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木子青立之要活着(9)

作者:张悦尔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九章一定要活着

长安城。

‘嘭’李世民大怒,拍案而起:“废物!一群废物!这么多天了,总说发现踪迹,却始终没有将人拿下。”

案前,文臣武将皆低头不语。只有长孙无忌上前一步,道:“太子殿下息怒!既然踪迹始终未断,那么拿下余孽便是迟早的事。况且,晋北五鬼也已经出发,料想也该追上了。”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逼宫李渊,李渊审时度势,知道已经无从改变,便也只好接受现实,遂即封李世民为太子。

李世民怒意稍平,又商议一阵,便遣退了众人。

待书房中众人都已退出,一名仙风出尘的道士,出现在了李世民的面前。李世民低声道:“玉衡道长,您终于来了!”

来者正是玉衡。

“不知我做的,可让道长满意?”李世民面色凝重,好像在做着巨大挣扎。

玉衡淡然道:“嗯!尚可。不过这还只是开始,真正的合作还要看秦王你的诚意啊!噢不对!现在该称呼太子殿下才对”

李世民脸微微带上一丝怒容,道:“哼!诚意!我杀了我大哥和四弟满门,还不够有诚意吗?”

玉衡依然是那么的淡然,道:“呵呵!太子息怒!你大可不必介怀这些事。你那么做,是在拯救你们李家啊!要知道,依李建成和李渊的秉性,无论如何都不会配合我天元宗寻找秦皇墓藏的。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君子礼仪!哼!也就是太子你,识大体,知进退。否则,遭难的就不只是那两家了!”

李世民微微色变,但玉衡不等其说话,就接着说:“听说那个伴异相而生的小子,现在还没有抓获。既然事已至此,你们已情同水火。为了避免将来他妨碍我们的合作,我就出手帮你把他抓来便是。”

“些许小事,怎敢劳烦道长动手?我已派出宫中高手和一些来投的江湖中人去办了。”

“唉!那些后天的废物,办事效率太差。正好,我这次来,带来了一些门下极不长进的家伙。就让他们出马吧!呵呵!想不到当初我亲自为其取名的小儿,竟要我亲自派人处置。嗯!真是天意啊!今天就谈到这,贫道告辞。”说完,不等李世民答话,就一阵风般的消失不见了。

李世民此时却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啊!自己为了避免整个李家遭到毒手,才狠下心来承担罪孽,牺牲掉了李建成、李元吉以及他们的一家。但是,看玉衡咄咄逼人的架势,只怕很难善了啊!他说后天是废物,那他带来的不长进的人,至少也得都是先天啊!

本来世间,先天已是绝世武力,可却是人家带来的不长进的底线。一想到这,心里就泛起一种无力感啊!本来想要向李家的老祖宗寻求解决之道。但是,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早在几年前,李家的三个最强的老祖宗机缘巧合之下,已经加入了修真界的一个叫‘无极剑宗’的门派。如今尽管也想向那几位老祖宗报信,但是,俗世向修真界传消息却不是很容易的事。毕竟,三位老祖宗也是刚刚加入不久,具体什么情况不清楚啊!留下的三个相对较弱的,对于报信只是说尽力,会否成功也没有把握。而对于玉衡,由于忌惮其实力和背后的势力,也只是告诫他‘戒急用忍’而已。

唉!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无奈下,他扭头看向了书案上,墨砚旁放着的一串念珠。

山林中。

“都死了?”李承道听到消息,低下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那些烤着火的三个人中,有个连毛胡子的壮实汉子,和一个瘦小青年,都将脸转向了远处。只有另一位浓眉大眼的粗旷汉子低下了头,但眼中却充满了决然。

李福轻抚着李承道的小脑袋,刚想安慰几句,却突然脸色一变,腾的站了起来,对林中大喝一声:“哪来的贼子?还不快滚出来?”

那三个影卫也立即起身,四人将李承道围在中心,朝着外面小心戒备着。

这时林中传来了一个凄冷的女人声音“呵呵呵!既然他们都死了,那你们也跟着去陪他们吧!”

说罢林中飞快闪出了五道身影,围了李承道等人一圈,形成包围之势。只见这五个人各个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是手上众多人命的恶徒。

李福沉声道:“晋北五鬼!”

隋末唐初,天下大乱。不仅是军阀混战不休,各地的盗匪草寇也是如同雨后发芽一般层出不穷。而这晋北五鬼就是活跃在山西北部最强一伙强盗的五个当家的。这五个人,都不是山西人,都是从其他地方流窜而来的亡命之徒。他们嗜杀成性,在杀戮中磨砺自己的武功,都成为了后天内力巅峰的高手。几人相见后,一拍即合,便成了晋北一带令人闻风丧胆的巨窛。

这五个人没有回答,只是都漏出了得意的笑容。当前唯一的女人,脸色灰白,长发遮住了半边脸。她冷漠地说道:“好敏锐啊!居然被你这个老头子发现了。不过也没什么,既然不用偷袭,那就直接一点。”手指着李承道继续说道:“留下他,你们走!否则,就得死!”身旁一个胖嘟嘟,一脸横肉的中年男人排行老五,附和着喊道:“哼!幸亏我们唐红大姐慈悲心肠,否则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还不快来谢过唐大姐?”

另外几个,一个细竹竿一样的瘦高的男人排行老二。一个也算英俊的儒衫飘飘的中年人,排行老三。还有一个刀疤脸大汉排行老四。他们都只是冷冷的看着,就像是看着几个死人一样。

李承道的护卫中,那个连毛胡子的壮实汉子,和那个小瘦子青年都回头看向了李福。小瘦青年嘶喊道:“福伯!算了!放弃吧!被盯得这么紧,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已经尽力了,我们是完成不了任务的。”连毛胡子也接着道:“是啊!这成天被追杀,提心吊胆,过得这是什么日子啊?我们还不如将这小子献给秦王殿下,没准还能加官进爵呢!”

“住口!”另一名粗旷汉子怒喝道:“你们还有廉耻之心吗?用生命完成任务是我们的使命。况且,太子殿下对我们恩重如山,就算是死,我也要···”

“别他娘的在那废话!”瘦小青年怒骂道:“徐勇!要死你自己去死!老子不陪你!”徐勇就是那粗旷汉子的名字。

晋北五鬼也不动作,倒也乐见对手发生内讧。

李承道见到追兵穷追不舍,本来很是恼怒,但见到保护自己的侍卫竟然发生内讧时,心中不由泛起了凄凉之感。不断的有人离开自己,现在还遇到了背叛。也许不该责怪他们背叛。不背叛,难道跟着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下场吗?自己是真的被上天抛弃了吗?

就在他想着这些时,那个瘦小青年话音刚落,便十分突然朝着内圈进了一步,飞快的亮出一把尺长的匕首,朝着李承道的脖子划了过来。

李承道完全反应不过来,绝没有想到,自己的侍卫竟然真的会向自己下杀手。人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做人可以没有廉耻之心吗?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李福抬刀挡住了来袭的短刀,瘦小青年的匕首被弹飞。李福接着顺势一领,一刀横削,刀锋覆盖了瘦小青年和连毛胡子两人。

这瘦子也不管那弹飞的匕首,当身体被荡开,便十分灵活地顺势一个铁板桥,接着几个跟头翻着退出了圈外。连毛胡子虽然灵活差些,但反应也不慢,立即竖起一把近一人高的开山刀,护住身前,‘锵’的退开,卸去刀上的力道,便和瘦子一起退向‘五鬼’的包围圈。

粗旷汉子大怒:“混账!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

李承道此时表情却很平静,眼中有一丝决然,开口道:“福爷爷,徐叔叔。你们护送我,一路逃至此地,让你们受苦了!但是,就到此为止吧!对面那五个人听着,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吧!不要再难为他们两个。”说着便指向李福还有那个粗犷汉子。

那个粗犷汉子急道:“承道公子!不可啊!”

李福的双眼也是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色彩,道:“承道!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你怎么能如此轻言放弃自己的生命?建成太子就算死,也要把生的希望留给你。可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吗?承道啊!你一定要活下去。”

李承道一震,一种愧疚感充斥心灵每一个角落。是啊!枉费自己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刚才却又如此糊涂。父亲为就自己而死,自己便是承载了父亲的希望。就算是为了父亲,也要顽强的活下去。况且,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大仇未报,岂可言死?

李承道抬起头看着李福,眼神已恢复清明,更是透着一股不符合年龄的坚毅,道:“福爷爷!承道错了!承道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为了父亲,我也要活下去。我还有大仇未报!”

晋北五鬼中的那个胖嘟嘟男人,不耐烦道:“说完大话了吧!小崽子!说完了就快过来,让五爷我拿你去领赏。”

李福一手按住李承道的肩膀,示意他别动,然后也不理那胖子,而是看向那两个叛徒,冷然问道:“我们始终无法摆脱追踪,只怕也是你们两个的功劳吧?”

瘦小青年轻笑道:“没错!正是我们。怪只怪你们不识时务,妄图对抗当今的太子殿下。真是不自量力!”

李福淡然道:“好靓的马屁!你们立此大功,一定会加官进爵,飞黄腾达的。”

瘦小男人和连毛胡子刚露出得意的笑容,却突然两道寒光分别袭向他们两人的要害。

延伸阅读

四季风尚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x95c.shtml
四季风尚洗衣店,是一家的洗衣店连锁公司。其前身为意大利伊尔萨洗衣公司杭州大关加盟店,

瓦格纳楼梯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n1ru.shtml
凯特实业有限公司自2005年开始兴建了“瓦格纳楼梯”,先后投入资金达2000多万元,

美丽丽饰品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n86u.shtml
的价格竞争优势为了支持各专卖店在同行中处于的价格竞争优势,也为了程度地让利给消费者,

特拉帕尼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gj0b.shtml
广州特拉帕尼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新潭公路永兴

圣蓝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aqgu.shtml
圣蓝食品代化紫菜育苗室5000㎡,海上养殖面积6000亩,引进日本竹下,日网全自动紫

英泰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xwqn.shtml
英泰装饰装潢拥有室内装饰施工乙级资质,室内装饰设计乙级资质。公司创始于一九九五年,英

科康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d5dp.shtml
科康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乳胶枕、乳胶床垫等床上产品的公司,科康床上用品总部生产的产

联邦尚品道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701.shtml
联邦尚品道是一个踏实、坦率并对家居装饰充满热情的多元化群体。我们来自全国各地、年龄各

卡士通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6722.shtml
卡士通汽车美容不仅提供给客人专业的汽车美容护理项目,还引进台湾新技术皮椅修复服务、M

瑞丰奥义加盟  http://www.quepourvous.com/ambm.shtml
瑞丰奥义手机套主要经营/生产平板电脑保护套、手机保护套、苹果保护套、苹果保护壳、三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死生花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关城城赶快把身上绑的各种绳子扒下,追了上去。好在元衡走的速度并不快,关城城虽然花了些时间解开装备,跑了两步也就追到了他。到达塔下的停车区,关城城却犯了难,看上去元衡情绪低沉,也没有开车的打算。可关城城也不会开车啊!关城城只好打了个滴滴,并给元衡戴了个口罩带回家。在车上,元衡仍然是眼神放空了一切

  • 六道顽主在线阅读第八节

    在秦北身后,有一个西装男子,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岁的年纪,神情冷俊,目光犀利,一般心里定力不强的人和他目光接触,绝逼会被吓尿。这个人应该就是秦北的贴身保镖。他突然冷冷地往擂台上指,意思很明了,要让林义上去接受教训,不管他愿不愿意。敢闯进这里,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比完式休想有好果子吃。“快上去啊!”有人崔促

  • 三国:我成了托孤重臣在线阅读第6章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叶庭柯脸上挂着高高在上的笑意,仿佛是对蝼蚁一般的穆清无上的恩赐,“现在本王准备让你做本王的正妃……你不是应该感激涕零吗?怎么是这副表现?是欲擒故纵呢,还是你刚才一直都是在演戏呢?”穆清脑门冒出冷汗……“或者是想要趁着本王不在的时候给什么人透露什么消息?呵呵,你是不是想一会儿在宴

  • 镜中蔷薇在线阅读第十节

    时值盛夏,中午日头毒辣,空气里的燥热,让人昏昏欲睡。此时的定安侯府,木槿花开得正盛,庭院里,赵旻焕站在树下,手执紫箫,薄唇轻动,悠扬的箫声窜在侯府的每个角落,温吞醉人。花朝在庭廊上,看着他的背影,听得入神。一曲吹彻,他右手拿箫背在身后,望向眼前的木槿花,喉结微动了下。“余音袅袅,如怨如慕,公子的箫声

  • 我不是天师之叮咚!五位大佬加入聊天室【2/5】(2)

    系统!秦峰精神大震!金手指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万界道门公会,邀请了五个诸天万界中,道门大能进入聊天室内,秦峰果断选择潜水,开始探索会长的权限和这个新奇的聊天室。第一个开口的是三太子不闹海:“咦,有意思,这是什么地方,竟然能把我的元神拉入其中?莫非是三界六道之外的地方?”天庭蟠桃会上,唇红齿白,

  • (全职)英雄在线阅读第5章

    忽听场中传来“哼”的一声,杨飞妄的声音响起:“圆真师兄,多有得罪,承认了。”圆真道了声佛号,缓缓退了回去。朱照收起怒意,淡淡的道:“大师,现在可不是她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你刚才也曾讲过三个缘法,可别话出了口,就忘了呢。”云澄道:“老衲话已出口,自是守约,不会拦你带她离去。”方星幽幽的说道:“老和尚不是

  • 求念在线阅读第4节

    游择一很不喜欢那个周通,他本来就不怎么会跟人打交道,对方还总缠着他,而且喜怒无常的,不知道哪句话就惹恼了那家伙,言语上挤兑他几句,让游择一心里不是滋味。回家的路上游择一一直在想周通提的那件事,他对所谓的“你随便提要求”并不感兴趣,也根本不打算帮那人去抄他同桌的练习册清单,可越想越觉得周通幼稚,之前在

  • LOL之房客是我前女友在线阅读第十章

    时间过去了一周,生活如往常般平静,一切都没有任何区别,只有贝特曼手肘上的伤提醒着贝特曼这一切都不是梦。伤口恢复得意外的快,绷带已经拆下,白皙的胳膊上一道抢眼的红色伤痕留在上面,显得无比突兀。贝特曼深吸了一口气,将袖子小心翼翼地放了下来,遮住那道伤口。距离预约的两点还有四十分钟,贝特曼将补水面膜取下,

  • 奥莉维娅涅槃重生 第5章 送客

    沈婉瑜从二姨娘的怀里坐起身子,抬头看向她。漆黑的瞳孔里满是不舍和依恋,叹了一口气。“祖母既然已经说了要让我禁足半个月,二姨娘还是先离开吧。免得祖母知道了,又要不高兴了。”“唉,真是可怜见的。这身子还没好呢,老太太又要你禁足。行了,二姨娘带着你二妹妹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你就派你身边的丫鬟去告诉我一

  • 网游之均衡天地在线阅读第六节

    “唱几首来听听……”曹哥激动了,原本僵硬的脸庞上也露出了些许激动之色了,不过他还是略微保持着矜持。“没问题……”沈南不以为意的答应了下来。“这一首歌叫做《江南》……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这首歌叫做《十年》……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