着银狼的头给它来了狠狠的一脚。

“呜……”银狼瞬间被踢中到底,两只爪子捂住自己的脑门吃痛地**着。

“都说狗改不了吃屎,怎么你狼也是这样,这都多少次了,你不烦我都烦了!”白兔不屑地说到。

这只大尾巴狼,天天对它动手,但又打不过它,结果就是天天被揍了。

银狼不言语,它刚才倒是说错了一句话,在这片森林里,没有任何动物是它的对手,除了这只死兔子!

男生很快就跑回了大宅,而女子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见到男生,连忙说到:“少爷,您跑哪儿去了?”

“怎么了吗?青儿姐,什么大事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男生嬉皮笑脸地说到。

“一会儿和你解释,快去老爷那边吧。”青儿哭笑不得地说到,除了老爷,也就是在少爷面前,她才这么没脾气。

不多时,两人来到老者的屋前,还不等青儿敲门,房门就开了。

“进去吧。”青儿说到,她明白的,接下来老爷和少爷说的肯定是大事,自己就不方便在场了。

于是,男生走进屋内,见到屋中的老者,男生很恭敬地说到:“爷爷,把我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玄儿,我收到了来自地府的信件。”老者一脸严肃地说到:“地府来信说,不知是什么缘故,黄泉之门被打开了,大量的鬼魂从中跑了出来。”

“黄泉之门被打开了?谁干的?”闻言,男生大惊,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大事啊!

“不清楚。”老者摇了摇头,随即说到:“但是地府,希望拘魂师,尤其是我们竹宗能够出手帮忙,将那些逃到人间的鬼魂拘押回地府。”

“所以呢?”闻言,男生一脸茫然,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想出山,去外面看看吗?这次爷爷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老者说到,而他面前的男生,已经完全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了。

“真的?我可以出山了?”男生欣喜若狂,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了,他终于可以出山,去见识外面那传闻中丰富多彩的大世界了!

“没错,但这可不是让你去玩。我要你代表我们竹宗,去帮助地府将那些鬼魂全数缉拿!”老者严肃地说到:“你准备一下,明日就走。具体的事项,青儿会帮你处理准备。”

老者认为,自己孙儿在这深山老林里训练了这么久,再加上他一直想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所幸,就趁着这次机会,让他出去好好磨炼磨炼。

“那……爷爷,我可以带牙王走吗?”闻言,男生小心翼翼地问到,他答应过牙王,若是有一天他要出山了,一定会带着他一同去见识山外的美丽世界。

“牙王吗?嗯……也好,有牙王在你身边作伴,也好互相照应。”老者想了想,随即同意了。

虽说牙王这么一头大如猛虎一般都银狼突然出现在城市里,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没关系,有其他办法可以隐藏牙王。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问言,男生大喜过望。

终于啊,能够见识到传闻中那美丽、绚烂且充满诱惑的花花世界了,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延伸阅读

综我要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港黑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hyjx.cn/g92m.shtml
晚上八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林尘收到了东方唐传来的资料:陆氏集团市值1000亿,每年面

墟所之古道寻密(5)  http://www.zhyjx.cn/pawv.shtml
刚刚还是阳光正好,自从两人施法进了一个小胡同,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幽暗的小路上堆砌着

童养媳就得惯着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zhyjx.cn/ywbn.shtml
从小到大,父母感情一直很好,上周末回家她还拉着爸爸的胳膊撒娇,“爸爸,我出国后,你和

我是小刺客之准备和出发(3)  http://www.zhyjx.cn/s1tz.shtml
对于林飞宇的回答,刘星曼也没有太在意,她只是和林飞宇打了个招呼而已,而且她觉得自己是

喻言又止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yjx.cn/nq8x.shtml
“服务员,”陆笃行叫了服务员过来,“帮忙拿一个冰袋过来。”冰袋很快就送了过来。陆笃行

[圣斗士]冥王神话M之第六章(6)  http://www.zhyjx.cn/sysm.shtml
母女两人离宋锦玥的小院,步伐匆匆的回了家,进了院子,关好门,发现家里人都在。“爹,我

我!万中无一绝世高手!程驰  http://www.zhyjx.cn/gkwz.shtml
自昨日离开新房之后程驰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直没有出来。玲珑昨夜端进去的饭菜今早又原

女配想离婚之浔阳  http://www.zhyjx.cn/x54p.shtml
在十几人的包围之下,那名刺客很快就被生擒。几名大汉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脚,那名刺客丝毫无

久居尘世之第五章(5)  http://www.zhyjx.cn/h3k.shtml
秀英这个人就是这样,同情心大发起来,收都收不住。原本已经打算不再理那个小鬼的她,在得

召唤:万界最强仙武宗第八章  http://www.zhyjx.cn/uhpl.shtml
聊天戛然而止了,莫少卿返回到屋内。陆桀也回去,坐在莫少卿对面,很明显的感受到莫少卿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非常态总裁SK的反击

    熙秀完全是被李秀满这个家伙狠狠地坑了一把啊!皱着眉头看着楼下的歌迷,熙秀捏紧了拳头。这下她连离开都是问题了。李秀满!HOT!S.M!这下他们之间的仇恨就更加深了!“熙秀,这下怎么办啊?”李承哲和金真恩站在一边担心着,不止是熙秀,就连普通的工作人员都会被这些疯狂的粉丝袭击啊,好几个人受伤了。大家都躲在

  • 制霸从海贼王开始在线阅读第八章

    楚凡看着朝着自己过来的金线蟒,双眸中红光一闪而过。诅咒(以药引祭奠亡者释放,只对生者有效,被诅咒者将进去持续负面状态)楚凡自从得到这个技能之后还没有用过,这次刚好在这个怪物的身上试了试效果。在楚凡发动技能之后金线蟒的速度就已经慢了下来。诅咒:蚀骨(持续降低被诅咒者速度)楚凡眼前一亮,这个诅咒确实是一

  • 很美的远方在线阅读第9节

    秦牧的身体不算太重,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说,却是一股不小的份量。仅凭女孩那副羸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拖动一个成年人快步前行的。没过多久,她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渗出的汗水沾染全身,顺着手臂,滑入手心。女孩拖拽着秦牧一点一点往前走,浑然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心早已沾满汗水。流出的汗水让女孩的手掌变得湿滑,一个

  • 承君一诺gl在线阅读第5章

    周一的早上,阳光明媚,天空蓝的透明,空气中还存留着些许的潮湿。街道上,花草上,树木上,落满昨夜的雨滴。花蕊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七彩的光芒。又是一个塞车,拥挤的早晨。为了生活和理想而奔波的人们,永无止步地川流在浩瀚的人海中。“早上好,静宜”。雄浑而高亢的声音,灌进夏静宜的耳朵。鲁大

  • [JOJO]A小姐忘记了在线阅读第4章

    眼见情况紧急,师兄抬起右腿对准僵尸的匈口,一脚将这只作死的僵尸踹飞了出去,然后回转身死死的盯着身后缓缓靠近的僵尸。张雨暗暗赞叹了一声:“不愧是大师兄,遇事沉着冷静,有大师兄的方范!”而他的师弟就没有他那么镇定了,右手握着桃木剑在匈前胡乱的比划着,紧张的冷汗直冒。那群僵尸转眼间就杀了过来,口吐尸气,目

  • 她的秘密在线阅读第三节

    反反复复研究明白编辑器的分成规则,时间也差不多十一点半左右了,看着还在烈日下辛勤劳作的林琳姐,林木只能计划中午做点什么,才能好好犒劳下自家的林琳姐了。前世的林木虽然只会一些简单的饭食,但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年时间里,多少还算在厨房学了个一招半式的,好不好吃不敢多说,但好歹能吃饱就行。家养的鸡鸭是不敢宰杀

  • 总裁为何如此多娇之 道(10)

    第十章道诸葛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花老连夜炼制了数枚丹药,这些丹药是给清风的,名叫禁灵丹,顾名思义封住**全身灵力的丹药,只要不乱动真气,寒疾就不会继续加重。清晨战天便跟清风师兄走了,清风已经服下禁灵丹,暂时不需要闭关,柳木阁中有事无闲暇时间教诲战天,所以便跟清风来到灵兽阁。清风一生从未收过一个弟

  • 霸道女王,谁敢惹在线阅读第6章

    蓝炜这边因为王泰的胜利,蓝炜获得一个带惩罚限时任务—在城外或者城内建设一个道馆,限时一个月,于是蓝炜连忙关店出城,至于为啥出城当然是城外地价便宜啊,于是就蓝炜和王泰两人错过。蓝炜到了城外并没有停留而是在向前走,之所以这样是知道这些地有主的,这些都是和王泰两人练习对战时得知,无论是一开始训练的地方还是

  • 专治各种不服在线阅读第7节

    20赤谷确实不是那种介意别人对omega这个群体有看法的人,因为这种看法不管是同情的还是嘲笑的亦或是想要占有的,他就是利用人们对广义上劣势群体的特殊看法,他现在才能活得这么便利。就算有那么些个拥有强大战斗力的omega成为了有名的英雄又有什么影响呢?“天才omega”“惊奇!这个omega竟然……”

  • 大象无形曾国藩在线阅读第3节

    “总镖头,他们又犯了什么错?”走进大堂,看见跪着满地的人,蒋镖头说道。蒋镖头说的甚是直白,而且还是直接说成是跪着的人犯了错。不仅表明蒋镖头对镖局的认同,对总镖头的信任。同时,也暗暗拍了对方的马屁。“聚众*博。”赵镖头道。“这……”一时间,蒋镖头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是破天荒了啊。碎了镖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