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生之百炼系统第一章

作者:永夜微光 来源:纵横中文网

对于杨龙菲来说,他目前正处在一段内忧外患,兵连祸结的年月里。毋庸置疑,二十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是个极不太平的岁月,外敌进犯、内战不休。尤其是在今年———民国26年———公元1937年。这一年,仅仅是在中国就发生了许多足以改变国家未来走向,乃至影响到世界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这一年,无数华夏苍生都被绑在了这辆久经沧桑的历史快车上,被迫随着车轮的转动一起卷入历史的洪流中去。在此期间,有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有多少人因此过上了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的生活?又有多少人从中获取了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遗憾的是,这段历史终将成为一段永远都无法通过数字及文字来进行统计和书写的慷慨悲歌……

自七七事变爆发的那一刻起,象征着中日两国全面开战的号角声也随之吹响。至此,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南京会战等诸多震惊中外的重大战役也相继拉开帷幕……

12月6日这天,恰逢日军第6、第18师团攻克句容,并伺机偷袭中国驻汤山守军之际,就和刚从淞沪战场撤调下来的杨龙菲部撞了个正着。巧合的是,双方都是在刚结束完一场恶战后狭路相逢的。两军的士兵各个剑拔弩张,嗜血的渴望让他们早已把死亡抛诸脑后,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杨龙菲部的正式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18军第67师25团,是一个加强团的编制。早在“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响前,25团官兵就被划入到全师主力随师长李树森将军先行进入上海备战,其防御阵地就构筑在宝山辖区内的罗店一带。那是一个在战后被日本军队称之为“血肉磨坊”的死地,中日两军无数官兵葬身于此,主峰阵地反复易手,战斗只打了一天,第67师团一级军官就阵亡了三个,手下士兵死伤人数更是不可估计。在战斗即将收尾的关头,双方士兵都迈出了各自的工事,拿起手中的冷兵器,用血肉之躯和敌人以命相搏。杨龙菲作为一团之长,身后又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自然不能免俗,他随手抄起一把马刀便率领全团官兵和敌人展开肉搏,战斗一直打到半夜,杨龙菲本人受伤位置竟多达十余处。最后他还是在增援部队打扫战场时被几名士兵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否则也就不会再有今天的故事了。

一个主力团和日军的一个师团交战在一起,换作别人简直想都不敢想,可这种邪乎事儿放在杨龙菲身上却变成了现实。就连与之交战的日军总指挥柳川平助都很是纳闷儿,他在想究竟是那个支那军的指挥官脑子出现了问题,还是这些支那官兵全都活腻了找死?区区几千人的队伍就敢摆开架势跟自己手下的两个师团硬碰硬地干,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是什么?

杨龙菲的想法倒也简单,他也不是神仙,若不是仗着背后有十一万国军主力给自己撑腰,饶是有天大的胆量他也不敢拿一个团去碰对方的两个师团。除非是像柳川平助所想的那样,不是自己疯了,就是全团战士都活腻了。不过像这种典型的倚疯撒邪的做派倒是深受其师长李树森将军的青睐。换句话说,若不是因为杨龙菲这小子身上那点儿自带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疯劲儿,那么之前打响在罗店一带的拉锯战就可能会使整个67师面临倾覆的危机!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25团全体官兵不畏牺牲,凭血肉之躯和敌人以命相搏,进而为后续部队增援赢得时间,67师的有生力量才得以保留,67师的番号才不会在罗店战役中被日军抹去。此战,无论是团长杨龙菲还是全团官兵都功不可没。

战斗刚打响没多久便进入到白热化状态,激烈的枪炮声足以将人的耳膜震破。这场突然爆发的战斗很快便刺激到了驻扎在汤山城防内的中国守军,集结到城楼上的士兵挤在垛口后面叽叽喳喳个不停。其中有不少士官直接爆起了粗口:妈的,这是谁呀?连声招呼也不打就这么跟日本人干上啦?才这么点儿人,还不够鬼子塞牙缝的呢……

负责守卫城防的总指挥魏国营少校见状,当即打断了官兵们无休无止的讨论,怒吼道:“都他妈闭嘴!全跑到楼顶来干什么?当他妈***跟这儿看呢?没看见跟鬼子打仗的人是谁么?全部下去,准备战斗!何连长……”

机炮连连长何守严头顶钢盔,两脚跟儿“啪”地一磕后挺胸立正道:“有!”

“把军部给咱们城防新配备的几门德国造山炮拉上来,咱们也该试试这洋玩意儿的火候了,要不然非捂长毛了不可!”魏营长手指向日军的阵地说道,“看到那片隘口没有?从那儿往后就是鬼子的防御纵深,你就给我照着那个点狠狠地搂他几炮!都说德国佬的枪炮火力猛,威力大,我倒要看看这玩意儿关键时候能不能给咱扳回点儿面子?给我打,狠狠地揍这帮狗娘养的的日本畜生!”

没一会儿,汤山城防上的几门德国造山炮便开火了。出膛的炮弹在狼烟弥漫的空中划过几道弧线后,便如同落地的乌鸦般砸向了日军的阵地,日军阵地眨眼间的工夫就陷入一片火海……

由于日军刚刚结束在句容的战役,粮弹给养还未得到补充就又仓促卷入了新的战斗,无论士气还是集体战斗力都大不如之前那样顽强。而眼前与自己交战的支那军部队却挟汤山守军之威,对师团部所建立的防御纵深施以重炮,致使师团士兵死伤惨重,各方面损耗不计其数。迫于眼下形势,作战风格向来以凶悍著称的日军总指挥柳川平助中将经思虑再三后,只得咬咬牙,且极不甘心地下达了撤退命令。

战斗随即进入尾声……

待25团官兵进城后,魏国营少校很快便注意到了贴在杨龙菲领口处的那对象征着“步兵上校”的领章。为表尊重,魏国营在向杨龙菲施以军礼后,还特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尚未开封的“三炮台”牌香烟。撕开包装后从中取出一根,遂又毕恭毕敬地将烟上到杨龙菲面前。

杨龙菲面无表情地接过烟后便叼在嘴里,魏国营见状不敢耽误,又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为其点烟的同时还不忘用余光扫了扫位于对方军服左胸处的胸章。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竟使魏国营整个人都怔住了。若不是烧到底儿的火柴烫了手,没准儿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呢。

“长官就是杨龙菲?”魏国营少校的语气里多了些许激动。

“废话,白底儿黑字写在这儿,还能是冒充的?”杨龙菲用手戳了戳缝在军服上的胸章说道。

魏国营遂又向杨龙菲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讲话的语气则添加了几分敬重和崇拜:“久闻杨长官大名,却一直无缘相见。近来听闻杨长官的部队要随教导总队主力进驻南京城防,属下未曾想到能于今日一睹杨长官真容!杨长官之风采,果然名不虚传……”

“第一次听说马屁还能这么拍,还一睹真容?你我都一样,一鼻子俩眼,谁也没比别人多个零件儿啥的,没啥可睹的。你别是听了哪个混蛋传的小道消息,说我杨龙菲在和鬼子打仗的时候挨了敌人的黑枪,伤得跟王八蛋似的,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嚎丧叫魂儿……我可警告你,老子脸上的这几道口子可还没好利落呢,你要想拿口水话来埋汰我,自个儿对着城门口的石头说去,别当我面儿说,免得招我烦。”

魏国营赔笑道:“杨长官误会了,您就是借我十个胆子,属下也绝不敢笑话长官。实不相瞒,杨长官,自淞沪会战后,贵部可谓一战成名。您率领全团官兵同日军山田联队在罗店鏖战三天却未失阵地半寸,此事已在第三战区传为佳话。为此,三战区长官部在全军通电表彰,杨长官大名早已是如雷贯耳,三战区同仁更是佩服之至。”

杨龙菲乐了:“这话就说大啦,我杨龙菲也不是神仙,也没长三头六臂。真要说功劳,也是我手下几个营的战士的功劳,要不是他们作战得力,敢跟敌人以死相拼,我杨龙菲的脑袋恐怕早就搬家啦……”

“杨长官谦虚……”

“这年头儿谦虚点儿没坏处,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表面上看的是挺风光,可背地里不定多少人惦记着你呢,对不对?我明人不说暗话,别看你小子现在正拍着我的马屁,嘴里还一套一套的,可反过来鬼子的宪兵队已经贴出告示要买我脑袋啦。明码标价,不多不少,整整五万大洋。我也不怕把实话告诉你,现在想杀我杨龙菲的人可不止一沓,咱打个仗的工夫还得防着特务近身。没办法,枪打出头鸟嘛……”

魏国营苦笑着一言不发。

“既然我们团进驻南京城防的目的你大致都明确了,我也就不再重复啦。根据总队邱参谋长下达的命令,我部进城后要先将队伍拉至栖霞山一带休整,我本人也要等队伍安顿好后第一时间赶到卫戍司令部找唐长官报到。我不知道你们守军的规矩,进城前还需不需要办什么手续?或者打电话核实之类的,如果有就请便吧,抓紧时间,你们好交代,我们也方便。”

“不用,就凭杨长官军服上的胸牌,比多少张路条证件都管用,您只管进城便是!”魏国营斩钉截铁地说道。

杨龙菲点点头,临走前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等这场仗打完以后,你我要都还活着的话,可以出去喝一杯。你小子还算不赖,我们跟日本人刚干上,你们这边炮就响啦,以后要有机会可以交个朋友……”

“这是卑职的荣幸,长官慢走……”

在杨龙菲部入驻南京城之前,卫戍司令部的大院内就已乱作一团。早在一个月前,刚被任命为南京卫戍司令官的唐生智将军还曾慷慨激昂地向领袖和与会同仁们承诺,誓与南京共存亡,话语间颇有些易水悲歌的味道,仿佛岳飞、文天祥在世。也就在那一刻开始,唐生智就此走上了他的人生巅峰,在“主战派”的基础上更近一步,化身成为了一位足令举国上下全体同胞发自内心敬仰的民族英雄。可是出身职业军人的唐生智心里明白,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在中国的历史上,英雄的结果大都不怎么好,如诸葛亮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岳飞的“怒发冲冠凭栏处”、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等,这些历史上著名的英雄几乎无一人得以善终。那自己此时又该当何为?是像当时在会上所表现出的那样死战不怠还是另作打算?

从地图上不难看出,目前从四面赶来的日军几乎把南京城包围得像铁桶一样,兵力总和已达到二十万人。对比下来,南京守军则处于明显劣势。两军之间的态势已然明朗,孰强孰弱一目了然,眼下可供唐长官指挥调拨的部队只有区区十一万人马,这其中还并非都是党国的精锐,中间还掺有不少地方上的杂牌武装。此战究竟该如何指挥?身为南京卫戍司令部最高长官的唐生智一时间也犯起难来,他心里根本就没底。

说来也巧,杨龙菲刚走上通往司令部二楼的阶梯,还未进入走廊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定睛一瞧才知道,原来声音竟来源于自己当年在黄埔时的两位老熟人。不过听那说话的口气,这二位老相识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这会儿正急赤白脸地跟驻卫戍司令部办事处主任王沅江吵架……

“唉,我说老王,你到底搞什么名堂?从我们来这儿到现在都多久啦?有一个多钟头了吧?比我晚来的那些人倒先进去了,那271团的张老幺,他他妈比我晚来将近四十分钟,人这会儿都坐车走啦,就剩我俩在这儿傻等?你是不是成心遛我们呢?我看你老王也是老实人出身,你这办事处主任是怎么当的?总不会是跟上司小老婆睡觉换来的吧?”67团团长方罗成和89团团长铁海川站在一起,冲着王沅江就是一通夹枪带棒地折损。看得出来,他对办事处接待员们的这种有失公允的安排表示不满,心说哪有这么办事儿的?老子的部队比别人差还是怎么的?都快跟这儿待两小时了,这唐长官到底什么意思?不说话也就算了,连屁都不放一个。等等等,这得他妈等到猴年马月去?这不成心拿老子们开涮么?真把我们当闲人啦?

办事处主任王沅江一听方罗成这话就不乐意了,脸拉得老长说道:“老方,咱们可都是老熟人啦,早年还都在一个部队里混过,老伙计们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没你这么骂人的啊。这么多人呢跟这儿,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扯淡,你要把事儿办利索了,我还能这么说你?你摸摸良心说你办的这叫什么事?我知道你王主任做事讲原则,这才没拿老战友的关系来你这儿搞特殊。可你老王也有点儿太不像话啦,做事不公道不说,咋还专给熟人下绊子呢?我说你王老五自从当上这办事处主任以后,咋也沾上那歪风邪气啦?跟谁学的?”方罗成继续抒发着自己的内心的不满。

第89团团长铁海川也有些不耐烦了:“就是,这要真是我们不讲理,你心里有气就有气了。可现在的问题是你办事不公,单单给那帮人走后门,让我们俩在这儿干等?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我们来这儿又不是为了扯淡的,对不对?部队刚刚进驻城防,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刚刚接待室还打电话过来,说是驻地都让友邻部队的人给挤满了,你现在又把我们耗在这儿,进也不是走也不是,那我那几千人马可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挤到马路上睡觉去吧?那不成笑话啦?”

王接待员拼尽全力把方罗成和铁海川二人堵在门外,嘶声喊道:“哎哟,我的铁大团长,谁也没让你和你的兵挤马路上去呀,这驻地的事儿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是不是?何必走那极端呢?那些地方上的杂牌你别理他们就是啦,一帮不悟事儿的南蛮子,拿的武器跟烧火棍差不多,来这儿还不够添乱的呢。至于咱这嫡系武装就更没必要分彼此啦,什么你我的友邻部队,还不都是中央军?说到底咱们才是一家,老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老弟就别为这事儿动怒啦,潇洒点儿。”

“嗬,没看出来呀,你王主任还挺会给人上课的。吃灯草灰、放轻巧屁的,你老王以为你这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算完啦?你把我俩当三岁孩子哄啦?你也别给我废话,我就问你一句,里面那个出来以后就让我俩进去,听见没有?我跟你说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脑子里正拱火呢,我要是犯起病来可逮谁捶谁,到时候你王沅江可别怨我不给你留面子……”方罗成冷笑着威胁道。

“我说老方,你别犯各行不行?这不是我不让你进去,我要真有那么大权利,那没说的,你老方肯定排头一个。我都跟你说过啦,这是唐长官本人的意思,说是要等67师25团的杨龙菲杨团长到了以后,才允许我放你们三人一块进去。要不是为了执行唐长官的命令,你以为我愿意在这儿挡你们二位的驾?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着?”王主任再度苦口婆心地劝道。

“扯淡吧,他杨龙菲有多大面子?让我们俩在这儿干坐一小时就为了等他?他脸也太大了吧?这小子一向是吃喝不落空,占便宜不让人,他要是知道自个儿有这么大面子,闹不好还得再眯上一觉,等天黑了再过来。那照你的意思,我俩就啥都不干,跟他妈当干儿子似的在这儿等他?你咋想的你?”

“哪有那么邪乎?刚才驻汤山守军的接待处就已经往这儿打过电话啦,说是25团半个小时前就已经进城啦。你们再等等,人说话就到……”王主任目光一转,脸上的阴霾瞬间便化为乌有。他惊喜地发现杨龙菲本人就站在楼梯口那里,遂绕开人群兴奋地走过去,边走边说,“……啧啧啧,你看看,我这都说啦,说话就到,人这不是来了么?老杨,一路辛苦啦,没遇上什么麻烦吧?”说话间便冲杨龙菲伸出了礼貌的右手。

杨龙菲与他握手后漫不经心地说道:“遇到点儿小麻烦,已经打发掉啦,没耽误你王主任的工作吧?”

“没耽误,没耽误,咱们谁跟谁呀?当年一个锅里搅勺出来的,你还跟我客气?见外了啊……”

杨龙菲乐呵呵地调侃道:“该客气还是得客气,几个月前我就听说啦,原南京军需署人事科科长王沅江升官啦,现任南京卫戍司令部办事处主任,你老王现如今是‘屎壳螂变季鸟———一步登天’啦。唉,我说,你这该不会是花钱买来的官儿吧?”

“啧,怎么着老杨?拿我开涮是不是?我这跟跑堂似的里外忙活,一看见你小子我就颠颠地跑过来招呼你,要不是冲以前老战友的份上,我用得着这样么?我要是有那闲钱,倒不如去中央军校买个军需处长的位置坐坐,每天三个饱两个倒的多舒坦,还用得着在这儿看人脸色?我有病是怎么着?”

“对不起,对不起,咱这不是想拍拍你王大主任的马屁么?谁知道这一个不留神,拍到你王主任的马橛子上去啦。我说,你小子最近脾气见涨啊,我记得你以前说话软绵绵的,全班人里面就属你说话声儿轻巧,跟那小生似的,咋现在跟那炮仗似的?一点就着?”杨龙菲忙赔笑道。

“废话,你到我这位子上来坐几天你就知道啦。好嘛,说是办事处主任,其实就是他妈的‘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吃我们这碗饭的,那都得是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功夫的行家,无论人家把话骂得多难听,咱都得笑脸相迎。人家就是把你祖宗八辈捎上,你也得跟吃了蜜蜂屎似的,不能露半点儿不忿出来。说实话,内功不过关,你还真端不长这个饭碗……你看,我给你说这些干嘛?得啦,赶紧过去吧,那还有几双冒火的眼睛等着呢,都候你大半天了都。你小子要再不来,他们非得把房顶给拆了不可……”

方罗成上下打量了一下正朝自己这儿走来的杨龙菲,冷笑着问道:“哟,这是谁呀?武大郎叫门———王八来啦?”

杨龙菲听后非但不生气,反倒一脸坏笑地说道:“老方,咱们得有段日子没见了吧?听说你娶媳妇啦?娶了一七十来岁的黄花大闺女……唉,哪天得空也把嫂子带来跟兄弟几个见见,咱们都是老战友啦,你可千万不能见外。”

“龙菲兄,好久不见啦!”铁海川向杨龙菲敬礼道,眼神中充满了敬意。

杨龙菲回礼道:“是有很长时间没见啦,我记得上回碰见你的时候,你这还是中校呢。可没成想一年不到的时间,你这领子上就又加了一颗星,都跟我们平起平坐啦。不错不错,好好干吧,再干几年你小子没准儿就当将军啦,到时候见了我们这些老朋友,可别装作不认识!”

“哪儿的话?中央军的等级划分一直是以资历为主,战功为辅。兄弟以后不管身居何职,你龙菲兄的资历永远摆在我的前面,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况且见到学长主动敬礼,这也是黄埔的规矩。”铁海川一本正经地说道。

杨龙菲对铁海川的这番说道感到十分受用,遂满意地点了点头。

方罗成的一双眼睛在杨龙菲的脸上滴溜溜地乱转,饶有兴致地问道:“老杨,听说你们团在罗店打得不错,和日军的一个联队血战了三天三夜愣是没后撤一步,整个战区都传开啦。我听整理处的几个人说,你们罗军长还亲自给你小子申请到了一枚宝鼎勋章,你混得可以呀。”

“凑活着混呗,牛刀小试,像这种日子以后还长着呢,咱也没啥念想,一心一意打鬼子呗。有生之年能多砍一个鬼子脑袋就多砍一个,真要是哪天倒在鬼子的枪口下也不亏,好歹咱也算是为抗日出了份力,对不对?干呗……”

方罗成凑近铁海川后附耳说道:“听到没有?说他胖他还喘上啦。话里话外假装成一副易水悲歌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他妈是荆轲呢,什么东西?”

被晾在一边的王主任忙不迭地打断了三人的寒暄,插话道:“我说哥几个儿,你们有啥话以后再叙,咱们是有屁股不怕挨板子,以后不有的是时间聊?赶紧进去吧,唐长官都等急了要……老方,刚才就属你最着急,跟头饿狼似的呲着牙要咬人,现在咋啦?又不急着进去啦?”

延伸阅读

杭澳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nvgo.shtml
杭澳汽车密封条采用微波硫化工艺一次成型,表面光洁美观,具有良好的弹性和抗压缩变形,耐

安睿信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d5m4.shtml
安睿信导航仪所在公司是车载手机无线同屏器、专车数字功放、汽车安全驾驶辅助系统、安卓导

卡洛熊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6kh2.shtml
卡洛熊,一家好喝的店(果茶+奶茶+甜品+小吃)卡洛熊是2016年新出现的现焙茶饮品店

中才智达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gnnr.shtml
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护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合署办公)是人力资源

星豪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a0r7.shtml
星豪渔具是及各种碳素鱼竿、台钓竿、矶钓杆、溪流竿、很短手竿、海竿、锚杆、远投竿、各种

爱得康珠宝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68be.shtml
爱得康,是一个极富激情与创造力的珠宝品牌。拥有世界一流的珠宝设计水准和制作工艺,以的

善酸奶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6vyp.shtml
善酸奶采取本地绿色无污染牧场优质新西兰牛奶专供,从挤奶到到达店内控制在三小时内,现场

帝莎布艺窗帘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gdid.shtml
帝莎布艺源自台湾帝莎布艺实业,公司2012年8月在香港注册,产品中国区的业务管理总部

福缘雅阁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g43y.shtml
暂无

乐守味加盟  http://www.twistoffaite.com/gs1g.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大势力第6章在线阅读

    苏泽西从来都不会说半个与喜欢有关的话题,高若寒便觉得他一定是不喜欢自己只是不讨厌罢了,下午有个人通过QQ空间加了高若寒扣扣,同意之后俩人没讲话就晾在那里。半夜睡觉放在枕边的手机震个不停,迷糊糊拿出来看是今天加她的那个人,看到苏泽西就瞬间清醒了。他告诉高若寒关于苏泽西很多。“认识这么多年说实话第一次见

  • 无限恐怖之龙吉在线阅读第6节

    两人躺在塌上以后并没有做什么。毕竟还是陌生人,没什么可说的。刚见面的就要共塌眠有些尴尬。四阿哥今天很累了,又喝了酒,他闭上眼睛就要睡了,惜若突然用小手指勾了一下四阿哥的手。四阿哥稍显吃惊的看了惜若一眼。惜若冲四阿哥扬起笑脸。但他并没有回应惜若的笑容,只是重新躺好,又挪开了手,翻了个面儿背过身去了睡了

  • 最威风的反派在线阅读第5节

    昌玄府地牢落成之日,昌玄骑便将重犯从原来的昌玄骑大营转移了过来。牢头垂首弯腰的走在侧前方,一路介绍着地牢的设计和守备。陈义安始终面无表情,其他玄字辈副统领倒是有人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们走过五道直门的甬道,这才真正进入地牢。一入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宽大的刑堂,而刑堂后面则是两排监牢。掌管刑狱的玄可身

  • 大汉的少年天子在线阅读第7章

    “戴上!”“这是什么?”“腰带!”在赵沐婷的不解中,杨志强行给赵沐婷戴上了骑士腰带。腰带中的认主模式,已经被杨志修改,即使是赵沐婷也能够使用。**一张卡片之后,赵沐婷惊讶的发现,自己被一身铠甲完全覆盖。不仅大小合适,而且活动起来没有丝毫滞塞之感。“这到底是什么天器,实在是太神奇了,我感觉和先天高手也

  • 网游之遗失之梦在线阅读第8节

    邵墨是被蹭醒的。服下蕴脉丹后他就睡了过去,身体难得的处于一种放松而舒适的状态,再次清醒时就感觉一边脖子贴着一个软软的会发热的毛绒绒的东西,细软的绒毛不断蹭在他脖子上。伸手摸过去,还是个活物。“叽~”同样刚刚睡醒的小兔子迷糊的叫了一声。“朵朵。”邵墨将小兔子托起,放到胸口上,看着软乎乎的小小一团随着他

  • 下辈子别迟到在线阅读第七章

    “轰!”一声巨响,激起漫天尘土。紧闭的修罗门,总算是挡住了九头魔蛇的最强一击。巨响过后,漫天弥漫的尘土之中,修罗门两边各悬挂着的三个大铃铛,响起了一声声相当阴森的铃铛声。“砰!”一阵烟雾过后,叶轻云召唤的修罗门消失不见,漫天的尘土也落了下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方圆数里,如同遭受陨石撞击的巨坑。“呼

  • 修罗之王族归来之同生(9)

    梅长苏能感觉到景珮一直在默默地哭,两人相拥了一会儿,景珮突然开口道:“这个宅子你还是收下吧。”梅长苏轻抚着她的发髻,道:“这园子是我夫人专门准备给我的,我当然不会推拒。但是新宅子还是要找……”“这个园子置办于十三年前,是景琰陪我选的。当时瞒着你,想给你一个惊喜。”她盯着铜兽口中冒出的缕缕青烟,低声道

  •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之又是豹子(2/5求收藏!)

    刘玄漫不经心的掏出一把碎银子,拍在最中间那个圈内。“啪!”碎银子散了一桌子。周围的人被刘玄的举动吓到了,张小黑连忙劝道,“刘玄,你疯了,那可是你全部家当啊。”刘玄脑袋一黑,这家伙还真实诚,你知道能别说出来不,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刘玄是穷光蛋啊。蛊中一共又三枚筛子,出豹子的几率微乎其微,有的时候玩好几天,

  • 我是老祖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孤儿竟然没死,揍他。”“都怪他把晦气传染给我们,我们才会被选为祭品。”“……”刘风刚醒来,感觉脑袋昏沉,视线模糊。等视线逐渐清晰,才看清自己和四个穿着灰布衣的少年一同被关死在木制的笼子里。四个少年撸起袖子,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样子,准备再打刘风一顿。这时,一股信息瞬间冲入刘风的脑海里。“原来我穿越

  • 我的分身全都是慈善家!在线阅读第6节

    中午,三人到达了战国的北城。车夫把他们放到了门口寒暄了几句就回去了。三人走进北城区域的街道,整整齐齐一排排的建筑映入眼帘,其中,中间有个巨大的圆形的竞技场,周围围了很多人。“看这里就是比赛的地方”。杨二抬着头一脸笑容看着竞技场对说道。华莹看着他们二人对着竞技场已经深深入迷笑着说到:“两位我还有事,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