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上掉下个林悟空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羽小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逸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我来替他喝。”

“哦?”

奥斯莱循声望去,看到是之前那个昏迷了的劣民,倒是有些惊讶。

他还以为这个劣民已经死了。

“你要替他喝?你们这些劣民真有意思,现在倒开始重情重义起来了。”

苏逸没有理会奥斯莱的讽刺,走过去把祁风给扶了起来。

祁风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他反手握住苏逸的手腕,艰难的摇了摇头:“那毒……喝多了……会死……你不行……我去……”

苏逸心中微微一动,本来,她只是觉得这个祁风很有义气,现在看来,他好像不仅仅是一个逞英雄的角色。

他很清楚这些毒素会带来的后果,却还是挺身而出,这个男人,应该是天生的具有正义感。

可能是因为苏逸从小就喜欢看各种武侠小说的原因,祁风这样的性格虽然不说有多聪明,但是这种正义感,打动了她。

想了想,苏逸把怀里的能源核拿出来,悄悄的放到祁风手心。

“放心,我有办法,这是补充能量的东西,你收好,喂,这是我第二次救你,可别再死了。”

祁风的神志还有些不清醒,他听到苏逸说是第二次救他,心里有些奇怪,却没有精力去思考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把手里的东西给握紧了。

奥斯莱看着挡在祁风面前的苏逸,表情带着几分冷酷。

“你想代替那个杂种,可以,如果你能把这些溶液全都喝了,我非但不为难他,还可以把他放了,怎么样?”

本以为这个劣民会被吓退,没想到对方微微一笑:“这些……好像不够吧,奥斯莱阁下,按照您的技术,想要配比出合适的溶液,我看起码还需要一倍的剂量才可能成功呢。”

听到苏逸的话,奥斯莱先是一愣,而后有些微微的慌乱。

“你这个小臭虫,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

苏逸不慌不忙:“阁下,我从哪里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还没有找到适合的配比不是么。”

这会儿,奥斯莱已经恢复了冷静,他的眼眸之中,露出几分阴狠。

“是啊,既然有你这么个小臭虫在,那我就多试几次,总能试出来的,现在,你给我把这些喝下去!”

苏逸故意用了激将法,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她不慌不忙,拿起一杯溶液灌了下去。

一开始的时候,溶液的毒素还是让苏逸吃了些苦头,她的脸色瞬间惨白,人都差点站不住,一下子撑在了放溶剂的小车上。

奥斯莱正等着看好戏呢,见苏逸这么狼狈,当然是心情很好,他也不怕苏逸知道什么,反正只要进了这个仓库的劣民,他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出去。

可是过了一会儿,系统把苏逸体内的毒素分解掉一大半了之后,苏逸马上就不难受了。

她挺直腰杆,把溶液瓶放了回去,脸上是几分淡淡的笑容。

“奥斯莱阁下,这瓶溶液的配比,好像不对呢。”

奥斯莱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指着自己的几个手下:“你们几个,把她架住,你,给我拿溶液灌进去!”

其余的劣民看到奥斯莱如此可怕的行径,无比愤怒,却又不敢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低下头,在心里祈祷苏逸会没事,而罗昂大叔则是流着眼泪不住的念叨着:“作孽啊,你们这是作孽啊!我们也是人啊,也是帝国的公民,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祁风趴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去代替那个可怜的女孩,可惜他仅有的能量已经在刚才的痛苦中耗尽了。

这时候,祁风忽然想起女孩刚才塞东西到自己手里的时候说过,好像是可以恢复能量的。

他打开那包用绿萝蕉叶子包起来的东西,发现里面是十几颗小小的淡黄色固体。

看到这些东西,祁风的心里忽然划过一些什么,他拿起其中的一颗,放入口中,那种熟悉的味道和口感,让他猛然间明白了一切。

“原来是她!”

随着十多瓶溶液灌进苏逸的口中,苏逸的样子明显没有刚才潇洒,她整个人已经跪倒在了地上,脸色也变得惨白,浑身都在抽搐,似乎支撑不了多久。

看到这样的苏逸,奥斯莱的施虐心大大受到满足,他还故意多配了几瓶剂量过重的溶液,就为了让苏逸受折磨。

而实际上,系统却是一边分解着那些溶液中的毒素,一边毫无感情的说道:“宿主,按照目前系统的分解能力,您的身体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刺激,为什么要表现出如此夸张的表情?”

苏逸一边继续拧着眉头装难受,一边在心里说道:“说你不懂,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不这么装,奥斯莱那家伙怎么会得意?只要他越得意,我就越能吸收到能量。对了,现在能量有多少了?”

系统大概是无法理解人类这种诡异的心理,默默顿了顿,才说道:“已经累积了54395点能量,可以进行系统升阶,系统升阶需要2个小时四十分钟,在此期间,宿主也需要进入休眠状态。”

这样么。

苏逸想了想,吩咐道:“暂时不升阶,晚上再说。”

整整一天,苏逸装模作样的从奥斯莱那里骗到了大约10万点的能量,到后面奥斯莱明显开始心疼起那些能源浆,配置的溶液一次比一次少,苏逸的吸收也就慢了下来。

后面苏逸直接开始升级系统,奥斯莱也正好累了,看苏逸晕了过去,就意味她是和之前一样,支撑不住,就没怎么在意,准备回去休息,第二天再来收拾这些可恶的劣民。

系统升级期间,苏逸昏昏沉沉,意识完全陷入在黑暗之中,等系统叫醒她的时候,升级已经完成了。

“完成了?我睡了多久?”

系统的声音还是那么毫无感情,“两个小时四十分钟。”

好吧,系统还挺精准的,说是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一分钟都不带误差的。

但是这个升级系统的方式,也太危险了些,这一次她是料定了奥斯莱没把她放在眼里,才敢升级,下次她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否则升级期间,她不就任人宰割了么。

“对了,既然升级好了,你怎么又把我弄到内存里面来了?”

“宿主,这里不是内存,是宿主的意识海。宿主的意识脱离身体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上次情况紧急,系统才做出了特殊应对,现在系统已经升级,系统和宿主意识海的连通加强了,因此系统可以在宿主的意识海内直接出现。”

行吧。

“那现在是……”

“系统升级,需要向宿主介绍一下功能。”

由于现在的情况特殊,苏逸的处境比较危险,她就让系统先跳过别的,直接介绍一些战斗方面的功能。

早先苏逸就了解到,系统升级到贤者初阶,是可以解锁一个战斗技能的,系统现在就把这个战斗技能的界面展示在苏逸眼前。

只见上面是这么写的——

【技能名称:能量粒子弓】

【技能描述:使用能量粒子模拟弓箭效果,造成直线范围的远程单点爆炸伤害,伤害值等于2000点的能量当量】

简单的说,就是弓箭。

苏逸前世是个学生,平时能出门跑个步就不错了,也没学过弓箭这种酷炫的技能,顿时有些傻眼。

“这玩意儿,我也不会啊,你就不能随我的心意自动发射?”

“系统需要升级到先知等级,才能和宿主的意识海完全连同,因此现阶段无法做到宿主所描述的方式。”

苏逸无奈,得,她这好不容易升级了个外挂,还不会用,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事吗?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宿主,作为您的系统,我有义务提醒您,系统只是一个辅助工具,优秀的宿主应该学会如何利用系统,而不是依赖系统,否则宿主会在这个险恶的星际宇宙中轻易死亡。”

“……”

好吧,现在苏逸知道更郁闷的是什么了。

是被自己的外挂给教育了。

又大致上了解了几个可能会用的上的功能,苏逸便从意识海中醒来。

她一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罗昂大叔,罗昂大叔正在用一个小的石碗鼓捣些什么,看到苏逸醒过来,惊喜不已。

“姑娘,你醒啦!”

随着罗昂大叔的声音,所有本来躺在地上休息的劣民全都围了过来,激动的看着苏逸。

“姑娘,你醒!”

“老天爷果然是长眼的,这位小姑娘没有死。”

“感谢天主,感谢天神……”

苏逸双手撑着地面,坐起身子,她感觉到额头上贴着什么东西,拿下来一看,是一片叶子,上面敷着奇怪的汁液。

罗昂大叔笑呵呵的朝她解释:“这是飞燕青,有醒神的作用,我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效果,也是试试看,幸好你真的醒过来了。”

他这么一说,苏逸好像是从额头感觉到些许的清凉,便对罗昂大叔笑了笑:“罗昂大叔,谢谢你,我好多了。”

罗昂大叔热情的握着她的手,语气恳切:“是我和大家伙儿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替我们喝了那些毒水,我现在……”

延伸阅读

漫威之无上至尊第七章  http://www.aogewei.cn/gvr5.shtml
第7章陈昱衡他们一行人回到教室上自习的时候,已经是晚自习的第三节课了。十五班的学委薛

诛仙之重生缘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aogewei.cn/gwf8.shtml
291楼:从结婚以后就没看到过林莘了,这次是不是综艺首秀?292楼:好像真的是纯素颜

穿成女主她姐之分道扬镳(6)  http://www.aogewei.cn/dqzq.shtml
楼顶之上,历战波一根接一根,也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烟。易江看着自己老哥这心事重重的样子,

[皇帝成长计划2]渣皇成妃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ii8.shtml
她从背包里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是特别厚的那种,看起来沉甸甸的,黑色的外壳上没有任何标

幻想世界变成现实的故事在线阅读EHT学院,黄金一代聚首!  http://www.aogewei.cn/6w9s.shtml
“哇!好不容易毕业,又要进入学院?九天无奈的说.他们各自捕捉了灵兽之后,在老旗的带领

剑心魔血录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sv1b.shtml
随着早上议政的结束。秦风来到了养心殿,“皇帝休息的地方。”心中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前任,

玄幻之我是科加斯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aogewei.cn/dvba.shtml
水上勉已经在椅子上纠结一整个下午了,她突然回过神来。“啊,下午了……”水上勉离开椅子

个性超能力的齐木楠子[综]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x9gq.shtml
因着要见宋辞一面,顾迟和燕离一早便来到了宋府。宋辞是宋家的大公子,颇有些才学,去岁他

半缘修道半缘君(《花千骨》同人)在线阅读义正辞严 马省长怒愤贴讣告 语重心长 孙总统赴邕说竞存  http://www.aogewei.cn/nh55.shtml
李宗仁带着一名卫士,由贵县乘船来到南宁,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歇息了半日,他打听得不少情

瑾延澄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slrg.shtml
“你是……明日香?”明日香被楚航的反应搞的有些发毛,她连忙后退了一步,短袖下露出半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明万华在线阅读第三章

    安薇娜的话彻底的让凯尔震惊了。或者说已经不知道被震惊多少次了。不是凯尔的定力不够,实在是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太刺激了。假设某一天,你一叫起来,突然看见萨格拉斯开了个门到你家,跟你说:“来吧!我让你变成恶魔,我们去拯救世界吧!”恩没错,就和这种情况差不多。你会什么反应?你会想什么?当然,你的反应应该

  • 权游之鹰扬在线阅读第三节

    潭王是谁?太和皇帝是谁?秦王、汉王、赵王又是谁?我们不得不往回倒一下!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当初靖难成功的人由正史中的朱老四变成了老十七,也就是宁王朱权!那大明的故事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公元一四零二年,建文四年南京陷落,大侄子朱允炆神秘消失,朱权成了大明王朝的一把手。废建文年号,建文四年改称洪武三十五年

  •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之不简单的老头

    第五章:不简单的老头“红烧肉!看着好像还行!”“味道也挺香的呀!”“虽然卖相还不错,但是总感觉比不上夏青的那一份!”“小点儿声,不想干了吗?”红烧肉?这个刘明,是他太有自信了还是他真的不知道啊。猪肉没处理好的话就容易有骚味,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处理那股味儿…难道他真的有赢我的把握?“切!炒牛肉,能不能有

  • 网游之名动天下在线阅读第4章

    对于慕小宝的真诚建议,迟琛不但不予采纳,甚至翻了个“你脑子坏掉了吧”的白眼。慕小宝看着那头认真学习的迟琛,想起脑子里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不定时炸弹系统,内心就是绝望,就是非常绝望。这一整天,慕小宝都用着自己那哀怨的小眼神瞅着迟琛。她内心就一个希望,希望迟琛能良心醒悟,回心转意,弃暗投明。然而迟琛那双

  • 唯一琴师(网配)第2章在线阅读

    于是她飘泊在冷漠的人群中,成为暗影中的光,是一点明斑。落上阴郁的景色,也是个精灵。追求真理,却象“传道者”一样兴叹。——《别揭开这画帷》……沢田纲吉偷偷观察在教室里做值日的少女。红色渡染上层层积云,如一团野火在天空中燃烧,璀璨旭日里的那几点余光穿透进教室的窗户,把几乎空无一人的教室照得有点昏黄,灰尘

  • 海贼:跟我,得讲规矩第5章在线阅读

    宁千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想,其实他们也是爱过的吧。朝夕相处十几年,有些情感,深入骨血里,剥离之下,痛楚钻心……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呢?那一年,她的宁臻开始频繁地为一个女星造势,把她从十八线捧成了国际影后,抽空出席很多有她的活动,从来不看爱情电视剧的他开始欣赏那个女人的所有电视。那一日,她在电视采访里看

  • [综]酒吞不开心在线阅读第八节

    顿时间,一道道呈现弧度的电芒从龙骤拳头上释放而出。它们疯狂的朝尚林的方向窜去,如同一条条欲将觅食的银色长蛇,凶猛之极。不仅如此,更为关键的是尚林所施展的水弹术成为了电芒的天然导体,导致所有的电芒在那一连串的水珠之上,顷刻间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更粗的电芒,速度不减,威能却成倍增加。现在的情形,要是有

  • 偃师第2节

    林沁和辛木的日常起居平淡无奇,更多的还是各干各的事情。林沁看书,写东西,辛木也看书,查资料,做研究,写笔记。林沁在一家国有研究院工作,辛木是北京一所大学的教学副院长,曾经是林沁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林沁还在业余时间写点东西,有时也会被一些网站采用;辛木则是个单纯的学者,在学院搞科研,带学生,做项目。这是

  • 世间堂满堂红在线阅读第2章

    要说久,其实也不久。小琳其实本来是个二流明星,命水要比罗伟杰好太多了,平时罗伟杰这人要想有个超过三秒钟的正面镜头都要通过各种面试才能拿到跑腿的角色,小琳只要和副导演上酒店里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坏事就成功拿到了一个重要的配角。只是当全世界的男明星只剩下了罗伟杰一个人后,女明星基本上不是一线演员根本没有出

  • 天龙之因缘际会第3章在线阅读

    “这是我的梦境?”常念君环绕四周,她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不痛,真的是梦。“别跑了,你这个灵力弱的狼妖。”带着轻蔑的声音响起。声音从下方传来,常念君低头一看,她在天上。常念君慌张了,因为她就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飞在空中?!“你们这群混蛋,我是不会屈服的!”云焱倔强的说着。他的眼中,满满的坚定和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