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西游]施主,算一卦?在线阅读魔宫

作者:一根小棍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晕眩只维持了一小会儿,蜀晓雾就发现之前悬空的体验已经消失,她现在又有了脚踏实地的满足感。虚虚地站立好自己身子,蜀晓雾缓缓睁开刚刚因不适而紧闭的双眼。

入目,是压抑的灰色。

不同于俞疏周身艳丽夸张的红,可见的所有摆设都透出浓郁的阴沉和黯然,好似靡靡的空气里都散发出让人心脏打抖的惊颤气息。

他们正处于一个大殿内,大殿之中没有过多繁复的摆设,甚至可以说,几乎什么也没有。

除了屋内两个左右支撑屋顶、盘踞着两条似龙非龙的怪物的黑色石柱外,仅剩的便是位于上位处中端摆放的那一个深棕色木制雕花坐塌,塌上铺就了一层细软的毛衾,坐塌旁安置了一个能够放置果盘或是予以支撑的同色小木桌。

整个构造,空阔又冰冷。

蜀晓雾站在大殿里侧的角落之中,看着这周围的一切,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不适感。好似心头有一只手在抓挠一般,对周围的所有场景生出了一种抵触心理。就像,这里与她不容?

不过,她又马上摇了摇头,挥散那份不适,扭头朝着俞疏看去。

她算是发现了,她现在生活在一个古代仙侠的世界里面,而且这个世界异常奇妙。不仅自己能够由草变人,甚至这还来了个能穿梭地界的神/仙/妖(?),总归他不是简单的人类。

原本牵着她手的俞疏,在进入大殿后,就放开了。稍长的红衣拖在身后,独自一人、懒懒散散地朝着不远处的坐塌走去。

蜀晓雾瞪着眼睛看着他拖在地上的衣衫,红色的布料伏在地面之上,和灰哑哑的地板亲密接触,然而,无论是之前在山间踩过枯枝泥土还是现在擦了地板,鲜艳的红布之上依旧纤尘不染。

看来,在这个世界有个绝大的好处,再也不用为洗衣服而担心了。

俞疏并未顾忌身后灼灼的目光,他习以为常地淡然的落座,身体便自动倾斜,右手支撑在木机之上,身体斜斜地倚在手掌之上。红色的衣服本就松松垮垮,经他这么一摆弄,不仅是手臂的皮肤再次露出,连细碎洁白的锁骨和前胸都若隐若现,整个人妩媚又妖娆。

在躺下的片刻,俞疏便懒懒地朝蜀晓雾投来一眼,狭长的丹凤眼,内勾外翘,只是单单一瞥,就让她忍不住双腿一软。

不是吓的,而是酥哒!

妖精!蜀晓雾连忙趔趄了一下扶着旁边的木制围墙站好。即使不再看他,她的心依旧“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她现在十分怀疑,这个叫俞疏的男人是一只狐狸精,是魅气十足的狐狸精。而且,他还一身红衣,莫不是一只红狐?火狐?

不过,狐狸精不是喜欢吃鸡吗?她可是一根草,虽说是一根上了千年、且能化形的灵草,他肯定也不会吃她的吧?

蜀晓雾缩了缩脚,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冲动呢,希望,是她想错了?

俞疏见她那胆怯的模样,扯了扯唇,面上的表情变化并不大,让人看不出到底他是否是发自心底的笑。

眼睛扫了扫关闭的殿门,他左手轻扬,紧闭的大门轰然开启。

“进来吧。”

门外的下属早在俞疏回来的一瞬间,就集聚在了地安门外,一直等候着尊上的召见。

“尊上……”

齐齐的叩拜声响彻在大殿之上。

俞疏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听到他们的叩见,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鼻尖轻轻地哼出一个单音“嗯”。

蜀晓雾看着涌进的人,只能傻愣愣地再次朝墙角贴了帖。虽然进来的人打扮各式各样,但是她就是感觉他们和她有异。而且,其中还有几个人(?)明显是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在进来时,还十分有恶意地打量了她几眼。

这是、这是想吃了她?

叩拜完毕,大家再次站正。位于最前列的竹祁,收回了对墙角小女孩的探识,向前跨出一步,拱了拱手,神态端正地朝着俞疏说话:“恭喜尊上从虚灵幻境成功归来,不知此次尊上是否寻得珍物。”

百年一开的虚灵幻境突然寂灭,引众道追溯因果。而唯一能够破话幻境的途径,便是拿走支撑起幻境的核心宝物。然而论说这虚灵幻境是依靠北海之上充沛的灵气而形成,应是和普通幻境不同,并无支撑宝物。但毕竟今次事情蹊跷,谁也不能妄下定论。

竹祁的话一毕,诸魔的心都颤动了几分。他们自为魔族起,便受其余众界排斥,此次幻境开启,虽然也想要分一杯羹,抑或于前去干扰那些妄说自己是正道的人士,但终究还是被尊下阻拦,不予前往。

但是,在虚灵幻境开启十天之际,尊上又突然留下话,独自一人前往幻境。引得众魔一头雾水。

不过,自从甘愿或是被迫堕入魔道开始,他们就已经放弃了原本的人生,甘心俯首称臣。所以,就算是此番尊上突然变卦,他们也未曾有半分不满。

“无甚宝物,虽说虚灵幻境中法器不少,但还未能入我眼。”纤长的手指随意地轻扣桌面,扣动的频率并无规则,但是身上的压制性的气息已经渐渐从身上散发出来,引得所有魔的注意力都一丝不懈地凝聚到了他的身上。

只听他话音一转,料峭的笑意渐入语言之中,“不过……倒是遇到了一个有趣的。”

在一旁屏息站在墙角的蜀晓雾,只觉得在他话音落下的片刻,就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袭来。未等她惊呼出声,她的身体已经移了位。

而她正一脸惊恐地脸朝下、栽倒在了那片红衣之上。

在看到蜀晓雾动作的一霎时,众魔集体瞪大眼睛、屏住呼吸,心中都冒出一个想法:她会死得很难看。

尊上可是不许任何人/魔/妖(……)触碰的,犹记得当初某个妖艳女妖还妄图勾引尊上,只是触摸了一下尊上的袖子,尊上便斩断了袖袍,并异常嫌弃地说“脏”。最后那个女妖如何了,其实没有人知道,不过,据说她同族的某魔说听她在某处哀嚎了一夜,之后便消失在天地间,连灵魂都不剩。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魔敢打尊上的主意了。

虽然世人都说魔道是众生叛离之所,而所有魔都是无情冷血之徒,但而此番,眼见着这个长得还有点可爱的青衣小姑娘将被折磨而死,不少魔还是忍不住挤出一点点同情心。

俞疏自然感受到了诸位魔的状态,嘴角一勾,只是眨眼的时间,原本朝着他倒下的女孩就重新站了回去。

“站好。”

慵懒的男声飘过耳迹,听得蜀晓雾耳朵有点痒,不过如今场合她怎么也不敢多加妄动。背对着身后的众人(?)站好,蜀晓雾闭紧唇,目光直视塌上的男人。

自从那些人进来后,她就一直在听他们交谈,听着他们叫他“尊上”,显然他在这里的地位是极高的,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俞疏只是和她对视了一眼,就淡淡撇开。随即看着下方的魔们,薄唇轻启:“以后,她会跟在我身边。”

话虽是说得不清不楚,但是所有魔立即明白了尊上的意思。显然是让他们不得干涉这个女子的事情,甚至于,连丁点关于她的心思都不能动。

“是。”众魔再次齐齐回应。然虽然他们表面毕恭毕敬,心中还是会有不少想法,猜测这个女子的身份来往,是哪点迷住了尊上,引得这位大人愿意将她留在身边。

竹祁也早已退回了原本的位置,再次垂首遵守尊上的命令。他入魔道、追随尊上左右已过万年,除了比他更早就随侍在尊上左右的璃摩,尚且未曾发现尊上的身边留过什么人。如今,突然出现一个小女孩,还真有些奇特了。

尊上言,她是他在虚灵幻境所遇,但究竟是进入幻境的别派之族,还是远属于幻境之人,并未说明。而竹祁却也无法看出她的修为原形,唯一能够探识到的--是她身上有一股魔气,那是……尊上的气息。

发现这一点,竹祁猛地一怔,心一紧,有些无法置信。还未等他再多做深想,只觉得心口一痛,无法支撑地半跪在地上。

“尊上恕罪,竹祁逾越了。”咽下口中的腥甜,竹祁连气息都不敢运作,连忙沉声说道。

在他辨认出她身上气息的一瞬间,就已经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而他又不敢不求饶,尊上的脾气,生杀予夺对于他而言只是眨眼的事情,根本不会多做判断。就算,他跟随了他这么多年,亦是如此。

蜀晓雾虽然背对着后面的众人(?),但是那个叫竹祁的人的动作她还是能够感觉的出,发现他突然跪地讨饶了,她还真是奇了怪了。

感觉这些人都蛮奇怪的,说的话含含糊糊,打哑谜吗?反正她听了这么长一段,完全摸不着头脑。

俞疏缓缓地收回手,姿态优雅清闲,好似根本未曾发生过任何血腥事件。望着依旧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他竟觉得心情一好,看着眼前的胖嘟嘟、红润润的脸颊,心念一动。

蜀晓雾憋着一张脸,一脸慷慨赴义地忍着脸颊上的手指。任你掐,你再掐,我自岿然不动。

俞疏被她明明都龇牙咧嘴了居然还故作强势的表情逗着了,但见着众魔还在,便又放下了嘴角。

“下去吧。”

“是。”

之前尊上和那个小姑娘之间的互动他们根本未敢抬头看,更不敢窥探尊上的事情,但即使如此,众魔还是发现了尊上的心情貌似略微轻松了一些。

仅是几秒的时间,之前涌入的众魔如潮水般急速褪去,殿门再次关闭。

蜀晓雾感觉着身后空荡荡的,再也没有那么多探究的目光了,身上顿时一轻,甚至觉得连掐在脸颊上的手都没有那么讨厌了,毕竟……人家的伸出的手指还长的那么好看。

不过,当务之急,她还是觉得应该先了解自己的后路为妙,毕竟虽然她跟着他来到了这里,可是她现在可是对于这里一无所知。

但,这第一句怎么开口呢?蜀晓雾有点纠结。

纠结了半晌,一张小胖脸都皱成了苦瓜脸,甚至连俞疏什么时候把手放下了都不知道,最后,还是决定随大流吧~

“尊、尊上……”蜀晓雾张了张口,刚叫出称呼,话就被打断了。

“叫我俞疏。”

“俞、疏。”蜀晓雾异常扭捏地叫出这两个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个名字莫名地奇怪,也不知道是熟悉还是怪异。不过,就算她可能觉得熟悉也都是一千年的事情了,她那脑子都生锈那么久了,一时想要把锈迹擦干净,都没有办法。

“嗯。”俞疏淡淡地应了一声。遇到她的那一刻,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便让她叫了他的名字。反而是听到她和别人一样喊他“尊上”时,他却觉得心口一刺,不疼,却也不舒服。

抿了抿唇,他想,可能只是因为他们是在某一处有相似罢了。

“俞疏,我以后住在哪里?”虽然扭捏,但是多叫几遍,她也就熟悉了。而且,问她的归处才更重要好吗?一想到刚才那么多“坏人”曾经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蜀晓雾的心就跳得更猛烈了,她怕怕呀!

俞疏眼光闪了闪,看着她,一时未回话。

延伸阅读

太初元尊之霍普金斯的蓝图(5)  http://www.hanlka.cn/uf2c.shtml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霍普金斯来说十分无趣,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在积极准备着来到英国魔法界后

海贼:打不过就加入之第八章(8)  http://www.hanlka.cn/x4iq.shtml
已近巳时,户牖处的厚毡突然被掀起,婆子喜滋滋的进来行礼。“老祖宗,可真是奇事。这寒冬

龙傲天争着当我爹[快穿]在线阅读一把百万的**  http://www.hanlka.cn/6dia.shtml
“一把**,五千……什么家庭,我手都颤抖了。”“爸爸,别说一把了,打一辈子都行,我当

纨绔世子宠妻如命(重生)之(捉虫)(1)  http://www.hanlka.cn/g2l2.shtml
五月初容城夜幕降临,整个容城被夜色笼罩,像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纱。绵绵延延间谱写出美丽的

狐妖之我妻雅雅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anlka.cn/6ag2.shtml
唐玄听天蟾说自己偷别人的歌唱,心里还是有些小心虚的!脸上一红。可是回头一想,这个世界

徐小姐的追夫之旅之周粥其人  http://www.hanlka.cn/xd26.shtml
窗外的麻雀在叫。叫得乱糟糟的,但很响亮。周粥在无数次辗转反侧之后,终于闷哼一声,摸索

奇门命术之逃不了了(6)  http://www.hanlka.cn/u5yu.shtml
……苏小雅蔫了吧唧的走出了会所,打了个出租车就回爷爷的面馆起。添负担出租车停在这诺大

病娇王爷的心尖宠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hanlka.cn/u6m1.shtml
神奈川是一个宁静得让人心安的地方。陌上喜欢每天骑自行车或者坐电车去离海边不远的立海大

西游之超级吃货比鲁斯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anlka.cn/gubf.shtml
我看着口袋中的各种未鉴定的装备,以及那10000枚金币,还是先去把这些钱存上吧。告别

终极系列之龙渊剑在线阅读背負うもの  http://www.hanlka.cn/dqic.shtml
——“可爱的魔镜小姐,被她吸引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被她那双真实无遮的眼睛注视着,就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心如梦第四章在线阅读

    柯焱觉得心脏传来一阵钝痛。过了几天,也就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玩的那一天,他如他妈妈所愿进了培训班。晚上回去的时候,妈妈来接自己,可能是看他学累了,再回去的话路上,就把手机递给了他。柯焱拿着手机的时候,还在发愣,其实他不太想玩手机,因为如果手机不在身边的话,还总是可以期待着金元立会和以前一样粘着自己。

  • 诛天噬道在线阅读新年番外·道具屋店长的新年(一)

    “噼里啪啦──”“砰砰砰──!”“轰──!”大清早的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噼里啪啦的连绵不绝,这个刚刚结束,下一波就传了过来。人间之里此刻正处于欢乐的海洋,四处都是面露欢愉之色的人们走在大街上。大家一起笑着,闹着,没有人在为事情而苦恼,这一天,所有人都将心中的烦恼抛之脑后,尽情的享受着这喜庆的日

  • 绝世暗焰在线阅读野猪?妖猪

    至于斗师以上是什么境界,三位百夫长也不清楚,对于他们来说最要紧的事情是进阶斗兵境,至于斗师他们就很难奢望了,毕竟他们已经三十多岁还在斗气学徒阶段,斗兵阶段已经值得他们一辈子去探索了。随着天边一抹亮光出现在地平线上,军营里也开始热闹起来,大厨们乒乒乓乓的厨具声代表新的一天开始了。李潇早上用过餐就和大部

  • 穿越从急诊科医生开始胜我

    “吾名:诸神之王·天使之王.神圣凯莎。臣服我!或者,战胜我!”凯尔盛气凌人的道。对于亵读自己的小男孩,恺莎选择了天使的方式,战斗!来解决。小男孩虽然是神体(不明能量体),但是身为天使之王的自己,可以让步,但绝不能退缩。听到耳边的话,道生楞了楞,随既忍痛缓缓挺身而立。看着消失的翅膀此刻又活生生舒展开来

  • 异世:逆天嫡小姐在线阅读第六节

    只见薛谦呈思考状,“这不科学啊,她一个大龄剩女不正是如/饥/似/渴的年纪吗,应该很好搞定才是,怎么这种态度。”薛谦的名气很大,在A城就像是明星一样,花边新闻到处都是,她不应该不知道他是谁才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这位薛少前仆后继,她不该这种态度啊。“算了,你还是放过她吧,我看那姑娘像是个良家妇女,你别

  • 感情只是小儿科啊之还能回去吗

    第3章几个人都站在原地,温敏喘着粗气,看向自己的头顶。不得不说,从刚刚有人提起,这里是一个圆底烧瓶以后,再看周围的东西,那是越来越像了。温敏恶狠狠地看着天,咬紧牙关,把手里的木棒扔了出去。岑明夕走上前,把木棒捡起来,交回温敏手上。“你还是收着吧。”岑明夕说:“就眼下这个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找

  • 重生成偏执狂影帝的金丝雀在线阅读第6节

    秦炎如同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纵身一跃扑向秦辉,看到他气势凶凶的这一幕,众人都忍不住的赞叹。“秦炎不愧是我秦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任务,小小年纪竟然就有如此气势,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啊。”“是啊,如此天赋别说实在我秦家,就算是整个望天城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所以人的目光都投放在了秦炎的身上,然后下一秒发生

  • 网游之血魔修罗在线阅读第3章

    席茗整理好东西,带着另外三个人走下了楼,刚下楼就出了些意外。苏湘湘今天穿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走在最前面,结果经过楼道口的一个拐角处的时候,突然和一个短发女生撞上了,短发女生手中捧着一杯豆浆,就这么直接洒在了苏湘湘的鞋子上。席茗连忙上前抓着她的手,满脸关切,“没烫着吧?”苏湘湘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席茗

  • 快穿之反派追妻路在线阅读第10章

    栗子的清香融合了鸡肉的味道,色泽金黄鸡肉微焦外酥内嫩,菜品用简洁大气的圆瓷碟装起摆放着餐桌上。气味诱人的饭菜香,江月兔一打开门回到家就闻到了,她把书包甩到玄关的桌子上,肉乎乎的小翘臀好像柯基的肉肉屁股一般屁颠屁颠地扑到餐厅处用手捏起一块没有骨头的鸡肉丢到嘴里含着,鸡肉有些烫她在嘴里面滚了几圈才咀嚼吞

  • 白杨少年之状似中毒

    大夫为秋月梨把脉的时候,许留白就站在床畔,剑眉紧蹙,俊朗的脸上凝上一层浓重的阴霾,眼里尽是悔意和疼惜。只可惜秋月梨始终别过脸去不去瞧他,她只感觉到他强大而沉重的气场,就这样包裹着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念及他方才的冷漠,以及那悄然传来的妖冶香气,秋月梨冷冷撵人,“请你出去。”“月梨。”许留白疼惜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