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带球跑以后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鱼儿鱼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韩教授拿了我一幅画,可能她想要报答我吧。”云帆赶紧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单凭一幅画,韩教授就对你……态度这么好?”楚晴还是不敢相信。

她原本想说‘恭敬’的,却始终说不出口。

要不是早就认识韩教授,楚晴都怀疑今天这是不是个冒牌的,毕竟能让韩教授恭敬以待的,全国也找不出几个,那些无一不是各行业的顶尖人物,里面绝不包括云帆。

至于云帆的画舫她也知道,这是云帆唯一干的正经事,但一个没骨气到入赘的人,又能画出什么好画?

该不是云帆花言巧语,骗了韩教授吧?

这想法刚冒出来,就被楚晴给摇头否定了,韩教授如此人物,又怎么会被云帆轻易骗了?

可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

楚晴找好了理由,脸色顿时变得清冷,“这没你的事了,忙你的去吧。”

云帆有些遗憾的离开,这还是他第一次进楚晴的办公室,可惜都没来得及多看几眼。

此时在楚氏集团楼下,一辆黑色的奔驰启动离开,车里坐着个青年,看着手中的文件,嘴角满是阴冷的笑意。

楚晴,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度过这次的危机。

这青年正是楚天恒,他之前撞倒了韩教授,本身又做了亏心事,担心被楚晴发现,所以就一直躲在车里,直到楚晴上楼,他才敢离开。

车子驶离楚氏集团,楚天恒迫不及待的拨出一个电话,“爸,东西已经到手了,而且我刚看到云帆这废物进了楚晴的办公室,这可真是老天都在帮我们啊。”

“你确定没有看错?”楚怀德顿时激动起来。

他们父子昨天被楚晴赶出公司,心里怀着怨气,就想出了歪主意,让楚天恒去偷楚氏集团的绝密资料,然后再给卖掉,这样他们不仅能得到钱,还能赶楚晴下台。

原本他们还担心事情暴露,可现在云帆去过楚晴的办公室,正好将此嫁祸给那废物。

“我就算看错谁,也不会看错那废物啊。”楚天恒开心的大笑。

关于这一点,他们父子俩可是想到一块去了。

“好,那你赶紧回来,可千万别被人给发现了。”楚怀德交代一声,就挂断了电话,而楚天恒则再次加快了车速。

只要把他手中的文件卖掉,就能得一大笔钱,到时候他又能出去逍遥快活了。

离开楚氏集团,云帆闲来无事,便回了画舫,支起画板,琢磨今天该画点什么呢。

很快,他的脑海中就冒出了一副画面,荆轲刺秦王!

这是最令他遗憾的典故,荆轲为了燕国百姓,前去刺杀秦王,却不想被秦王识破,最终饮恨他乡。

这场景被无数画师描摹,却将注意力放在秦王身上,至于荆轲,只能跪伏着烘托秦王的伟岸。

云帆不由得想到,如果把荆轲换成自己……

别说在朝堂上,就算被秦国十万大军包围,他也能取秦王首级如探囊取物!

就画这个吧!

他不仅要画出这两个人物,更要让这段历史,在他的画板上改写。

心念所至,云帆手中的画笔便动了起来,一道道线条勾勒出了整幅画的轮廓,金碧辉煌的朝堂上,秦王大惊失色、百官惊慌无措、侍卫对近在咫尺的荆轲拔剑相向……

一眼看去,精雕细琢的画面,就像是即将发生的场景,呈现在眼前,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接下来,就该是荆轲的匕首了,之前不过是还原场景,而这把匕首,将改变历史。

云帆笔锋不停,开始勾画匕首的线条……

这时候,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人走了进来,他头发花白,却面色红润,行走间自有一股气势,明显是长时间身处高位。

老人看似只是散心,随意的四处打量。

云帆这画舫里的画,都是他亲手所作,每一幅拿出去,都足以轰动一方,看的老人满脸惊奇,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小小的画舫里面,竟然还隐藏着一位绘画大师。

而等他的目光看到,云帆正在创作的荆轲刺秦,先是眼前一亮,可随即就皱起了眉头。

“年轻人,你的画技还算不错,可你这幅画空有其形,而无其神,虽然看着还算不错,但在懂行的人眼里,一文不值。”老人不禁有些失望。

他还以为遇到了画作大师,都起了结交一番的心思,却不想只是个刚入行的菜鸟。

这种画技骗骗普通人还行,可在懂行的人眼里,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云帆作画不喜停顿,压根没有搭理老人,这让老人很是不爽,他的身份地位太高,还从没人敢如此无视他呢。

年轻气盛,早晚要吃大亏。

老人给云帆下了定义,可就在这时,一把锋利的匕首画成,那凌厉的杀气,几乎穿破了画纸,像是要斩杀一切。

而在画纸上,原本威武霸气的秦王,此刻却显得弱小不堪,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当胸刺穿,血洒当场。

“这,这……”老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是旁观者,但那凌然的杀气,却依旧让他心口发堵。

而更让老人震惊的是,云帆这把匕首竟画出了魂,虽然只是一幅画,却可以当做杀器来用。

有如此画技,足以让云帆跻身世界顶级画师之列,亏他还以为云帆只是初学的菜鸟,简直可笑。

要知道作画有三等境界,画皮、画骨、画魂,能做到画魂的人,无一不是世界知名画家,老人虽然身份和地位很高,可相比之下,却差的太远了。

“杀!”就在这时,云帆猛地一声轻喝,浑身气势散发开来,那从尸山血海中练就的杀气,几乎凝成了实质,逼得老人不断后退,最终一屁股倒在地上,面色痛苦的捂着胸口。

云帆动作不停,下笔如神,将自身杀气融入匕首之中,而此刻的荆轲,虽被大军包围,又面对霸气神武的秦王,可在他手中的匕首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已经不需要再有多余的动作,这把匕首的出现,就足以改写历史。

画成,云帆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容,接着长身而起,只是他刚回头,就见老人面色狰狞的躺在地上,脸上青筋爆裂,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

“嗯?”云帆赶紧跑过去,抓住老人的手臂开始把脉。

只是诊断结果,却让云帆哭笑不得,这老人竟是心脏压迫过甚,引发了急性心脏病。

这事要说起来也怪云帆,他刚才只顾着作画,却没想过他那近乎实质的杀气,别人是不是能经受的住,而老人本就有心脏病,在那种压迫之下,要是不发作那才怪了。

不过这也提醒了云帆,以后作画的时候,要注意一下周围环境。

“遇到我,也是你命不该绝。”云帆轻声呢喃,将老人拉的平躺在地上,双指合并,在老人身上不断点下,这是通过穴位,激发身体潜能。

要是有老中医在这里,肯定会吃惊的掉下巴,因为云帆所使用指法,竟是传说中的夺命指。

夺命指,敢于向天夺命,足见其厉害之处。

而老人的心脏病说白了,就是心脏在剧烈压迫之下,快速跳动,血压迅速提高,而云帆在做的就是,激发老人的身体潜力,到能够适应这种高血压,心脏病自然不药自愈。

就在云帆治疗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走进店里,他看到老人躺在地上,而云帆正在其身上击打,瞬间就变了脸色,暴怒的厚道:“王八蛋,给我去死。”

中年人暴怒出手,同时也起了杀心,凌厉的边腿自上而下,直接往云帆头上招呼。

砰!

面对中年人凌厉的杀招,云帆只是简单的抬手,就拖住了其脚腕,接着猛地一推,中年人就踉跄着倒在地上。

“要是想让他死的话,你就尽管动手。”云帆告诫一声,就接着医治。

而中年人投鼠忌器,再也不敢动手,只能在旁边惊疑不定的看着,内心更是充满了震惊。

他从小习武,刚才那一脚少说有七百斤的力道,可这年轻人抬手就能接下,这他妈得有多大的力道?

而且他能感受的出来,云帆并没有恶意,否则的话,刚才那一招就算不能要他的命,也能将他废掉。

大约过了三分钟,老人的面容开始缓和,就连脸色都变得红润,云帆这才收手起身,对着中年人说道:“带他回去修养一段时间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心脏病是不会再犯了。”

对于这吹牛的话,朱志刚完全就没放在心上,他干爹魏永明这心脏病,不知道看了多少大夫,就连国外的专家都没少请,可得到的结果却是无法医治。

也正是因为此,魏永明才退居幕后,可这年轻人只是随手点几下,虽然缓解了魏永明的症状,可要说治好了心脏病,这也太能吹了吧?

在朱志刚的搀扶下,魏永明站了起来,他此刻已经缓和过来,只是身体还有点虚而已。

“先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望不要见怪。”魏永明有些尴尬的道歉,姿态放得很低。

一位世界顶级画家,一位神医,无论是哪一重身份,都值得他恭敬以对,而云帆集两者于一身,他必须得小心伺候着才行。

更别说,他刚才在云帆身上感受到的那近乎实质的杀气,让他更是不敢大意。

“看你也是做刀尖舔血的营生,怎么胆子这么小?”云帆有些嫌弃的说道。

“这……”魏永明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留下一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但有差遣,定当在所不辞。”

延伸阅读

乐漫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a8u8.shtml
乐漫小饰品是义乌市少尚饰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头饰、饰、合金、塑料皮筋、发夹

益万家活氧机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gwij.shtml
品牌介绍:活氧(俗称臭氧),具强氧化性,是广谱、效果的杀菌消毒剂。人们在雷雨后,总是

威武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d6ct.shtml
威武渔具与多工厂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品种齐全、价格合理、品质,诚信,优

华丰金属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ydtn.shtml
华丰金属生产销售304不锈钢线316不锈钢线不锈钢弹簧线不锈钢螺丝线不锈钢丝绳弹簧钢

柏甲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pslw.shtml
柏甲流体控制生产生产膨胀罐,不锈钢压力罐,大型消防气压罐,流量开关,压差开关,压力开

德天科技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d6y2.shtml
深圳市德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安防专门制作LED,LCD液晶监视器、液晶拼接单元。

康明博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uzkl.shtml
康明博汽车美容是隶属于康明博汽车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康明博汽车美容用

艾诗雅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60w.shtml
清爽简洁的设计,优雅灵动的裁剪,穿着舒适,同时又弥漫着阵阵时尚气息而不至于落俗套,穿

硕士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arrl.shtml
硕士婴儿餐椅款式新颖、造型美观、经济耐用,产品远销上海、北京、广州等各省级大城市,部

滴水学堂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pxa.shtml
滴水学堂一直以来坚持以创办中国一流的作文、阅读和拼音为一体的综合品牌为目标,坚持“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水瞳第十章

    楼下的慈善拍卖接近尾声。楚糖和苏子欣坐在位置的角落,原本应该坐在正前排的程婉妙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和楚糖旁边的人换了个位置,坐到了她旁边,她今年就是来走走过场,坐哪都一样。苏子欣和程婉妙一般参加这种酒会主办方都会安排最好的位置给她们,这会她们两的位置都坐着其他人,一心想巴结她们的人自然四处搜寻她两

  • (天九/卫非)倾杯之掉进湖里

    第二天,李青青一瘸一拐的来到剧组。她正准备忙手里的事,就有个找麻烦的来了。“呦!这不是小偷吗?怎么还有脸来呀!要是我,我就不来了!”李青青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声音尖细,嗲声嗲气,听起来柔柔弱弱,实则蛇蝎心肠。再配上她的脸,不就是活脱脱的美女蛇吗?用自己美丽的外表引诱,害人性命!见李青青默不作声,顾盼

  • 重生之这锅我背了(末世)之*双手(9)

    “古天是吧,我们现在正在玩*石,知道*石是什么吗,这是我们社会上层人物的**项目,你可能都没见过吧,桌子上摆的这些石头,看起来和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但都是我们高价买下的,可就在这层外皮的下面,里面很有可能包着整块的美玉,如果切出美玉,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甚至上亿,敢不敢和我*一把,如果你输了,跪

  • [犬夜叉同人]锦岁在线阅读第7节

    其实这些菜真的论起菜系来,可以说是天南海北、五花八门,并不只属于同一个菜系,只是方皎的师傅五湖四海闯荡过,所以方家菜可说是集众家之长,方皎也就跟着他,这个菜系那个菜系的,处处都学了一点儿。“不过以前皇上喜欢甜口,所以我做苏州菜最多,也是点心做得最好。”他想起以前的事情来,忍不住和易炀说。易炀本来吃得

  • 末世英雄联盟在线阅读回首

    宇宙无亘,有着数不胜数的位面,这也是诸天万界的由来,但有这样一处世界似逐渐的被这些位面之上的文明所遗忘,这个世界便是中天界。在时间的长河中,中天界经历过盛世,曾被其它位面奉若神明,也经历过衰败,低迷之时甚至就连昔年那些将它捧在手中的位面文明也无不为之唾弃,直至在它最后一次的毁灭之后,又重获新生之际,

  • 网恋别用假照第九章

    男神,你这样卖队友,你队友知道吗?顾长安想,不如在解决队友的终身大事前还是先解决一下男神你的吧......当然,顾长安只是想想而已,她还说不出口。早前看过一个男神的专访,男神说近两年有成家的打算了,所以说男神是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了吗?“在想什么?”顾长安回过神来,何必要想那么多,徒增伤悲啊!“哦,没

  • 我夫太上皇在线阅读第二节

    西欧最大的国际机场的检票口,旅客们正排成一条长龙一次经过安检门准备登机,当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年轻男人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证件机票准备过安检门的时候,一位漂亮的检票员接过证件看了一下,很礼貌的说‘这位先生你好,你的证件有些问题,需要我们的安全人员验证一下,希望你理解’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年轻人笑了一

  • 我只是个配角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学成下山四年后,鬼谷派,凌天和鬼谷子。“徒儿,你就这么想下山?”鬼谷子看着眼前他最为满意的弟子说道。“是的,师傅。”虽然嘴上是这么回答的,但是心里却不是怎么想的:“擦,不下山在这里干嘛?剧情还有两年就开始了,TMD不下山雪女就让高渐离这怂逼给泡了啊?”“你觉得这四年你在鬼谷秘藏的时间里,你学到

  • 使徒重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好吧好吧。”萧龙无奈的抓了抓头“帮我监视一下敖麦柯,看看他住在哪里,我有点事。”他还要去找高材生帮忙诱~惑那个号码的主人。叶水荷也没有多问:“嗯,那你小心一点,我走了,拜。”滴滴滴···萧龙那塞班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委托人——吴傅的电话,接通后,萧龙就听见吴傅小心翼翼的声音:“西先生,你查

  • 英雄联盟之天命在线阅读第7章

    “闪电之舞!”叶泽一声低喝,身影迅速在四只哥布林之间闪烁。砰砰砰!每当叶泽出现在一只哥布林身旁,就有一只哥布林身上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被叶泽一拳给硬生生的轰出来的。不过数息时间,四只哥布林便是化作冰冷的尸体倒在了地上。而就在此时。哗!一道金色的华光闪过。叶泽猛地睁大眼睛,浮现出一抹惊讶来。因为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