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穿越仙侠世界成为哥斯拉之倾国倾城(4)

作者:永恒的紫罗兰 来源:飞卢小说网

北堂烈和月辰,还没有走出城门,就被北堂野带着人团团围住了。

锋利的刀兵,明亮的箭矢,还有无数的金甲武士。

风是冷的,天是昏沉的,北堂烈的手心是热的,那些兵甲的脸是淡漠的。

月辰站在那儿,觉得这一切都很虚妄,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狂风吹来,衣服猎猎作响,城门口莫名的萧瑟肃穆。

“我们走不了的。”

北堂野骑着高头大马,笑容冷酷而又带着强大的自信,眼底桀骜霸气,志在必得,只是,当他看向北堂烈的时候,又有些痛心。

这孩子,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接下来的一切惨不忍睹。

北堂烈败了……

被父亲打倒,打的爬不起来,一脸血,被拖入了大牢。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在说:“父皇,收手吧,放过他,行不行?”

——当然不行。

自己的心头所爱,怎么能被儿子夺走?

北堂野很是生气,愤怒也失望。

他狠狠地摔下了马鞭,大声道:“回宫!”

王伦安顿人手,严令禁止对外宣扬这件事。

月辰也被关入了乾龙宫。

北堂野这人,特别痛快,直问月辰道:“你是怎么想的?”

月辰不语,只是跪在了他的面前。

除了认错,还能怎么办?

北堂野命令他去惩罚北堂烈,抽自己儿子五十鞭子。

那小子皮糙肉厚,打不坏的。

——却能把他们之间的情谊给打散了。

月辰咬了咬唇,领命去了。

大牢之中的北堂烈正在吃饭,身边伺候他的人很多,御医才走,牢房里面也暖洋洋的,收拾的很干净,铺着锦被。

再怎么样,他都是金娇玉贵的太子爷,能吃什么苦?酒饱饭足后睡上一觉,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逆子。

只可惜,他还是太年轻了。

月辰看向看守官员,轻声道:“大牢,就要有个大牢的样子,你们搞这种差别待遇,叫天下万民如何看待皇族?”

王伦站在月辰身后,符合道:“王大人,你还是把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撤走吧,不然陛下知道了,定会生气。”

那看守马上点头哈腰的去准备了。

月辰叫住了他,又道:“既然我是奉命而来的,还请大人准备个合适的刑房,让我早点完成任务。”

“月辰君的意思是?”

“抽鞭子就要吊起来,不是吗?”

他说的温柔,王伦却是听的心惊肉跳。

那太子殿下是如何的喜欢月辰君,他这阉人都看的出来,可这一位,却是叫人捉摸不透,竟要借此机会下狠手吗?

北堂烈看见月辰,马上挣扎了起来,他被吊在刑房的中央,痛苦难受,狼狈不堪。

——昔日战场厮杀,受伤虽痛,饮风宿野,却也不曾受过这样的绑缚折辱。

“月辰!放开我。”

北堂烈皱眉道:“你要抽我,我绝不会哼一声。”

月辰走过来,接过王伦捧着的御鞭,叹息道:“太子殿下,还是咬牙忍忍吧。”

北堂烈瞪着他。

月辰后退一步,吸口气,猛地动手。

鞭子是北堂野的马鞭,材质特殊,打人极疼,月辰下手又快又狠,顿时北堂烈闷哼了一声,身上多了一道红肿的印子。

——真的是好疼啊!

来不及颤抖,第二鞭就来了。

北堂烈一瞬间绷紧了肌肉,面红耳赤,呼吸粗重了许多。

月辰顿了顿,抬手解着自己的外袍道:“我这长袖子累赘,牢房闷热,待我脱了袍子行刑。”

王伦帮忙道:“咱家来抱衣服。”

北堂烈看着月辰脱了最外面的袍子,露出了里面淡蓝色的长袍,他穿的多,层层叠叠的,脱一件也还是不便,只能微微挽起了衣袖,露出了一截雪白的手腕。

啪——

月辰调转角度,下手比一开始还狠。

北堂烈被他打的一抖,咬紧了下唇。

这混小子,居然真的往死里抽他!

比父皇抽的鞭子还要疼!

北堂烈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疼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月辰也气喘吁吁,喝了一口茶,渡步绕到他的身侧,继续动手。

王伦往后缩缩,不忍心看了。

五十鞭子下来,北堂烈遍体鳞伤,有些地方还在流血,不过他也硬气,除了一开始,因惊怒而闷哼了几声外,之后就咬紧了唇,硬生生的受着。

月辰把鞭子放下,一点点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北堂烈闭上眼,缓缓地吸了几口气,才低声道:“哈,你下手真是够狠的。”

月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抬头看着他冒血的手腕,往下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冒汗的身体,最后盯着那双深沉的眼眸。

对视,沉默。

北堂烈又道:“月辰,你……”

月辰冷笑一下,打断他的话道:“这是我第一次打你,希望你能记得刻骨铭心一点。”

他说完,就转身往外走去。

北堂烈高声道:“你放心,本殿绝对能记一辈子!”

“那就好。”

月辰的脚步微微一顿,王伦马上接过了宫女抱着的厚袍子,披在了月辰君的身上。

——若是恨能深刻,那不爱又有何妨?

外面已经天黑了,很冷,风吹进来,火盆中的焰苗疯狂摆动。

北堂烈的心里面也似着了火一般,情绪汹涌,翻滚呐喊,却是找不到出处,浑身亦是疼的火急火燎的,被这股子开门关门的邪风一吹,顿时痛不欲生。

“月辰……”

这个名字被他咬碎了含在嘴中,无法散去,只能细尝其味。

月辰已经上了华丽的马车,手里面揣着暖炉,眼神冷漠的看着外面。

他返回了深宫之中。

北堂野正在等着,王伦如实回禀了牢中的一切。

“有点意思。”

“老奴觉得,太子殿下受伤不轻……”

北堂野听了以后哈哈大笑,不以为意道:“就月辰那个身子骨儿,还能把他给打的奄奄一息,本事够大啊?”

王伦趴在地上道:“陛下,要不要放了太子殿下,让他回宫去休养身体?”

“不必,再关他几天,让他吃点苦头,安排御医去,不要落下毛病就行……”

儿子征战沙场,岂会怕美人儿的几鞭子?

北堂野心里有数,听闻月辰没有手下留情,还是很高兴的。

——这说明,月辰对北堂烈没有私情,他是属于自己的。

月辰正在后面沐浴,北堂野安顿了北堂烈的事儿,又吩咐几句,才宽衣解带的进去。

“陛下。”

月辰一见他就跪下来了。

“快起来吧。”

“月辰惹得陛下和太子父子不和,戴罪之身,怎敢起来。”

“说起来,你为什么跟着他出城?”

月辰低下头,没有说话,北堂野把他拉起来,也没有继续问。

“跟着朕,觉得委屈吗?你是想要娶妻,还是更想外放?”

今夜,北堂野没有做那档子事儿,只是和他聊天。

月辰想了想道:“我只是……”

“嗯?”

他顿了顿道:“只是不知道该干什么而已,心里面空空的,不知道追求什么,对娶妻外放也没兴趣,我不敢见太子殿下,我……”

“这有什么不敢见的,你又不欠他的。”

“我知道,就是……陛下,我想为我母亲报仇雪恨,也想完成陛下交给我的任务,可是,事情千头万绪的,不知道该从何做起……”

“说起来,那件事你找到证据了吗?”

“找到了一些,但事关重大,我不懂得如何核查,也不知道该怎么深究下去,他毕竟是丞相,国之栋梁,我有些……”

月辰吞吞吐吐的,缩在那儿说些迷茫的话,叫北堂野好不心动。

“查案的话,龙正德可用,你带着朕的令牌,秘密去见他一次。”

北堂野见他做事畏缩,忍不住怜爱几分,加以点拨。

“可是,那毕竟是丞相大人。”

“正因为他位高权重,门生众多,所以,贪污起来才更加的可怕。”

月辰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这一夜的北堂野格外温柔,还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好好休息。

月辰忍不住道:“您为什么没有惩罚我?”

“当然是因为老子喜欢你。”

“……”

月辰君坐的轿子,是御赐的皇家大轿,八人抬,前后有卫队,出行阵仗颇有气势。

这般张扬显赫,并非是月辰喜欢的,而是北堂野的安排,他不愿意北堂烈打扰月辰,所以,就在他身边安排了自己的亲卫。

如此圣宠,也是告诫其他的官员,不得怠慢。

李浩跟着伺候,本该往龙正德的府邸去,月辰却是突然道:“掉头,去丞相府。”

他摸着自己腿上的薄薄账簿,没有去见龙正德,而是去见了丞相大人。

并且回了一趟自己的府邸。

这些行踪,都会被记录下来,由王伦交给北堂野。

只是,这一次,王伦还没有来得及上交,就被月辰君给拦住了,他抽出了王伦手里面的东西,轻轻一揉就全部捏碎了。

王伦一惊道:“您这是?哎呀!莫非是咱家伺候的不好吗?”

月辰抽出自己袖子里面的代替品,轻声道:“并非如此,只是——听闻您最近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有些好奇罢了。”

王伦一惊。

月辰继续道:“还听说,这孩子的母亲,是燕国人?”

“您说笑了,那怎么可能。”

王伦收了东西,尖声尖气道:“只是咱家万万没想到,月辰君人明明就在宫里面,却能对外面的事情了如指掌,厉害,厉害。”

“比起王公公的手段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大家都只是求个富贵安稳而已,何必那么的认真呢?”

月辰笑笑,转身走了。

在王伦安顿好孩子之前,是不会和他作对的,而他也已经开始行动了。

——毕竟,太子殿下受伤入狱的情况可不多啊。

夜色迷人。

美酒的香味诱惑帝王多饮了几杯,月辰就在那儿坐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北堂野招招手,拉着他轻薄了几句。

月辰笑着给他倒酒。

当夜,大梁王北堂野就得了急病,御医进宫,说是陛下是饮酒过度,脾失健运,引动肝风……云云……

说白了,就是陛下酗酒,加上暴怒伤肝,巧碰天气不好,没有注意保养,一不小心就中风了。

龙床之上的北堂野肢体僵硬,意识昏迷,仔细查看的话,可见他面若淡金,气息奄奄,竟是有了大势已去之相。

延伸阅读

邵氏茶酒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g509.shtml
斥巨资投资生态农业茶酒项目的开发和研究,并树立了茶酒市场开篇布局的标杆。项目依托亚洲

港汇制冷设备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xthi.shtml
东莞市港汇制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创立于2000年是一家销售名厂空调压缩机、制冷压缩机及

强风跑霸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65ox.shtml
强风跑霸,始创于1985年。排名靠前代创办人陈祝华先生Zui初为全国各地各大院校检修

路仕威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ygqn.shtml
路仕威渔具是一家有着4年加工生产经验的成熟企业.有着非常强大的生产及开发能力.产品主

展宏无水甜菜碱化工产品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a36q.shtml
浙江省展宏化工有限公司位于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生态工业园区,是从事化妆品原料生产的高新

鸿福面馆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66dh.shtml
现在投资者在选择项目时越发谨慎,这对餐饮加盟品牌和实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鸿福面馆以其

开心一乐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j7c.shtml
开心一乐儿童乐园隶属于武汉浩源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于2010年,目前,公司急待

众翼飞扬艺术教育连锁品牌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g6zc.shtml
暂无

恋茶奶茶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bbxn.shtml
恋茶总部位于长春市,这是一个主打精致时尚茶饮的奶茶品牌,在长春本地分店众多,极受消费

茂欣加盟  http://www.newslove.net/xm11.shtml
茂欣眼镜经销批发的眼镜、原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野最强奶爸之七杀玄镖(新书求收藏)(4)

    轰隆!只听到一声巨响,一到神雷夹杂着黯然的光晕,仿佛天神在愤怒的怒吼,从九天之上直劈而下,竟使得圣墟界一片晃动。只见那道神雷径直的劈向了圣羽宗破月潭。噗!那道神雷硬生生的直接劈到了伤天痕的身上,瞬时间,破月潭周围的潭水瞬间被乱窜的雷电给劈得滋滋作响,滴水乱溅,一口鲜血直接从伤天痕的口中吐了出来。虽然

  • 非典型魔王第1章在线阅读

    被炮灰的农家女(1)万里无云,稻田里都有着忙碌的身影,晏姬站在田边抬头看了眼有些刺眼的阳光,又低下头视线定在不远处一名约莫四五十岁的妇人身上。这就是她这副身体的娘了?晏姬想着,提了提手腕上的篮子,朝妇人缓缓的走了过去。“姬娘,你怎得来了?”穿着粗布衣裳的妇人抬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下子便看到了朝自

  • 鬼谷先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再见到少年已是数月之后,看着他在我面前站定,像往常一样摸了摸我的脑门儿,仿佛一切都那么熟悉。但我总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他变了。褪去了某些天真与爽朗,多了一丝沉重与沧桑。虽说这些词用在十几岁的少年身上不是十分契合,但是此时此刻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眼下的状态了。我们坐在以前经常坐的土坡下,他告诉

  • 冬日的骄阳(网王)在线阅读第五章

    跟着,他接过了手办就离开了。蓝沁感觉后背都吓出了冷汗,跟霍至霆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真是太可怕了。可是越是致命的危险,越是有着极致的诱惑,这是任何女人都无法拒绝的。苏梓画一出来就看到了来接她的小叶,她也是公司特意给她在这边安排的助理。两个人上了车,便往市里赶。这一次过来,公司已经给苏梓画安排好了住处。小

  • 陈炫煮妖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年后,李宅一个玉面临风小郎君七岁小男孩拽着被子一角使劲抖,被子里披头散发的女人眼皮都不抬继续睡。“妈!我都写完十份试卷啦!我爸都大扫除又采购回来啦,菜我都炒好了,都十二点啦!”一头乱草抱着被子接着睡!“啊!啊啊!爸,我妈就是不起床!”小帅哥掉头回厨房。另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扎着围裙带着套袖回头看了一

  • 断古妖帝在线阅读第二节

    林屌眼见恶霸青年气势汹汹地朝他走过来,来不及浏览系统兑换清单了。“系统,赶快兑换一把手枪!”他急着脑中大叫。“兑换成功,已经兑换物品在你的已持有物品栏中。”“我怎样拿出来?”焦急的林屌慌忙问。“意念一动就可以。”林屌试了一下,乌黑的手枪立马出现在他手中。锻体一重境的青年正为林屌扭鸡头的狠辣触目惊心,

  • 乱世骄纵在线阅读第六节

    006叶云龙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说:他叶云龙,怎么能吃嗟来之食呢?!另一个则说:黑矿啊!一整个星球啊,错过了就没了!两个小人互相吵架,各执道理。等那充满正能量,并且非常讲道理的小人脱颖而出,战胜另外一个小人,C位出道时,叶云龙已经在云舟递过来的水蓝色虚拟屏幕上签字画押了。是了,那个坏心眼的小人

  • 这个僵尸不太萌[星际]蛮屿

    黎玄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着,似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你在..说一次...”“大哥,帝都受困,当务之急应是快速拟定战略。”黎桁眉头紧皱,担忧的看着黎玄..“二弟...你..你镇守翠门关..以防敌军再次发动攻势..还有,死守,绝不可主动挑衅,我只能留给你弓弩手和步卒,其余所有的骑兵都要带回..三弟.

  • 吸血鬼与女妖在线阅读话题风

    立海大校园头条——‘昔日铩羽而归的一年生已是网球部正选!’在立海大,混过社团的学生都知道,每个学期末都会举行一次社团评比,排入总排名前十的社团会奖励一大笔社团资助金。对此,文学社部长已经垂涎已久,可惜社团内缺乏人才,靠着鲜有的几季佳作,总榜上从来都在15名上下徘徊。不要问为什么文学社这么冷清居然还能

  • 网王之越前龙雅在线阅读第6节

    “该走了!”许璐缓缓睁开眼,死前的痛苦还未消逝,便看见自称阴间使者的人前来接她。阴间使者?我是死了吗?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小声问道:“我,是死了吗?”“是的,随我走吧。”得到确切的回答。许璐看着脚边自己悲惨的尸体,最终彻底掉光的头发和七窍流血的面孔,还有站在监狱外的警察。眼中只能看见黑与白两种颜色,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