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刀撩东风满城花之离开霍公馆

作者:叼只香烟到天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幸亏这世上的好人还是比较多的。

但……

“多谢您了!不过……”穆拉拉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一堆嫁妆箱子,一脸为难道,“我这些东西,一辆黄包车怕是装不下,要不您还是自去忙吧!”

原主的嫁妆虽少,但也得四个大箱子。

指望用一辆黄包车装走,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分几次装吧,穆拉拉又不放心——毕竟她现在就一个人,顾头不顾尾的,实在不宜让这些东西离了自己的眼睛。

这时候的上海滩可没有后世那么安稳。

外头随便一个三岁小孩子,也晓得十里洋场里龙蛇混杂,帮派繁多,各路神仙们横行。

虽然穆拉拉现在不用去火车站这类拆白党、小偷、混混们横行的地方。

但饶是如此,她一个弱女子单带着这许多箱子,也够扎人眼了。

就算一刻不离眼,穆拉拉也没有绝对的信心,保证自己就能把这批财物完好无损的带到该去的地方,更别说让这些东西离了她的眼了。

这男人看着赏心悦目,但也是个素昧相识的陌生人,穆拉拉虽然偶尔也犯一点不合时宜的花痴病,但那也是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下,才会饱暖思淫/欲。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民国初年啊!

但凡是在上海滩待过几天的人,哪个没听过弄堂里的阿妈骂过外头长得人五人六的小混混:“侬个白吃白喝的拆白客,死到外头都没人收尸!”

这里说的拆白党,指的就是上海俚语里,专门利用自身皮相行骗,以白饮白食、骗财骗色为目的的青年小哥儿了。①

不是穆拉拉多疑,但这时候的十里洋场,因为各方面势力混杂,鱼龙一窝,反而没人敢大管,导致上海滩简直就成了三教九流的天堂。

又因为上海的人流量极大,很多小偷、混混、骗子、拆白党们……就专门堵在火车站里浑水摸鱼,专挑从外地进城的单身女人、老人们下手。

不知道多少外地人刚进城,没出火车站,就被这些人各显神通的扒个精光。

运气好点的人虽失了财物,但投了亲再找份工,好歹也能缓过劲儿来。

而运气更坏一点儿的,失去盘缠,再投亲无门。

女人们还能就近找个皮条客,身投燕儿窝,不至于立时就被饿死。

可老人们除了投了丐帮乞讨度日,就只能一卷破席扔护城河里了。

而三教九流里,能当拆白党的人,显然要求要更高一些——至少一副俊郎白皙的面皮是不可或缺的。

这就像后世的**会所一样,要想哄手里有钱的太太、小姐们上钩,不单单谈吐举止要过得去,还得有一张出类拔萃的脸。

有了能迷得女人神魂颠倒的皮相,才好扮成文人、学究、军人、巡捕、律师、医生……各种体面一点的职业。

再去找个身怀大笔银子的太太小姐们骗出全副身家,好逍遥一段时日。

因为经过网络大爆炸时期,穆拉拉在这民国的女人里,好歹也算是个阅尽美男的狠角色了。

但刚见过的霍靖宇,再加上现世里她所有见过的美男子,眼前这男人也能轻轻松松的力压群雄了——能有这么个皮相,保不准这小美人儿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好,才跑过来色/诱她的。

由不得穆拉拉不小心。

那男人听了这话,却也没再多说,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居然真就这么上车走了。

等人走远了,穆拉拉这才状似无聊地收回了目光。

又一次对着梧桐道上的黄包车夫招了招手,大声道:“替我跑一趟腿就给一角钱,先到先得!”

现在这世情,拉一趟黄包车,才能得三五个铜元①,一角钱都够大家伙儿跑十趟的了。

这样一来利益够多,又不至于太过夸张漏财。

果然,穆拉拉这话刚一落音,刚才还在观望的黄包车师傅们一个赛一个的跑得快,转眼间就涌进来十几个。

穆拉拉从麻袋里扒拉出十个铜板,眼疾手快地往最先到的那位手里一塞,交代道:“这是定金,烦请您帮我去请个老爷车回来,等车到了,我再付您剩下的钱。”

那人也是个手脚麻利的,闻言刺溜一下钻出人群跑了。

四个婆子看自己这是拦不住穆拉拉了,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留了两个人看着她,其他两个往小洋楼里走去,应该是向四姨太讨主意去了。

穆拉拉却没空管她们,只心下诧异地摸了摸自己左手微微发热的手心,面上却是一派的不动声色。

……

大概是为了剩下的二十个铜元,那黄包车师傅速度极快。

不过五六分钟,就拉着黄包车跟着一辆黑皮老爷车到了。

穆拉拉见状,按捺下心里的疑问,先把行礼一概搬到车上,见一切都收拾妥当了。

才隔着车窗给眼巴巴等着的黄包车师傅结了剩下的钱,向前座的洋车司机道:“送我去城里最大的牙行。”

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既不是搞清楚那位貌美小哥儿是不是骗子,也不是查看自己越发灼热的左手手心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先找个住处安置下来,免得现在就被人盯上,今晚就带着巨财暴尸街头。

那洋车司机听了这话,诧异地一看后视镜,问道:“小姐去牙行做什么?”

“找个房地产经纪人看看房子。”自己找掮客谈房子的事,还需这位司机先生配合,所以提前打声招呼才好。

“嚯!”

那司机一听这话,油门都踩快了几分,眼珠子一转,试探道:“小姐是租是买?阿拉③沪上的房价,可是需要不少铜钿啊。”

穆拉拉抬眼轻轻睨了他一眼,夸张地一张嘴,笑道:“哈,当然是租了,现在上海滩的房价,哪个是我们小老百姓买得起的。”

穿越前,穆拉拉常听到师兄们做白日梦,说若是能穿越到民国时的上海滩,定然要买上十间八间的房子存着。

只等改革开放了,光是躺着吃租,也能过得倍儿爽。

可真到了民国,综合了原主的记忆,穆拉拉才知道:这时候国内的房价里,作为“东方巴黎”的上海滩也要数第一的。

这么说吧,新公报广告区,有一卖房广告,道北平宣武门内西大街出售的一处四合院,共计瓦房十八间,由于是前清官邸,设施特别豪华,遂要价两千五百块现大洋。

一栋四进的四合院才两千五百块,听着便宜吧?

可你要知道,这时候大学教授的工资是出了名的丰厚,一年干吃净落,也才能赚八百个现大洋。

其他卖劳力的,累死累活一个月,能攒下五、六块钱的,都算下层里数一数二的殷实人家了。

换而言之,想趁乱买房,没门!

在这个国家,无论何时何地,能让人扎根的房产,永远都是人们心头的第一要事。

可更夸张的是,上海滩的房价,尤其是租界内的房价,能足足有北平的二十倍有余。

这也就是说,也甭提什么小洋楼不小洋楼的了。

只要是租界内的房子,一个十几间房子的二层小楼,要想住进去,没个两三万现大洋打底,你或许连个小洋楼的墙角也摸不到。

难怪在另一个时空里,连一个月领四百现大洋的鲁迅大大,也会在买不起上海的房时,于大作《中国人的生命圈》中感慨:这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到底也还是在上海的租界。

穆拉拉身上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五千五百现大洋——五千是原主的嫁妆,五百则是穆拉拉从霍靖宇那儿要来的治疗费。

所以如果不想一上来就卖古董换钱,租界里的房子,穆拉拉是想也别想了。

租界外的房子虽然没这么夸张的价格,但可心点的房子,怎么也得上千现大洋。

看来现在要想买房,光动用自己的五百块钱还不够,怕还得用原主的一部分嫁妆。

可穆拉拉内心里,是万万不想动用原主遗物的。

倒不是她有多高的道德觉悟。

只是大概是自小的孤拐生涯影响,穆拉拉这人向来有些独,丝毫看不得别人入侵自己的私人领域。

试想一下,要是她哪天也挂了,有人用一下她的身体倒也没什么。

毕竟借壳重生这事,也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总不能你心里不舒服,就要人一醒来就自杀吧。

在她看来,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你用我身体,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替我了一了身后事。

从此了却因果,各不相干。

但除此之外,若是有人还想住她的房,用她的钱,嫖她心爱的小哥哥。

别人怎么样穆拉拉不知道,但搁她身上,那是真膈应的不得了了。

这世上做人,也不求什么问心无愧,但求偶尔能换位思考一下。

一来,她虽然是原主死后才穿进这具身体的,算不得担了多大的因果。

但某些意义上来说,原主也算是她的再生父母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些她自己都不乐意的事情,就别做得那么双标。

二来,她穆拉拉有手有脚的,只要舍得吃苦,怎么也饿不死。

实在没必要眼红原主那几个大子儿。穆婉儿一辈子那么苦,懂事以来一天福也没享过,到死傍身的也就这点儿东西了。

再者,原主虽然死了,但她身后还有个疑点重重的老娘,和一个已经染上大烟瘾的亲哥哥。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日后要用钱的麻烦事还多着呢。所以这几个钱先留着才保险。

至于这几箱子古董,毕竟也是穆家时代家传的宝贝,她留着除了招祸,也实在没用,还不如直接还给公莹莹,由她做主处置。

所以穆拉拉说租房这事,也不是随口骗人的。

那司机听了这话,又在后视镜里看了两眼,见她不像在说假话,有些失望地撇了撇嘴。

……

等黑车开远了,一背头男子坐在黄包车上,“呲呲呲”地打了几下手里的洋火机,点了一根烟,待第一口烟被尽数吸到肺里了,他才眯了眯眼,问道:“上车了?”

那黄包车师傅往外一探,道:“回爷,那小姐自己让人去找了洋车,我去找的车没用上。”

那背头男子闻言嗤了一声:“走吧!”

算这小丫头还有点儿戒心,不过这样也好,疑神疑鬼也总比心无城府强。

省的小丫头这头刚慌头仓脑的出了门,转眼就被人吃干抹净了,还得自己费心去救。

延伸阅读

益明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dohw.shtml
益明床上用品总部是碳化凉席、麻将席、沙发坐垫包边衬底、滚筒凉席、豪华包边衬底定做等产

凤特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n48b.shtml
凤特土特产采用传统原始工艺与现代科技结合开发出好的原生态产品:野生灵芝、火麻生态茶、

腾龙牌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n5ty.shtml
河北腾龙蜂蜡胶业有限公司是从事天然蜂蜡、川蜡(虫白蜡)采集开发加工经营为一体的综合性

雅姿伊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dbag.shtml
雅姿伊女鞋商行是单鞋、女鞋、休闲鞋、凉鞋、拖鞋、棉鞋、高跟鞋、增高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菜百首饰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ucnt.shtml
菜百首饰是北京菜市口百货股份公司的品牌,北京菜市口百货股份公司是中国较大的黄金珠宝专

甜丫丫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sm0d.shtml
甜丫丫休闲食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甜丫丫西点是润麦食品公司旗下品牌,定位于中国最专业的

六妙茶苑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nuv3.shtml
福建省天丰源茶产业有限公司(中外合资),注册资金一亿少八十八万,拥有万亩茶园基地(农

鹰皇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brgw.shtml
鹰皇加盟详情西安鹰皇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珠宝公司。公司秉

威浪洗衣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6dhd.shtml
威浪品牌隶属伟帮集团,是洗衣皮具护理行业的新知名品牌,也是洗衣洗包洗鞋一体综合店的引

爱度珠宝加盟  http://www.globalsourceinc.com/x2sb.shtml
爱度珠宝加盟指纹婚戒的来历结婚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之一。古罗马人认为,无名指的血脉直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两个偏执狂的修罗场圣女雪莲

    “等等,我想试试!”从人群后方传来的声音阻止了光头老师离去的脚步。大家和光头老师一起望向了从人群后排慢慢走上前的少年。望着长相清秀身体瘦弱的小隐,光头老师问道:“你确定要试试?我可不会放水哦。”大家也在为都见识过老师强大实力后尽然仍有人要敢挑战老师而感到惊讶,纷纷指指点点相互打听他是谁,实在是看不出

  • 革宋第4章在线阅读

    夜间看了出来,安慰了下怜儿“怜儿,别担心哥哥,做生意也挺好的呀,不愁吃不愁喝,我看的很开。过段时间就去学习经商管理。”“呜呜呜,哥哥。。。”“好啦,别哭啦。乖,待会儿哥哥买糖给你吃。”“哥哥以后由我保护。”“噗呲,哈哈哈,好,那以后你可要罩着哥哥哦。”“嗯嗯,我们约好了。”夜间和怜儿玩了一会儿就把她

  • 破天修道在线阅读开机(中)

    没过多久,王一博便推着行李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可他却连一件衣服都没来的及换,就疲惫的躺在床上睡着了。梦中的他身穿一套襟袖轻盈,缓带轻飘的白衣,额上佩着一条一指宽的卷云纹白抹额。一手牵着一条皮绳,而另一只手却握着一把清冷避尘的好剑。这时,一段悠扬的旋律响起,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着黑衣的俊美少年正斜坐在

  • 【综】抱歉,我只对女生温柔在线阅读第九章

    自从暮休出现在万事屋以后吧,银时三人觉着,这日子过得还真不是一般的舒坦啊,以前都没想过这日子啊肿么能够这么好过啊这么舒服啊这么随心所欲啊!每天都有自己心爱的甜食啊虽然被限定了进食数量但是卷发君觉得能吃到美味就满足了啊,而且不用每天吃生蛋盖饭什么的真是好的很啊!神乐觉得暮休来了以后吧,这醋昆布真是想吃

  • 漢锺之第六章(6)

    叶闪闪从病房里面出来的时候,眼眶都还是红的。他悄悄打量了一眼门口的两个保镖,发现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听见自己在里面哇哇大哭没有。不过哭了一场之后,感觉伤精耗气,肚子都又饿了,叶闪闪一边想着要去找点吃的,小心地轻轻关好了病房门。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了霍克管家站在自己后面,一脸的关切和心疼

  • 二胎妈妈向前冲之灵气

    木天全神贯注,认真引导着那股灵气进入自己的右手。“啊~”木天惨叫,右手传来钻心的疼痛。熊六也皱起了眉头,自己长了这么大,都没有见过一个人的身体如此排斥灵气的。木天浑身颤抖,忍受着不可想象的痛苦,洁白的右手渗出淋漓的鲜血出来。“停下。”熊六说。眉头却像是有一团散不开的阴云。“怎么会这样呢?”熊六露出难

  • 苏天下之命垂一线(求收藏)

    “吼~~~”幽静的森林里,突然不断地发出猛兽的嘶吼,震的森林一颤一颤的。突然,在一声怒吼之后,再次恢复了平静,静悄悄的有些渗人。空气中参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平白增加几分幽静,没有一点点声响。慢慢的,森林的深处,一道“小山”慢慢的移动过来。再往下看去,竟然是一道纤细的身影,正背着比他大数倍的尸体,一步步

  • 天元帝国在线阅读第四节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入江家还是安静地吃完了一餐。白兰准备回房的时候,入江正一开口:“我有事出去一趟。”有默契的没有询问对方要去哪里,白兰抬眸:“晚上回来吗?”“恩,想吃什么,我回来的时候顺路带点,买菜现做是来不及了。”入江看了一眼手表。“堆满棉花糖的披萨。”白兰开口。入江站在日历前看了一下时间,然后

  • 我!靠脸吃饭在线阅读第六节

    殷寂离看了看走上前来的齐柏山,这才子挺有些气派的,膀大腰圆,说话也是声如洪钟。“在下齐柏山,闽公子,想要怎么比试啊?”齐柏山粗声粗气问。殷寂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觉得挺顺眼,就笑,“怎么都行”“好。”齐柏山大手一挥,“那就用我心爱的棋盘,咱们手谈一番。”殷寂离点头,就见齐柏山从身旁下人手中接过了一个木

  • 九重山海在线阅读人事皆非终释然

    第一次听见刘洛寒江这个名字的时候,李无缺只有十七岁,实力尚且处在游侠境界,只比一般的江湖人士厉害一点,但与龙虎山其他身怀绝技的是兄弟来说还差着一大截,那个时候的他初入江湖,懵懂无知。认为师兄师父的话一切都对。面对同门师兄弟的嘲讽与欺凌他总是反应很慢。因此,他的师兄总是笑话他:“无缺呀,无缺,你什么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