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火线之江山美人第十章

作者:星辰Huio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十章

秦子行本来都买好机票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正在机场安检的时候被小武一个电话给叫了回去。

说是严雨竹出车祸了。

“她昏迷时一直在念叨你的名字……”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医院外围了不少媒体记者,都被保镖拦在外边。

小武在门口等他,见他来了连忙把他拉到里边儿去,一路带着拐去了急救中心:“严姐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情况不太乐观,车祸只是让她受了一些皮肉伤,更严重的是她……”

两人刚踏进急救中心大门里,就听到里头嘈杂一片,像是有人在互殴打架。

进去一看果然是,叶青鹤跟雀音打起来了。

旁边的医生护士还有赶来的舞团成员连忙拉架:“别打了别打了,记者还在外面呢,是不是想让人看笑话。”

一听见“看笑话”三个字,叶青鹤动作一缓,一个不留神就被雀音翻身按倒挨了几拳。

“我为什么知道她脑癌?你问我为什么知道?你怎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不知道?”

“你不是在她手机上按了窃听监控吗?怎么,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知道,她去见秦子行你也知道了,她去医院看病你就不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你想知道什么?你是真的想知道吗?”

“她健身房所有人谁不知道她天天头疼,连个做卫生的阿姨都知道她犯起病来吃不下也喝不下,就是因为身体太不舒服连健身房基本的管理工作都做不了,所以她才把健身房转给别人。”

“你呢?你了解过吗?你去问过一句为什么吗?”

“两年时间,她疼了整整两年,你说她为什么告诉别人不告诉你?因为别人有眼睛啊,但你没有。”

“哦不,你有,你的眼睛在自己身上,在你的亲人身上,在别的女人身上,在所有的粉丝和外人身上,唯独没在她身上。”

旁边的人将雀音从叶青鹤身上拉下来的时候,看见雀音在流眼泪。

明明挨打的是叶青鹤,被揍得眼眶红肿流鼻血的也是叶青鹤,但哭的却是雀音。他一边流泪一边不管不顾地破口大骂。

“你算个什么东西,叶青鹤,你根本不是东西。”

“你他妈就是个窝囊废!”

叶青鹤从地上爬起来,又要冲他扑过去,但被身后赶来的秦子行和小武给拉住了。

雀音哭着又笑着:“怎么,嫌我骂错了?如果你不是窝囊废,那为什么你只敢对她一个人发火?”

正挣扎着的叶青鹤听到他这句话后一下子消停了下来。

小武趁机忙抱住叶青鹤,把他往一边儿拽:“叶老师叶老师,冷静点儿,这是在医院呢,再这样医生要轰我们出去了。”

正说着,闻声赶来的医生和护工就出现在了大厅里,开始维持秩序。

秦子行站在中间左看看右看看,他对这个叶青鹤感官并不是很好,于是走到雀音那儿,把手里的行李背包打开从里面取出湿巾和纸巾。

“不用。”雀音推开他手后才注意到递纸巾的人是谁,“秦子行?”

语气有些莫名的意味,像是认识他。

但是秦子行却并不认识雀音,如果说认识,那应该又是之前那个秦子行认识的人。

这时有护士到大厅中央来了,高喊:“秦子行,秦子行来了吗?谁是秦子行?”

秦子行连忙举手。

雀音却冲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护士说严雨竹已经脑出血引起深度昏迷了,很危险,找个人叫一叫。

前面严雨竹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叫秦子行,想必秦子行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让他去叫叫看,看能不能有作用。

但谁也没想到,秦子行是个哑巴,说不了话。

“我去叫她,我去……”叶青鹤冲上来,他鼻血都没止住,几滴血一下淌了下来,舞团的人连忙过来给他擦鼻子止血。

“我去。”雀音说,“我就是秦子行。”

秦子行猛地扭头看向雀音。

雀音说:“我就是,我去叫她。”

说罢他就向急救室那边跑去。身后的叶青鹤想跟过去,却被几个护士拦住了。

“他不是,他骗人!他不是秦子行!”叶青鹤目眦欲裂,拉过一旁的秦子行,“这才是秦子行,秦子行是个哑巴,他不能说话,我是患者的丈夫,应该我进去!”

不过医生并不听他的,转头问秦子行:“你是秦子行吗?”

秦子行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指着雀音跑去的急救室方向点了点头。

叶青鹤一把揪住秦子行的领子:“你!”

他们被拉开了。

最终进了急救室的是雀音。

医生也没多说什么,忙得满头大汗,只叫他想说什么说什么,声音大点儿,多喊喊名字。

看着手术台上的严雨竹,雀音的嘴皮都是白的。

“雨竹,醒醒,雨竹。”

“我是秦子行。”

“我没有离开你,没有消失,我在你身边呢,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

“雨竹,听见我声音了吗?雨竹。”

严雨竹并没有听见。

她仿佛在做梦,梦见自己回到了过去。

她梦见了她小的时候养的那只粘人的狸花猫。

那只猫是她五岁的时候从瓢泼大雨里捡回来的,因为这只猫,她还被妈妈骂了一顿。妈妈说家里人的饭都不够吃,哪儿有东西喂猫。

于是她一有空就去抓鱼去山上鸟窝里掏蛋,或者偷偷去挤邻居家母羊的奶,弄回来给猫儿吃喝。

因为这个她挨了不少打,但一点儿没长记性。

妈妈虽然不乐意她养这么个玩意儿,但见她喜欢得很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反复叮嘱她:“别把猫儿养在家里,不然你爸回来看见了,小心他把猫儿打死了。”

“知道了。”

幼小的她一哆嗦,在她务工的父亲回来前把猫儿抱到林子里铺了个草窝:“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每天中午别乱跑啊,我来给你喂吃的。”

“跟猫说个什么,它听不懂。”妈妈说,“快走吧,你爸一会儿就回来了,不然你爸看家里没人,发火的话……”

爸爸……她一个寒颤浑身一抖,跳起来就往屋里跑,妈妈紧随其后。

她家最可怕的人要回来了。

她爸回来的当天晚上,母女俩吃个饭都战战兢兢谨小慎微,没有了平日里说笑的氛围,夹菜都要小心翼翼,确保自己不会夹到她爸想吃的那块肉上。

这个麻杆儿似的高瘦男人平日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和善又好说话,但只有最亲近的这两母女才知道这个男人魔鬼的那一面。

因为太害怕,严雨竹的饭勺掉到了地上。

“乒!”发出清脆的一声。

她爸问她:“你干什么?”

尚且年幼的她害怕极了,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但还咬牙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爸不喜欢小孩儿哭,以前每次她哭她爸打她就会更厉害。

“说话!”

“爸爸……”

妈妈连忙站起来:“老严,丫丫她还小,你……”

“啪!”爸爸转手一个巴掌就重重扇到了妈妈脸上。

接着,只听妈妈一声惨叫,她被爸爸揪着头发扯到了另一个屋里。严雨竹吓得跑到装米粮的柜子里窝起来,听着外面的殴打辱骂,眼泪不住地流但一声都不敢吭。

等她被爸爸揪出来的时候,她的妈妈已经被打得满脸都是血了。

“看见你妈的下场了没,这就是当女人不好好做女人该做的事的后果,嫁到严家来就是严家的人,还背着我偷偷给你们李家给米,给,我让你给,再给!”

爸爸一脚踹在妈妈的心窝上,然后踹在她肚子上,把同样瘦小的女人给踹得尖叫哭嚎,毫无尊严地抱着男人脚求饶。

“婊|子,贱|货,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爹妈收养的那个弟弟对你好吧,把你一口一个姐姐吧,也十九岁了哈……”

“不是不是,你放过我吧,我没有。”妈妈边哭边摇头。

她不求饶还好,一求饶更让男人觉得都是她的错。

严雨竹被扔到一旁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爸揪着她妈的头发往地上撞头,撞得头上隆起一个明显的血包还不算,他又提着板凳去砸,用满是干枝毛刺的扫帚去戳她的脸。

那天晚上,她就亲眼看着她妈被打到休克,被送到村上的医院抢救去了。

那次事闹得很大,她被接到十公里以外的奶奶家去住着了,走的时候她没有抱走狸花猫,但过了一个月,那只狸花猫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她奶奶家里来,找到了她。

“让你打媳妇儿,这下好了,人跑了,名声也臭了,我看你以后再怎么找女人!”奶奶气得流泪,不停埋怨。

那个瘦猴男人却不以为意,怒吼:“闭嘴!你再说连你一起打!”

爷爷一个水杯给他砸过去,面色铁青:“打哪个?”

男人噤声了。

一物降一物。

为了撒气,她爸抬脚向她踹来,谁知那只狸花猫一下子扑到她面前,替她挨了这一脚。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后来离开了家里,一出去就是几年又几年。

刚开始回来的时候还会往家里带钱,但到后来慢慢就成了要钱,直到爷爷死的那年,他回来要钱奶奶不给,他提板凳打了奶奶。

听说,他是在外面染毒了。

原本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他更是变本加厉,以前光打媳妇儿,现在老爹死了,变成了打亲妈,打她。

严雨竹九岁那年就做过梦,梦到拿刀砍了她爸。

“房子不能卖啊,卖了我们住哪?为了三千块钱,你是要让我和丫丫死啊?别吸那个毒不好么?娃啊……”奶奶哭着求他不要卖房子,可是并不能动摇这个瘾君子的心。

“你们可以去要饭,丫头也长大了,她可以去打工养你,但是我呢?我要不吸,死的就是我!你们谁心疼我了?”

已经十三岁的严雨竹在被学校开除以后,仗着个子高打架厉害,靠着在外面帮人打群架收保护费赚生活费,这天她刚收了五十块保护费回家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已经七十出头的老人倒在地上不知生死,而她爸从屋里拿麻袋装了一堆能卖的东西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叠老人卖菜赚的毛毛钱。

一边数一边骂:“他妈的连个一百块都没有。”

严雨竹跑去摸她奶奶的鼻息,已经没有了。而她那只狸花猫,也已经被她爸摔死在了角落里。

那天,她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冲进厨房里拿了把菜刀出来,然后朝着她爸的后颈砍去。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一直跟着你纠缠你吗?我回答你。】

【因为我是一个卑鄙而自私的人。】

严雨竹的眼珠子动了动。

“我说你不跟我在一起是在怕,害怕爱上我,其实不是。”雀音握着她的手,“是我在怕,我害怕。”

“我怕你不开心的时候没有人陪,怕你像以前一样一难过就不吃不喝,一天抽五包烟。”

“我怕你一个人去喝酒,喝醉了没人帮你收拾,一个人趴在马桶上难受。”

“我怕你哭的时候没人安慰你,生了病没人关心你,一个人去医院看病,一个人去做手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等死。”

“我害怕,太怕了。”

医生本来想打断雀音,告诉他严雨竹的状态已经安全了,但却没法儿开口。

别说他,急救室里其他的人也一个个都眼眶红着,有两个年纪小的护士甚至开始抹眼泪了。

生死面前见真情,这话真不是假的。

床上的女人眼皮颤了一下,但哭得不能自己的雀音并没有注意到,他说:“如果你醒不来,我就陪你去死,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严雨竹睁开眼,看到那个握着她手的男孩儿哭得涕泗横流,又可怜又可爱。

“我还……”她缓缓开口,“没死呢。”

延伸阅读

3D快立拍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gkxx.shtml
3D快立拍是郑州度越科技自主研发的技术,可室内室外、影棚拍摄,现场把被摄者的图像提取

东方长城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divj.shtml
东方长城葡萄酒坐落在素有“东方波尔多”之称的酿酒葡萄胜地--河北昌黎,昌黎依山傍海以

中国十大品牌健康漆九牧王漆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sru3.shtml
创业加赚钱的好项目,好品牌中国涂料驰名商标、中国涂料名牌、中国十大品牌健康漆向全国人

超群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xtlu.shtml
很群分体煲仔炉有近20年的厨具生产历史,秉承环保节能的理念,目前我厂已经形成“环球牌

孟思罗国际酒庄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us32.shtml
布鲁诺酒庄位于法国香槟产区的白丘子产区,创始人布鲁诺?帕亚尔于1953年出生于法国兰

百城头条APP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u6yg.shtml
百城头条APP加盟。百城头条APP隶属深圳一知科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一知科技信息

SOOYA饰品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bfzb.shtml
SOOYA饰品加盟详情SOOYA品牌介绍SOOYA是澳大利亚澳希娅时尚集团(SOOY

万恒通设备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x5d5.shtml
万恒通设备是锯片、合金锯片、硬质合金圆锯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总部设

雅胜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y6ba.shtml
雅胜礼品箱总部拥有出众的纸箱成型设备,大型的模切机械、各种异形纸箱的设计与加工。为支

山海关饮料加盟  http://www.srishtimontessori.com/d3y8.shtml
山海关饮料是我国早生产汽水企业之一,1902年由英商在天津投资兴建,时名万国汽水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由落体在线阅读第十章

    时辰逝去。南墨风在船舱嘱咐管家奴仆们后,漫步而出,举头望向船帆上的慕容玄麟。下一瞬,前者漫步下船入尘,后者轻功飞跃入地。绵绵软沙岸,浓郁郁丛林,慕容玄麟对此新景象又瞧又看,最终揉揉双眼,抱怨唉声。“哇~那么硕大的岛屿真要一步一步探觅吗,光想想就头壳疼,早知就叫好友派百来护卫撑撑场子了。”“顺其自然吧

  • 有财有貌,有病有药不是淑女

    当听见电话里传来嘟嘟声响后,李香君才慌乱地收回飘走的幽魂,对着电话里喊着:“喂,允儿,你别挂,我还没有说……完呢……”尾音在嘟嘟声中渐渐消失。李香君嘴里嘟啷着:“人家还没有说够呢,这个死允儿,等回去,一定跟她算账。”抬手狠狠地摁下手机的翻盖,不想,握在手里的幸运球,啪嗒掉在了地上。幸运球材质很好,掉

  • [综]英雄志愿在线阅读出征

    日近黄昏,许幽城里的人却多了起来,许多商贩正在整理着自己的摊位,准备今晚庙会的到来。在内城西南处有一座深宅大院,一个六岁的男童正在和一群家丁斗蟋蟀。那男童神情专注,手中的稻草不断地鞭笞着那罐中的蟋蟀。“上啊!振威将军,上!唉……”男童气愤的扔掉稻草,坐在地上生闷气。“少爷,您别生气,回头小的们再为您

  • 偷心总裁缠上身在线阅读第九节

    星云巨树有十二根主树根和无数分叉树根,每条主树根,对王殿世界来说都是生命力量的代名词。他秦广王座下,除了管理世界日常事务的王殿判官是三等帝神层次生命,还有这两条树木神根的职责官是三等帝神层次生命,三失其一,会让他在整个星云位面影响力大打折扣。“呀呀个呸!当老子是吃素的吗?老子可是堂堂的世界掌控者,一

  • 从漫威开始养龙第八章在线阅读

    李修缘将在木盆里拍打洗净好的衣衫晾在屋外槐木架子上,微湿的衣服在夏日习习的微风里摆动,院外花圃里的油菜花开的正黄艳,他坐在屋外的凳子上泡了一壶清茶,看着院外大片黄黄的花群,心里想着这花今年开的也是奇怪,往年三四月份便全开了,今年整整迟晚了数月之久,到了这酷暑时节,才争相开放。坐在院子里喝茶的李修缘突

  • [凹凸世界]哥哥他超凶!船员的背叛(为【大道天魔】而加更

    感谢【大道天魔】的打赏。为你的打赏而加更!正文第八章船员的背叛艾米克虽然十分疑惑为什么大副开枪伤害为什么这么高,但是他知道现在又不是对这些提问或者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先杀了海盗船长,否则等詹姆斯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艾米克从甲板上爬了起来,重新拿起了自己的弯刀,而大副则是在装填火药,艾米克再次趁

  • 穿成豪门总裁的炮灰男妻踏入学校

    “小翎,起了没?”第二天萧翎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咚、咚,小翎,起了没有?”外面是凌强的声音,原来现在已经差不多十点了,凌强发现萧翎还没有起,随后就来招呼一下了。“哦,是凌叔啊,我这就起来,昨天可能是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萧翎想起昨天就郁闷,所以倒头就睡,谁曾想一

  • 攻叁崩坏岂可休第八章

    送走第二批社员们。就只剩下叶家的人,大伙儿围在堂屋的八仙桌排排站。八仙桌的中间,放着一个褐色信封,大家都齐刷刷的盯着那信封,如同盯着什么神圣的东西一样。还是周秀英先开口,“想想,这是你得到的东西,你来开吧!”叶鱼把小手放在衣角擦了擦,这才拿起信封,打开看了看,十张崭新的大团结,整整齐齐的待在信封里面

  • 盛夏一别在线阅读第十章

    叶贤顺着楼梯走下二楼。发现楚江阔斜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打盹儿。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搅扰他的清梦。他脸上带着疲惫,眼窝深陷,像是一夜没有合眼的人,靠在这里小憩一会儿的样子。叶贤有些口渴,便蹑手蹑脚的走到茶几前。他拿起茶杯,倒满后一饮而尽。当!叶贤小心谨慎,可无奈一夜的煎熬,病毒在体内横行抗争

  • 溯源世纪在线阅读第二章

    李墨白在父亲的监督下,痛苦的打开物理书。他是理科生,要考语数外跟物理化学地理任意俩门!但是,李墨白的这些成绩都在班上处于中下游。其实,连老师都已经放弃他了。虽然他不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学生。但是,心思不在学习上!属于那种不聪明,还不知道努力的类型。基本是没指望了····晚上九点。李墨白实在坐不下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