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所谓仙君在水一方在线阅读颜母

作者:叶清浅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孩子……不认回来真的不行啊……”

俞文君看着阮明江找人调查回来的资料眼神里一阵挣扎痛苦。

为了不在家说这事儿被其他人听到,夫妻俩特地到公司里才说。

现在俞文君庆幸他们不在家里,不然她真的很难控制情绪。

之前夫妻俩想着的是,如果对方过得很好,对方父母也很好,那……就不要打破平静的生活。

可现在……

颜家老家在京市下头的一个农村,颜悦是颜家的大女儿,原本还好,可后来颜家接连生了两个儿子之后就不怎么在乎颜悦这个女孩儿了。

晚了两年才叫她跟她的大弟弟一起念书,目的是为了让颜悦多照顾这个弟弟。

颜悦在颜家的生活可想而知。

而在颜悦刚和自己弟弟一起上初中的的时候,颜家发生了一个重大变故。

颜父在一场意外车祸事故中丧生了。

造成车祸的人家穷得很,给颜母的赔偿金不多,颜母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过,一年以后颜母再嫁了。

颜悦中考之后本来颜母不准备让她念书了,可颜悦成绩太好,中考全校成绩第一,学校那边轮番去颜家做工作,加上颜悦的班主任还算是颜家的远方亲戚,在这样的多番动员下,颜母才没让颜悦辍学。

可颜母以及颜母的再婚丈夫不肯给颜悦出学费,颜家的大儿子没考上A大附中,去了京市另外一所职业高中,颜母只管那个儿子的花费。

颜悦之所以能来A大附中念书,一半是颜悦读的那个初中给的奖学金,另外一半是找她的初中班主任借的。

现在的高中生活费颜悦也是拿的A大附中给的奖学金。

俞文君眼眶忍不住发红:“都是亲生的,怎么能这样对女儿……”

阮明江轻轻抱着妻子的肩膀安慰。

其实阮明江也不懂这种重男轻女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女儿还那么优秀,竟然这么严重的差别对待。

真的是让人想不通。

俞文君这会儿也不纠结到底要不要认孩子了,这种情况他们怎么能放任颜家这么对待他们的亲生女儿。

“可是柠柠怎么办,这种情况咱们怎么能让柠柠回去……”

俞文君有些痛苦地看着阮明江。

阮柠也是他们疼爱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儿,现在要让阮柠回到这样的家庭……俞文君觉得自己真的接受不了。

阮明江同样也觉得非常为难。

手心手背都是肉肉,从小养到大的女儿就算不是亲生的也和亲生的没区别了。

“要不然这样……他们家看起来也不在意女儿,不然咱们就把颜悦也接到家里来,既然他们不想要不重视,那两个女儿咱们都要!”

阮明江想出来的就是这个主意。

颜家对女儿这么不重视,那就干脆去和他们谈判好了,哪怕给他们一大笔钱,只要能把两个女儿都要到自己家来。

俞文君想了想道:“其实她们两个都已经成年了,无非就是涉及到一个迁户口的问题,至于在哪里生活其实她们自己都有选择的权利。”

阮明江点点头:“是啊,颜悦是咱们亲生的,要回来理所当然,只是阮柠……”

俞文君也在为这个发愁。

安置阮柠才是最大的问题。

而且就算把两个女儿都要过来,她们的相处可能也会有很多问题存在。

阮明江迟疑了一下,道:“还有个问题,咱们之前想的檬檬好好拿着股份生活,柠柠继承柠檬记,可现在颜悦才是……等她回来了,以后公司的继承要怎么办……”

俞文君:“……”

这个问题。

更难了。

夫妻俩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不患寡而患不均。

檬檬还好说,阮柠和颜悦的身份真的在这件事情上非常尴尬。

尤其是阮柠一直都把自己当做柠檬记未来的掌权人,为此严格要求自己,现在如果告诉她,她不是阮家亲生的女儿……

夫妻俩真是担心阮柠承受不住。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先别想这么多了,咱们先去颜家找对方谈,看看结果如何再决定!”

这么沉默纠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阮明江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

俞文君叹口气点了点头。

只能先去颜家再说以后的事儿。

//

阮明江已经查到了颜家的地址,开着车载着俞文君往京市西边去。

颜母再婚以后嫁给了市里一个开小烟酒超市的男人,带着孩子来了京市。

根据阮明江查到的资料,颜悦在上了A大附中之后基本上就不怎么回家了。

A大附中对学生住宿并不强制要求,可以住也可以不住,像阮檬就没有住校,可颜悦却几乎不离开学校。

据说这点还是学校特批的,毕竟周末一般不留学生。

颜悦大概是不喜欢家里的气氛才会这样……

夫妻俩到了那个小超市,柜台里坐着一个挺着硕大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这应该就是颜悦的再婚丈夫李坤。

“您好!”阮明江走过去。

李坤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看到穿着板正西装和灰色羊绒大衣,明显气质不凡的阮明江眼神一下子就亮了,站起来带着十足的热情道:“您好您好,需要点儿什么?是要烟还是酒,我们这儿有刚上的茅台,保证真品,您要不要来一瓶尝尝?”

阮明江摆了摆手:“我们不是来买东西的,我们想要见一见您的妻子王月华女士。”

听到这话李坤的脸色变了变,神色里带着几分审视和警惕。

“你们找她干什么?你们是她的亲戚?”

俞文君道:“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和王月华女士商量,是关于……颜悦的。”

“那死丫头惹了什么麻烦?你去找学校别来找我们!死丫头都好几个月不回家来了!”

听到这样的称呼阮明江极力压抑着怒气,厉声道:“我们要见王月华女士,如果你不让我们见,我们只好请警察一起过来了!”

俞文君的脸色也很难看,这男人张口闭口的“死丫头”,她心里听着都发疼。

她的亲生女儿竟然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阮明江提起警察,李坤才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小,气势也弱了下去:“见,见就见呗,我打个电话喊她过来。”

李坤的电话打出去没多久,一个看着有些沧桑的女人就过来了。

她穿着一个明显缝补过的深红色棉服,头发很短,皮肤蜡黄,眼睛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神采。

俞文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看资料这个王月华和她的年纪差不多大,可现在看着好像要比她老上十几岁一样。

阮明江和俞文君看着李坤先把王月华拽到了一边,隐隐约约传来他们说话的声音——

“那个死丫头是不是做什么了,那俩人说来找你说她的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

“要是跟钱有关系,一毛也不许你出给那个赔钱货,我给你养俩孩子,可没说养闺女……”

夫妻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再次肯定了一件之前就确认的事情。

颜悦在这里过得肯定非常不好!

那俩人说完话,王月华才看着他们小心翼翼道:“你们找我说什么事儿啊?”

俞文君现在对王月华也什么好气儿,冷眼看着她:

“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们想要找你说说关于颜悦身世的问题!”

王月华好像愣了一下:“你们……”

本来俞文君以为她说了这话之后对方应该会非常震惊,可她发现这个王月华虽然有些惊讶,可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程度。

看她的表情……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里头有个休息间,去里面谈吧。”

王月华走过去低声和李坤说了两句话,带着俞文君进了里头的隔间。

阮明江留在了外头。

这件事情让他们两个女人来说话或许更好一些。

进了隔间,王月华关上了门,和俞文君面对面坐在椅子上,先开口道:

“你们是悦悦的亲生父母对吗?”

俞文君试探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王月华没说话,只问道:“我的亲生女儿是不是在你们家?”看到俞文君点头后道,“有没有她的照片能让我看一看?”

俞文君拿出手机,打开视频——

“姐姐生日快乐~”

“柠柠十八岁了,以后就是成年人了!”

“这是爸爸妈妈给柠柠的礼物~”

视频里是阮柠过十八岁生日的情景,阮家一家都不爱特别热闹的场合,生日也不会举办什么宴会,都是一家人在一起庆生。

视频里坐在硕大的生日蛋糕前的阮柠穿着红色连衣裙像是一朵逐渐绽放的玫瑰,表情也没有平时那么严肃,看上去带着淡淡的温暖笑意。

王月华轻轻抚摸了一下手机屏幕,低声道:“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

这点俞文君也发现了,王月华的眉眼细看和阮柠带着五六分像,年轻的时候她应该也是一个美人。

俞文君看着王月华:“我们才刚刚知道这件事情,你看上去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来找孩子?”

王月华将手机递还给俞文君,抬起头也看着她:

“是,我的确是早就知道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什么,什么怎么样?”

“你也看到我们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亲生有什么差别。”王月华的声音微微有些哑。

她其实在孩子越长越大时候就发现了,颜悦长得和他们家人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可是颜家本来就不在意这个闺女,颜父也是,王月华根本没必要多事,何况她也很忙根本没时间去调查这些事情。

后来颜父走了,她嫁给了李坤,那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就更加无所谓了。

俞文君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王月华。

她简直不敢相信。

竟然有女人明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亲生的,却一点想要去查清楚真相的想法都没有!

难道就不想要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哪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吗!

他们夫妻之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很纠结到底要不要认回孩子,可他们却会去想办法知道孩子过得好不好。

像王月华这样的想法……真的太让人不能理解了!

俞文君满脸都是怒火,简直快要烧起来了。

“你要是这样想,是不是你也不想认回亲生女儿!”

“那我就干脆和你明说了吧,我们家想要!”

“不管是养大的还是亲生的,两个女儿,我们家都要!”

延伸阅读

宇鸿昌加盟  http://www.ihuyi.net/gr3l.shtml
宇鸿昌包装盒总部凭着良好的信用、优良的服务与多家企业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宇鸿昌包装

万雄卫厨加盟  http://www.ihuyi.net/s80j.shtml
中山市万雄卫厨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二十年来,公司一直致力于五金挂件、卫厨制

SMT贴片打样加盟  http://www.ihuyi.net/g3qs.shtml

金玉良晨养生足道加盟  http://www.ihuyi.net/gxqr.shtml
金玉良晨是一家的机构,每一种养生服务都能够帮助顾客改善身体机能,调节身体状况。机构,

SHZ厚正流体设备加盟  http://www.ihuyi.net/xklx.shtml
SHZ厚正流体设备采用国内外出众的生产技术,并引进加工设备和研发人才,生产不锈钢离心

浪漫英伦羽绒服加盟  http://www.ihuyi.net/sftw.shtml
浪漫英伦羽绒服加盟_公司简介杭州牧马人服装设计有限公司(mumadesign),坐落

新世纪高考加盟  http://www.ihuyi.net/gptm.shtml
新世纪全日制艺术高考培训项目加盟鸿基教育集团郑州新世纪高考补习学校是经郑州市教育局批

千百美超市加盟  http://www.ihuyi.net/u1wg.shtml
品牌介绍:江苏千百美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是宿迁市超市业态。短短几年间,

萃华金店加盟  http://www.ihuyi.net/6ae4.shtml
萃华金店是以经营首饰为主,兼营金银条宝,珠石钻翠,由萃华金银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萃

海富时代门窗加盟  http://www.ihuyi.net/y2eh.shtml
海富时代门窗是一家生产、加工、断桥铝门窗、塑钢门窗、阳光房、铝包木门窗服务商,在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女的病娇相公在线阅读第四节

    凤清公主紧紧抓住龙锦的右臂不放,从龙锦俯首的角度正好看到她眉头微蹙、明眸里有泪光闪动,强忍伤痛的凄楚样子令龙锦喉间一哽。两人在凰歌回归之前有过婚约,每年在九重天神殿和青梧宫你来我往几次,关系自然是比别个亲切一些的,龙锦心疼凤清,也一时顾不得凰歌那边吃紧,先把凤清扶到战圈外安全的地方,“清公主,你先坐

  • 请叫我法爹之月夜留伤(2)

    第二章月夜留伤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野草边,血泊中,尸身也不加以掩埋,少年以袖擦拭过额头,是汗也是血。又深深看向小镇的方向,然后,翻身上了最高的马,猛力抽鞭,马蹄顿翻,奔腾而过,马主人的头颅顿时四裂,赤红四溅。陈渊不会去救人,他也没有那个本事。如果不是熊武对他心有不轨,他其实不会杀他,他之所以要杀他,

  • 我!童皇南枝初见

    婉婉被她说得心动,又因为没干过这种事,难免畏首畏尾,脸上带着不确定的笑,迟疑道:“行吗?万一叫人知道了,报到太后娘娘跟前,我的老脸就顾不成了。”小酉背靠门廊长吁短叹:“说实在的,奴婢不该给您出这个主意,就像您说的,万一事发,您是没什么,苦了咱们底下当差的。可您不是说宇文王爷长得像妖怪,您想看妖怪嘛。

  • 我的庄园它连接位面之微笑的恶魔(求收藏)

    不得不说,张楚的化妆技术还是很不错的。今天依夏穿了一条湖蓝色的百褶裙,赛雪的纤足踩着一对白色平底女鞋。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张楚拉着她的小手穿过大街小巷,回头百分之

  • 辉颖奇迹之叶罗丽精灵梦在线阅读死亡缠绕

    杀手已经到了门口,离开了可以大肆杀戮和随便俘获人质的区域,因为下雨门外行人稀少,只是这杀手的速度也太快了,风一般朝着马路对面冲了过去。梁梦竹也不遑多让,甩掉高跟鞋,健步如飞,尤其是飞跃马路中间护栏的一瞬间,被撕裂的裙摆飞扬,隐约好像看到了一抹嫩嫩的粉色。马路对面正好有一辆白色的轿车刚刚停下,打着双闪

  • 灵犀旧集之你自杀吧,我还要上课!

    “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形!”现在正是西游记火的时候,叶飞就用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出场方式了。而千钧一发之际,似乎也因为叶飞的出场变得全场寂静,叶飞成了全场的焦点。“嗯,这个逼我给99分,剩下1分怕自己骄傲。”叶飞一边余光扫视着现场,一边竭力做好pose。而镇楼城管似乎也因为叶飞的出现重新变得呆滞了,低下

  • 重生大唐当皇子在线阅读第八节

    诡异的安静,半天之后,三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赫敏本来以为西里斯会在这时候说些赞美的言语,用来夸张的表达的他的心情。可是等到西里斯开口了,赫敏才知道他没有。西里斯一开始只是静静的看着赫敏,看了半天,似乎才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望着对面的赫敏,慢悠悠的用有些颓败的口吻说道:“格兰杰,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

  • [阴阳师]百恋歌篮球比赛(2)

    老徐说完,不管班上响起的几道低声哀叹,对狄小荻道:“狄小荻,你的书本明天才能批下来,这节课你先和罗焱行共用一本。”老徐说着,视线再次落到罗焱行身上:“等会下课再多搬一张桌子过来,你前面可以不不坐人,但别直接空着。”罗焱行语气懒洋洋的应下:“行,下课我就让人去搬,还多几本书堆在上面,给老班您营造出一种

  • 我的游魂小姐在线阅读第5节

    战争结束了吗?不,战争还在继续,然而这只是战争的结尾,看到的都是哀嚎,康平这一刻明白了,熊带他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让他亲眼看着战争,轻声经历战争的残酷。康平没有说话,这个时候,那些士兵已经结束了抢掠,留下的只是满目疮痍的城市。“世界政府造成的不止这些!”熊道。“他们该死!”康平咬牙道。“那就看看他们

  • 尸门鬼术在线阅读第二节

    捧着酒葫芦,在河边愣愣地站了片刻,褚怀霜倒是记起了一些往事。十年前,仙门举办纳新大典前的某个夜里,她在镇上的酒肆里喝醉了,御剑回山,经过翠竹村时,酒劲一上头,连人带剑坠进浣衣河中。待她苏醒后,发现一名少女正跪在自己身旁,俯下脸紧贴她的唇,焦急地为她一口一口渡气。而那名少女,正是她日后的合籍道侣,游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