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殷商轶事第七章

作者:a执念花开 来源:17K小说网

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暖洋洋的洒进屋里,似乎是不满太过刺眼,床上的人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裹着被子翻了个身。

然后毫无意外的掉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童向吃痛的捂着屁股,刚想从地上爬起来,稍一使劲,浑身上下就传来不容忽视的酸痛感,连带着头也有疼到裂成两半的趋势。

再一次暗暗发誓以后不碰酒,童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以兔子的速度钻进被窝里。

手机闪光灯开始一下一下的闪着,是有人发来了消息。

熟练的解开手机密码,童向茫然的看着微信里99+的消息提示,诧异地瞪大双眼,有些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了什么缺德的事。

她修长白腻的手指在屏幕上来回翻看着,突然怔了一下,点开了温致嘉的对话框。

是他发来的三条语音,每一条都不超过五秒。

温致嘉:【醒了再泡点柠檬水喝,桌子边是昨天晚上的,有点凉,别喝了。】

【下回喝酒抓人轻点。】他低笑:【是真的疼。】

隔了半小时,他又说:【不对,以后不许再喝酒。】

以后不许再喝酒······

低沉又带着点轻叹的声音顺着电流爬进她耳朵,惹得她全身酥酥麻麻,就连若有若无的暧昧都跟着放大了几倍,

突然,她瞥见床头桌边喝得只剩一半的柠檬水,手指不自觉间又放了一边温致嘉的语音,听着他的描述,小脑袋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在餐厅,她喝了好多酒,然后温致嘉把她带回酒店,悉心照顾她。

照顾了吗?

好像是有照顾的吧······

不然这杯柠檬水怎么说?

童向又不可避免的想到昨天那场聚会,她已经喝到不省人事,有关温致嘉的记忆却还是清晰的像是刻画在脑海里。

包间里没人敢说话,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无比。男人蹲在她的座椅边,洗衣液的香味和淡淡烟味搅浑,却意外的好闻。

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的缘故,更能迷人心智,像是在哄小孩,带着就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温柔:“好,我喝不过你,童童酒量最大了。”

童向的回忆定格在这一瞬间,之后都是些零零碎碎的片段。

她好像趴在他背上。

好像喝了他递来的柠檬水。

好像躺在床上的时候勾了他的脖子······

思绪逐渐清晰,童向的脸控制不住的填上一层红雾,慢慢变得发烫,像是被泼了红颜料的苹果,熟到了耳朵根。

勾了他的脖子之后呢?好像······

【下回喝酒抓人轻点,是真的疼。】

抓了他??!

童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指甲,修剪的圆圆整整,没有一丝多余。她又使劲用食指在大拇指上扣了下。

嘶,是有点疼。

所以昨天她是怎么扣的他?有多使劲?扣哪里了?

万一扣得特别使劲,还在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流血了,留疤······

原本小女生心底的害羞瞬间被惊恐袭击的荡然无存,微红的脸血色一寸一寸褪的干干净净,瞬间变得煞白。

童向已经做好了boss发飙把她辞退的可能,这都算是最好的结果,可听他的语音又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还笑了几声。

这个人怎么这么让人捉摸不透?

童向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继续翻看着微信里的消息。

还有一条是陈玲发来的。

陈玲:【明天你在酒店好好休息,先不用来剧组了。】

童向:“······”

这算不算被辞退实锤?

这要是在平常,童向一定会感激涕零上司的菩萨心肠放假之情,可今天,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她总觉得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敢抓温致嘉你以后都不用来了”。

童向又简单翻了翻微信,剩下的消息都是温致嘉团队群里发来的,为了避免自己刚上岗仅一天的工作被辞退,童向也顾不得群里快要炸翻天的消息,直接下床洗了澡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了剧组。

----------------------------------

昨天她来得及,工作牌还没有做出来,没有工作牌的童向不论自己怎么说破了嘴皮子,都被剧组的人用近乎狂恋的温致嘉脑残粉的身份定位,自然也不可能放她进去,还是小金出来买咖啡认出了她,才说通了剧组的工作人员让她进去。

小金也是温致嘉的助理,不过她主要负责的是准备和整理行程,跟童向的生活助理还不太一样。

童向赶到时温致嘉刚结束了拍摄,正被服装组的老师团团围住解开戏服。

这部剧是由小说改编的同名古装影视剧,他穿了一身古代皇帝穿的朝服,高高辨起的长发将他俊冷的五官展露无遗,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眉如墨画,目若秋波,这要真是在古时候,像他这样生的风流韵致,不知道又要迷倒多少待字闺秀了。

看着看着童向就出了神,再反应过来时,温致嘉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稍微弯下了腰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脸,像是要把她脑袋里的想法通通盯出来。

再反应过来时,眼前是温致嘉放大的俊脸,结结实实的把童向童向吓了一跳。

她捂着心脏处连连后退,埋怨似的看着他。

无辜的鹿眼里氤氲着水雾,连瞪着人都是绵绵软软的,却又有着让人看一眼就陷进去的魅力。

对视的时间太长,温致嘉的心早已经软的一塌糊涂,他直起身子,眸子闪了闪。别开眼不再看她,大手在她的发顶上来回摩擦,像是在怜爱一只受了伤小兔子。

“不是让陈姐告诉你先休息一天吗?”他带着她走到休息区坐下,眼神看着她似笑非笑:“这么想见我?”

我可太他妈想见你了,顺便再看一眼我抓的伤口足不足够把我判成死刑。

童向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把他身上抓出来血印子,以及会不会被解雇的重大人生问题,也没有仔细听他说话,只是在他说完之后胡乱的“嗯”了一声。

得到小姑娘肯定的回答,一瞬间让他这个问问题的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索性不再接下去。

温致嘉盯着她白嫩小脸的眸色暗了下来,腮帮子微微动了一下,似乎磨了下牙。

没听到对面的人再说话,童向猛地抬头,就撞入他沸腾翻涌的眼神,沉得可怕。

还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童向连连摆手,试图收回刚才她自己也忘了说了些什么的话。

温致嘉:“······”

算了,不急。

温致嘉懒洋洋的靠在座椅背上,修长的手指交叉放在腿上,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说话时声音很轻,语调却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认真:“怎么不在酒店好好休息?”

童向紧张的舔了舔嘴角,像是随时等候发落:“我已经没事了。”

男人错愕了几秒,随后气息悠长的低笑了声:“看来酒量是真的不错。”

童向被他调侃的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就这样钻进去。

她没接他的话茬,他也没再说话,空气开始变得寂静。最后还是童向忍不住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昨天晚上······幸亏有你。”

幸亏有你。

这四个字,把对他的需要彻底暴露在空气里,在温致嘉眼里要比谢谢你的分量重的多。

温致嘉的喉结上下滚动,半天才从嘴缝里蹦出两个字:“没事。”

“你的伤······”

温致嘉的心思飘回昨天夜里。

快要入秋,晚上的天气已经不再那么闷热,连天上的星星都舍得出来露面。

他抱着童向把她放在床上,又给酒店前台打了电话要杯柠檬水送上来,打算一会照顾她喝下就走。

酒店房间不像外头,没开空调还是会有些燥热,不知道是不是床上的人儿感觉到了,她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连带着白色T恤一起被撩起,露出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

再往上一点······

温致嘉努力强迫自己目不斜视,尽量忽视小姑娘细腻嫩白的皮肤,他站起身来上半身悬在她上头,想把她撩起来的T恤重新放好。

少女身上独有的清香扑鼻而来,像是水蜜桃,无时无刻不冲击着他身上的每一寸感官。

也许是觉得痒痒,小姑娘微微斜了身子,软趴趴的缩在他怀里。

温致嘉:“······”

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和做个人中,温致嘉选择了后者。

他用0、01的速度把她衣摆放下来,却还是快不过她纤细手臂勾上他脖子的速度。

不知道是角度不对还是速度太快,温致嘉的后颈传来一阵刺痛,不过短暂几秒又恢复原样,更像是暧昧空气里的调味剂,让人欲罢不能。

童向轻轻一使劲,温致嘉重心不稳整个人朝她压去,好在最后一瞬间他用手肘撑起了自己身体的力量,才没有让两具只隔着层布料的身体碰到一起。

她慢慢睁开眼睛,瞳眶里还揉着水雾,眼角懒散的垂着,像只勾人而不自知的狐狸,让人像把她揉碎进自己的身体里。

温致嘉还撑在她身子上头,感受到她逐渐升高的体温,不动声色的喉结上下滚动,像是把什么东西咽下去了。

片场里。

男人理了理衣摆站起来,似乎是往这边走来。

她低下头,已经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有点疼,要不,你帮我吹吹?”

延伸阅读

子修硬笔书法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sh0o.shtml
子修硬笔书法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培训质量立校,完善管理,持续创新,已发展为国内具

老潘头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xumn.shtml
老潘头酱油有着百年生产调味品的历史,是福建省消费者委员会食品行业分会批会员单位中国调

抠老西面馆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bm9j.shtml
山东禾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山东济南槐荫区恒大财富中心,有多年

德士达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y8ic.shtml
德士达灯具在灯具照明-室外照明灯具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公司秉承“支持创新质量,保

同德养生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gr8n.shtml
北京正时同德创始于2009年,是一家集服务,研发,生产,销售加盟及教育于一体;以服务

深圳天海检测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g331.shtml
深圳天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EMC、安规与服务的专职专职检测实验室,是从多国内

天元蓝拓国际名品折扣馆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urey.shtml
天元蓝拓国际名品折扣馆屹立于石家庄北国前列商圈中心,16年天赋商脉,百万客源核心,批

长生园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aig3.shtml
长生园保健品的主要产品有蜂蜜、提纯蜂胶、蜂胶粉、蜂胶片、蜂王浆、蜂王浆冻干粉、蜂花粉

蓬盛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nwl8.shtml
蓬盛调味品是集布产、收购、加工和出口果蔬制品的厂,拥有厂房面积十万平方米,管理严密,

二孃鸡爪爪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ukyh.shtml
二孃鸡爪爪是是成都人深爱的美食,耙鸡爪入口即化,骨头一呡便下来了,吃起来非常方便,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灭世第九章

    因为树洞口太小,平常人看到也不会觉得会有人躲在里边,幸好张晓长得瘦小又是个才五岁大的小孩恰好能够钻进去,反倒树洞里边的空间颇大,这倒让张晓占了便宜。而就在张晓前脚钻入树洞,后脚就听到有人靠近的说话声,“快点,快点,赶了一上午的野山鸡没有一只掉进陷井或被树腾缠住,好不容易听到这方向传来野山鸡被缠住的‘

  •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在线阅读名府招生

    高阳市是铁江省的行政中心,幅员辽阔、物资丰富,也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名列帝国五大高校之一的名府高校,就落座于高阳市,不仅名府高校,铁江军区、铁江猎人公会总部,铁江三大财团都集中在高阳市。人口密集又临近绝望森林的原因,不仅商业发达同样滋生出无数的**产业,酒吧、*场、色·情行业异样的发达,一夜间

  • 爱的N次幂加一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是天才美少女萧槲离(槲,音狐,谐音小狐狸)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刻。她的锦绣前程刚要开始,就戛然而止了。当时她正斜倚在飞驰的马车里,膝上卧着一只可爱的白狐幼崽。高大的车厢由楠木所制,外包黄铜,内饰金玉。窗前垂着密密的珠帘,地上铺着厚厚的花毯,四壁包着柔软的锦缎,顶棚挂着沁鼻的香囊。萧槲离舒服的歪在锦垫上

  • 润玉穗禾:休戚-爱你就像爱生命在线阅读第六节

    木月岚走出洗手间,几步开外,只见张良拿着手里的东西朝她晃了晃。她走过去,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是一支牙膏。“涂上吧。”张良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担心。可惜木月岚对他不熟,听不出来。“从哪弄来的?”接过牙膏,木月岚没有打开。“隔壁有家便利店。”木月岚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张良。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也不习惯别人对她好

  • 超能力抑制器竟然是我爸爸?!之第九章(9)

    段苒把粥和鸡蛋放进冰箱存着,想好明天早上去楼下买两个包子解决早餐问题,中午可以点外卖,晚上吃粥,这样一天下来也能省下几十块钱。可是她又想到不久后要交水电费,这又是一比开销,幸运的是没有同学邀九六请她参加什么婚礼、孩子百日的份子钱活动,否则她早就穷得叮当响。昨晚在地板上睡了几个小时,还不知道有没有感冒

  • [网王]男主角他美美哒衣领上的唇印(2)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家里地板上的土脚踩在上面都有灰尘扬起,桌子上的土厚得都可以在上面写字了,吴慕晨没有打扫过卫生嘛?男人嘛,只要家里能下脚,有几个会喜欢做家务的,柳庄荷摇摇头,看来下次出差前她得提前找好钟点工,走进卧室一愣,这还是她走之前辅的床单,他也没换过嘛?柳庄荷走上前用手在床单上一摸措了一把,手心

  • 久爱成疾第九章在线阅读

    “笨蛋快起床,笨蛋快起床.....”明媚的早晨以黎汐的闹钟声开始。室友们纷纷抱怨,但也得起床。黎汐今天竟然不赖床,利落的下来了,被子按照之前跟小白管家学的叠的整整齐齐。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格外好。想起隔壁的言墨,嘴角不自觉上扬。黎汐跟室友们一起去上课,黎汐第一次发现,原来和同学一起生活,一起上课

  • 一胎二宝:误惹天价老公第1章在线阅读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嘟嘟——”汽车喇叭声划破夜的宁静,也划破萧府的宁静。一男一女从车上下来,显然喝了酒,走得东倒西歪。女人搀着男人娇笑连连,一袭银白色的露背装,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在月光的映衬下倒像足了深海里的一尾鱼。一看,并知是那种风尘女子。男人倒显得很安静,许是醉了,任由女人搀扶着。进得门来

  • 喜欢你第5章在线阅读

    许乐对这几个学长不是非常熟悉,这时候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比较合适,所以她做了一个连她自己都很意外的举动。她转身抱住孔文殊的大腿,把头埋在他的两条大长腿的缝隙之间,完全就是一副被几个怪叔叔吓坏的样子。孔文殊也没想到她会做出一个举动,尴尬地愣了一下马上就拉下脸,对那几个同学说道:“别乱说话,把她吓着了。”

  • 【综】你们居然成精了!在线阅读第9节

    叶秾以为会在旧居看见新人,未料整个房子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别的女人的味道,甚至比她走的时候还更有生活气了。顾诚买了大叶绿植放在玄关,玻璃花瓶里插了一大捧糖果玫瑰,四人餐桌上铺了蕾丝桌布,点着铜质烛台,一块方型贴满玫瑰花瓣的奶油裱花蛋糕,还有她喜欢的那家寿司店的外卖,煎鹅肝都还是热的。他一旦用起心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