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朕居然被只猫饲养了第五章

作者:弦外听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麦冒着雨冲进了旅馆,进去只看到贺小松一人在前台,贺小松看到周麦先是眼睛一亮,反应过来立马把纸巾抽了几张递给她。

周麦擦了擦脸,问他:“在楼上?”

贺小松点头。

周麦便往电梯走,一出电梯,看到好几个人站在315门口,周苗苗远远抱臂站着,一个弯着腰把脸凑在密码显示器上,另外一个则半蹲了在地上,比划来比划去在问摊在地上的人密码。

周苗苗看到周麦来了没什么表情,跟方才电话里的焦急模样千差万别。

周麦过去,那两个生脸注意到她,估摸着是管事的,很是客气地跟她打招呼,说是赵晓困的朋友,要劳烦她想想办法把这门给开了。

周麦走到门前,什么也不说,边注意着赵晓困的动静,边伸出食指在显示屏上快速按着。

也就十来秒,门“叮铃”一声开了。

“这……这就开了?”她身后的健硕男人语气里带着点不可置信,剩下的多半是无语。

怎么他们在这开了老半天就没用?把工作人员喊来后那女孩就只管远远站着,从脸到耳根子都是红的,站了半天没什么建设性意见,末了只是说打个电话给她同事问问。

身后的周苗苗解释,“我本来也是打算强制重置密码的,可是315客人不让我碰他的门。”

周麦只是点了点头,“好了,可以进去了。”

她没将门推开,退出几步让出路。

那两个男人道了谢,把赵晓困架起来往里带,才走两步,赵晓困挣了挣胳膊,看向周麦。

他喝了不少酒,身上那种自带的疏离感被酒气给熏没了,衬衫领口松松垮垮,看上去有些落魄,可长相摆在那儿,竟让人讨嫌不起来。

周麦从来不抗拒酒,但她从心底里厌恶。

赵晓困朝着她,酒气喷了过去,“周麦,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么?”他指指脚底下的瓷砖,“你为什么老让我等?地上可凉了。”

这话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包括周麦,但没有谁会去在意一个醉鬼说出的话。

赵晓困那俩朋友听了虽觉得奇怪,但没放进心里,把人架了进去。

随意一带,门被磕上了。

前后不过一两分钟,周苗苗到现在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跟在周麦后面道歉。

周麦什么也没说,又顶着雨出去。

跑出几步,后面有人跟了上来,擎着把伞打到她头上。

回头见到一张不生不熟的脸。

是管冬冬,刚刚才见过,赵晓困的朋友之一。

他问:“特意跑过来一趟?”

本以为会听到什么客气话,只听她不轻不重地给了个肯定的答案,“嗯。”

管冬冬有一瞬的发愣,回过神来立马道歉。

周麦朝着巷子口望一眼,“还有事么?没事我走了。”

冷漠,没礼貌,这是周麦给人一贯的印象。哪怕多一句话也不想说,看人的时候不带任何情绪,让人感受不到尊重。100个人里会有99个人不喜欢她。

管冬冬大概长了根反骨,性子糙,没想那么多,“我也要出去,雨挺大的,一起走一段。”

周麦还是没什么反应,一双鞋直接泡在了泥水里,鞋里濡湿黏腻。

她往外走,管冬冬便跟着,他步子大,头顶黑色大伞稳稳当当跟着两人。

“我这朋友平时不爱喝酒,”他兀自说了起来,“今儿是意外,不是玩具总动员最后一部了嘛,他这是不舍得,心里难受,就多喝了两口。”

“你说他一个大男人,捧着部动画片爱不释手,说出去得让人笑掉大牙。”

说着瞅一眼周麦毫无波澜的侧脸,觉得自己刚刚那句话有点假。

两人已经到了巷子口,周麦径直往停在路边的车走,管冬冬一直把她送到车子边。

白色的布加迪威龙,他一眼认出来,再看一眼被蹭了的那一块,肉开始作疼。

本着好奇车主的心态,他故意在门开上的那刻将头凑了点过去。

梁继生也照样好奇是哪号人送周麦出来,微倾着身,跟外面的管冬冬来了个面对面眼对眼。

“梁老板?”管冬冬吓了一跳。

梁继生“唷”一声,“管家老二!舍得从美帝回来啦?”他说着又看向周麦,“坐进来点,把门关上。”

雨势大,雨点直直撇进来,周麦要伸手,管冬冬先一步把门给砸上了,然后弯着腰透过车窗跟梁继生继续寒暄。

“混不下去了呗,回来总还有朋友,你忙些什么呢?有空一块儿吃饭呗。”

梁继生手指在方向盘上扣了扣,他没有要久聊的意思,更没有把人请上车的想法,可这窗户一直开着,雨水打进去,全落到了周麦身上。

于是回身,招呼杨唤把后车门开上,又回头朝着管冬冬喊,“雨大,上来聊吧。”

管冬冬还没答应呢,眼前的窗户就摇了上去。

得,这梁家人还是这么霸道。

他收了伞进去,看到还有一小姑娘,那姑娘朝着他一笑,辨不出是真诚还是敷衍。

“刚给忘了,听说跟姚家那位定下了,可得恭喜你,黄金单身汉总算被人给收了,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发请帖。”

梁继生哼笑一声,“你都瞎听的什么玩意儿,出了趟国连点事实分辨力都给整没了,”他不愿说这个,话锋一转问他,“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记不记得赵晓困?就赵局儿子,我俩一块回国的,他被家里逼着在区分局上班,租了个房子,就在这巷子里。”

梁继生想了想,有那么点印象。两人不在一个圈子,碰面机会少,听的比见得多,听说的事儿还不怎么拿得出手,净是些大家听了会发笑的传闻,他不太看得起,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倒是有一回见面,没想到宋家跟他家有交情,既然是宋洲磊认识的,他还是跟人聊了几句场面话。

再多就没有了。

他漫不经心地接话:“那还挺巧,里面那家旅馆就是宋丫头跟我一块儿开的,我倒是没听说。”

管冬冬挺意外,“你还做起酒店买卖了,还给不给其他人活路了?”

“你不也看到了?就一破旅馆,宋丫头说是试试手,反正也闲得慌。”他乏了,话里的情绪一降再降。

管冬冬也不是聋子,握了伞柄,“得嘞,我看你这俩美女等着,就不耗你功夫了,赶明儿联系一块去喝酒,你可别给我推啊。”

梁继生回一句“哪敢啊”,从后视镜里看着人下了车。

等人走了,靠着椅背一倒,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车怎么刮了?”

突然一句,梁继生看向周麦,“嗯?”

“车,刮了。”周麦重复。

后边杨唤冷不丁来了一句,“一条疯狗突然跑出来,对着车就啃。”

梁继生把仅剩的一个抱枕往后扔了去,“会不会说话?不会就闭嘴。”

杨唤笑得乐不可支。

第二天周麦上的白班,一早赶过去接周苗苗的班,周苗苗提醒她法国旅游团今天退房,说完便收拾东西走了。

十一点前都很平静,直到那群法国佬开始大刀阔斧地收拾行李,嗓门大,还听不懂在说些什么,磨磨蹭蹭地,一会儿抱着床脏了的被子过来问要不要赔偿,一会儿拿着买来的纪念品说带不走要送给周麦,周麦耐着性子一一回应,明明什么都没干就觉得身心俱疲。

后来掐着退房时间走的。

宋洲磊则来晚了,她本来要来跟那群人打声招呼的,奈何起不来床,来的时候还拖着巴西男友一块儿,两人在大厅里亲了老半天,宋洲磊这才把周麦看进了眼里。

她其实也没生气,就是想起那天梁继生突然出现在刺青店对着她好一顿撒火,心里有点不满,当时她就骂了回去,把梁继生那颗心掰开来谈,时不时地捅把刀子上去,然后再一一拔了出来。

梁继生气得厉害,飙了狠话出来,“你他妈别以为自己找着男朋友了就有话语权,你要说直接来我面前说,别在她面前说三道四。”

两人也不是没红过脸,事发当时可劲儿地撕破脸皮,冷静了也就都不当回事。

所以她立时三刻怼回去,“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对她什么心思我看不出来?你倒是别听家里的整个未婚妻出来啊,整就算了,不还是对人家不死心么?我这是看不惯你自甘堕落,人家给你半点回应了吗?我不激她一下我都看不下去,指望你有点行动我不如指望一只猪!”

梁继生人都在抖,“你这是在害我你知不知道?”

“她不是没被我吓跑么?你自己把人绑在身边,还不允许我看不惯了,你要是没把握就把人放走,这么吊着算什么男人?”

“你他妈懂个屁!”

就这么气着来又气着跑了。

她说的都是实话,所以问心无愧,她也知道,梁继生是被她那些话说怕了,也心虚,不然不会那么丢兵卸甲地走。

骂归骂,心疼也是真心疼。

她对周麦的态度摇摆不定,一会儿觉得这人太真,一会儿又觉得假透了,有时候看到她那张目空一切的脸就想说点什么话气气她,结果人还是半点反应不给。

这回她话软了不少,问了几句法国旅游团的事儿只多嘴问了一句:“梁继生生日你送了什么礼物?”

周麦回:“没送。”

“……”好的,当她没问。

周麦虽没什么反应,倒是等宋洲磊走后给梁继生去了条消息,梁继生依旧没回。

忙完去热了午饭,坐在大厅慢慢地吃。

昨天的雨一直下到半夜才停,早上过来路上还是湿的,太阳光敷衍地照了一上午,空气里那抹湿润也渐渐没了,地上干燥不少。

没什么事,她便从后头拿了几本书出来,全是一个类型的,她看得认真,连着看了半晌。

后头又拿了空白本子出来写写画画。

到贺小松五点过来,她便把所有书收了起来。

贺小松手上提了刚从面包房买来的小点心,让周麦一起吃。两人刚要拆封,门口进来一大一小。

大的贺小松见过,大波浪头,上回被自己间接赶走的黄秋吉。

小的没见过,小男孩看着四五岁,穿着背带裤还挺可爱,一张圆脸肉嘟嘟地十分讨人喜欢。

周麦把点心盒子收了起来,问那女孩要干嘛。

黄秋吉见她是生脸,没了方才的尴尬,说:“噢,我们来找人的,315,跟他提前说过了,他让我们去他房间等。”

“身份证麻烦出示一下。”周麦照常走着程序。

黄秋吉有些不耐烦,到底还是配合着从包里取出身份证,“上回就登记过了,每回来都得重新登记?”

周麦看了眼名字,索性没动笔了,把身份证推回去,“不用登记了,黄小姐请回吧。”

“什么意思?”黄秋吉脾气上来。

“315的先生说过不想见你。”

就这么一句,黄秋吉差点就小宇宙爆发了。

“你们什么人啊?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么?是他让我们去他房间等的!这是他弟弟!他弟弟还不能进他房间了?”

“他弟弟可以,你不行。”

“……”黄秋吉气得说不出话了。

平复了气息,她打算来软的,“他就一小孩儿,我放心他一个人等么?要是出了事谁负责?”

“我负责。”周麦无缝接了过来。

“……”

黄秋吉暗暗骂了句脏话,还要说什么,旁边的小男孩低声哭了起来。

她立马蹲下去哄,“晓醒不哭,这人神经病,乖,我们现在就打电话给哥哥,让他快点过来。”

赵晓醒却哭得更凶了。

黄秋吉连番安慰也不抵用,起身把气撒到周麦身上,“你有病吧!对着小孩吼什么呢?”

旁边贺小松一脸茫然。

周麦绕出了前台,走到那小孩面前,那小孩看着她的目光有几分怨恨,眼珠挂在眼角要落不落,十分委屈,抽抽噎噎地。

周麦往前一蹲,“不准哭,听到了么?”

她话总是冷硬,小孩听了吓得哇一声哭得更厉害。

周麦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那边哭。”

小孩抽抽搭搭地,却莫名地听了她的话往沙发那边走,边走边呜呜哇哇地哭。

黄秋吉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到六点,周麦下班,贺小松问她沙发上的两个人怎么办,她让他什么都别干,等315自己回来。

明明白天渐好的天,这会儿乌云压下来,雨点稀稀落落。

周麦背了包出去,想趁雨大之前赶回去。

到巷口,迎面过来一人,见了她脚下一滞。

“周麦。”赵晓困喊她名字。

周麦把头上的手放了下来。

“昨晚断片了,对不住,小松说让你特意跑了一趟。”

周麦再听一遍道歉的话更没反应,只是提醒他,“黄秋吉在里面等你。”

赵晓困明显一惊,脸上泛出恼意。

昨天家里给他打电话,说回家吃饭,他懒得回去应付,直接拒绝了,结果那边小不点在电话里“哥哥”喊了好几遍,说想他,非要他带他去看《玩具总动员》,他哪受得了这番撒娇,答应了今天下班过去接他。

现在一看,估计又是黄秋吉听说了,然后把事儿揽了过来。

“小孩儿也在?”他再确认一遍。

“在。”她回。

赵晓困转身往墙上直直去了一脚,再转回来时喊住已经走出几步的周麦,“你晚上有空么?”

周麦回头,脸上平静。

“一起去看电影吧。”赵晓困将请求说出口。

延伸阅读

砚小田书法课堂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6nn8.shtml
如今国家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习近平同志强调: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华

贝贝城儿童体验馆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69v5.shtml
贝贝城儿童体验馆2009年创办于山东青岛,经过7年的探索和发展,加盟店已覆盖全国15

金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6k44.shtml
香港金六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于2002年在香港成立,是一家集首饰原料采购,设计,生

倍祥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ab2j.shtml
倍祥工艺品总部主营徽章、奖章、纪念章、小钱币、等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

思康敌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gmc3.shtml
东莞思康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思康敌环保”)位于广东省东莞市,是一家以产品研发

永达汽车租赁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slnj.shtml
永达汽车租赁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永达汽车租赁集团建立起现代化的业务管理系统,为客户

熊小样功夫面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o39.shtml
时代发展的太快,人们跟不上时代脚步,才会觉得生活过的十分的紧张,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花丛白酒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x52r.shtml
花丛白酒是一家集酒类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民营企业。位于四川省巴中市花丛镇(距巴城

上曜家洗衣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jea.shtml
上曜家洗衣隶属于上海上曜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引进一整套国际洗衣设备,建设现代化的

米缇朵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6uj5.shtml
米缇朵诞生于一迈科技,专为25-35岁的女人而生的舒适功能型内衣,无痕无钢圈的舒适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王心第10章在线阅读

    激斗巨蛇“爷爷,这么晚找我来,有什么事情么?沙千河一脸疑问.“千河,对于这‘飞仙令’,你有什么看法?沙东山严肃地问到.“这‘飞仙令’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个好东西.拥有它,真可谓是一步登天.沙千河眼中有着深深的迷恋,这‘飞仙令’,他也非常想要.“是啊,的确是个好东西.只要进入了飞仙剑宗,突破先天也只是时

  • 大唐之我的叔父狄仁杰在线阅读第五章

    王五一阶长刀兵(0/1000)资质:B级。天赋属性:无。统帅:0。勇武:15。智力:5。技能:无。初级军营基础建筑。军队训练的场所,可以训练一阶民兵,一至三阶长枪兵、长刀兵、弓箭兵、刀盾兵,可以容纳一百个初级兵种,需要一名初级武将才可以使用,每训练一个一阶兵需要五单位的粮食。训练一个士兵需要半个小时

  • 穿成霸总心肝宝贝在线阅读第九节

    三人在周围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的震动爆炸声中经过了将近二十分钟,终于,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和震动后,三人面对着的金属路障被炸的向四周飞溅开来,杨碌眼疾手快从一边搬来一块金属板挡在三人前挡住了爆炸的气浪和飞溅四处的金属片。眼前的灰尘慢慢消散后,莫大人那有些滑稽的身影出现在了三人面前,只见莫大人之前像布条一

  • 王爷,教主大人驾到第1章在线阅读

    皑皑白雪中,大片大片的白梅盛开着,发出幽幽的清香,环绕着梅林中精致的竹屋。冰簟银床上,平躺着如冰璃神女般的美人,似乎正做着顺心的美梦,娇嫩的粉唇微微嘟着,唇角挂着淡淡的轻笑,如娇似嗔。悠扬的笛声穿过梅林,透进半卷着的竹帘,渗入少女的耳膜,少女如玉扇般的睫毛动了动,缓缓地睁开眼来,犹如一汪清澈见底的山

  • [网王]攻略之后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天,一家人按照往常一样在一起吃早饭。“天行,吃完饭后你去准备一下,今天开始我带你修炼!”孔天说道。孔天行听这句话后小小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原本以为与修炼无缘的自己,在听到孔天这话之后原本冰凉的心在此热血沸腾了起来!“爸爸,我也要去,我要和天行哥哥一起修炼!”云依琳已在一旁朝着孔天喊道。“琳儿乖

  • [综]追妻的灾难日常之夏倾歌之怒

    青莲夫人脸色黑青,恨不能将夏倾歌千刀万剐。那样子,让夏倾歌觉得痛快。嘴角微扬,邪魅的笑笑,再不看青莲夫人一眼,她大步进了安乐侯府。她娘住在排云阁。也不用下人带路,她轻车熟路的到了排云阁外。只是,两个守门的下人,面无表情的将她拦在了门外,“什么人?这里是夫人养病的地方,岂容你擅闯?赶紧滚。”“滚?”夏

  • 未来彼岸第九章在线阅读

    在完成最后的砍柴活计后,苏浩给自己制定了新的修炼计划。在和爷爷商量之后,为了不受人打扰和不暴露自己修炼,爷爷决定让苏浩去钟南山石乳洞修炼。在离开前,苏浩将采摘的一些草药贩卖掉,再加上近两月赚取的五两银子,为爷爷添置新的棉袄和棉被,自己也买了新衣裳。南山镇的冬天很是漫长,估计着自己这一去也要十天半个月

  •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之第二次莫名的大战

    午后,阳光正好,我捧着一本小说坐在阳台上的摇椅上看书,时不时抬头望着天空白云,一切都是如此的静谧美丽。“温智城,温智城!”之一叫声打破了此时的美好,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秋涵,也只有她的声音才会如此小声而又充满了坚定。“来啦!”我打开了玻璃房的窗户,探出头,回应了一声,然后又假装没事人一样,拿着小说不紧

  • 我家娘子猛于虎在线阅读第2章

    吴师傅突然摇了摇头,有些可惜地说道:“这玉牌啊,你们保管得实在太不好了,这上面竟然都有些轻微的污渍了。”吴师傅看到林逸的脸色有些变化了,以为对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立刻解释道:“我不是不愿意给你八万,如果你们保管得更加好,碰上特别喜欢的人,还愿意给更高的价格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能拿到八万,我们已

  • 极帝风云在线阅读第4章

    月娘拿出两个大葫芦,嘴大的那只直接用大竹勺将野菜汤直接舀进去,当作午饭,嘴小的哪只,则灌满了井水,到时候渴了可以拿来喝。云娘望了望空空如也的院子,轻叹一声。自从大春出事后,那容氏找了李神婆看了风水,说这院子就是不能种东西,一种东西就会挡了风水,只有空落落的才能保得平安。”云娘不禁黯然,依山傍水还要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