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地产浮沉录之第六章(6)

作者:天上做梦的鱼 来源:小说阅读网

段宜年开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阳光盈满整个室内,厨房和客厅相接的门口处,一大一小各自坐在一个马扎上,小的那个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大的那个笑了起来。似乎是介于女孩和女人的年纪,说话做事都还带着孩子般的青涩,脸上的肉也是带着一圈软软的婴儿肥,皮肤白白的,透着一股莹润清透的光滑,笑起来时,颊边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眼睛里也像盛满了闪亮的星光。

段宜年被眼前岁月静好的美好吸引,停在原地。

不远处的厨房里,砂锅“咕嘟咕嘟”冒着泡儿,扑出阵阵水汽,马铃薯的清香混着小米清淡的粥香飘出来。

听到门口的响动,一大一小纷纷侧目看过来。

“舅舅!你回来了!”段黎明挥着小短腿吧嗒吧嗒地跑过来迎接他,宋淼跟在后面也走过来。

宋淼穿着人家的衣服,踩着人家的拖鞋还用着人家的厨房,这些难以忽略的存在使她更加窘迫,但她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加热情活泼,于是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你回来啦!”

段宜年回过神,看着宋淼明丽的笑颜,好像一夜的疲劳都被她驱散,整个人都轻松愉悦起来。他应一声“嗯”,又怕自己的语气显得太冷淡,于是又问她:“黎明没有惹你生气吧?”

段黎明站在一旁,闻言皱起小脸不高兴道:“我很听话的好吧!”

宋淼也赶紧摆手说:“没有没有,黎明很懂事,而且我们处的很开心。”

段黎明觉得自己真是没什么存在感了,开开心心地跑过来迎接舅舅却被忽视了,好不容易想起他的存在了结果是担心他捣蛋没有.......还好淼淼老师帮他说话了,事情还不算太糟糕。

段宜年看着小孩儿一脸的不服气,大手压在段黎明的脑袋上一通乱揉,笑道:“你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了?上一边儿玩去。”

等小孩儿焉了吧唧地转身进里边了,段宜年才将手里一直拎着的纸袋递给宋淼,说:“刚刚回来的路上,想起你没有换洗的衣物,就在隔壁阿姨的店里拿了一身,等会儿试试合不合身。”

宋淼正愁等会儿没衣服可换,段宜年就妥帖周到地买了衣服回来,宋淼心里感叹这就是稳重成熟男人的魅力,脸上矜持地接过来道了谢,问多少钱好转给他。

宋淼在这方面不扭捏,段宜年处世周到,她该谢就谢,该转给人家的钱也一分不能少,哪怕她知道以段宜年的性格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但这是宋淼的原则。

于是这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两人加上了微信好友。段宜年站在宋淼面前,通过微信客户端给她发了一个微笑表情。

宋淼看一眼面前不苟言笑的挺拔男人,又低头看一眼手机屏幕上那个内涵无限的假笑表情,扑哧一声,乐了。

“怎么了?”段宜年不解。

宋淼指着屏幕上的微笑表情,给男人解释:“这个表情不是真的微笑啊,它已经被网友玩坏了,可以在很多情况下但就是不适合用来表达开心喜悦的。”

男人皱着眉,脸上还是一副正经严肃的老干部做派,显然不是很能接受宋淼所说的解释。他掏出手机划开和宋淼的聊天界面,盯着那个表情,看着看着,就发觉这个表情确实有点别扭。他长按,就在宋淼以为他会点击撤回时,他手一停,落在删除上。

得,这单单纯还以为删了就看不见了,殊不知这枚内涵表情还安安静静躺在宋淼的聊天记录上。

清香四溢的小米粥熬得正好,切块的地瓜软糯清甜,宋淼用白瓷小碗先给饿得慌的段黎明盛了一份,嘱咐他小心烫,又拿了一个两三倍大的碗准备给段宜年盛。

段宜年从厨房端出一盘刚煎好的荷包蛋,正好看见宋淼端着一个比她巴掌大好远的碗在盛粥,白瓷碗薄不隔热,宋淼手指腹很快被烫红。

段宜年大步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碗。

“我来就好。”

段宜年手大,接碗时擦过宋淼的手背,触感细腻温软,然后他就看见宋淼一脸受惊的模样,飞快将手缩回去,好像段宜年的手比滚粥还烫。

段黎明捏着小勺吹粥,隔着袅娜的白雾悄悄打量两个大人。一个脸皮薄,一个反应迟钝,他觉得自己有操不完的心。

吃完早饭,段宜年收拾碗,宋淼去楼上收拾已经洗净烘干的衣服,她换了段宜年带回来的衣服,准备去医院看望奶奶。

厨房门口,宋淼拎着口袋靠边站着。段宜年高大的身影在其中走动,等一切收拾妥帖,男人取下围裙,一转身看见宋淼站在后面。

“我送你。”他顺手取过流利台上的保温盒,对宋淼说:“小米粥养胃,给奶奶带去吧。”

宋淼点点头,道过谢。段黎明眼巴巴从不远处投来艳羡的眼神,他不死心地问:“我真的不可以一起送淼淼老师吗?”

段宜年瞥他一眼:“我回来抽查乘法口诀表。”

小家伙瞬间焉了,跟淼淼老师道了别就老老实实的回房间背乘法口诀表了。

段宜年住在古街,这一条长街都是由具有年代感的青石板铺就的,偶尔有几阶台阶,除了自行车以外是禁止任何车辆进入的,所以段宜年的车都是停在附近的古街居民专用停车场。

宋淼昨天被追时用腿过度,今天,全身都像被捶打过似的酸痛无力。段宜年考虑到宋淼不太舒服,所以放慢了步调,和宋淼并肩走在一起,颇有几分饭后消食的闲适。

段宜年主动说起昨天晚上那两个被抓的:“昨天那两个问了很久,都一口咬定只是想抢你的钱。但从现场情况来看,你包里的现金他们都没拿,反而随身携带了刀和绳索,目的绝不会简单。”他看向宋淼,问道:“作为当事人,你有没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宋淼昨天高度紧绷、恐慌,她不太记得清昨天的细枝末节,但“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这一句却是印象深刻。

她脑子里思绪翻滚,突然就联想到上周的社区采血站制药公司违规采血,以及段宜年说的,制药公司后来查出许多漏洞.......

宋淼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这个事情,但她如实把自己的推测告诉给段宜年了。听了宋淼的推测后,段宜年也没有反驳,而是陷入了思考。

等两人坐上车了,段宜年手搭在方向盘上,斟酌着开口:“宋淼,你有没有考虑换个住处。老居民区那边的治安一直比较乱,环境也不好,你又不得不经常早出晚归,一个女孩子确实很不安全。”段宜年认为,很有可能是因为宋淼打电话举报非法血站才惹上昨晚跟踪的人,出于警察为人民负责的宗旨,他这样提议道。

宋淼点点头,她也确实是因为刚毕业比较拮据所以才临时住在老居民区,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必须把找房子搬家的事情早日提上日程。

她正计划着趁周末去中介看看房子,又听见段宜年叫自己的名字:“宋淼。”低低的嗓音没什么太大的起伏,“我三楼的阁楼一直空着,采光和隔热都做得很好,你……如果不嫌弃,可以先住过来。”

段宜年说完,怕宋淼误会,又连忙补充:“安全问题至少不必担心,你是黎明的老师,我也很尊重你。如果还是不放心,可以暂时在这边落脚,接下来再找别处的房源。”

宋淼本来有点不好意思,但看着段宜年说话时认真过头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怕影响段宜年的私人生活,宋淼有点犹豫,但是答应会好好考虑。

段宜年也不再多说,发动车子往医院去了。周末车流量大,城市主干道上堵一段行一段,进程缓慢。等行至医院时,已经十点左右。

宋淼接过段宜年递过的保温盒,道了谢就下车了。她拎着东西一路小跑去奶奶的病房,怕把老人家给饿着。

段宜年坐在驾驶位,手搭在方向盘上伸出食指轻敲,这是他思考问题时惯有的下意识动作。他看着宋淼跑远、转弯,消失在他视线里。心里在想,刚刚的提议是不是太唐突,吓到了宋淼。

他没有与女人相处的经验,尤其是宋淼这样容易害羞比较内敛的女孩子更是叫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了很久,他将刚刚没有说出口的话用微信发了出去。

【宋淼,希望刚刚的提议没有吓到你】

宋淼看到微信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上午陪着奶奶在病房看电视解解闷。她没有说自己昨天遇到了什么情况,怕老人家担心。

中午她没有回家自己做,而是去医院附近打包的午饭。现在虽然是白天,但昨天的事给她留下了挺大的阴影,她不太愿意经过那个窄巷。

她用微信扫码付款时,才看见通讯录那里,段宜年名字右上角有个标红的数字1。

点进去,是条语音,宋淼拎着打包盒走出店外,到一个僻静的转角处点开。

男人好听的声音经过电子设备的处理后,带着沙沙的轻微电流声,但一如往常低沉好听。

宋淼不自觉想象男人说这话时的表情,会不会食指敲着手边的东西,眉头轻轻蹙着。她嘴角不自觉扬起弧度,又按一下语音重听一遍。

其实上午她想了很多,段宜年工作很忙,如果她搬去,可以顺便给小孩儿的早餐问题落实了,而且,搬出老式居民区迫在眉睫,她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像合适的房源。

段宜年看着冷漠难相处,其实有着与外表的极不相符的细腻温和。

宋淼又按一遍语音,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这下打开对话框回复消息。

【谢谢你,段警官。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尽快搬过来。】

延伸阅读

华安旭阳加盟  http://www.nestndt.com/y9mv.shtml
华安旭阳合金板材位于天津天津市北辰区。主营无缝钢管、方矩管、精密合金、不锈钢产品、3

汤姆之家加盟  http://www.nestndt.com/628z.shtml
汤姆之家简介:汤姆之家专注于幼少儿英语教育、母语生态式学习培养的教育品牌。我们将美国

铠胜隆加盟  http://www.nestndt.com/xrvf.shtml
铠胜隆玩具成立于2001年,位于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广益登峰路尾龙坑工业区,交通便利。

大马加盟  http://www.nestndt.com/dg1r.shtml
大马手机壳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大马国内外贸易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

辣喔诱火锅加盟  http://www.nestndt.com/nwy.shtml
辣喔诱火锅以发扬现代科学养分、健康引领餐饮花费开展潮流;一向以人为本、以美味安身、以

张生绿豆饼炉加盟  http://www.nestndt.com/saxa.shtml
张生绿豆饼炉制造厂生产/炒豆沙机械/做饼加工设备本厂还有其它各种生产食品设备。烤炉经

赛思特加盟  http://www.nestndt.com/xbdf.shtml
赛思特公司是以专职研发、生产气体增压,液体增压,及其相关的各种非标流体控制系统的专职

豪超金加盟  http://www.nestndt.com/gwk1.shtml
企业介绍珠宝珠宝饰品网络创业珠宝饰品经销流程珠宝珠宝经销流程经销咨询:了解豪很金珠宝

张万福珠宝加盟  http://www.nestndt.com/swdi.shtml
张万福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张万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珠宝设计、生产加工、批

自然美美容美体中心加盟  http://www.nestndt.com/ykxy.shtml
自然美国内外集团由蔡燕萍女士创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本着自然就是美的企业发展理念,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乃水帝在线阅读第4节

    他有一张让人收不住目光的脸。五官立体中带着一种被精雕细琢的优雅。无论是眉骨的高度还是眼角线条的转折,都恰到好处。而他的眼眸如同黑曜石一般,明明看不见,却极为深邃。所有人的视线只要落入他的眼中,便有一种仿佛被看穿的错觉。“那个,江先生……我们的大厨将陆续为您奉上他们的招牌菜,希望您品一一评并且提出专业

  • 火影之我的血继是穿越之第七章

    “那以后怎么办?”莫小风问到。“什么怎么办?”苏沐晴反问到。“既然已经表白了,那我们的关系就是恋人喽,之后是不是要做些什么,来证明我们的关系?”莫小风慢慢地说。“这个……就不需要了。”苏沐晴说,“下周课题就要总结了,以后我们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合作了,就在学习上互帮互助好了。只要别让别人看出来了,毕竟要

  • 西游之我乃翻天大圣猿魔王无量塔姬子

    眼前的男子看似很一般,容貌算不上出众,即使是周围的花痴们,都可以看得出符华那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敬佩。周围的同学们极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不过是一个中校而已啦!符华,那可是在同年级内的第一人,名副其实的学霸,即使还在就读,但已然达到了B级女武神的存在,虽然平时比较严厉,又透露着一丝丝英气,但在学生群体

  • 傲慢与偏见同人之班纳特家的六姑娘第七章在线阅读

    少女说话时的目光特别的纯粹,一如初见般的那样。即使是在一片漆黑的夜里,只有一片微弱的月光照亮着,那也掩盖不了明珠明亮的眼眸,如林间溪水那般清澈干净。在一片漆黑的夜里,越发明亮。就在这时,南诸修长的手袭上明珠的眼睛,将她的眼睛盖上,明珠有些不明白南诸要干什么,正要开口,南诸却又点住她的嘴唇,“睡觉。”

  • 我被恶毒女配穿越了在线阅读第6节

    “叮!打手任务触发!群主可在万界打手群发布任务,任务难度:三阶,请派遣散仙境以上的高手前往吞噬星空世界...”昊易触发任务后,便在群里说道:“又有新任务了,诸位可以看上一看。”他话音落下,任务的内容也在群里显现出来。那些时不时就在脑海中进群观看着任务的众位仙家顿时沸腾起来。“终于又来任务了!三阶任务

  • 女娲娘娘,我不想努力了!第三章在线阅读

    三个人在咖啡馆待了两个小时,畅谈中华上下五千年。在此期间,无论莫里森谈论任何朝代,许林都可以对答如流,云淡风轻的模样,差许让人觉得他就生活在那个朝代,那些历史上发生的事情他好似亲身经历了一般,这让莫里森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几个层次,之前因为迟到而留下的不好的印象也如冰般融化了。“今日还佳人有约,来日再

  • 涅磐重生之宫闱乱在线阅读第五章

    “对方是黑社会吗?要账还要带保镖?”查看完自己的系统商店,天道好奇的向一边侏儒大叔问道。“不~对方也就一位小姑娘和小鬼而已!”侏儒大叔边走,边对天道说到:“只不过她们家里原来是开道场的,因此还有些实力!”“哦~道场啊!”听到道场,天道突然多了些感慨,与此同时他轻轻摸了摸自己左手边腰带,那里原先是放刀

  • 书中游[快穿]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章

    《永无止境》拍摄结束的时候,代俊正好赶了回来,代替高冷不善交际的宋延君和节目组的固定嘉宾以及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这才回到车上,和宋延君说起来他这两天的忙碌结果。“朵卡伊那边一直不肯给准信,我今天早上过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许铎,看来苗思宇也对朵卡伊的亚太地区代言人有兴趣,毕竟这是朵卡伊第一

  • 一人之下奇门外传在线阅读第九节

    方默跟着李时走到了办公室,这里面不大,但是却是颇有些古典的韵味。三把椅子、一张桌子,剩下的就是些方默叫不出名字只觉得很赞的装饰物。阳光打在李时棕褐色的短发上,像是李时整个人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就像是.......炽天使一样。李时绕过方默,自己坐到了一把椅子上,对着方默笑笑说:“抱歉啊,我们还要等个

  • 真正的洪荒第5章在线阅读

    “你干嘛呀?”黑山瞬间清醒过来,一手捂住红肿的眼眶,龇牙咧嘴的问。“我才想问你想干嘛呢?”长歌双手环胸,一脸警惕的盯着黑山,害怕他一言不合又向自己扑过来。“我想干嘛?”黑山有些发懵,自己无缘无故被人打了一拳,罪魁祸首怎么还一脸莫名其妙?眼见长歌一副差点惨遭欺凌的娇小姐样,黑山脸色隐隐发黑,几乎是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