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食指1尘埃之舞之宫闱墙处有榴花(9)

作者:Mc狗叔 来源:纵横中文网

羽灵山上终日仙雾缭绕,山脚下香火常年不断,当地的百姓每年都回来供奉,哪怕是路过的客人都会买上几支香火,保佑自己路途平安,家人安康。此山俨然成为了大楚的福山,据说,羽灵山深处中有修道真人,心诚则灵,谁不愿得到仙人福泽呢?

羽玄风静静的跪坐在一小竹屋之中,远眺群山耸立,云海翻腾。

以前,那名三师弟和小师妹羽灵竹会经常双双来到自己住处耍闹。羽玄风性情天生冷淡,不喜言语,但是每当看到这对天真的师弟师妹,他的嘴角总会不自觉地扬起。但是如今物是人非,小师妹已远嫁鄜州皇室,三师弟命途多舛。

他还是能这样,看云海看一天,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袖袍微扫,清风吹来。羽玄风连忙双溪跪地,道:“师父。”

青云道长悄步行至羽玄风身旁,将他扶起,随即也坐了下来。

“这段时间,你修行也荒废了下来,怎么?到现在还在怨恨为师吗?”

羽玄风摇了摇头,随即看向远处的云海,道:“弟子从未怨过师父。弟子知晓,师父也是为了三师弟的安危着想。只是弟子实在不解,师弟他为何。。要做到这一步?明知不可能,却还要拼上自己的性命和修炼前途。”

青云道长微微一笑,道:“你觉得,你三师弟的修为如何?”羽玄风沉默了一会,很认真的说道:“若是三师弟不燃烧气海和生气斩出那一剑,他不如我。但是,若他和我处在同一境界,我不如他。”

青云道长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曾经和你说过的吧?你三师弟的天赋的确不如你,修炼的确需要极高的天份。通玄之境,浩渺无比,没有天赋的人很难登上这个境界。小飞的剑道天赋极高,他若是安安稳稳的修炼,不出十年,应该可以踏入通玄这个境界。”

羽玄风默然不语。青云道长顿了顿,道:“我们修行之人,得以上天恩赐,可以问道这上苍之神秘。但是绝大部分的江湖人是无法修炼的。所以我们修者在普通的习武之人眼中算是高不可攀的。但是,这些年也出现了不少普通人挑落修者的例子。你可知这是为何?”

羽玄风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愿闻师父详解。”

青云道长叹了口气,望向远方的云海,道:“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上官渡老前辈吧?”

羽玄风点了点头,道:“弟子知晓。上官渡老前辈是剑宗老祖,天赋惊艳绝伦。”

青云道长似笑非笑,道:“什么天赋惊艳绝伦,这都是后辈给他镀上去的金。你可知上官渡老前辈修为如何?”

羽玄风沉默了一会,道:“能开创剑宗,问剑天下,定是已经超出了弟子所能想象的境界。估计也只有师父这一辈的,才能通晓其中之秘吧。”

青云道长哈哈大笑起来,道:“上官渡老前辈不仅骗了后辈,甚至连他那一代的人都骗过去了。可笑可笑。”

羽玄风默然道:“难道,上官渡老前辈是和三师弟一个状况吗?”

青云道长捋了捋长须,眼神严肃,道:“甚至还要差很多。上官渡老前辈的修行天赋的确不那么惊艳。”

羽玄风愣住了,不解道:“那为何。。。”青云道长突然间黯然神伤,道:“上官渡老前辈,是和咱们师祖清风道长一辈的人物了。清风祖师爷当年无敌天下修者,甚至连神参卫五大老祖都难以匹敌。平生却败给了上官渡老前辈,败给了那一剑。”

“我才懂事起,清风祖师爷就和我们常常谈起这件事。那一天,他们二人论剑,清风祖师爷修为已臻至玄苍,而上官渡老前辈,不过堪堪玉阳境。”

羽玄风一惊,难以置信的道:“上官渡老前辈那时候才玉阳境?”

青云道长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道:“那一日论剑,上官渡老前辈连破通玄,玄苍二境,直达上苍之境。上苍之境只是我们修者模糊的称呼罢了。毕竟,千年以来,从未有修者超过玄苍的境界,从未有人知晓玄苍之上的境界是怎么样的?也许玄苍之境已经是修者所能达到的顶峰了。”

“但是,那日,上官渡老前辈所展示出的实力远远超过了玄苍之境,仅用一剑就败了无敌人间二十年的清风祖师爷,天下震荡,太古山脉有真龙破山而出,围绕剑宗问剑山连声呼啸三天,飞入苍穹深处,再也无人能见。”

羽玄风此时内心已是狂风骤雨,师父的这一番话让他无所适从,他修炼这么多年,深知修炼之艰难困苦,能够入通玄之境,已经让他感受到十分的困难,而玄苍之境,羽玄风现在更是想都不敢想,也许此生都难入这个境界,更别说那无比神秘的上苍之境了。

堪堪玉阳境,居然连续破两境直入那传说中的上苍之境,这让羽玄风都很难去想象,更别说相信了。

青云道长似乎察觉到了,微微一笑,道:“所以,这世上,不论修者还是普通习武之人,都有心境一说。”

羽玄风默默的听着。

“心境之说,只是我们的猜测。修者,这是能够运用天地元气化为己用。而心境,也许就是直接运用天地元气的一个法子吧。”

“也许一瞬间,也许一刻,那个人可以与天地起共鸣,这就是心境。”

青云道长叹了口气,道:“你三师弟生来具有大风流天性,心境一立,连破双境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只不过这次他的倔强会让他接下来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也许,他以后会成为一个废人。也许,他也能破而后立。都不好说。”

羽玄风眼睛突然有些湿润,望了望身旁的那把天雷剑。青云道长斜视着这个大弟子,微笑道:“江湖所谓魔道,绝大部分都不是修者,只是心境入了魔而已,那位南宫姑娘也是这样。”

羽玄风突然双颊有些红润,故作低咳了几声,视线转向别处,没有言语。

青云道长轻声道:“另外四个老家伙太过固执,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为师先代他们替你二人道一声歉。但你二人也许此生都只是有缘无份了。”

羽玄风仍然默不作声。

青云道长起身离开。

羽玄风望着这云海,望着远方,低声道:“对不起。”

鄜州城。轩启帝为庆祝轩辕月伦收复失地青田山,圣旨宣在皇宫设宴,朝中四品及以上官员皆可入宫赴宴。

楚怀玉有些郁闷,出了宫门,也不想直接回府,准备去江畔散散心。

“三哥。”

楚怀玉回首,一个衣衫华贵,面容俊逸的青年笑容灿烂的望着他。

一瞬间有些恍惚,楚怀玉这才缓缓道:“小离。好久不见。”

此人便是当朝五皇子,楚思离。

楚思离微微一笑:“三哥,三年了,终于见到你了。”

楚怀玉点了点头,淡声道:“再会。”楚思离一愣,连忙追上前去,无奈道:“怎么都过去三年了,你还是这般模样?”

楚怀玉苦笑道:“我还以为皇室已经快忘了我这人了,没想到你还记着。”楚思离认真道:“虽然父皇生你的气,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忘记你。三哥,你也该走出来了。”

楚怀玉轻轻嗯了一声,平静道:“小离,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楚思离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父皇三年没见你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宣你入宫。看来,父皇以为这次胜仗,真的很开心,你到时候可别又惹他不开心,算是皇弟我求你了。”

楚怀玉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楚思离也不在意,继续说道:“父皇这次,是不是要三哥你把羽姑娘也带过来赴宴?然后趁着这次大宴,宣告你和羽姑娘的婚事?”

楚怀玉淡淡一笑,道:“没想到你居然猜的这么准。不过,这也正是我苦恼的地方。”

楚思离一愣。“为何苦恼?”

楚怀玉不再说话,盯着宫墙上探出的一枝树枝,是石榴花的树枝,此刻还是三月中旬,石榴花要到五月中旬左右才开,但是树枝上已经可见花苞。

楚怀玉问道:“小离,石榴花五月开满宫墙,一定很好看吧?”

楚思离又是一愣,感觉自己和现在的楚怀玉简直聊不到一块去,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当然。五月份的榴花红遍宫墙,与红鱼江相融,远望一片红火,乃我大楚十大绝景之一呢。”

楚怀玉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上前折下一枝石榴花的树枝,放入怀中。楚怀玉回头道:“小离,再见,府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楚思离点了点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道:“三哥,你一定要注意啊。现在朝中动荡,身为皇子,言行举止都要得体。。。”

楚怀玉早已走远,但他似乎听到了这句话,停了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三王府中,楚怀玉对着玄冥说道:“玄冥,你帮我去问问羽姑娘,我有事情要和她上量,能否见我一面?”

玄冥叹了口气,心中为王爷打抱不平,这混的也着实太惨了。

过了一会,玄冥面有喜色的跑过来,道:“王爷,羽姑娘说可以。”

楚怀玉如释重负,点头道:“太好了,那我去了。嗯。。玄冥,要不你跟我进去吧?”玄冥拍了拍脑袋,这和印象中的三王爷不太一样啊,为何做事这么犹犹豫豫的?

楚怀玉和玄冥走到羽灵竹的房间庭院处,楚怀玉清了清嗓子,道:“羽姑娘,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托王爷的福,一切都好。听说王爷有事要和小女子商量?还请进来详谈。”

楚怀玉叹了口气,道:“还是不了,我就在这庭院里。”羽灵竹不说话了。

楚怀玉又重复了几遍。

“羽姑娘?”

没有声响。

楚怀玉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走到门前,吩咐道:“玄冥,你就在这待命。”玄冥点了点头。

推门而入,就见羽灵竹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

楚怀玉清咳一声,道:“羽姑娘,皇上为庆祝这次胜仗,在宫内举办大宴,然后让我将你也带上。”

“然后,然后。。。”

羽灵竹转过身来,轻声道:“皇上要宣布我们的婚事?”

楚怀玉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苦笑道:“你还真是聪明的紧。”

羽灵竹又转过身去,望着远方的江景,面无表情。

楚怀玉发觉羽灵竹身形有些憔悴,听仆人说这段时间她吃饭也是一天就吃一小碗饭,然后喝点水。

过了一会,楚怀玉率先打破沉默,道:“我知道了,到时候就说羽姑娘身体不适,难以赴宴。”

“对了,这两天,我请宫中的御厨来做些你喜欢的饭菜吧。”

楚怀玉刚要退出去,却听见羽灵竹淡淡的声音响起,道:“五天后大宴,你准备让我穿这身衣服去吗?”

楚怀玉脸上微有喜色,但眉宇间仍然有些担心,道:“不用勉强自己。”

羽灵竹摇了摇头,道:“听月莺说,南边有一间房,里面有些旧衣服。也不用麻烦你去新做了。”

突然,只见楚怀玉脸色有些难看。

“不行。”

楚怀玉语气平淡却坚决。

羽灵竹视线对上楚怀玉。

“不行?”

楚怀玉脸色阴沉,点了点头。

羽灵竹轻轻嗯了一声,转过身去继续望向窗外,道:“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楚怀玉退出房间,道:“我去请宫中御用裁缝,三天后将服饰送到你房间。”随即转身离去。

羽灵竹点了点头。“嗯,麻烦了。”

楚怀玉站在庭院中,仰望天空,灰蒙蒙的。

“对不起。”他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楚怀玉慢慢来到了江边的那座小坟前,随身带了一个瓷瓶,往里面灌上江水,将怀中那一枝榴花放在瓶中。

“现在是三月份,再过两个月,这枝榴花就能开了,希望你能喜欢。”

“很抱歉,没能带你去看你喜欢的榴花。那时候,你说你爱看,我也没当回事,真的很抱歉。”

“今年我会在你这里种上一排石榴树,等明年,你就能看到了。”

青年盘坐在小坟旁边,望着奔腾不息的红鱼江,嘴角泛起笑意。

“一定会很美的。”

屋子里一片漆黑,月亮被阴云覆盖了。羽灵竹只是坐在床沿,眼角挂着几滴眼泪,也没有去点油灯。

一名侍女轻轻敲门,道:“王妃,屋里实在太暗了,王妃不喜光亮,那奴婢点上一支红烛可好?”

羽灵竹声音冷淡:“不必,月莺,让我一个人静静可好?”

名叫月莺的侍女叹了口气,在门外呆了一会,准备离去。

“月莺,这府中,应该有过王妃吧。”

月莺愣住了。

“他有喜欢的姑娘吧。”

月莺不知如何回答,她才来府中半年左右,只知道三王爷性情怪癖,从来不知道王爷他是否喜欢别的姑娘。

“这。。。王妃,奴婢也不知道。。。不,三王爷肯定只喜欢王妃一个人,王妃你别多想。。”

羽灵竹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去睡吧,时候也不早了。”

月莺胆怯的嗯了一声,不敢大声呼吸,悄然退去。

羽灵竹从腰间解下玉佩,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字她已读过无数遍,也憧憬过无数遍。

“一生一代一双人。”

夜鸦不知离人恼,枉自空鸣,碎了人心。

延伸阅读

史上最强凡人流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jzqus.cn/643o.shtml
时间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沉寂中已经到了亥时,眼看着子时将至,肖克没时间再去想这些人情

网游之无限倍增在线阅读范家有女,才貌双全(二)  http://www.jzqus.cn/gqv1.shtml
范若若添完香油钱,又和住持大师讨教了番禅理。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回到范府时,天色已经很晚

人妖纪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jzqus.cn/pqj1.shtml
“有没有受伤?”段火树在妹妹满脸担忧的神色里,坚定的摇了摇头。“你发烧了!”清沐感觉

少年糖的梦实录第一章  http://www.jzqus.cn/gmji.shtml
“顾筠,你出身高贵又如何,还不是败在我手里。”“顾筠,你以为我爱你吗?其实我只是在利

不一样的哈利波特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jzqus.cn/p4iw.shtml
“哎哟!三小姐,瞧你自个怎么能爬起来,赶紧躺下。”张妈妈谄眉的笑着准备弯腰去扶沈如意

[综]上位女配从奴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http://www.jzqus.cn/doif.shtml
第二章:从奴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白日梦就这么被打断了,但是赵桐没有愤怒,或者说他的愤怒

网王之神级王者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qus.cn/66uo.shtml
晚上十点,此时正是斗鲨平台人气最火爆的时间段,也是斗鲨一哥和斗鲨一姐出没的时间,国内

异界之农家记事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jzqus.cn/pake.shtml
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上两旁灯火摇曳,人们带着繁忙工作后放松下来的这份惬意,嬉笑着穿行于商

穿越成村花去打仗之渴求(9)  http://www.jzqus.cn/gfis.shtml
“我和小伽罗没有接触过三日月殿说的人,只能远远感受到那股灵力。”烛台切光忠正坐着,客

美食:从贫穷料理开始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qus.cn/apth.shtml
轰——顾允儿只觉得眼前有道雷,劈的她天地都变了色,耳边一阵长鸣如同出现了幻听,接衣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天庭做兼职之太好听了!(跪求收藏!)(5)

    叶锦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淡淡的笑着,她的凶是这样的傲人。“闭住眼睛。”叶锦轻轻的说着。玲珑看着眼前的叶锦心里虽然有点儿紧张,不过自己相信叶锦不会怎么样的。索性就这样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叶锦看着女孩儿闭上了眼睛,手指在琴键上跳动。一首《致爱丽丝》弹了出来。与此同时,整个海底瞬间安静了好了,整个海底都被这阵琴

  • [小欢喜]坐在学霸后桌的日子在线阅读入药宗

    “气息不错,已经开始恢复了”,林洪抱着手站在一旁,有些高兴的说道。古清尘能够恢复说明林洪炼制的丹药效果显著,更从侧面体现出林洪炼丹水平的增长。“居然能吸纳真气了,这种感觉真是让人陶醉啊”,古清尘感受着漫天的真气向着自己涌来的感觉,内心之中洋溢的兴奋全都挂在了脸上。“林先生啊,多谢你了,犬子真是上辈子

  • 网游之九州决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岚市发生了硫酸伤人案和商场爆炸案之后,白锦曦手机上传来了段视频。三个男人,站在画面里。一个在前,两个在后。中间的那个,戴着爆炸案嫌疑人一模一样的小丑面具,让人完全看不清长相。另外2个,同样戴着看不清长相的纯色面具。戴着小丑面具的男子念着一首诗:夜色掩住真相黑暗唤醒野兽闭上眼睛沉浸在最惊悚的梦中我们

  • 末世之重燃战火在线阅读第4章

    今天,咱们来讲一个民国时期的鬼故事。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否则,终归会自食恶果。我家就在马家村,马家村与李家村隔着一条大河,有十几米宽,河面搭着一座木桥,木桥由两棵百年柏树并在一起,镶嵌在河堤上,十分稳固,这座不起眼的木桥就是滚尸桥。小时候,每次经过滚尸桥总是寒毛倒立,心生冰凉。时间的车轮往回旋转

  • 玲珑至圣在线阅读第4章

    从这个张寻的娘的口中薛浩知道自己原来叫张寻,而且是在一家叫七巷轩的酒楼里工作,父亲早些年便已经去世了,只剩下张寻自己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相依为命。知道这些后薛浩就再次走出了自己家的大门,在路上找了人打听了七巷轩的位置就过去了。他需要按照张寻的日常继续生活,然后暗中了解这个地方到底是在那里,难道是自己

  • 超神学院之掠夺系统总是你有理

    十三年后,荆州城。“你说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浅雪坐在车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唐少清。“是啊,在一场宴会上,总是瞧我,瞧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唐少清倚在轿厢上,没个正形的道。“怎么可能,我一个姑娘家,反正我失忆,由得你胡诌。”浅雪羞的耳根都红透了。“好吧,胡诌的,快把大氅穿上,马上就到宫门口了,万不能着凉了。

  • [综]平行世界的千第十章在线阅读

    此时,夜色深沉,距离日出还有六个小时。雨越来越大,他们周围的丧尸行动越来越迟缓,且嗅着味道发出嘶嘶声。周亭瞳全身都有些僵硬了。孟长夏同样也非常忐忑,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丧尸倒是管够。只是他们两个的小身板,还不够这么多丧尸塞牙。“你跑得快吗?”孟长夏已经在做热身运动了,他咬

  • 且去沽梦在线阅读第二章 异种丧尸

    这里的环境也许是遭到了病毒的更改,变得难以生存。纪月暂时不管公路附近的丧尸,毕竟离得较远,而且一不小心引来很多丧尸就不好了,到时候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对付五六只丧尸,而且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丧尸咬到感染所以还是慢慢来,用风筝战术在楼房附近拉怪是最好的选择,找了一个合适的丧尸使用了秩序之眼普通丧尸

  • 我真的不是女的之互表心意

    返校后迎来了第一次月考,一直都稳居学校吊尾车行列的金智妮仍是最后一名但是分数却提高了近70分,总分超过450差一点就超过了万年老二的张程。无异于是一个大的惊喜。虽然比起学校里其他同学仍有差距,她还是获得了班主任的单独表扬。成绩出来的时候,玛诺班看起来比金智妮还要开心,激动地冲过去拥抱住金智妮,“加油

  • 宠物小精灵之真心茂盛在线阅读第1章

    奶奶生病后,总是一个人发呆,时而憨憨地笑,时而低沉地哭泣。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奶奶,爷爷去世后,奶奶就病了,像是得了癔症一般开始说胡话,奇奇怪怪的好像在与人交流,偶尔喊着爷爷的名字。也喊着“雪儿”,“曦曦”,奶奶和爷爷的好友里从没有听说过名字有叫“雪儿”,“曦曦”的,爸妈更加担心了,可是却无能为力。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