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星际伝说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炽无忧 来源:17K小说网

“看你这表情,”戚渊笑了,狭长的凤眼微微折起,勾起眼角微微上翘,笑意温柔且多情,却被格外清冷的相貌与气质收敛,变成淡极的风流内敛。他从口袋里神奇地掏出一张幼稚儿童才会用的小红花贴纸,撕下来贴在桃山手背上,不慌不忙地淡淡说,“唔,奖励你名字可爱。”

桃山:……

好的,她可以入土为安了。

肤色瓷白的女孩子脸红起来简直不要太明显。她低着头,可以称得上是手足无措地在咬唇,绞尽脑汁地想要回个一句半句,最后情急之下,竟然礼尚往来地回答道:“您、您的名字,也也很可爱。”

——啊,男人的名字夸什么可爱?!桃山你的嘴是真的笨!

戚渊闻言顿了一会,片刻后笑道,“你这是想问我的名字吗?”

“没、没有!”

桃山抬头看着戚渊否认。她的眼睛像是会说话,里面清清楚楚地倒映着男人好看的眉眼,男人低头看她,诱导她说:“你问的话,我会回答。”

戚渊话音刚落,林瑞便推门而入。

“哦呦,热闹啊,今个儿啥日子,凑在这等我呢?排面啊!”林瑞提着一袋快餐盒风风火火地进来,他的角度只能看见桃山四分之一的脸,粗粗判断是新来的实习生,便公事公办开口,“嘿新来的实习生?这么早到了呀,欢迎啊。”

在一边安静如鸡、看戏看得起劲的罗丽恨不得给林瑞甩两耳光子让他清醒清醒。

林瑞把早餐放到客厅桌上,满面笑容地问:“最近忙,也没来得及问卢月。新朋友怎么称呼啊?”

罗丽硬着头皮,顶着自家老大瞬间黑下来的神色,干笑着地朝桃山简单地介绍林瑞:“呃,桃山,这位就是瑞哥。”

桃山这名字,林瑞觉得有点耳熟;等他看清桃山的脸……哎呀妈呀,这可太脸熟了。林瑞都懵了,看着桃山一会儿,又看看脸色阴沉的戚渊一会儿,他有点转不过来:“这、诶,哥,你怎么把她带这来了?不是说不让和陌生人吃饭?”

戚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瑞,“你回来的真是时候。”

林瑞对戚渊情绪何其敏感,几乎是戚渊刚开口,他便干笑:“没没没,我觉得其实我不应该回来,啊哈哈哈。”

戚渊只平静地看林瑞一眼,没做搭理,然后他朝桃山伸出手,言简意赅道:“跟我上来。”

他的侧脸刚好对上窗外的阳光,极黑的瞳孔留了一片金色,深邃而璀璨;向她伸出的手骨节分明,长而白皙,手背下覆着淡青色的血管,天光很亮,桃山甚至能隐约看见留在皮肤上面的针孔。

这个时刻,桃山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他生病了吗?他有点瘦,好像不爱运动、不爱吃饭的样子。

戚渊见女孩低着头也没给个反应,便自己干脆利落地攥着她的手腕,把她往二楼住处那带。桃山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跟着戚渊走,上楼梯的时候还一直在走神地想:他手指很凉,体温偏低,平时肯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戚渊和桃山上了二楼之后,全程快静成空气的罗丽和陆隆瞬间炸了。

“卧槽!桃山是什么来头!”

“我草!他们俩很不对劲!”

“吵什么吵,渊哥没走远呢。”林瑞打断罗丽和陆隆的对话,自顾自地摸着下巴沉吟,“卢月呢?叫卢月出来吧。我们得合计一下要不要请个公关,处理一下#山神艹粉#这种舆□□件。”

罗丽惊了:“我的妈妈呀,有这么劲爆的吗?”

林瑞挑眉:“有,我合理怀疑,山那狗东西一见钟情,看上人姑娘了。”

陆隆这一刻觉得自己的心稀碎。

二楼A房。

戚渊的房间装饰很简洁,整体色调灰白,和他身上的衬衫一个色系;入门右手边是卫生间,然后是大衣柜,中央是两米宽的大床,再靠窗是书桌和落地灯;正对床的墙上和书桌上方都是灰色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本;书桌和床中间位置很宽,于是还摆了一张小茶几和懒人沙发。

戚渊指了指懒人沙发,示意桃山过去。

“你坐那,”戚渊从最外面书架上的一个小盒子里拿了一颗巧克力,放到桃山手掌心上。指尖触碰,他有过片刻的停滞,而后便若无其事地把手插在兜里,“吃糖吗?”

戚渊嗓音很凉淡,他低垂着眉眼,情绪无不平静内敛,没人知道他在裤兜里偷偷地反复捏搓着触碰过她的指尖,去回味牵她手时的温热。

戚渊有点记不清这是多少年过去了。无数个颠倒错乱的白天和黑夜,无数个光怪陆离的梦境与幻想,让他在很长一段日子里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一开始总是记着她,后面害怕自己记着她。再次相遇之后他果真开始患得患失起来,像个躲在阴暗里的变态一样去窥探她的生活、然后贪恋她的温暖。

太差劲了。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她那个时候是什么都还不懂的年纪,大概也记不住什么事情,不是说服过自己不去打扰她的生活吗?他现在这样又算做什么呢?

戚渊的情绪变化极快,他没等桃山回答,便往后退了一步,瘦削的背脊靠在书架上,从眉眼平和藏着欢喜到微皱着眉头自我厌弃,真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

“你吃完糖便出去吧,”戚渊说,“走时把门关上。”

拿着巧克力、在纠结是要现在吃掉、还是把它供起来的桃山懵了。

“不想吃?”

戚渊伸手准备把糖拿走,察觉对方意图的桃山果断撕了糖纸把巧克力往嘴里一塞,心里有点遗憾。

她其实更想把巧克力带回宿舍,放在漂亮的礼盒中,然后和灵宝炫耀这是山神给她的糖,山神这个人真的是又帅又温柔。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山神突然不开心起来,她站在那有些局促,腮帮子很鼓,说不了话只能用一双干净温柔的眼睛朝着男人认真地看。

桃山的举措让戚渊脑海里出现过瞬间的空白,沉溺在女孩这么温暖的眼睛里片刻,他恍惚间回过神来——又来了,自己又来了,情绪又开始不受控制、阴晴不定、忽悲忽喜。

控制情绪这一方面他真的是永远都做不好。

戚渊定了定神,转过身把架子上一整盒巧克力全部拿了下来,然后放在桃山手上。

“我很抱歉,把你带到这来是我不对,”戚渊眼睫低垂,字句从未有过的和缓,他对着桃山很有耐心地说,“但愿没有吓到你,糖给你赔罪,你拿着糖回家。”

顿了顿,在空出来的沉默中,他突然又说,“桃子味的夹心,你还喜欢吗?”

桃山捧着盒子,微微睁大了眼睛。

——桃子味的夹心,你喜欢吗?

这是年少时那个哥哥,留给她那张纸条上的最后一句话。那张小纸条从病历本上撕下来,边缘残损,上面的字写得比狗抓的还难看,她却收着那张发黄的纸条十年。

小时候不明白,长大之后才知道年少那位哥哥活的艰辛与苦痛。他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桃山都会梦见他,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再抱他一下,她一直为此遗憾。

十年的光阴如此漫长,足以把一个人的音容面貌通通模糊,桃山已经记不太清楚年少时那位哥哥的长相,只依稀觉得眼前的山神很是眼熟。

桃山盯着他看的时间过分地久了,戚渊实在扛不住,便错开桃山的眼睛——她睫毛长且翘,瞳孔黑白分明,视线清澈又专注,认真看着一个人的时候,那双明媚的桃花眼实在太犯规。

戚渊把糖盒往桃山怀里再推了推,然后打开门,轻轻按着她肩膀把她往门外推了一步。

“拿着,吃不死人。”

桃山拿着糖,在门口犹豫了很久,眼看着男人准备把门关上了,她才豁出去那般不确定地、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你,名字,是、戚、戚渊吗?”

戚渊关门的动作一顿。

桃山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是……戚、戚渊吗?”

“你觉得呢?”戚渊低头凝视她,深黑色的瞳孔印着她的脸,“不,我不叫戚戚渊。”

桃山的嘴角一点一点翘起来了,看见故人的喜悦让她的眉眼弯成新月,她认认真真地把话又重复问了一次:“你,叫,戚——渊吗?”

为了克制结巴,她每个字的音都是一个一个往外吐,戚字还特别拉长了。

戚渊一直看着她,眼里情绪不明,过了半晌,他才低声:“听不懂,你再说一次。”

迟钝如桃山都知道对方是在逗弄她了,但她实在是好脾气,一点也不介意别人逗她结巴,只是配合地抬头,欢喜地笑着,看着他的眼睛,字正腔圆地说:“戚,渊。”

戚渊。时隔十年。

她喊出他名字的场景是十年来支撑他活下去的所有信仰。这一刻的圆满和十年抑郁的辛酸纷至沓来,他瘦削的脊背似乎无法再承受这样的重量,“砰”的一下,他合上了门。

“戚渊?”桃山在外边轻轻敲门,语气也很轻,也很柔,像亲吻叶尖的露珠,“哥哥?你、你还好吗?”

她有在好好长大,十年光阴过去,涉江采过芙蓉,兰泽拘着芳草,她再次来到他的身边。

一门之隔,他弯着脊背蹲下身来,抬手掩住眼眶。

他性格凉薄,眼泪却很滚烫。

延伸阅读

润禾晨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y9ai.shtml
润禾晨家纺布艺总部是家居产品、水溶花边树皮缎、印花布、桌布、餐巾、盘垫、靠垫、窗帘等

玛欣韦尔自动化设备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nxsv.shtml
玛欣韦尔自动化设备通过提供创新的、客户定制设计,构造和建立成熟的制造解决方案,为国内

宝利来珠宝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iy8.shtml
香港宝利来钻石(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上世纪中叶,致力于钻石饰品的国际推广业务,经

飞盛玩具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xuos.shtml
飞盛玩具视觉敏锐,充分把握孩子心理,让每一件单品都至酷至炫,让男孩喜欢,女孩迷恋。飞

艾斯捷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dw93.shtml
艾斯捷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套,tpu手机套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蟹太太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g96p.shtml
暂无

女生小屋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x9r1.shtml
时尚出色:女生小屋时时紧跟时尚潮流,不断地推陈出新,不论是店面设计还是产品款式都保持

美玉人生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gn0k.shtml
[企业介绍北京京润宝苑国内外投资公司是一家以经营玉器为主,致力于多元化战略发展的集团

美美唱家庭KTV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6tjp.shtml
美美唱家庭KTV是一套高度集成的设备,十效合一,即插即用。传统方式是,当家庭用户有购

好乐迪KTV加盟  http://www.clearbeautifulskin.com/gksg.shtml
“上海好乐迪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主要是提供娱乐卡拉ok与餐饮服务的企业。本着的消费方式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装大佬在线OOC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英雄救美神马的很老套啊好了,大家,准备出发啦。王雅倩活力十足的站着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领航者的加长车旁,将最后一件行李箱放好后,转过身来,对着走过来的几人招呼到。龙傲雄看着前方激情四射的王雅倩,深深的感到这次出行,看来是一件不错的决定,笑笑大步跨到王雅倩身旁,宠溺的揉揉王雅倩柔顺的黑发,当先拉开

  • 咱能按套路出牌么!在线阅读第十章

    白白白听他这么说,看来他是真的不知情,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对他发火,不过她没想到掌门脾气竟然这么好,她都当他面摔书了他也不发火,也不准备责备自己,反而还耐心听自己说,弄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掌门”白白白说道。世墨看着她,柔声道“怎么了”声音柔柔的,传到白白白的耳边,让她莫名红了脸。“掌门,那我今

  • [全职高手]跨次元的大腿抱抱紧在线阅读女子难养也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太阳在天边只露出个尾巴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到自然醒可真是舒服,很久没有能睡个好觉了。平常上课一天也才睡个囫囵觉,哪怕到了周末也是按时起床偷偷溜出去玩。随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六点钟了。打开qq消息一下子全部蹦了出来,小傻子的消息更是

  • 督主,我给您说段儿书第4章在线阅读

    童睿睁眼时,天蒙蒙亮,晨光下照射着山洞外的树叶和雨水打湿的空气让人觉得这个世界越发的清新。“修真门派的唯一名额一定是我的,以前我没本事抢,现在我的实力可能是村长之下第一人,获得这次的机会,我才能向上爬。”童睿暗想道。他拨开山洞门口的遮掩物,活动了下身子,便大摇大摆地进村了。“哎,快看,那不是童瘸子他

  • 极品女总裁在线阅读第5章

    书房里笔墨纸砚已经备好,男生熟练地用毛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女孩在旁边认真看着,男生教她念,又手把手教她写那几个字。过了许久,男生看着女孩想了想,说:“你好像还没有名字?”女孩眨巴着眼看着他等他的下文。“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吧。”果然期待的她猛点头的动作又来了:“嗯嗯嗯。”思考几秒,男生灵光一闪:“你就姓

  • [综]不平等契约在线阅读第九章

    每升一级魂力要求就高上五点,第二级升级要求是魂力二十五点,依此类推。张岩看了下自己目前的属性。等级:15!(每升一级属性点加10)加上基础属性20点,也就变成了力量:120点、敏捷70点、魂力25点。其中3点魂力是和冰霜幼狼战斗时候突破的,剩下2点是刚刚学习基础冥想加上的,也就说25点魂力,正好够学

  • 警王之王真的很忙?

    第八章真的很忙?“周凡!”一大早,方妧惠看见走在前面正欲上楼梯的周凡,大声叫住他,“你有没有想出好的主意?”周凡停住脚步,站在楼梯上转过身,只见赵浅浅和方妧惠一起并肩走近,赵浅浅一脸鄙夷不屑的看着他,走近跟前时,嗤笑一声把头转向一边不看他。周凡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淡淡的感伤。“我想跟你说

  • 向往的生活之超级大明星第九章在线阅读

    罗喉这个人,显然不太会处理自己的负面情绪。他倒是会把事情放在心里压着,然后说不定哪天突然就爆掉了……夜川跟罗喉说过之后,这位的反应简直不正常。他只是对兄弟成家了这件事表示了一下欣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说好的报复社会呢?!差评!来自上天界的典狱长十分不甘,夜川这人看上去是个彬彬有礼的好姑娘,其实穷极

  • 我的老婆是总裁之磕糖(8)

    磕糖雾宁以为苏姐的事就这么过去了。但两天后,事情却闹大了。那天是周一,雾宁上早班,一大早来酒店参加周一早会。几个部门的员工统一在酒店一楼大厅集合,经理来讲会,会议开到一半,门口传来一阵争吵声。起初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只有几个同事注意到动静,渐渐争吵声变大,打断了经理的讲话声。大伙们伸长脖子朝门口投去猎

  • 一生一世之眉间心上之英雄救美

    哥们儿不能去领头盔。女神肯定会发现丢了卡,肯定会去专售店守株待兔。我要是对上她,那我就得领出头盔来,双手奉上了。我不能去,对上女神肯定被秒杀。所以,哥们儿只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大力。下午一点半,雪停了,寒风更加刺骨。沧海市中心大街东段,《创世纪》专售店门口,排队的人们乌泱乌泱地挤成了一团,大门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