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恶魔奶爸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两个茶蛋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中年男子】

十月的秋风已有了几分寒意,树叶也开始大面积的飘落,只有那少许的几片依旧死死的抱着树木的枝干,久久不愿离去。漫天的阴霾直压得大地喘不过气来,更是为这哀伤的日子增添了一抹凄凉。

觋枫穿着玄色的丧服,跟在送葬队伍的最后。一路上,景兰的父母及亲戚哭的天昏地暗,寻死觅活,就连小时的玩伴也都一个个呼天抢地。可是觋枫却不为所动,甚至连一点悲伤的感觉都没有,他认为,景兰还活着!

埋葬的地点选在了远山的山腰处,当棺材被缓缓放入挖好的坟坑里时,觋枫深感生命的无奈。乡里的习俗,刚下葬的棺材得停放一天一夜方可填土,可以说今天的下葬仪式已经结束,人们也开始陆续的离开这里,觋枫正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理一理散乱的思绪时,抬棺材的四个人从他身旁经过。“老六老六,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棺材似乎太轻了点儿?”“老四,原来你也发现了?今天的棺材确实轻了点儿,就好像、就好像里面没有人一样!”那个被称作老六的中年男子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觋枫的身体有些颤栗。没有人?难道是空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无论如何今晚都要再来这里看看。做出决定后,觋枫迅速朝家走去,甚至对迎面而来的景兰的父亲那怪异的表情都未曾觉察……

吃过晚饭,觋枫的父亲早早就上床睡觉去了。当一轮圆月爬到半空中时,觋枫带着手电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微风轻抚着周身的稻草,发出沙沙的声响,空气中仍残留着夏末秋初淡淡的泥土香,昆虫们也在进行着自己的告别演出,此情此景让人无限沉醉。然而觋枫却对此置若罔闻,他可不是出来散步的。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觋枫来到了白天的坟坑,那口暗红色的棺材正静静的躺在坑中。觋枫把手电放在一旁的地上,正对着坟坑里面,自己则跳入坑内,双手抱住棺盖正要打开,突然又停了下来。万一、万一里面躺着那具女尸……想到这儿,觋枫的额头上不禁有汗水滑落,可是他咬了咬牙,还是“轰”的一声打开了棺材。果然,里面什么都没有!“你终究还是找到了这里。”觋枫看到棺材是空的,心头刚刚一喜,忽然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对自己说话,那声音像山泉一样甘甜,如月华一般轻柔,让人心里一阵酥软。“景兰!真的是你!”觋枫回过头去,看到月光下白衣胜雪、自己日夜思念的心上人,不由的叫出声来。“你知道吗?你不应该回来的。”景兰说这话时隐隐带着哭腔,“算了,即然来了我就告诉你真相吧。枫,跟我来。”景兰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觋枫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觋枫紧跟在景兰身后,两人的影子被月光拖向很远很远的地方。走着走着,觋枫发觉天空在一点点变暗,他知道自己又进了那个迷雾森林。

“我们到了。”景兰转过头来温柔的对身后的觋枫说道。在景兰的背后,是那座曾经出现在觋枫“梦”里的孤冢。“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嗯。”“那天引我出去的白衣人是你?”景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可是,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觋枫上前紧握住景兰的双手,急切的问道。景兰缓缓的低下头去,忧伤的说道:“你眼前的这座孤冢属于我的孪生妹妹,她叫苏景月。在她三岁那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父母为此到处寻觅医生求神拜佛,可是不久后她还是离我们而去。然而妹妹死后的第二天,有一名中年男子找上了门来,说是可以让我的妹妹复活,不过只能活到二十岁。父母一听到他这样说,虽然并不完全相信,但还是决定试一试,便问他需要什么作为报酬。那男子指着我说,你的小女儿下葬后的第二天夜里,只要让她跟我走就是了。父母觉得十几年之后谁还会记得这事儿,而且到时也可以赖帐,于是就答应了那个中年人。中年人听后大笑着带走了妹妹的尸体,并嘱咐在这里建一座空坟,第二天傍晚,妹妹真的回来了!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梦,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家门口,于是她就进来了。一家人对此十分诧异,可迅速又沉浸在妹妹复活的喜悦之中。傍晚吃饭时那名男子又来了,他告诉父亲要从这座孤冢所在的地方开始种柳树,一直种到这座山的入口,并叮嘱父亲不要忘记自己答应他的事情,说完就走了。由于那人让妹妹活了过来,父亲对他的话像神旨一样信服,第二天一早就开始酬备对方的意思。当父亲种完最后一棵柳树后,这片树林就起了终年不散的大雾,先后有十几个人在这里迷路,有些甚至离奇失踪,然而失踪的人里无一例外全部是年轻女性!

“后来我们长大了,我和你一起去了萨苏,妹妹则留在了村里。我以为这样幸福平静的日子可以持续下去,可是突然有一天妹妹找到了我的住处,告诉我那个恶魔来找我了!我突然反应过来,再过几天就是妹妹二十岁的生日了,已经到了那个中年男子说明的期限,只是安逸的生活居然让我们忘记了这件事情。妹妹说那名男子去了家里,当得知我人在外地时突然变得十分生气,并恶狠狠说我们一家人都会受到惩罚的!据妹妹说,男子走后,母亲就开始上吐下泻,父亲则像变了个人一样见东西就乱砸乱摔,情急之下她只好进城找我商议。她知道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无法陪伴在父母身边,只求我能够为父母着想,然而我还要考虑你的想法,万般无奈之下我与妹妹测划了这样一个骗局,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出了破绽。我不能看到我的父母这般痛苦的活着,我得跟那个男人走。枫,忘记我吧……”

听完景兰的讲述,觋枫突然冷笑了起来。“哼,忘记你,你以为忘记心爱的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景兰,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可是……我的父母怎么办?”说完这句话,景兰嘤嘤的哭出了声来,觋枫也站在一旁默默的流泪,“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当然有!”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觋枫回头一看来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爸你怎么进来的?”“傻小子,我要是进不来那天是谁把你背回去的?”觋枫突然明白了过来,看来那天白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爸你刚说有办法,是什么办法?”“唉,事到如今也该告诉你真相了。你妈当年就是在这里失踪的!”“什么?我妈?”“嗯,就是把你生下来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我老婆。你妈失踪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直到有一天一个乞丐路过我们家门前,我把他请进屋里给他弄了些吃的,还和他闲聊了一会儿,临走时他突然问我是不是在找人,我有点诧异的说是,他告诉我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掳走她的是个千年柳树精,想要找到她必须要除掉那个妖怪的根。我正要问那根在哪里时对方突然消失了,从那时起我便开始寻找那妖怪的根源。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是怕你年轻气盛,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和父亲之间几十年的矛盾终于解开了,觋枫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父亲顿了顿接着说:“经过调查我发现,村里时常出入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自从有了他的出现,村里就陆续有年轻女子神秘失踪,而且接连发生了好几起死人复活事件,景兰的妹妹也是其中之一,我曾试途跟踪他,可走着走着他就凭空消失了,我猜测那名男子就是那妖怪的人形!”

事情已经变得很明朗,只要找到那个根,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可是那个根在哪里呢?父亲似乎看出了觋枫心中的疑问,指着景兰说:“我有一个办法,让景兰这丫头当诱饵引他出来。”觋枫本想反驳,可是细想与其让景兰被带走,倒不如放手一搏。便征求景兰的意见,看到对方微微点头,觋枫突然变得兴奋起来:明晚,一切迷底都将接晓!

天空在一点点暗淡下来,吃完饭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指定的岗位。老道和觋枫的父亲在觋枫家的一楼等候,景兰的父母则等候在自家屋里,景兰的父亲甚至拿出了自己的猎枪。而觋枫则陪同景兰站在屋外的空地上等待那名男子的出现。

当月光漫上紧靠在一起的觋枫和景兰身上时,那名男子出现了。他看到景兰身旁的觋枫,微微皱了皱眉,略带愠色的说道:“跟我走吧!”话音刚落,空气里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枪响,男子应声倒地,所有等候的人都从房里冲了出来,在男子周围围成了一个圈。那名男子突然又站了起来,冲出包围圈,跑到景兰家门前的那口枯井旁,一头扎了下去!

“这下该怎么办?”“拿上手电,我们也下井!”

没想到这干涸多年的枯井下面居然还有一条通道,而且可以容纳两人并排行走,一行人打着手电拿着武器,循着地上墨绿色的液体快速的朝前走着,想必那是妖怪的血液。走着走着,头顶的水泥板突然变成了松软的泥土,而且通道越来越宽阔,甚至可以容纳他们六人并排行走!“啊!你们快看!”景兰的母亲突然尖叫了起来,众人立刻朝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前方通道的顶上悬挂着数十具女性的尸体,头都掩埋在松软的泥土里,颈部被树根状的物体所缠绕着。

“咦?那不是失踪多年的小蝶吗?”“老觋你快看,那是不是你老婆?”觋枫看着父亲灼灼的目光,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爸,今天一定要为妈报仇!”

“哈哈哈哈,看来我今天是必死无疑了,不过我可不会束手就擒,看看我为你们准备的特别节目吧!”“妈!姐姐!救我!”只见那男子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如枯枝般的右手正卡在苏景月的脖子上。“景月,妈来救你了,妖怪你到底想怎么样?”“拿你来换你的女儿!”“好我答应你!”“不要过去!你女儿已经死了!”一直未曾开口的老道突然发话了。景兰的母亲先是一惊,但看着景月痛苦的表情,还是毅然走了过去。“你还真是个老糊涂!”男子一把抓住走上前来的景兰的母亲,将另一只手上的景月扔在地上。那哪里是什么景月,分明就是一条柳枝。空出的右手突然变作无数的根须,缠上左手里的人的颈部。“快开枪!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否则我们就没机会了!”老道冲着景兰的父亲大声喊道。“她可是我老婆!”由于景兰的母亲挡在男子的正前方,景兰的父亲迟迟下不了手。“你下不了手,我来!”觋枫的父亲突然抢过景兰父亲手中的猎枪,毅然扣动了扳机。“砰!”随着一声尖锐的枪响,景兰的母亲和那名男子一同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老苏,对不起……”

“没关系老觋,这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我内人太爱自己的女儿了,不过…我原谅她……”说完,景兰的父亲突然跪倒在地,霎那间,泣不成声……

一切都结束了,觋枫要动身前往萨苏,然而景兰却拒绝了跟他一起去,甚至那天夜里回来之后一直都不愿意见他。觋枫找到景兰家里,景兰的父亲对他说:“那丫头不愿见你,还说让你走吧,并且永远不要回来找她。这是她的原话。”

觋枫最终还是一个人走了,带走了对景岚全部的爱。

延伸阅读

郎中堂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gxp5.shtml
郎中堂拥有完善的CIS企业识别体系,规范企业理念识别系统(MI)、企业行为识别系统(

洲际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prle.shtml
洲际卫浴总部是浴室柜、马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武汉

宏森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y836.shtml
衡水宏森玻璃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玻璃深加工的现代化企业。公司的主要产品有:艺术玻璃、建

丰创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ppat.shtml
武汉丰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诞生在美丽的江城——武汉,坐落在武汉东西湖区现代企业城金谭路

鸿鲤鱼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xaj0.shtml
鸿鲤鱼装饰装潢是一家以家装为主的装饰集团企业,是从事室内装饰设计、装修施工、家居建材

朝阳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gorg.shtml
朝阳男装总部是广告衫、秋衣、秋裤、T恤衫、纯棉莱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星超凡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ni83.shtml
星很凡童装总部主营童裤、裤子等。常熟市虞山镇周卫芳服装店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

永红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avgr.shtml
永红依靠不断创新、质量、安全、服务的经营宗旨,不断加强管理引进设备,支持产品的质量,

润羽康尿布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pw86.shtml
润羽康尿布主营针纺织品、服装和家纺类系列产品,公司集工贸于一体,自营进出口权。常年出

宇瑞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aa6j.shtml
宇瑞除尘设备建于一九九六年,我公司是集环保工程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及售后服务一体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名贵族在线阅读第九节

    新皇登基,理应大赦天下,但苏景澍这个皇帝当的名不正言不顺,为了排除异己,他杀了很多人,尤其是,主张拥立陈清源为皇的那帮大臣。而陈清源早已在他那便宜老爸死的那个时候起,就被囚在皇宫境内的某所宫殿里,真的是,造孽啊!陈清源恨恨地想着。原本只是个C级的任务,偏偏被自己弄成这样,没法再爱了。在听到系统宣布任

  • 你是我的小窃喜浅曦学院

    姜锋舒展眉头,接过了沐依依递上来的紫金卡,道:“举手之劳而已,刚才你若是摔下去了,我也会自责的。”沐依依口呆,她也只是随意一说,刚才在爬山的情况下,她不过是不小心没踩稳,姜锋只是随手扶了下,即便没有姜锋帮忙,她也不会摔下去。不想姜锋说的竟然那么大义凌然,本来还想提些事情的沐依依,顿时气得没了兴致。姜

  • 小姐姐你好漂亮啊极具观赏性

    “我要是有这武术,那可就牛逼了!”“这招式,真他么的和武侠剧里走出来一样!”“不愧是陈导看上的人,还真他吗的有两把刷子!”周围全是一片赞誉声。围观的人可能是因为激动,说话声音还不小。这周围全是夸赵煜的,赵煜一听,反而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别说了,女主角来了!”“是她!宋巧儿!”“巧儿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 魔王的盛典之我卖身(9)

    自古得霍乱的多半都死了!顾婆子怕死!尤其是现在这么个状况,老三流放了,老三媳妇儿没了,她要是再死了,丢下几个娃儿,可咋过!?顾苒娘也知道霍乱,会死人的病……顾十郎和顾若娘看着两人都煞白着脸,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气儿,也都吓住了。顾楚寒也倒吸口气,这病要在现代高科技医术可以治好,但这个医疗条件落后的古代…

  • 纪元灾变之杀意

    童信托着下巴,踮起脚尖,把手肘搁在廊道右侧、与他的肩一样高的栏杆上。这个动作有些费力,但不损他看自家师姐和师兄上演生离死别的戏码的好兴致。“师兄……”师姐眼泪汪汪,香汗淋漓:“师兄,我已经受不住这灵气了……如何是好……”师兄温柔道:“无事,师妹便在……”“师兄!”师姐猛的摇头:“不!我不能成为你的拖

  • 婚婚欲睡在线阅读想和我一起打球吗

    第八回:想和我一起打球吗经过了各班的体测之后,学校的体育课就正式进入了自由选课模式。给了几个课程项目,允许自由选择。也就是整个年级的人都有可能在一起上课。完全打破了班级的限制。沈云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高兴的恨不得蹦起来,死命的摇着周茉茉的肩膀道:“茉茉,是不是有可能我会和孙羽凡在一个班级里了?”周茉茉

  • 爱君如梦——魔幻手机同人之毓色在线阅读什么玩意儿?系统?!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鬼哭狼嚎惊起了大片波波,而追查它的发源地就会发现,一个棕发女孩正对着一直阿利多斯不顾颜面地大喊大叫。“虫子啊啊啊啊啊!!”雨澜曾经在看《宠物小精灵》时看见小霞就想过:“真巧真巧,我也怕虫子。”谁知穿越到这里后,居然真的遇到了只虫子!这一嗓子叫的,饶了一树大针蜂的美梦,后果……

  • 祭司大人很难搞在线阅读战白潇潇

    就在古元青话音一落,一道雷霆激射而来,路城连忙闪躲,“系统,压制我的实力到她的那个水平。”“我还以为你会直接虐她呢?”系统惊讶道。“拜托,我又不傻。力量虽有,但不知道如何运用,岂不让人笑话了?”路城笑道。“那你加油吧,希望别被这丫头虐惨了。”系统说完,就将路城的实力压制在了武王三重。感觉自己的一切都

  • 我老公觊觎我很久第一章在线阅读

    “五个孩子呢,给他一个吧,家里穷,送人了,也许还能过的更好。”前几天爸妈就商量好了,要过继给没孩子的表叔家一个孩子,而且决定送老二。炕岩边上坐着父亲。旁边坐着表叔。穿着天蓝色碎花短袖的母亲,蹲坐在凳子上,低头看着一岁多的妹妹,依偎在门口听着不说话的是大姐,紫苏和大妹开心的在炕上玩儿着口袋。妈妈抬起头

  • 万人迷修炼手册在线阅读第七章

    “小蝉。”韩宇担忧地叫住夏鸣蝉,既然已经离婚,他并不希望她和林尘再有往来,如果可以,他们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虽说没感情,但夏鸣蝉好歹也和林尘结婚一年之久,他怕夏鸣蝉会发现自己对林尘已经日久生情。可这是夏鸣蝉的事情,又并不是他可以阻止决定的,最终韩宇还是放了手。拍了拍夏鸣蝉的肩膀,韩宇扯出一抹温柔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