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海王的职业素养[快穿]第二章

作者:反派死于话多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巧.....

确实巧,芬兰,瑞典,最后回到这里,又遇见。

世界并不大呀。

车子下一秒没做什么停留的滑了出去,卢潇眼睛不自知的随之移动,直到那辆车子拐弯不见。

轻扬了下嘴角后,才钻入车厢。

夜风顺着打开的车门灌进来,初春夜冷,卢潇拢了拢身上的长衣,轻呼口气。

刚放下的手机在她放入车钥匙的时候响起来,卢潇点了下屏幕上的通话键,随后一边盯着亮起来的仪表盘,一边拿起来把手机放到耳边。

里面很快有一道优雅整洁的女声传来:“卢小姐,晚上好。”

卢潇缓缓的卧入椅背,打算接完再走,“你好,你是?”

“这里是AFTER。”

卢潇浑身有一道细微的电流感窜过,那个名字钻入耳间的瞬间,空气都变得稀薄微妙起来——

小几秒后,她才回神……

电话里接着传来对方的一句询问:“您现在还在这边的城市吗?”

“嗯,我在,”她轻呼口气,“找我什么事?”

话落,她把目光透过车窗投出去,侧面楼墙上的广告屏恰好又播放回早前来时的那一幕,她几年前合作的那个品牌。

屏幕右上角,硕大利落的集团名字AFTER,正显眼的用墨黑的字体嵌在那里。

正看着,电话里的人回答了她的问题,表明了来意:“是有个新合作想跟您商量一下。”

卢潇心里一咚,整个人又出了神,合作?

她一眼不眨的盯着外面那幕大气漂亮的广告,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脑子里转了转想到什么,正想问,里面却有声音传来。

“嗯?卢小姐?您听得到吗?”

“嗯。”

“您有空见个面吗?来总部,或者约个地方都可以。”

卢潇升上车窗,靠回椅背里,红唇轻抿:“不好意思,可能没空。”

挂了电话,卢潇把车钥匙转到启动键,松开刹车,车轮滑了出去,拐过弯进入来时的那条商业街的时候,那个角度,外面大片璀璨夜光照澈进来,使得车厢一时明亮不已,她目光往外投去,最后看了看那抹广告。

如果再过两个月,她也许会考虑,现在,还没什么想法,脑子一片空白。

算了吧。

拐过弯,广告时间恰好到了,消失不见,卢潇目光笔直的盯着前面的路,一路很是顺畅的回了家。

在车库停车时,她才想起来有个疑问在打电话时想问,因为那边的人说话了,所以最后没问出来。

但很快她也没去纠结,没问就没问……已经拒绝了就不重要了。

另外,如果是她想的那样,那可能他们不止打一次,后面还会再来电话。

卢潇离开车库,上了楼,睡前把在咖啡厅中在脑海里补全了的歌词打出来,连同之前写好的整理好,打算隔天再研究歌曲。

事实上隔天下雪了,卢潇出门玩去了,歌曲不急,放着没动。

等到玩够,雪也停了已经是几日后,那天午后,她才认真给那首歌作起了曲。

AFTER的电话,就是那天下午再次打来的。

从午后阳光一片金黄到傍晚一片血红,卢潇在作曲室待了一整个下午,出来往房间走的时候,身上剔透的纱裙都沐浴在通道窗户透进来的夕阳里,一片红色光芒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手刚摸上门把,手机就响了起来,低头看清来电的瞬间,她不知为何,嘴角轻扬了下。

随后想想,因为猜对了呀。

她打开卧室门,进去后躺倒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坐了一整个下午,肩膀有些酸疼。

“你好。”阳光敷在脸上,照进眼底,她闭上眼睛,开口。

“打扰您了,卢小姐。”

还是上次那位。

卢潇在对方说明来意、询问她是在忙什么,合作的事情能否再考虑考虑的时间里,一直在思考要怎么推辞比较合适,不拂了人家大企业的面子。

最后,越是想着越是一时词穷,只能打起了太极:“怎么会想起我来呢?”

“我们合作过,彼此都很了解。”

“但我最近,确实没什么空,”顿了下,她眼珠转了转,意味不明的补充了一句,“我以为这三天里你们已经请了别人了。”

“这件事是景先生吩咐的,他只是到了昨天才有空过问起结果,一听您拒绝了,让我们再邀请一次。一次就算了,没诚意。”电话里传来一阵得体优雅的轻笑声。

卢潇睁开眼睛,眼底也在一片越发嫣红绚丽的夕阳里闪过一道笑意。

她点点头,嗯,一句话就全套出来了。

真的是他的主意。

扯了这么几句,卢潇也想出来怎么推脱比较合适了,见面说,这也是她的诚意。

恰好对方说,不如约个时间见面,是答应是拒绝再商量。

她点头应承了。

挂了电话,卢潇放下手机在茶几上,翻身起来把窗帘一半拉上后,重新躺下,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景先生。

景微酌。

这个人,卢潇和他并不熟悉,好几年没见了。

也不是,不能算没见,是压根就没见过。

她和这个人,应该说是完全陌生的。

几年前在受邀给AFTER创作品牌推广曲的时候,在总部和他远远有过一次照面。

但由于她在圈内出了名的低调,不喜欢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所以后面的品牌发布会以及各种宴会活动,都没有出席,只当时唱这首歌的歌手去了。

所以,从头到尾,基本是,他认识她,她也认识他,然后,互相没正面说过话。

去的歌手同样是她朋友,回来时给她描绘了一番AFTER集团的大佬超级年轻超级帅气,往台下一座,眼睛随便一扫,她发挥差点失常。

当时没什么感觉,直到前几天在芬兰偶遇,她才真被那副怎么看怎么完美好看的轮廓杀到,脑海里一片空白,又好像有许多词汇想要拿来形容,只不过最终拿不出一句。

景微酌.....

卢潇轻呼口气,睁开眼睛牵了牵嘴角,两个互相知道对方身份又没真正见过面的人,在芬兰与瑞典的那两次偶遇,有些巧,所以,他就记住她了吧。

转头就让人找她了。

前几天在咖啡厅门外,他还一脸淡定,巧,现在想来这个字有点腹黑了。

卢潇失笑,叹了口气,躺好,睡觉,还不到吃饭时间。

……

春天的夜幕降临得尤其快,一觉醒来还不到一个钟,外面已经黑茫茫一片,灯火四起。

约的时间就在晚上,卢潇想着既然是拒绝,不好拖人家太久。

晚餐后她就又开着车出门了。

春天夜里,天气有些肃杀,但路灯灯罩上挂着一块块的雪花,光从里面投射出来,照得白雪剔透朦胧,又莫名有种极暖舒服的感觉。

AFTER总部大厦在市区最黄金的地段,比上次去的咖啡厅远个五公里,卢潇一路慢慢的追过一盏又一盏的路灯,开得不快,比平时要小心。连着几天雪,除了白玉兰形状的路灯上还有痕迹,路面也还全是被碾压出来的一条条车辙的雪印,开起来偶尔有些打滑。

路灯照上去,不时还有点反光。

开到距离大厦三公里左右的地方,恰逢晚上九点高峰,路上全是浅黄色大灯交缠着红色刹车灯,卢潇刹停在一辆出了点事故的轿车后面一小段,接了个傍晚给她打电话的人的电话后,想要绕道过去,车就出了问题。

她有点懵。

松开刹车后车忽然熄火,再启动就怎么也动不了了。

卢潇静默一会儿,降下车窗趴到窗上看了看,还好,前面还在等警察,后面车辆不多,她还能救。

坐回去后,正琢磨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卢潇不经意间,余光瞥到隔壁车道的一辆车,黑色的,车牌号.....好像和那晚在咖啡厅门口看到的那辆.....

她那天盯着那辆车好一会儿,好像真是这个号。

卢潇默了默,抿唇犹疑起来,是不是他的车啊?这里是他公司附近,在这也正好正常。

那辆事故的车撞到了隔离栏,使得同向的隔壁车道也动弹不得。

想了想,她摸出手机翻出刚刚来电的那个电话,打过去,接通了后开口,“麻烦,给我景微酌的电话。”

对方有点懵,客气的问了句要做什么。

她说她有事找他。

对方原本想问什么事,又想起请她来的这件事就是他们景先生吩咐的,也许人家早就认识了的,那给个电话没什么吧?

不过,如果是认识的,怎么她之前没电话呢?

卢潇像是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脸不红心不跳的接了一句,“我清了下手机,不小心删了,刚刚才发现。”

对方点头,应了声好,

半分钟的时间,手机震了下,进来一条短信。

卢潇盯着上面那串陌生的数字,心跳快了一瞬,有点紧张。

按住,显示出呼叫后,她望了望外面那辆黑色的车,点了进去。

几乎不到三秒就接通了。

耳边传来一声清澈非常的男声,让人忍不住心里感觉有一泓泉水绕过。

第一次在芬兰听,她就在心里感慨,太好听了吧。

“你好,”卢潇轻咬了下唇,“你后面有一辆车坏了,麻烦过来帮忙看下。”

景微酌:“??”

“不是那辆出事故的,后面第三辆,我是卢潇。”卢潇,你认识的卢潇。

延伸阅读

[地缚少年花子君]养猫的我太难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xbet.shtml
杨泰是杨宁的副将,今天夜里曹轩突然派人来,说要送他一件大功。他与曹轩素无往来,突然间

穿越之正妻难下堂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ab9p.shtml
润玉和锦觅穿着喜服到了大殿上…旭凤带兵来到大殿上…两人战到一起…锦觅杀了旭凤…润玉成

千年之路遇(7)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n8jk.shtml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一起吃的炸鸡排?”安妮本来因为他说自己蠢还是很生气的,可是立马就

火影:旗木五五开之吴剑抓周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nc6g.shtml
“放屁,你邢老三说话就不经大脑怎么着,什么叫你们剑宗的修行奇才,白虹化龙刃乃是非刀非

裴先生的甜宠狐妻之好兄弟培根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x4of.shtml
烈日下,瓦鲁多村的一棵幸运的四叶草,正在萌芽。……“年年有灾,今年特别多。种的粮食收

大秦之无尽传承系统穿越了?(二)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u0nd.shtml
荷华是被芃芃的电话救走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夸张的有些吓人:“晓姿,你在哪里呀?怎么还不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药堂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ur3x.shtml
晴空朗朗。虽然大家基本上身体恢复了,但村长还是决定让大家休息一天。玉木闲来无事就去了

武侠红颜录之女魔头凌玥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y96m.shtml
县太爷看着来人走后的背影一直久久未能回神。直到县太爷旁边的女人说:“大人,那名女子是

我是诸天总主角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awq7.shtml
“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

厨神:从征服江莱开始!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gtsl.shtml
乔弋起了个大早,穿上一成不变的白衬衫,围上深褐色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果然没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承麟在线阅读害怕的猫猫

    白千离的目的是元遥城,对他们口中的极品灵器一点兴趣也没有,自然不想在此逗留。可奈何…世事难料。“醒醒,情况不妙。”冷冽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之中。半夜忽遭袭,惊得白千离立即抱着怀中的猫掀被而起。只闻整个客栈喧闹声不绝,隔着窗门能瞧见隐隐约约的火光,还有一股焦味。瞧清情况,白千离压着头昏蹙了眉。她这些年来很

  • 谁与争锋在线阅读第3节

    在如今的网络聊天之中,有一种人被称之为‘老司机’,一言不合就开车,两个老司机凑在一起互相飙车,还有第三个蹦出来时不时玩一个弯道超车,导致一群迷弟迷妹高呼‘老司机带带我’!但是,讲道理,您确认您真的知道‘老司机’这三个字是怎么来的吗?其他方面暂且不论,就比如眼下各大顶级车行里的‘试驾’,其中的意味便不

  • [择天记同人]秋山君神炎大陆

    “楚云飞...等着我...你在《战火》里给予我的,我会在这个世界里加倍还给你。”.....“信息确认完毕,你将在十秒后传送到神炎大陆。”当机械的女声开始倒计时时,我的脑袋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接着,一股奇特的睡意侵入了我的大脑,我进入到半睡半醒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感觉自己好像正穿行在一个长长的隧道

  • 嫁给顶级豪门大反派「穿书」第10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聚宝斋股份有限公司琳江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琳玲知道父亲心中所想,对其点了点头以示放心,犹豫再三最终决定说出实情:“实不相瞒,我修炼的乃是雷属性功法,为了快速提升修为一直吸食的是这个东西!”看着琳江手里亮出的东西凌云眼里一亮惊呼道:“雷灵珠!”“不错!”琳江喃喃道:“八年前我得到这个宝贝是在中州的

  • 别看第1章在线阅读

    舒晓晖从缝隙中钻出来,两只小小的黑眼珠灵活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确定附近的半机械基因生物已经挪动位置,没有扫描到他之后,舒晓晖鼓起勇气挪动着小小的毛团一般的身体飞速的往空投的方向跑,四只爪子倒腾的几乎有了残影,冲刺了一会之后,小短爪子终于摸到了空投包。干脆利落的把空投包收进了自己变成动物之后多出来的小

  • 秘玺第五章在线阅读

    大胤帝国金陵皇城,统领太监陈海微倾腰迈着小碎步走进了养心殿的大门,经过大门口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门侧的两尊金狮,总觉得与常日有些许不同,身旁的小太监瞧见了,忙不迭的赶紧上前将金狮头上的浮雪吹掉,掏出怀中的丝绢擦了又擦。陈海不紧不慢的走到殿内,双膝下跪行跪安礼,道“奴才陈海恭请圣安”。“起来吧,你

  • 初如梦之进入**

    斩将斩将给我冲刘关张上上上吧对面将军全杀了,步兵正面抗住就是现在背后一波奈斯,给爷把对面弓箭手杀光!。现在这个玩的特别起劲的青年就是我们的主角刘玄了。电脑屏里他玩的正是全面战争三国,刘玄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玩战争**,什么骑马与砍杀全战都是他的最爱,操!电脑这是怎么了。正在刘玄玩的特别嗨的时候电

  •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因祸得福,刘默修仙

    刘默呆呆地看着从那团金光中一点一点中走出一个仙风道骨一样的男子,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那男子看着她这样倒也并没有太大的表示,只是淡淡地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呆在这里吧。本座会请百花仙子过来照顾与你,当然,她教给你的东西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掌握,若是做不到,那也会有相应的惩罚的。这里的规矩,她也

  • 焚煞传说在线阅读第7章

    鼎火宗掌门火荀,虽然灭杀了所有恶徒,但却遭到了这个强大秘技的反噬,发疯了一般在宗门内大闹,更是伤了不少宗里的门人。门人们只好逃下了山,只有三个首席弟子,火义和二个师兄三人留了下来,想要制住火荀。但是那时的火荀已经失去了理智,一番搏斗下火义的二师兄火胤,被火荀当场误杀,火义和他的大师兄也被重伤昏迷。幸

  • 网游之天下归一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赵国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此事宣扬出去,恐怕会被天下人笑掉大牙的吧?”刘天彻大声嚷道。本来赵国想给秦国的使者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赵国不能放肆,但是没曾想,使者里面竟然卧虎藏龙,韩千叶的出现搅乱了赵国的计谋,但是却涨了秦人的威风。这一秀,韩千叶的名头会为天下人所知的。“吱嘎!”邯郸城的吊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