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瑶华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夜风浅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手上的两张画稿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苏达寂这么不修边幅的人能画出来的。

两张画稿上,每一根线条,每一处用色都那么自然,工笔画的底子扎实的就像是古代宫廷画师一样,是可以用来传世的佳作。

单看画师的画工,只用来画漫画,还有些屈才。

当初的第一眼的惊艳就在于作画的手法还有这个故事,这才让胡玖耀能安心给一个注定读者与作者比命长的漫画一席之地。

寂生的漫画名叫《祸国》,是一个关于架空的仙侠王朝的衰败故事。胡玖耀从这个故事里,看得到一丝丝的商朝的影子,里面对于很多先秦的东西描述的有趣又真实,非常难得。

第一个接手寂生的人并不是他,而是老编辑退休之后把寂生托付给他的。半年一次截稿,负责了苏达寂三年多的胡玖耀就没有一次看他准时的来交稿子的。六次交稿无一不是火烧眉毛了,他催命一样的催稿,苏达寂才会委委屈屈地交。

现在可好,马上就是印刷的时候了,苏达寂现在给他跳水放鸽子,真是太气人了。不过狡猾的胡玖耀可不会说自己收稿子的时间是在原定时间提前几天的,这能很好的避免被真的开天窗。至于后遗症,便就是现在催命一样的催稿,不然这些画手也不是傻子,迟早能看出问题来的。

“苏达寂,这两页的内容还行,剩下的封面还有其他的二十一张内容呢?”胡玖耀挑眉将这两页的上色版本的漫画放在自己身前的榻榻米上,严肃地询问苏达寂。

苏达寂嘴巴闭得紧紧地,盯着胡玖耀,非常想说自己不想干了,但是他不能。既是不能也是不愿意,这个故事本来也算是自己纪念妖妖的一种形式。

和传说不同,苏妲己与九尾狐并未真正的合体,苏妲己如今还是苏妲己,但九尾狐……

苏达寂并没有什么好说的,而且随便就说自己不干了,估计白门能打上门来收拾他。现在家里就剩他一个,白门要打他,苏达寂还真的躲不过去。

不知道怎么的,苏达寂表面看上去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可胡玖耀却能感觉出这个不修边幅的苏达寂眼底的一丝悲伤。而且这份明明不明显的悲伤,竟也感染到了胡玖耀,使他心里忽地一窒。

“不早早的工作,现在悲伤又有什么用?长这么大,你还不知道什么是责任?”胡玖耀冷冷地说道,好像没有一点同情心。

但恻隐之心,很难不动,胡玖耀只是把心底里那份怪异死死压制。

苏达寂自己对人的情绪是很敏感的,他能感觉出胡玖耀的确是有点心软。苏达寂知道胡玖耀有些和寻常人不一样,第一眼没有被自己迷得七荤八素就说明胡玖耀自己是有非常坚定的意志的。第一瞬间,苏达寂甚至以为胡玖耀与旷大爷有什么关系,可最后还是他想多了。

低下脑袋,苏达寂气馁道:“我知道自己没用,不如就宣布我不画了,停更好了。”

胡玖耀“呵”地笑了,道:“轻易地就能说自己不画了,你这活了二十几年,有什么能坚持到底的?”

“我……”苏达寂很想反驳自己已经活了三千多年,可没有想到胡玖耀举起了自己那两张完成度百分之百的画稿。

“你的女主角还在哭呢,丑得和你现在一模一样。”胡玖耀自己也是在看苏达寂的漫画的,毕竟内容少,不过每一次都算是完整的故事,类似于章回体的小说一样,看起来非常的酣畅淋漓,可愚蠢的漫画家自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那是真的“偶像破灭”。

“妖妖才不丑!她可是第一美人!”苏达寂马上炸毛了,说他丑没关系,说妖妖丑就是他的敌人。

胡玖耀瞥了一眼画稿,指着最后那一幕女主角变脸流下了血泪的一幕:“恶鬼一样的漂亮,你确实是好品味。”

看来和其他的画手一样的,容不得别人说自己最爱的孩子。寂生对妖妖这个角色倾注的感情很不一般,胡玖耀自己看漫画的时候就能发现了。

妖妖这个角色就像是真的活着一样的感觉,也是最让胡玖耀有所触动的角色,光是看到妖妖的脸,看到她在漫画之中的身影,都是与其他角色不一样的,那些令人发指的精细的细节,让胡玖耀不止一次的感叹寂生这个人的变态。但也只有妖妖这一个角色让他如此执着的画出每一道细节,其他角色可没有这个待遇。

整个橘子文化的所有漫画角色中,最受欢迎的永远是妖妖这个角色:有血有肉到让人觉得她真的活着,活得倾国倾城。

这也是寂生一个半年刊的漫画家还能这么火的原因之一。

寂生只有这一部作品,而妖妖这一个角色就足以让寂生在漫画史上留名。

要不是这捉鸡的更新速度,还有根本不多的内容,早就有人来约谈影视版权的问题了。

“你这个混蛋!”苏达寂容不得别人说一句妖妖的坏话,更何况胡玖耀以一种绝对的轻蔑态度说出了妖妖丑的话。苏达寂扑了上去,要与胡玖耀决一死战。

胡玖耀动作迅速地躲开了苏达寂的一扑,免得没轻没重的把唯二的画稿给弄坏了。

“把话给我收回去……”苏达寂哇哇怪叫着,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没有那点小狡猾实际上的蠢萌,现在更像是忠心维护自己主人的疯了的小奶狗。

胡玖耀将画稿放到了矮几上,与苏达寂在茶室里面开始你追我赶的**,本能的排斥有可能与什么人有过分接触的胡玖耀必须躲开饿虎扑食一般的苏达寂。

“你是疯了。”胡玖耀本来认为苏达寂是一个窝在家里什么都不做的米虫,就连吃饭这种事都做不好,可这不知道一天多少人伺候的少爷,发起疯来还真是有点力气无穷无尽。

“有这个精力,你怎么不画漫画?”胡玖耀最终决定自己不陪着苏达寂发疯了,安静地坐了下来,继续对苏达寂放自己的嘲讽。

“嘭!”后脑勺碰地的胡玖耀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苏达寂顶着一脸的纸巾屑按倒了胡玖耀,狐狸大眼紧紧地盯着胡玖耀的脸,一双手捏住了胡玖耀的脸颊肉:“我不管,你把你的话收回去。”

“……”对这种不理智的人,胡玖耀是真的有些无力,不过苏达寂这个家伙真是有些蹬鼻子上脸了。二十多年白活的人,现在还能像个孩子一样撒泼的人,到底怎么平安长到这么大的?

还是因为就是知道了苏达寂是什么人,所以这个房子里另外的住客才会把苏达寂关在房子里面。

胡玖耀看苏达寂好手好脚的,却不自己出去,吃饭都是别人送进来的,长发公主的东方男子版本吗?

苏达寂还在努力的揪着胡玖耀的脸皮,纵容了苏达寂一会儿的胡玖耀,腰部一个用力,翻身将苏达寂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够了,想要别人不去非议你的妖妖,你倒是做出一点什么实际的事来看啊,只会这么做却连这个房子都走不出去,你又堵得住什么其他的嘴吗?”胡玖耀凝视着身|下的苏达寂,声音还有一些喘,刚才在茶室里面跑来跑去,也算是浪费了不少的体力。

被锁住了双手的苏达寂在胡玖耀的压制下扭来扭去,想要挣脱胡玖耀的控制,嘴上还在叫着“放开”、“给妖妖道歉”、“不要”……

“狐妖儿,狐妖儿,我给你说啊……”

“抱歉,打扰了!”一身红色连衣裙的赤脚女孩打开了茶室的门,看到这上下的关系,马上又关上了门。

“虺……”苏达寂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叫了一声。

胡玖耀这才发现自己和苏达寂的样子确实很不妥,从苏达寂身上下来。

刚刚关门的女孩刚走,又感觉到了不对!

“狐妖儿!你怎么能背叛流夏?!”虺再度拉开了纸门,可爱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虺,你怎么回来了?”苏达寂暗叫坏菜,虺一回来就更乱了。

虺鼓着一张包子脸,站在门口左右打量了两个坐在榻榻米上的男人,黑色的长发有些无风自舞:“我回来撞破了你和这个野男人的好事,狐妖儿,你在想什么?”

“狐妖儿?”胡玖耀就坐在瘫倒的苏达寂的身边,听着这个叫“悔”的女孩一口一个“狐妖儿”,一开始没听清以为叫自己的“九妖”昵称,却没有想到是真的在叫苏达寂。

眼前的这个女孩色若春华,黑色的眼眸却像蛇瞳一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她走路的双腿有些软得像没骨头。

“这是哪位大神?身上妖气冲天啊。”虺走了两步,更逼近了他们。

然而还没靠得太近,虺的瞳仁便微微一缩,那与常人不同的竖瞳,让她更像是蛇。

胡玖耀的身上有着可怕的妖气,对虺来说几乎是压倒性的可怕,几乎能够退避所有的妖邪了,少说也有五千年的修为。

苏达寂面如菜色,看了一眼疑惑的胡玖耀,结结巴巴道:“虺,你中二病又犯了,哪里来的妖气?”

他主动靠近虺,不管怎么说,虺回家来了,也是大好事一件。

“狐妖儿,你真的感觉不到吗?这家伙身上妖气那么重!”虺见苏达寂主动接近她,这才感觉心里舒服多了。她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现在有了依靠,更像一条美女蛇一样的缠到了苏达寂的身上。既是依赖,也是保护,虺对胡玖耀非常的戒备。如果还是原形,她身上的鳞片肯定都会炸开的。

“我的确没感觉到啊。”苏达寂是想念这条蛇了,但现在缠绕在他身上的虺,却让他有点汗毛倒竖。虽然看上去虺就是一个柔软的大美人——尽管还没怎么长开——但她可是实实在在的蛇,而且一旦她要攀爬到人的身上来,身上就会分泌粘液。苏达寂不小心碰到,就会沾染一身的滑腻,手碰到了更是油然而生一种恶心的感觉。

苏达寂敢肯定虺是故意的。

胡玖耀对现在这种情况是一头雾水:这个叫“悔”的女孩一来就这么熟悉的与苏达寂缠在一起,非常的不畏惧人言,如果只是说中二明显解释不了这个女孩的情况。她表现出来的和她的外表明显是不符合的,黏在苏达寂身上的这个女孩,与其说是女孩儿不如说是一条蛇。

“狐妖儿就是笨!算了,我感觉到白门的气息了,他来了就什么都清楚了!”虺可不是苏达寂,作为蛇妖,她可是很清楚妖怪的气息是怎么样的。

“抱歉,我真的忍不住了!”苏达寂忘记了自己和胡玖耀编辑大人之间的矛盾,马上跳起来,带着虺就往窗的位置过去,与虺进行了诸如“这个野男人是谁?”、“你什么时候背叛流夏的?”、“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勾搭了多少人?”之类没有营养的问题拉锯战之后,终于成功把虺扔到了水里。

苏达寂确实是对虺故意分泌的粘液受不了了,不管这一举动会给他日后带来多大的麻烦,苏达寂也要把虺先扔进水里洗个干净。

“你这个混蛋!”沉入水中之后虺突然地爆发了一句,莲花池水波炸起,漫天的荷叶还有花苞随着飞溅的水珠从天上下落,阳光下甚至有些七彩的彩虹光芒。一条血红色的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探头要冲进茶室来。

“有本事你就进来。”苏达寂关上纸窗,对外面的巨蟒挑衅。

胡玖耀到现在居然还觉得这种展开很正常,他甚至对一个人被扔到水里变成巨蛇飞出来的事都不感到意外。毕竟从进入这个房子开始,胡玖耀就感觉不对劲了,而且苏达寂这个人给他的感觉确实很不一样。让他觉得不管在苏达寂的身上发生什么,似乎都是理所应当。

与虺互相嘲讽了半天,才意识到胡玖耀还在茶室里面的苏达寂僵硬地转头。

胡玖耀淡定地喝茶,苏达寂的表情很好的**了他。

被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白门会杀了他的!

苏达寂心悸不已:白门和流夏完全是不一样的存在,流夏还能装可怜萌混过关,可白门会打死他的!

苏达寂不至于怕白门,只是感觉到了棘手。

延伸阅读

溢利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yu46.shtml
溢利纯水设备创办于1999年是一家从事饮用水成套生产设备、社团管道直饮供水机、家用反

伊梦丝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axec.shtml
伊梦丝内衣项目介绍:伊梦丝内衣总部秉承“顾客至上、健康舒适”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服

魔星钻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gxxe.shtml
SquareSiliconeEuropeBVBA(中译:斯瑰尔思康欧洲有限公司)是安

大先生荷叶饭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ukod.shtml
大先生荷叶饭全国已有餐饮网点400万个,超大规模企业开始涌现,有11家企业的营业额超

迅速变化洗衣连锁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pegx.shtml
“PRESTO迅速变化”以数字化元素导入现代都市推崇族群的文化底蕴及生存模式,作为洗

香百丽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gacl.shtml
公司简介:香百丽传承德国百年精湛烘焙工艺,坚持追求圆满品质与卓越品味,尽情展现德国烘

蒙娜利萨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x1l1.shtml
蒙娜利萨小饰品座落于浙江省东阳市白云文化城,公司占地面积12000多平方米,员工16

扣饰美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p7p6.shtml
扣饰美胸针总部所经销批发的胸针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

鸿茂斋火锅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kq9.shtml
鸿茂斋火锅隶属于郑州鸿茂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以火锅技术培

百宝堂玉器加盟  http://www.flashpointzone.com/g3m2.shtml
百宝堂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玉器品牌加盟连锁,玉器批发少售,玉器加工定制,玉器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以身养魂第1章在线阅读

    “明天见,琉衣酱!”穿着女仆装的店员小姐手捧着菜单与后门正打算离开的少女道别。还穿着女仆装制度的少女在玄关处一跳一跳的,似乎是在找自己的另一只鞋。浅色的卷发被她随手缠了一个丸子,在后颈处也一荡一荡的,和小尾巴似的。“这里啦!”这种场景女仆店的大家已经司空见惯了,和琉衣一起工作了一年的奈乃熟练地把放在

  • 玄幻:我有百万噬灵虫章生死的搏斗

    唐淑已经在公共频道呼喊了20分钟了,无人回应。仰面躺在地上,唐淑望着紫色的天空喃喃自语:“难道我的余生要在这里度过?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虽不想承认,但从现在的局面看来是事实。不一会满脸泪痕唐淑就在焦虑和惊恐中沉沉的睡去,从来没有这么累过,身心俱疲。再次醒来却是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吵醒的,“谁啊?这

  • 留学阴阳师田家公子

    田晴川已经在香樟树下站了很久了,连腿都微微有些酸麻。刚才趁乱之机,她害怕匪徒去而复返,突然想到白天被她拆卸在沙滩上晾晒的***。便急忙摸黑过去拿了回来。她原本是想到村里去看看,可是听着满村悲痛的哭声,她却停了下来。冉家兄弟救了火后,一身尘烟往家走,抬头看到她静静地站在树下,兄弟两人也都默默地站在她的

  • 叶罗丽精灵梦之水沫夕之认回暗影,给九尾的任务(8)

    带暗影吃完一乐完正准备回家,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对暗影说。“暗影今天开始你就来我这住吧,”我笑着对暗影说“我和你没什么关系干什么要住进你家啊,你不会晚上对我....(你知道的)”--!!满脸黑线“死三代你对暗影做了什么思想,信不信我吧你偷窥的事说出来(怒啊)”鸣人心里想着吃饱后带着暗影去见见四代的坟墓到

  • 物竞天选改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们是不是走夜路的时候,总觉得有人盯着你,又觉得下床的时候,床下有东西准备拉你的腿,上厕所的时候,总觉有什么东西?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时候许多奇怪的事儿,就发生在你身边。午夜十二点!“哈!今年的冬天真冷啊!”一个短发男在一条大街上行走着,他戴着眼镜,高高的鼻梁,眉清目秀的,身穿黑色大棉袄,下穿黑色小

  • 咸鱼O撒盐日常在线阅读第六节

    客厅的落地窗前挂着薄纱窗帘,米白色的,和妇人丝质睡裙的颜色相同。日光透进来,质地高雅的家具、地板都一尘不染。午后的时光如此绵长,这里满室华贵,但是却没有生机。别墅的女主人坐在一角,衣料和窗帘贴合在一起,她端着一杯已经凉掉的花茶,还保持着远眺窗外姿势,像一个静止的木偶。她已经不再年轻了,岁月在她的眼尾

  • 小悸动**之美

    九支利爪扑向人俑,人俑站住脚步两只手臂在身前不停交互,抵挡袭来的白色利爪。人俑的动作很迅捷,完全不像是他外貌那样的迟钝。手臂交互,不断打飞攻过来的利爪。可九支利爪毕竟是数量上占了优势,人俑一开始还可以击退利爪,但当九支一起攻击的时候就总会有一两个漏掉的。漏掉的那一只就会给予人俑一记重击。更或者,两只

  • 我成了王语嫣的守护灵风起云涌

    次日,胭脂来到翠竹苑,“哎呦这不是胭脂嘛,怎么一大早就来我翠竹苑啊”何悦刚看见胭脂就大声的叫着胭脂上前对躺在摇椅上的何悦请安道“何姑娘好”“可不敢,“春桃,春桃,还不赶快看座上茶,人家胭脂姑娘身子金贵,可别把人给累了”,“何姑娘说笑了”“怎么会呢,您是不知道胭脂姑娘您这一病啊,可把奴家给吓坏了,还好

  • 道中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皎月,林皎月……你怎么就舍得伤害我,你怎么就忍心离开我,你怎么就这么的狠心说忘就忘,说断就断……不,我绝不允许……”墨凌轩难掩内心深处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他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把酒瓶狠狠地摔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老天爷,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和皎月之间会走到这一步!早知道他

  • 南荒领主第一章在线阅读

    帝都,夜晚十点多,爱吃烧烤店。“小艾,你……你别喝了,再喝我们……可就回不去了。”坐在她对面的好友安忆边提醒,边自己喝着酒。可谁知,艾小艾喝完手中那一大杯啤酒过后便笑嘻嘻地起身看向对面的安忆,朝她伸出手,“小艾,你……你要干什么?”艾小艾见她不把手放上去,不满地嘟了嘟粉唇,甚是可爱,“一起……去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