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九零之老公太缠人之第七章

作者:紫若非 来源:言情小说吧

把易南烟送到家门口后,丁瓒便回了自己家。他出来得太久了,要是被他妈发现他根本没在安安分分地写作业,又得唠叨个不停。

易南烟打开家门,在门外探头探脑看了一会儿,确定易良平还没回来,才一手抱着勺子,一手提着一大包宠物用品小跑上了楼。

她家三楼有个小阁楼,空间很大,上面堆放着她从小学开始的各种课本和一些不常用的杂物。

因为小阁楼里大多都是她的东西,主卧又在一楼,翁怀敏不怎么上来,只有家里打扫卫生的阿姨每周来扫一次灰尘,把勺子藏在这里,只要它大半夜不学二哈鬼哭狼嚎的,轻易不会被她爸妈发现。

易南烟简单收拾了一下阁楼,把从宠物店购来的小狗窝安置好,勺子很乖,自从易南烟将它抱在怀里后便再没有乱叫过,此刻缩在她脚边,一双懵懂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收拾好勺子的小窝,易南烟准备喂它一些狗粮,两个月大的小奶狗牙齿还没长齐全,狗粮要用温水泡过或是碾碎了才能吃。

阁楼没有热水,易南烟蹲下身子把勺子放进狗窝,又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这里以后就是你家了,我现在下去给你弄饭吃,你在这里乖乖的不要乱跑。”

小家伙也不知道听没听懂,直朝她吐舌头。

易南烟端着狗盆下楼,才走到二楼楼梯口就迎面撞上了刚回家的易良平。

“爸…你回来了?”她急忙把小碗藏到身后。

“嗯,刚回来,去找你丁叔叔聊了聊北城区那块地皮开发的事。”易良平缓步走上来,问:“你怎么还没睡啊,功课做完了吗?”

“还没,就差一点了。”易南烟小声嘟囔。

易良平点头,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那就先吃点东西,一会儿再做。这个是你丁奶奶怕你们两个复习太辛苦,特意给你们做的宵夜,阿瓒刚吃完。”

“谢谢爸。”

易南烟单手接过碗,馄饨刚出锅还是热的,香味扑鼻。

“碗烫,两只手端。”易良平侧头看了一眼她背在身后的手,“欸,你手里拿着什么?”

“没……没什么。”

易南烟遮遮掩掩,正准备把馄饨端进书房,就听见三楼小阁楼传来勺子的呜咽声,紧接着,一个圆滚滚的小毛球从楼梯上咕噜噜滚下来,摔在易良平脚边。

“……”

她暗叫糟糕,自己下来得太匆忙没有锁门,这小家伙想必是饿了,嗅着香味就摔下来了。

易良平吓了一跳,缩了缩脚,“这是什么??”

勺子打个滚,扑腾着小短腿站起来,易南烟赶忙把馄饨搁在楼梯上,俯下身查看,还好,小家伙没摔坏。

“爸,这是勺子……我刚刚在楼下花圃捡到的。”她抱起勺子,犹疑地说。

“狗?!”易良平低头打量了一会儿毛茸茸的小家伙,满脸惊讶,“你把狗带回家了?你不知道你妈妈……”

“知道知道,我妈不喜欢带毛的动物还有洁癖。”易南烟扯了扯易良平的袖子,撒娇道:“可是爸爸,你看它这么小就被抛弃,太可怜了。我就把它养在阁楼,平时不让它乱跑,妈妈应该不会发现的……”

易良平嗔怪,“家里就这么大,凭空多出来一个小家伙能瞒你妈多久?”

易南烟垂下脑袋,眸光也渐渐暗淡下去,没再说什么,只是将怀里的勺子抱得更紧了。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两人的对话,可怜兮兮地呜咽两声,伸出一只小爪子轻轻地挠了一下易良平的胳膊,似在乞求。

易良平是个心善的人,也喜欢小动物,见这小家伙可怜心也跟着软了,天平在妻子和女儿之间摇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偏向了自己的“小情人”。

“算了算了,你真喜欢它就把它留在家里吧,你妈妈那里我先帮你打掩护,不过你可得看好它,不能在你妈面前晃悠,尤其不能让它能进我们的卧室!”

“谢谢爸!”

易良平拍拍女儿的肩膀,从她手中抱过勺子,“快先去把馄饨吃了,一会儿该凉了。”

易南烟端着馄饨去了书房,易良平不想耽误她复习的时间,让她吃了宵夜就把剩下的作业写了,自己则抱着勺子跑上跑下,帮它捣腾狗粮和小窝。

易南烟看着爸爸忙碌的背影,心情愉悦,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两个小梨涡溢出来。

课本里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的报名表露出一角,她抽出来看了一眼,放进了柜子。

-

昨晚功课复习得太晚,闹钟在床头响了三四遍易南烟才艰难地爬出被窝,匆忙洗漱下楼。

妈妈翁怀敏已经值完夜班回家,随便吃了几口丈夫准备的早餐,问了女儿几句学习情况便恹恹欲睡回房补觉去了,完全没察觉到小勺子的存在。

易南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她深知妈妈的作息习惯,翁怀敏这周有两场大手术,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后一般要睡到傍晚才醒,只要妈妈不上小阁楼,勺子就是安全的。

她抓紧时间吃了早餐,又去小阁楼看了眼勺子,替它补足清水和一天的狗粮,才急急忙忙背着书包出门。

学校最近严抓迟到现象,教导主任每天拿着秒表吹着哨子站在校门口逮学生,一旦发现迟到,就是三千字检讨书,名字还要在学校的“光荣榜”上挂一周。

易南烟是三好学生,“光荣榜”和她无关,从前丁瓒倒是常客,不过最近倒是收敛了很多,易南烟才刚到校门口,他已经慢悠悠走到教学楼底下了。

汇桥的教学楼成U字形,易南烟和丁瓒的教室在同一层相对的两间,为了赶时间,她选了最近的楼道上楼。

她今天来的比较晚,班上的同学已经拿出书开始早读了,见她进来,读书声却是越来与小,班上几十道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瞄向她,还有人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

易南烟觉得奇怪,同桌顾思淼在位子上朝她高高扬起了手臂,“南烟,快过来!”

她走到自己的位置,课桌上被各种零食巧克力奶茶堆满,若不是顾思淼还坐在旁边,她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位置,更要命的是,她又看到了那该死的粉红色信封。

“这……这是什么?”

顾思淼:“这些都是理科班那个陆明辉一大早送过来的。南烟,你还不知道吧,他在学校里放话,说一定要把你追到手,还到处找人打听问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要找到那个人,要和他单挑!”

“单挑?!”

就他那细胳膊细腿能干的过谁?

易南烟简直要原地晕厥,究竟是谁给这个陆明辉这么大的勇气?他就不能消停两天写写作业以示对高考的尊重?

她不知道该拿这些东西怎么办,扔了太可惜,给陆明辉送回去,她又实在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招惹他,打算先做冷处理,不回应,等找个机会再找他把话说清楚。

班主任老蒋按时来教室监督早读,易南烟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卷进了抽屉,转眼看着顾思淼眼巴巴地望着那堆零食。

易南烟莫名觉得这眼神有几分熟悉,就像昨晚勺子馋她的馄饨是一样一样的。

于是,顾思淼用她真挚的眼神成功打动同桌,做了一上午上课偷吃的小老鼠。

-

艺术班下午第一堂是地理课,丁瓒昨晚没写地理作业来找易南烟救急,刚走过拐角就看见她班级门口密密麻麻围了一群男生,前后门被堵得水泄不通,窗户上还趴着两个拼命往里看的人头。

丁瓒觉得奇怪,拍了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问:“看什么呢?”

“看美女呢!”

那人回头,看见是丁瓒客气地问:“学长,你知道哪个是易南烟吗?听说特女神,我们在这看了半天也没见到哪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啊。”

“看她……”

丁瓒目光落在那个熟悉的位置,某个被围观的女神本神正趴在桌子上装睡,打死都不肯露脸。

他当下了然,学校里关于陆明辉放话要把易南烟追到手的八卦他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些,想必是低年级的男生好奇,想来看看美女的真面目。

他坏坏地勾唇微笑,退后两步,冲着楼梯口地方向喊道:“主任好!”

“啊?主任来了!快跑!”

“溜了溜了!”

围观的少年立刻作惊慌的鸟兽四散,没几秒钟就跑没影了。

丁瓒望着他们逃跑的方向,轻哂一声,不屑道:“小屁孩。”

易南烟趴在桌上装睡好半天,手臂都快麻了,突然听见有人敲她的课桌,缓慢而警惕地抬起头,露出一双清澈水灵的眼睛。

丁瓒扯了她前座的一把椅子坐下,“别贼兮兮的了,人都走了。”

易南烟先是看了一眼窗外,果然人都散了,接着目光打量着丁瓒,“你怎么进来了?”

“我让人叫你出去的,是你自己装作听不见。”丁瓒语带戏谑,“怎么样啊女神,被人当国宝大熊猫围观的感觉如何?”

易南烟瞪他一眼,压低声音,“你还说。”

原本她以为陆明辉早上的行径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没想到更让人无语的还在后面。

从上午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波来围观她的人了,那些男生下了课就在他们班门口转悠,逮人就问哪个是易南烟,也不知道那些八卦谣言在学校里被传成了什么样。

马上要上课了,她现在没工夫想这些,只问丁瓒:“你找我做什么?”

“你地理那张卷子呢,借我用用,我们班老师下节课要检查!”丁瓒想起正事,不待她回答,便从桌上拿起她整理卷子用的文件夹,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己要的那张。

易南烟问:“你又没写?”

丁瓒理直气壮道:“那还不是你昨晚非要去什么医院,折腾我到那么晚!”

他这话有歧义,虽说易南烟早就习惯了他这满嘴跑火车的死样子,但顾思淼哪见过他这副德行,睁圆了眼珠子怕是想歪了,“你你你……你们昨晚……”

易南烟硬着头皮解释:“你别听他乱说,是宠物医院,我们捡到一只小狗,带它去检查。”

她瞪了丁瓒一眼,“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要上课了,拿着你要的卷子赶紧回去。”

丁瓒扬扬手里的卷子,“晚上还给你。”

他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旁边站了个女生,似乎在等什么,这才意识到自己占了别人的座位。

他把椅子推正,冲那女生莞尔一笑,“谢谢啊。”

“不客气。”

陶妗茉礼貌回应,目光流连在他如沐春风的笑容里,一直追随到丁瓒从后门离开他们班教室,才用手挽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坐下。

少女心思总是敏感的,尽管陶妗茉很快用长发遮挡住了大半张脸,易南烟还是注意到她脸颊上泛起了可疑红晕,和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

延伸阅读

婴范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ph4q.shtml
婴范儿童玩具经销批发的玩具、玩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绵赫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n2uk.shtml
暂无

金尔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x8q6.shtml
金尔电气是一家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产品的研发、销售、系统设计、项目开发及工程项目承接的

七贝娃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pd75.shtml
七贝娃童装经销批发童套装、童上衣、童裤、打底衣、背心、裙子、外套、棉衣等。设计理念休

施耐博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yfyy.shtml
北京施耐博科技发展公司做为各地的施耐博地漏防臭地漏生产厂家施耐博防臭地漏系列产品在技

银地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xewc.shtml
银地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日用百货、撑伞夹,雨衣雨披,沙漏计时器,油滴沙漏,发条玩具,闪

ucc国际干洗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syn4.shtml
上海ucc国际洗衣有限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七年七月ucc国际洗衣是国内洗衣业最早以特许加

卓达钣焊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pn7v.shtml
卓达钣焊加工中心是生产加工的个体经营,剪板折弯、定制各种高低压配电箱箱体、配电柜壳体

东莞市景顺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gzkm.shtml
暂无

秋穗加盟  http://www.getworldhotels.com/ptvv.shtml
秋穗石榴石饰品是水晶制品、批发、少售、雕刻、天然水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秋穗石榴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侠女们的夜宴在线阅读第七节

    花露天香,似花非花,似露非露。说来清新,制作起来却极复杂,绝不仅仅是采摘花瓣上的露水而成。罗令妤这小瓶花露,是她用一年的时间,采摘百花花瓣。之后将花瓣洗净晒了,再放在特定烧制的甑上蒸发。屡采屡蒸,积而为香,而香不败。其中百花需仔细筛选,时辰需要正好,白金甑也不好得到。罗令妤带着妹妹忙了一春一冬,蒸坏

  • 墓影谜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门关上了,樱井次郎叹了口气。多久?十年了吧?姐姐的失踪之后的无意中发现,再到姐姐回来的时候那狂热的眼神,果然自己的道行还差得远了。不过呀,还是扮演姐姐眼中的小白兔弟弟就好了,至少现在他还争不过自己。樱井次郎冷笑。“我们回来了。”樱井夫妇推开了门。今晚是平安夜,樱井雄五公司有晚宴,于是带着妻子一起去了

  • 星战之神河盟约第6章在线阅读

    顾执忍着心里的怒气接过文件,拿着笔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签,还是不签?而这季安知明知道自己在正规机构上班甚至周末还在机构辅导他儿子季余,却从头到尾没有多问一句,多半也是跟着徐富安看他的笑话吧?如今他顾执,也是用钱就可以买的了?顾执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脸上挂上笑,“那个,徐总,不好意思,我先去个洗手间,你

  • 神豪:我能花钱返利天赋提高!成神的开始!!

    整个王都之内,所有的魔法师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走出了大门,他们望着天空中不断绽放光芒的魔网,心中充满了巨大的震撼。而受此影响最大的是那些气系魔法师,他们望着天空,甚至全身都在微微发颤。“怎么会这样?!”他们双眼颤抖。在那一瞬间,他们将自己的精神力连通了魔网,因此得到了魔网的信息反馈。气元素从本质上的大

  • 武侠之最强独尊在线阅读第一餐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已经从那块铁板上被放了下来,我慢慢的环视着周围,是一个个十几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每一个房间被一种透明质地的墙壁分割开,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我慢慢的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我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穿上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条纹囚服,右臂上有一块巴掌大小

  • 重启修仙纪元在线阅读第7节

    傅未艾跟一支铅笔之间的故事,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傅未艾刚满十八岁,在老妈的鼓励下想送给自己一份特别有意义的生日礼物。他把攒下来的零花钱压岁钱都拿出来,准备全部用来买儿童读物捐赠给孤儿院和希望小学。那时候傅未艾比较固执,凡事都打算亲力亲为,连书籍的选择都要自己动手,于是一连半个月,傅未艾都泡在图书

  • 神奇宝贝:我为至尊第二章

    剑锋也是影刺,看00017的语气,他在杀手榜上大概也很有名气。“你记着。”00017说,“下个月之前,你们结一次婚,我就抢一次。”围观群众还来不及八卦,00017却已原地下了线。**里结一次婚要花不少钱,而如果抢亲成功,这些钱系统是不会退还给玩家的,群众们啧啧感慨,00017抢完就跑,人都不要,也是

  • 异世界之寻觅你那是爱吗?你下贱!

    在谢鑫挂断电话后,曾老师充当起了和事佬,为了掩饰自己的想要笑但由于自己的主持人身份又不能笑得扭曲表情说道:“好,现在来让我们接听下一位听众来电。”“喂,您好。”听声音是一位男观众“喂,曾老师吗?能听见吗?”似乎不确定曾小贤有没有听见,男观众又重复了一遍。“没错,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曾小贤。”曾小贤对以

  • 偷吻星光在线阅读第10节

    宁乐斋里自然也是一阵喜气,落雪和绿竹团团围住楚惜宁,麻利地替她换衣裳梳头发。今个儿大少爷摆满月酒,她这位亲姐姐自是沾了不少光。薛茹去老夫人那里请安之后,又以公谋私了一回,将宁乐斋里里外外的摆设都换了一遍,更加贵气大方。当她被绿竹牵着手找到薛茹的时候,薛茹正拉着长嫂薛大夫人说话,脸上的表情十分柔和。“

  • 黑客之神级入侵挑选魔杖,与哈利初次相逢

    叶尘跟随着妖精现在身处一条由燃烧着的火把照明的狭窄的石头通道里。这里的通道十分陡峭地向下延伸,地上有些很小的铁路轨道。妖精吹了一声口哨,一辆小车便沿着轨道向他们驶来。他们爬上去——妖精显得有些吃力,毕竟他的身材是那样矮小——然后车便开动了。一开始,叶尘只是穿过一些弯弯曲曲的迷宫似的通道,叶尘想尽力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