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桃花深处言长歌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吾爱兮雯 来源:言情小说吧

结束和庄女士的通话后 ,沈迟夜花费了些许自己的宝贵时间想象了一下,他这位所谓的小竹马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鉴于庄女士一贯来偏爱乖乖巧巧的小辈,沈迟夜本能地就把小竹马划进了小白兔那一挂。

看到庄女士发给他的照片时,沈迟夜果断在小白兔前面加了一个前缀。

“很好欺负”的“小白兔”。

那是一张半身照,照片里的少年纤瘦白净,穿着米色的毛衣,抿着嘴角似乎在笑,看起来很是人畜无害。

沈迟夜认认真真地把照片里的小竹马看了好几遍,随即十分冷漠地关上了手机。

重度脸盲的沈总裁表示,记不住小竹马的脸完全是因为小竹马长的没有辨识度,和他沈迟夜没有任何关系。

总之应该是个温顺不来事的小孩,没必要非得记住脸吧。

因此在陈酒轻飘飘地说出那句“你妈妈”时,沈迟夜起码怔住了有五秒。

恕他直言,他是不是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明明白白存在的嘲讽??

“你在指责我?”反应过来的沈总裁很恼火。

陈酒摇头流利道:“没有没有,我是在提问,能听出是疑问句吧?”

沈迟夜一个没控制住,重重地冷哼出了声。

疑问句?

谁说疑问句是这个语气!你这分明是阴阳怪气!

老子放着一堆事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来接你你居然在这跟老子阴阳怪气!!是不是找死!

沈迟夜瞪着陈酒好半天没说话,脸颊绷得很紧。

陈酒那张先前离了照片两眼一抹黑的脸此刻无比深刻地印在了沈迟夜的脑海里,深刻到他想让这张脸调转方向对着地面狠狠来一下。

他怕是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记不清这小子长什么样了。

小白兔...小白兔个屁!

个嘴欠的小子......白瞎了一张脸!

“跟上!”沈总裁硬邦邦地结束对话,冷酷无情地丢下两个字,转身就走。

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看走了眼。

陈酒见好就收,隔着一段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男人身后,那个距离把控的很好,半个胳膊,丝毫不差,似乎是他的习惯。

目睹了现场大气都不敢喘的0031趴在陈酒耳朵边无声哽咽:“大哥,大哥您怎么这么......”怎么这么莽撞!我就剩下半边身子了啊大哥!情况有一点点恶劣咱们就不要这么硬气了哇!

0031虽然话没说完,但个中意思陈酒已经领会到了,他看着沈迟夜比自己高上不少的背影,小幅度地眯了眯眼睛,在脑海里回复它:“不然呢,顺着他?”

0031:“唔?”

难道不应该这样吗?

“那我不就和其他人一样了吗?”陈酒说,“如果这时候我不给这位备胎朋友留下一点特别的印象,回头他哪里想得起我,是不是?”

0031觉得陈酒的语气有一点点意味深长。

“但是,但是......沈总裁他不一样啊,他狠起来什么都做的出来的。”委屈巴巴的世界意识还是觉得不太妥当。

陈酒话锋一转:“0031号小朋友,咱们是来做什么的?”

0031想了想:“补洞的。”

“说的对。”陈酒的视线落在沈迟夜细碎的头发上,碎发被修剪的很短,边沿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摸上去大概会很扎手,“但是谁告诉你,补洞就非得盯着那个洞费劲往里头填东西了?”

0031呆呆地歪着头,显然没想到陈酒身为一个补洞师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31......0031,你对补洞师......了解多少?”陈酒顿了顿,突然问。

0031一愣。

编号31的它已经算是比较早诞生的一批世界意识了,但对于补洞师,它其实一无所知,如果不是这一次它的世界被怼出一个洞,0031依旧不会知道大世界修复所里有补洞师这么一个职位,有陈酒这么一个人。

“原本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这句话陈酒说的很小声,0031差点都没听到。

世界意识敏锐地察觉到了补洞师先生泄露出来的一丝悲伤,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话题突然就沉重了起来......

咱们不是在讨论沈总裁吗!

“抱歉,说了一些无关的话。”突然的沉默让陈酒意识到了什么,他迅速收敛了情绪,脚步稍微重了一些。

“大哥......”这种一无所知的感觉很不好受,0031试图说些什么调节一下气氛,然而词穷的它只起了个头,就没了下文。

“怎么?”

眼见着陈酒跟着沈迟夜要走出机场,0031灵光一闪:“大哥你要没有暖气了!”

陈酒闻言猛地停住了脚步。

两秒后,他果断冲着前面闷头往前走的男人喊了一声:“哥哥!”

大步流星的沈迟夜脚步一顿,随后走得更快:呵!现在知道喊哥哥了,你以为你喊一声哥哥我就会理你吗!你错了你必须多喊几声!

见男人没理自己,陈酒琢磨着沈迟夜或许是觉得叫哥哥略显亲密,于是迅速换了一个称呼:“庄阿姨的儿子?”

沈迟夜牙关一绷:这是什么不受重视的称呼??陈酒你小子怎么回事?

他憋着满肚子腹诽,也不知道在跟谁生气,谁知道后边悠悠又传来一声。

“唔......儿子?”

沈迟夜额角青筋狠狠一跳,猛地转身 ,抬手一巴掌摁在陈酒头顶,阴森森道:“小子,你再叫一遍?”

陈酒无辜眨眼,眼睛亮亮的,盛满了乖巧:“哥哥。”

沈迟夜沉着眼看他,嘴角勾出一个森冷的笑,带着既然忍无可忍我就破罐子破摔的寒意:“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第一次见面就能惹我生气的人不多,你很不巧的是一个。”

陈酒眼睫颤了颤,抬手握住沈迟夜的手腕往旁边拽,他不太喜欢这个姿势。

沈迟夜没想到陈酒会掰自己,神色一厉,薅住了陈酒一簇软乎乎的头发:“再瞎动!”

拽也拽不动,陈酒索性放开手,就着这个姿势半真半假地说:“但是我挺喜欢哥哥的。”

沈迟夜高贵地吐出一个字:“呵。”

“如果你能借我一下你的外套我就更喜欢你了。”陈酒伸着食指戳沈迟夜的胸口,笑出一口小白牙。

沈迟夜危险地眯了眯眼,低头看那只比自己小一号的手。

陈酒把伸着的胳膊的袖子撸上去一点:“你看,我就穿了这么一件,出去就要被冻死了。”

沈迟夜又去看露出来的那一小截白皙细腻的皮肤。

“哥哥我真的很怕冷。”陈酒放下手臂 ,仰起脸看沈迟夜,满脸真诚,毛茸茸的头发在沈迟夜手里跟着动了动。

痒的很。

沈迟夜的嘴角往下压了压,摁在陈酒脑袋上的手不重不轻地拍了两下,接着收了回去,搁在了胸前的大衣扣子上,仿佛下一秒就准备动手解开。

陈酒的目光粘在了沈迟夜的手上。

他看着那只修长的手解开了第一颗扣子,随即移到第二颗扣子上,然后......停住了。

陈酒抬眼,和沈迟夜对视。

然后他就听见,沈迟夜嗤了一声,一字一句道:“老子信了你的邪。”

陈酒真诚的表情裂开一个口子,滚!蛋!吧!你个只有脸好的傻子!

“别在我这玩什么花花肠子,老子专治各种花里胡哨。”沈迟夜利落地把解开的扣子扣回去,潇洒转身,自觉自己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机会,简直帅的一塌糊涂。

陈酒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硬是忍住了想掐沈迟夜脖子的冲动。

沈迟夜走出机场,背对着陈酒,一段话说的抑扬顿挫,很有讽刺的味道:“怕冷?怕冷还穿一件你是傻子吧?你在国外也该知道首都的气温,三岁小孩都知道在手机上查天气,你比人小孩还不如?就算你真的怕冷,这里离停车场能有多远?你这么娇气没法忍?”

陈酒在心里对着沈迟夜比中指,木着脸往外走,根本不想跟他说话。

首都的风是裹着沙的,小颗粒和有如实质的冷一同碾过皮肤时,带来的是一种极度不舒服的疼痛与僵硬,陈酒很讨厌这种感觉,仿佛血液都跟着冻住了。

被风噙住的皮肤起了一层小疙瘩,陈酒额角突突的跳,一脚踏出机场的同时,一件厚实的大衣兜头把陈酒盖了进去。

带着体温的大衣包住了陈酒单薄的身体,阻隔了嘶吼着的寒风,也阻断了毛孔里的湿冷。

陈酒错愕地看向沈迟夜,满眼的意外。

“话是这么说,但我觉得你确实需要一件衣服,”沈迟夜拉着陈酒的胳膊带着他转过一个弯,“走快点,车就在前面,我可不想你冻病了我妈来我这絮絮叨叨。”

陈酒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的步调小跑,半张脸都埋在大衣里,露出的鼻尖有些红。

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火苗一样燃烧着的温暖。

沈迟夜来机场的时候没堵车,回去却赶上了下班高峰期。

多堵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

沈迟夜按着庄女士的要求带陈酒去了自己在滨湖的小别墅,把人塞进屋里后,自己站在玄关靠着门框,也不进去,也不换鞋:“我妈说你回来的太突然,你们家的房子也没收拾,让你先在我这边待几天,我有时候会过来住所以屋里头应该也不缺什么,反正你也就住个几天,就别挑了啊。”

陈酒站在门里听话地说:“好的。”

沈迟夜狐疑:“真不挑?这么乖?”

陈酒点点头:“不挑。”

沈迟夜挑了挑眉,事实上,自从这小子被自己一件大衣兜头盖住到现在,一直都表现的极其乖巧,在车上甚至都没动一下。

最开始那个阴阳怪气的陈酒仿佛是个错觉。

“那行,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沈迟夜想不出个所以然,也就不想了。

管他真乖还是装乖,别惹着他就行。

他低头看看表,八点十二分。

现在去参观参观某个订婚仪式,应该还来得及。

沈迟夜想到订婚仪式的两个主角,眼角泛上不易察觉的冷意:“那我走了。”

“回头见。”不在状态的陈酒抱着大衣冲他摆摆手。

沈迟夜无语伸手:“衣服还我。”

陈酒立刻露出挣扎的表情,捏着大衣很是不甘愿。

“家里有空调,”沈迟夜的语气带上了无奈,“遥控器上个电池按一下总会吧?”

陈酒一言不发,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和沈迟夜对视。

僵持之际,沈迟夜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讶的女声。

“崽,你怎么不进去?”

沈迟夜听到这个声音后背一个激灵,万般不愿地转过身。

一个面容精致穿着讲究的女人正裹着厚厚的袄子站在他身后,以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看着他。

“妈......你怎么来了?”沈迟夜脑袋疼。

庄媛女士随意扫他一眼,探头往屋里看:“干嘛,我来看看小酒儿你还想拦着我?小酒儿!快给阿姨看看!”

陈酒还沉迷在大衣的温度里,下意识神情一变,换成了长辈最喜欢的表情,温顺地打了个招呼 :“阿姨好。”

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单纯害羞,什么叫川剧变脸。

庄女士小碎步走进屋,顺带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哎呦小酒儿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就好看,现在更好看了呀,崽你说是不是?”

沈迟夜脑袋嗡嗡响,不欲多说:“是是是,你看着,我走了。”

再不走怕是今晚就真的什么都做不成了。

庄女士脸一板,语出惊人:“你走什么走?是不是想去找那个,那个什么白,白莲花?嗯?”

沈迟夜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垮了下来,完蛋。

陈酒垂死病中惊坐起,当机立断上前一把捞住沈迟夜的胳膊,手腕使力,硬是把人拽的往他这边倒了一下。

他冲庄女士弯着眼睛笑:“没有的事阿姨,哥哥刚刚还在跟我说他担心我时差没倒过来,晚上要留下来陪着我呢,他是要去车上拿东西。”

胳膊被掐的生疼满脸扭曲的沈迟夜:???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沈迟夜觉得自己真是见了鬼了。

延伸阅读

天罡伏魔记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xiaohaicx.cn/x8t2.shtml
暗号断魂?呵呵,太有首辅大人的风格了。三日过得很快,入秋后,天色暗沉得比以往要早了。

快穿对象是作精怎么办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ohaicx.cn/gxma.shtml
第七章铁脚七吴真心里暗道不好,这道狼烟没把师兄召到,却把恶鬼引来了。那只尸獒又不在身

做最好的影,养最帅的狗你好,新世界  http://www.xiaohaicx.cn/grje.shtml
港岛俗称东方不夜城,这里寸土寸金大厦耸立,房屋紧挨,灯光闪烁。这里紫醉金迷,三教九流

入梦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ohaicx.cn/xq97.shtml
镇北营的狩猎队伍出发前往山脉了,。一路上,苏星落都兴致勃勃的向从小就带着自己到处玩耍

伪苏童话之第五章 到你了(5)  http://www.xiaohaicx.cn/nos1.shtml
萧阳也习惯了,心中并没有不爽,直接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阳子,来啦。”同桌张东和萧阳

男主总想跟我搞基(快穿)胜者为王,败为寇!【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xiaohaicx.cn/ngte.shtml
“噗嗤!”一声兵器刺穿血肉的声音,在孙策的耳畔响起,同时一股猩红的血液溅射到了孙策的

[刀剑乱舞]归宿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aohaicx.cn/a202.shtml
风云左右三千里,横渡无边纵是台!风云台,是建立在万妖禁地中的过渡站。任何出入万妖禁地

那个携带狼崽的少年闷骚(二)  http://www.xiaohaicx.cn/ylvo.shtml
白衣男子正一脸温柔看着她们,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萧雅轩,萧风和萧然对着他们微微俯身行

星神武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xiaohaicx.cn/b603.shtml
“欸欸欸~男朋友吗?”玲子大吃一惊,“我没有男朋友啊。”右京看向玲子,俏丽的脸上倒是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xiaohaicx.cn/p4pa.shtml
为了维持**的质量,这庄园几乎是强制性的,每夜每个人都得到了很好的睡眠。玛尔塔不知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转生后我被反派收养了在线阅读第10章

    “母亲!父亲他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余浣真心惊不已。“不会,你父亲虽是文官,却是实打实的武状元出身,一般人难与他匹敌”,顾倩云手脚发凉,心中已经有了猜测。这边余浣真又愤愤开口,:“母亲,你看那个余知意,今日出尽了风头,硬生生把女儿给比了下去,女儿不服!”顾倩云听了心中亦凉,不发一言。余浣真

  • 全能天王的丛林法则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一节圣剑秘境云君寒一招重创先天一境的龙榜弟子雷迎的消息很快被传遍了整个宗门,宗中下至普通弟子上至内门长老无不惊叹连连。而云君寒自己则仿佛没事人一般,回到了寝房。此时沐凉儿三人却已出了自己的寝室,身上的气息无一例外,三人都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之境!见云君寒回来了,沐凉儿先走了过去,紧张的问道:“君寒,怎

  • 大秦之东方不败第一章在线阅读

    门开了,有人换了拖鞋进屋。向远抱着酒瓶,醉醺醺的抬眼,“你总算回来了。”秦温言看着满身酒气的向远,皱了眉,“怎么喝了这么多?”向远故作诧异地晃了晃酒瓶,“不过是一瓶而已,哦……不对,三瓶”向远指着地上倒了的空瓶子,“温言,你记不记得得今天几月几号?”秦温言满脸疲惫,捏了捏眉头,“向远,你醉了。”向远

  • 青天有鉴在线阅读第6节

    122.自己可能要死了这件事,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甚至可能就是因为意识到了,道士才会强撑着,要下山。只是他一直跟自己说,事情结束了,我要去接小狐狸,我可以去找他了。结果没想到小狐狸自己跑了出来。一袭白袍都染上了灰色,看起来脏兮兮的。奔跑过来的时候,看起来不像狐狸,像一只蝴蝶。扑向火焰。123

  • 超神学院之神级学霸在线阅读第四章

    “糟了!”绿谷惊呼一声,几人也是神色一变。可是赶不及了。就在大家以为惨剧即将发生在眼前的时候,灰白的绷带一下子缠住了她的腰。“拘捕武器。”绿谷出久立刻辨认出来,“是相泽老师!”相泽消太在一边,面无表情,拘捕的绑带直接把她拉向相泽消太,他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腰。随后仍是带着点严肃的低气压地半揽半搂着她,强

  • 伊莫顿(无限恐怖同人)第9章在线阅读

    西西里岛四天,游玩附近所有风景之后,转组佛罗伦萨。这座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有着数不清的博物馆,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各具特色的建筑,还有那佛罗伦萨的母亲河阿诺河静静流淌。翡冷翠是意大利语,现译名为,佛罗伦萨,这座古老又美丽,充满艺术与神秘气息的城市,如它的名字一样,让人爱不肆手。他们住在河边的别墅,畅

  • 超神学院:王者哥斯拉在线阅读第2节

    ‘整天嘴臭,你们这些人真的是说八国联军侵华烧毁圆明园就是我带的路、我就是白百合出轨的男模、我是刘洲成的小号、打断迪迦奥特曼腿的就是我、比特币病毒也是我干的、卢本伟的挂也是我给的,你们这一群人真的让我恼火’‘我没做过非要说我做过’笑川与网友的亲切交谈每天都在上演,他还叫mata川的时候生活是如此的充实

  • 我的名字叫洛基第10章在线阅读

    周二晚,吴青苗等人按照以往排练的时间在社团活动室做着最后的磨合和练习。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吴青苗看了看来电显示,起身向外走:“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社团活动室门的隔音并不好,罗望靠着门,听到吴青苗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来:“我五一不回去了……因为有两门课五一后要期中考试,我要复习……真不回,回了家我就

  • 网游之破碎苍穹在线阅读暗底下的刺杀、

    ------------------------------------------------------------------------------------------------------砰~~~砰~~~~、声音不断传来、。杂乱的声音使酒吧里的人纷纷往边上靠、轰乱是声音纷纷议论着、。

  • 青叶抄之谣言(6)

    06:谣言校门口围观的学生四散,不过这件事在挺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全校茶余饭后的谈资。容谦见池莫声丝毫没有在意一些人的指指点点要离开,连忙叫住他,“池教授,好歹刚才我也帮了你,你不请我吃顿饭么?”池莫声闻声,顿了顿脚步,不过没有理他。这个突然冒出在自己生活里的男人,还对自己的事知道的那么清楚,池莫声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