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找到靠山后,前任重生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林中有雾 来源:晋江文学城

03

玄钧在屋内冷眼看着外面跪着的师兄妹两个低声说话,接着看向自己手中的镜子。这面镜子上映照出来的并不是他的脸,而是另外一个人。

那人看玄钧脸色不虞,反而笑了起来:“玄钧,又是你惹你大徒弟生气了吧?”

玄钧脸色更差了:“荒唐,本座是他师尊。”

镜子里的人有一张温文尔雅的脸,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他见玄钧这样说,于是叹口气:“何必,你这么聪明当然知道如何缓解和解语那孩子的关系,偏偏你们两个执拗起来都是一个样子。若是长此以往,你就不怕解语被你打压地出问题吗?”

玄钧说道:“本座收他为徒的时候曾经有过约定,等他有挑战本座的实力之日,自然解除师徒关系。晨华,本座倒是很期待那一天。”

晨华作为玄钧多年老友,听到他这样虽然冷淡至极但暗含炫耀的口气十分哭笑不得:“你说说你这人,当初好好地收徒弟好好地和解语说这些事情,不就没事了吗?何必搞得现在这种尴尬局面。”

“本座做事从来随心所欲,何须旁人置喙。”玄钧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再者,普天之下也只有本座能够保全他,那人根本护不住他,何必浪费解语的天资。”

晨华见他这样说,于是转换了话题:“你那宝贝小徒弟的梦魂后劲已经消除了吧,她也没让你开心一下?”

玄钧的脸更臭了:“她在外面跪着。”

晨华惊讶:“你平日里不是总是向我炫耀自己的阿芷小徒弟是贴心宝贝疙瘩,怎么今天下红雨了你让她跪在外面?你先不要说,让我猜猜看,是不是阿芷来找你求情让你不要苛责解语那孩子?”

玄钧面对晨华倒是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直言不讳:“她一进来没有先拜见我,反而是盯着解语看个不停。还称赞解语的容貌,说他天姿国色颠倒众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晨华在那边笑的前仰后合,“所以你吃醋了是吗!真是太惊人了,我原本以为你这人面冷心冷剑也冷,整个人都冻上了。结果你竟然还会因为小徒弟这种话而吃醋,你的无情道修的也太差了吧!”

玄钧脸上没有一丝的尴尬,反而很坦然:“那总比你那两个冤家徒弟好得多,论情况来看,你的处境只能比我更糟糕一些。阿芷平时还是很听话的,我只是略施小惩而已。”

晨华对于玄钧这种背地里炫耀徒弟,表面上冷漠苛责的行为完全没有任何话好说。反正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天一宗的掌教真人玄钧是这种样子,尤其是这种话还是表面上和他很不对付的流光派晨华真君说出来的。

“但是玄钧,我还是要提醒你一点。”晨华最后说,“比起我家这两个小冤家,你家的更容易被盯上。早点做打算,迟则生变。”

在和晨华说完话之后,玄钧收起了自己手里的法器。站起来看向屋外,谢解语此刻已经把衣服穿好了,甚至从储物袋里摸了一双鞋子出来套在脚上。

云芷在旁边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十分肃穆。乍一看倒不像是在受罚,而是在进行修行一样。

“进来吧。”玄钧站在门口看向两人,随后坐回原位。谢解语和云芷两人从院子里起来,恭恭敬敬对他行礼。他打量了一下两个人,确实正如同云芷在院子里说的那样,谢解语长了一张太过于完美的脸,说天姿国色都有些轻,还真的是颠倒众生。但玄钧知道这美貌却不会给谢解语带来什么好处,相反会给他带来灾难。

而云芷虽然没有谢解语那般如同烈阳一样灼热的美丽,但同样是绝顶美貌。两人站在一起倒也是名副其实的日月同辉之感,玄钧脸色更冷了一些。

云芷感觉到气氛的变化,谢解语和玄钧显然是不会开口的,于是她便充当炮灰:“师尊,阿芷知道错了。”

玄钧抬眸:“哪里错了?”

“阿芷错在不应该去偷师尊的梦魂喝,让师尊担忧阿芷。”云芷之前和玄钧相处的两百年不是白过的,她很清楚玄钧自己自己的徒弟说什么话。至于刚才被罚跪,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谢解语,当真是美色误人。“所以阿芷立刻就赶来向师尊赔罪,阿芷真的知道错了。”

玄钧脸色不变,他看到了谢解语眼睛里流露出对他的讥诮:“是吗,你不是来找本座给你师兄求情的吗?”

云芷头皮发麻,只能合理利用以前的经验来应对:“虽然阿芷和师兄是同门,应当互相守望。但是师尊惩罚师兄一定有师尊的道理,阿芷怎么敢质疑师尊的决定呢?”

她不敢多说,只能低头站在那里装可怜。玄钧脸上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点,虽然在场的两个人一个低头没看到,另一个完全不在乎,“阿芷,你坐下吧。”

云芷看了一眼谢解语,玄钧抬了抬下巴,师兄妹两人都坐在了他的两侧椅子上。

玄钧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告诉他们这件事,就如同晨华说的那样,早晚会知道这种事情,不如提前说了免得夜长梦多。于是他一挥手关闭了打开的门,并且郑重地布下了一个结界。

云芷有些吃惊,到底要说什么事情,竟然如此警惕。她心里悬了起来,有些不安地看向对面的谢解语,而谢解语老神在在,完全没有任何动容。

玄钧布置完毕之后直截了当地说:“本座今日要说的事情,关乎你们的生死。”

云芷悄悄抓紧了自己的衣摆,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玄钧要说什么。毕竟之前两百年里,记忆中的玄钧并没有这样郑重和两人说过什么话。

接着玄钧说:“你们两人命格和旁人不同,乃是天生道胎,但若是你们被旁人所俘,便是这天底下最好的炉鼎。”

炉鼎这个词击中了云芷的心脏,她瞬间脸色煞白一片。这个词是她最害怕也是最痛恨的,而玄钧说出的这番关于命格的话她是知道的,但就是这样才更加让她绝望。

谢解语的反应和云芷不同,他脸上浮现出的并非是恐慌或者是惊讶之类的情感,而是愤怒,极端的愤怒。这股愤怒并非对着云芷或者是玄钧,而像是对他自己。

玄钧对于两个徒弟截然不同的反应没有什么看法,毕竟这两个人何种反应他大概是知道的。谢解语桀骜不驯,知道这种事情会怒不可遏;云芷心思单纯,听到这种可怕的事情自然会恐慌。

但玄钧接着说:“而你们两**质正好相对,阿芷是阳年阳时阳刻,纯阳之体的女子。而解语是阴年阴时阴刻,纯阴之体的男子。”

云芷霍然抬头,她惊讶地看着谢解语,因为之前她和谢解语关系冰冻,所以根本不知道原来他的体质和自己是对应的!

而谢解语的这种体质如果放在女子身上,则是绝佳的纯阴炉鼎体质。只要是修炼阴阳合和的道门都会有这样的女修存在。而身为二月初二,也就是龙抬头这一日出生的云芷,恰好就是纯阳之体的女子。

“你二人若是体质对调,或许也没有这么麻烦了。”玄钧声音毫无波动,“纯阳之体的男子和纯阴之体的女子并不罕见,罕见的是你们这样本身就阴阳调和的道胎之体。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谢解语突然说:“是因为一般的炉鼎好歹不会被人觊觎,而我和师妹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人形的天财地宝,是这样吗?”

玄钧点头:“正是如此。”

云芷背后一片发凉,她之前仅仅知道自己是阳身女体的修士,但没有人告诉她自己的体质如此凶险。她瞬间明白自己之前自爆金丹这种做法是多么正确,因为一旦被那个魔修抓住,她可能会被魔修功法控制,全身的修为都会被夺走,但是因为是这种道胎之体不会轻易被杀死,只会被当做修炼的工具反复利用。

“道胎之体只要紫府未破,神魂不损,便永远可以修仙。”玄钧看着两人说,“你们两个一出生就站在了别人的终点上,但若是不自强自立,便只能成为比炉鼎还不如的存在。因为毕竟任何人都可以在你们身上进行双修之法,记住,是你们两个可以被任何人。”

云芷脸色已经很不好了,谢解语看了她一眼对玄钧说:“你吓着师妹了。”

玄钧不置可否:“这便吓着了,日后怎么办。所以最好的办法本座已经为你们想到了,既然身为本座的弟子,本座就能护你们周全。”

云芷的狂跳的心总算是得到了一句安慰,因为天一宗并非一般的修仙宗门,他们是剑修门派,剑修入道极为容易,但是修成大能者却寥寥无几。

“你们都已经筑基,便如本座一样修无情道吧。”

剑修以战而生,以有形之体问无上剑道,是以大多数的剑修大能都修无情道。对于剑修来说,战死陨落都是家常便饭,个个都是不要命的武疯子。

要是让天一宗的修士找炉鼎,十个剑修有十一个都会说:我的剑若是有剑灵,那当然和剑灵双修。要什么道侣,道侣耽误我悟道!天一宗有道侣的才是凤毛麟角,极为罕见。

云芷松了一口气,剑修虽然大能者并不多,整个天一宗也就不到十位大乘修士,五位化神大能。但是这些人里几乎每个人剑下亡魂里都有不少境界高于他们的人,剑修就是这样恐怖的存在。但凡持剑在手,何人不能一剑杀之。

而掌教真人玄钧虽然只是一个挂名掌教,却是整个天一宗最强的化神期剑修,代表了整个天一宗的实力所在。若非如此,也没有这个胆气敢收两个天生道胎的徒弟了。

就在玄钧说让他们两个修无情道的时候,谢解语却再度语出惊人:“我要修风月道。”

延伸阅读

小樱的火影养成日记死局  http://www.tuptup.cn/plu9.shtml
泥霓不知道和顾擎宇是怎样一路纠缠着,勉强摸到了家门口。两只手好像都挺忙,好不容易腾出

捡来的狗or狼天才少年  http://www.tuptup.cn/sftr.shtml
第七章天才少年竞技场沙场内已经血迹斑驳。或死或伤以及装死躺在沙场上的竞技者无数,逃跑

符文异世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tuptup.cn/ntsj.shtml
华丽堂皇的圆厅中央,一身形曼妙的女子,舞步轻缓,手中轻纱带随动作飘零,似一片雪鹅拂过

急诊科医生:学霸国医女魔头导师  http://www.tuptup.cn/ss3u.shtml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屋内,屋内一个躺在床上的少年眼皮颤了颤,挣了开来!林苍坐起身,

重生之离婚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tuptup.cn/ny8x.shtml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易本稻大吼一声,悍然使出奥尼尔·挂人暴扣。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

我的名字叫毛利小五郎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tuptup.cn/u90i.shtml
韩严全然不知赵剑仕的黑心念头,请教了赵剑仕几个书上的内容。然后问起了自己的师父。“师

妖后的秘密之第六章(6)  http://www.tuptup.cn/uozp.shtml
中午宋一在食堂草草的扒了两口饭,就拉着熊思往操场那边跑去。因为操场和外面只有一个栅栏

魔法仙缘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tuptup.cn/spbu.shtml
克里斯蒂亚诺愤怒的瞪着笑得直不起腰的科斯塔,以及尽管强忍着笑意肩膀猛烈抽搐的自家队友

你淡定一点在线阅读陈家事变  http://www.tuptup.cn/ap1z.shtml
冯默一听到女仆叫“老爷”,转头看去,发现女仆正在看着刚刚的那位大叔。这不正是给我带路

还珠之笑看云卷云舒第六章  http://www.tuptup.cn/ynjy.shtml
病房里留下林择梧一个人。一分钟前闻陈接了个电话有事出去,走之前他留下一份盒饭。里头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宇智波最强族长在线阅读第五节

    凌天一拳落下,拳力测试机上的数字不但跳动,最后定格。3203.23一拳之力三千多斤,相当于一位武宗的拳力。“竟然增加了这么多。”凌天心中激动,但脸上却表现了的极为平静。前天,他在学校里检测过自己的拳力,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时候的最大拳力是643.26斤,但现在他一拳之力足足比之前多了五倍,而他,才不

  • 自从有了军嫂文兵哥哥都倒霉了[慢穿]在线阅读完美的烤肉

    李云看了一下,到目前为止,自己直播间的人气,已经达到了28万,各种道具的打赏,分到自己手里,金额已经达到8万多块钱。8万多rmb。‘卧槽,我这才几个小时,就纯赚了接近10万块?这也太无敌了吧?这一波直播完了,我特么买房买车不是问题啊?嘎嘎,完事儿劳资也买一辆粪叉叉标志的车装装逼。’李云**丝心态的嘀

  • 十年一觉之第八章(8)

    真善美把日记本收起,走出办公室。走廊仍是黑漆漆的一片。不知为何,真善美的脑神经突突的跳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真善美拔腿就跑。真善美发现,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在发烫。但是她来不及去看钥匙上写的什么。她心中暗骂一声,糟糕。真善美来到楼梯口。她突然顿住,直觉让她看向后方。她转头,看见了在黑暗的角落里写

  • 影视:从A计划开始第四章

    从煦之所以会觉得结婚很劲爆,是因为他恋爱的时候,即没有考虑得很远,也没有想过能修成正果。毕竟陆慎非在学生时期就是个显而易见的绩优股,名校、学霸、能力强,大二就进了**公司实习,大三已经开始管理艺人、负责经纪事务,倍受重用。他就不同了:念着三流大学的商科,上课、自习、图书馆,混混日子,打工也就大学城的

  • 崆峒札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暮春的傍晚,彩霞满天。坐落在北城意式风情区的星传媒独占一栋六层意式小洋楼,傍晚艳丽的晚霞给这幢百年建筑平添了几分风韵。一道高瘦的身影从公司正门保安岗的太阳伞下大跨步走过,从伞下阴影一步跨入院中的霞光里,粉紫金红的霞光霎时洒了他一身,二分之一侧面的五官瞬间被光影勾勒出深刻俊俏的轮廓。何健抬手遮住落日灼

  • [综英美]超英的星星第二章

    我醒来的时候,鼻子里充斥着消毒水和伤药的味道,一睁眼就望见了雪白的天花板。头部隐隐作痛,全身上下都是酸痛不已,我没办法动弹,甚至想张嘴说话都不行,喉咙像是被人捏住般。滚烫灼热的液体在我脸颊划过,我失神的偏过头,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撒在了我身上。我在蝶屋。记忆有些混乱,我还记得自己和锖兔在藤袭

  • 英雄联盟之最强教练啥味道

    姜汶老者这突然的一跪,可是把林飞吓了一跳,这老头儿六十多岁的年纪,当他爷爷都够了,现在却要当他的徒弟……这不扯淡呢么!房间里其他人脸上的惊诧表情,可以说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眼前这老头儿是什么人?那可是现如今华夏中医界的翘楚人物,平日里他的专家号千金难求,燕京市中医院门外排长队等着他看病的人,从华清街

  • 玄幻都市之长生不死在线阅读第九节

    网上的绯闻渐渐平息的时候,吴芳的女儿陈雅洁正从美国回来过暑假。吴芳特别宝贝这个独生女,每天拉着洛染研究菜式和游玩路线,洛染的生活也算充实,没有再为简微和齐君的事情费心。陈雅洁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长得和吴芳很像,圆脸大眼,笑起来又甜又暖,性子热情活泼,倒是和沉静内敛的吴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陈雅洁在国

  • 玄幻都市之我为天帝被休

    第六章被休我吃痛的咬紧牙,忍住被他抓痛的脖子还有身上的鞭伤说“你这个疯子你、你……”眼前一黑,痛的晕了过去……当我在次醒来已经住在一间简陋的房子,而在旁边有一个小女孩正颤抖的看着我“嗨~你好请问这是哪里?”我试图用笑容来打动面前的女孩,本来是本坐起身,可是动一下就好痛“啊——好痛。”。小女孩还是没有

  • 我与平行世界的我做交易在线阅读第8章

    两姐妹哆嗦了半天之后发现阳台上没动静,才不再哆嗦了。“梁雪,他姓常?”梁冰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妹妹。“对。姓常,叫常建。”梁雪很不在意的说。常家的人。梁冰立即知道了常建在这里住是不花钱的。能住在这个位置,说明他在家里的地位不高。“我的好妹妹,你可不要被他占了便宜哦。”“切。就他那丑八怪样子。我才不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