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WY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忍界玫瑰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枢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七章

段海坐在对面,脸都快绿了,陶冰脸皮薄,无措的看了段海一眼之后低下头去。

晏惊寒筷子上的蚝油生菜掉在碗里,聂月笑得体贴,拿起筷子:“爱吃什么,我给你夹?”

晏惊寒缓了缓,清淡的说:“好啊,青菜吧。”

哎呀?小乖宝居然没脸红?

还挺淡定的往下接话。

聂月夹了一大块排骨到自己碗里,咬了一口,满嘴冒油。

故意往他那边凑了凑,一丝清淡香气飘过来,“爱吃青菜啊?兔子变得吧?白白净净的,会咬人吗?”

晏惊寒睫毛很长,眼眸低垂的时候仿佛星月涌动下的大海,很漂亮。

“想试试看?”晏惊寒睨过来。

聂月被他的美色迷惑了,得意地尾巴都翘起来了,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怎么咬啊?在床上咬吗?”

晏惊寒下意识的拨动一下腕上的佛珠,心里冷笑着觉得这个人真是不能纵容,一纵容就犯毛病。

面上却不动声色,不想输给她。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

段海出声说:“那个……”

聂月回过头去。

“今天小寒不住在这,他是过来接你的,咱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一会儿就走了,不在这住。”

他赔着笑低声跟聂月解释:“有笔晏氏的资金,需要他的签字……”

晏惊寒似笑非笑望着聂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者的表情没露一点痕迹,可晏惊寒知道,这一局,他赢了。

“哦……原来是这样。”她巧笑起来,“来,吃点马铃薯。”

晏惊寒咬了口自己的战利品,波澜不惊的对段海有关房地产项目的分析表示肯定。

然后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用纸巾吐掉了。

是姜。

-

俩人一起出了段家,聂月一直没说话,临上车前,她回头对赵伯说:“把那个床垫子给我搬着。”

赵伯有点蒙:“什么床垫啊?”

聂月不高兴的大声道:“楼上,所有的床垫,都给我搬走!”

赵伯有些惊慌,快速的看了晏惊寒一眼唯唯诺诺称“是”。

晏惊寒站在她身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笑什么笑。”聂月站在黑色卡宴旁边,语气不大好的说。

晏惊寒不开车,聂月坐在驾驶座上,“安全带。”

晏惊寒把安全带系好,聂月发动起车子,缓缓滑出别墅大门。

聂月这人看着不靠谱,开车倒还挺稳。

等红灯。

聂月:“从这条街穿过去然后往哪边开?”

晏惊寒:“跟着导航走。”

聂月;“我听不懂。”

绿灯了,聂月发动起车子:“快点,哪边。”

晏惊寒:“左边。”

——然后就眼看着车子打了右转向,拐去相反方向。

“不是说了左边么?”晏惊寒知道了:“你是故意的。”

聂月:“可别冤枉我,我故意开反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开车的时候分不清左右,你得告诉我是哪边。”

到了前面一个岔路口,“哪边。”

晏惊寒深深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往左指了一下:“这边。”

“你看你早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嘛。”

聂月高兴不少,按开音乐,电台正在播放一首古老情歌。

醇厚的女声像口感绵长的红酒,历经沉淀,将诗情画意娓娓道来,平静也深情。

聂月跟着歌曲轻哼,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

夜风清凉,宽阔的马路车辆很少,路灯绵延望不到尽头,晏惊寒刚下飞机不久,赶着时间来到段家,此时褪尽一身蒸腾热气,轻松不少。

很难得的,也想跟着音乐轻声哼唱。

这条路不堵车,没用多久就到家了。

“今天需要去你父亲那里拿一份文件,他早在很久之前就约过我,所以……”晏惊寒端正站在大门口,平淡说道。

“不用跟我说。”聂月打断他:“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不是专程去接我。”

晏惊寒:“恩,那就好。”

聂月:“但我真的想和你试试那个床垫,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在晏惊寒还没回答的时候,她天真一笑:“晚安,小乖宝。”

-

聂月推开包厢,里面的嘈杂扑面而来。

“哎,傅总你又输了!赶紧喝酒!”

“不行不行,我真不行了。”

聂月迈过一双双腿,终于找到傅其琛,他正和对面那个膀大腰圆的土财主划拳喝酒。

“赵哥,赵哥饶小弟一命吧,小弟真不行了。”

土财主很高兴,胖胖的手指指着傅其琛的鼻子,唾沫星子跟着他的大嗓门一起飞溅出来:“是不是男人,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傅其琛双眼明亮,两颊酡红,身体不自主的往旁边倒,有些无奈的笑着,仿佛真的是喝多了酒硬撑着的感觉。

“好久不见啊赵哥。”有人在唱一首快歌,聂月不得不大声喊道。

灯光太暗,聂月在傅其琛身边坐下。

“哎哟小聂么这不是。”土财主估计也喝了不少,舌头都不太利索了:“正好,你琛哥已经不行了,你来替他!”

后面有人听到聂月来了,全都往这边凑过来。

傅其琛趁着扯领带的功夫低声对聂月说:“能应付吗?”

声音清明,哪里有一点喝醉的样子。

聂月唇边笑着,稍微侧了侧头:“轻松,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窝给酒吧注资的,哄开心了就成。”

他俩换了位置,聂月道:“来,给赵总满上。”

“换个**玩玩,总划拳也没意思。”聂月说。

傅其琛是给土财主演舒服了,让他自信心爆棚:“随便换!你说玩啥就玩啥。”

聂月倒满两杯酒:“玩骰子吧怎么样。”

“好!”

聂月抓过骰子筒:“来吧,*大*小。”

土财主笑嘿嘿的看着聂月:“大!”

聂月妖孽一笑,“大啊?确定吗?”

土财主笑得满脸的肉堆在一起,他们最喜欢聂月这种又漂亮又聪明,开得起玩笑,能纯洁的像天使,也能接住流氓梗。

皙白手指摇晃出清脆的响声,土财主借着等骰子筒的机会使劲往聂月身边挤,聂月也不躲,就在他耳朵边摇,响得土财主都快耳鸣了。

“要是赵哥赢了这局,小妹赔你三杯怎么样?”

土财主自是一万个满意,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但若是我赢了,赵哥是不是也得加点筹码啊。”

土财主沉迷美色,想都不想:“要是小月赢了,我追加三十万投资!给小月助兴!怎么样!”

这种场合最不缺起哄的,一听这边加料了,全都往这边凑,不住的拍手叫好,声音简直快要掩盖掉骰子筒的声音。

傅其琛“醉的不轻”,靠在旁边笑而不言,默默注视着聂月的那杯酒,就在气氛热烈的时候,感觉到黑暗中伸出一只手碰了碰他。

傅其琛面上没动,从那只手的手心里抠出一枚骰子,然后把自己手里的骰子换进去。

“那我要开了?”

“好好好。”

聂月把骰子筒一掀,“哎呀,是大,赵哥猜对了。”

周围起哄声不止,聂月在人群中笑得愈发甜美:“那小妹先干三杯?”

三杯酒下肚,土财主眼睛都红了:“再来再来!”

“下一次小妹陪五杯,赵哥?”

“五十万!”

聂月:“爽快!”

这次骰子筒开得很快,聂月赢了。

“都是赵哥让着小妹的,这一局要不不加码了吧。”

土财主刚尝到甜头,哪里肯放手:“不行!小月陪我玩,必须尽兴为止!我出七十万!有没有跟投的!”

土财主挺有地位,周围不少都是依附着他吃饭的,他一发话,自是有人跟风。

“我出十万!”

“跟着赵哥,五万!”

“十万!”

聂月懒洋洋的抿了口酒,“那我开始咯?”

自然,还是聂月赢。

那土财主也不会不高兴,嚷着要喝酒,之前傅其琛已经灌得差不多了,后来聂月的这两杯点了把火,现在他已经快不行了。

见好就收,聂月说:“你们先玩着,我出去放放风歇一下。”

聂月找到吸烟室,门一关,外面的嘈杂顿时隔绝开来。

从包里摸出烟,慢慢吸慢慢按着自己额头。

她喝得不算多,但是那酒度数不小,后劲足。

半支烟尽,傅其琛开门进来。

聂月掀了掀眼皮,见是他,又重新阖上。

“头疼了?”傅其琛神清气爽的在聂月身边坐下。

“什么情况啊。”聂月声音懒洋洋的:“他们说你把整个酒吧街盘下来了?”

傅其琛:“恩。”

聂月嗤笑一声。

傅其琛:“怎么了?”

“你是疯了还是怎么。”

现在【C】虽然称不上一家独大,但是对酒吧街还是有一定影响,其他酒吧业绩必然下滑,【HOT】自身难保,已然岌岌可危了,以聂月对傅其琛的了解,他要想盘下整个酒吧街,几乎算得上是倾尽全部财力,赵总的这些个投资也不过杯水车薪。

“想干嘛,和司曳同归于尽?”

傅其琛笑着摇摇头:“不至于。”

聂月有点晕,没再说话。

“司曳是不是找你了?”

“找过了。”

傅其琛是资深老狐狸了,当年聂月还没混江湖的时候傅其琛就已经在酒吧混得风生水起。

那时候傅其琛跟着的是当地有名的地头蛇,脾气不好,傅其琛这人最会圆滑处世,左右逢源,跟地头蛇的时间最久,是他最信任得力的助手。

有天聂月跑到酒吧喝酒,正赶上地头蛇过来收钱,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突然冲进来,言语还挺横,惹怒地头蛇,傅其琛走过来把她护在身后,“都说了你哥不在这,你怎么又来了?”

聂月望着他没说话。

“总来酒吧的一个傻子,非得说她哥在酒吧,没事儿,哥你继续。”傅其琛背对着他们,朝她眨眨眼:“快点回家。”

后来傅其琛在后巷里找到聂月,递给她一点吃的。

两人就算认识了。

再后来聂月给傅其琛当驻唱,他前后辗转了好多地方,聂月就跟着他换了好多地方。

傅其琛心机深重,设了个套坑了地头蛇一把,自己取代了他的位置,开了这间酒吧。

聂月在别人面前尚且还称得上聪慧机敏,可在傅其琛面前,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总藏着无数心思。

老狐狸一个。

自然早知道司曳给聂月打过电话。

“没什么想问的么?”聂月歪头看他。

傅其琛明知故问:“什么。”

“不问问我有没有同意?”

傅其琛笑了一声,没答。

聂月也笑。

傅其琛防备心极重,却无条件相信聂月,甚至连问都不会问。

就凭她是聂月。

一丁点善意就能记一辈子的人。

-

聂月到家已经两点多了,喝得有些难受,抱着马桶吐的时候似乎听到外面有声音。

晏惊寒刚从香港回来,晚上的飞机。

红姨来给聂月送解酒糖,聂月看到盘子里还有些水果,“这是给谁的?”

红姨:“少爷也回来了。”

聂月想了想:“我来吧。”

聂月敲敲房门,没人应。

“我进来了?”

这还是聂月第一次进晏惊寒的房间。

房间非常整洁,入目是一个巨大的书架,窗台边摆满植物,半掩一台跑步机。

灯光昏黄,房间里点着熏香,淡淡的檀木味道,深色的床铺非常干净,旁边的被子上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件白衬衫。

聂月的目光一一触过这些物品,脑海里描绘着晏惊寒在这里跑步,浇花,换衣的情景。

浴室水声停止,晏惊寒的身影出现在玻璃门内。

他的背肌非常漂亮,中间一道深深的沟壑,肩膀宽阔,腰腹骤然收紧,中间形成一道迷人坡度,下面的凸起被玻璃上的水雾模糊掉。

两条腿又长又直,脚踝很细,两枚凸起的外踝骨看上去**迷人。

晏惊寒换了一条毛巾,随意转过身。

在他胸前,印着一道深深的,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边下腹部的伤痕,淡红色的,看样子已经过去许久,可是狰狞盘亘,触目惊心。

像一道斜线,把他整个人劈开,划掉。

能造成这样一道伤疤,可想而知当时的危险,差点要了他的命吧。

像是感觉到什么,晏惊寒缓缓抬起头。

——四目相对。

灯光昏暗,隔着一道玻璃门,晏惊寒的身体沾着水色,隐约泛着柔光。

那双锐利的眼眸中升起厌恶,紧紧凝起眉头。

聂月原本想礼貌性转身,但触到他怒意翻涌的目光,聂月改了主意。

她懒洋洋的往墙壁上一靠,目光不怀好意的向下游移。

声音轻飘飘的勾了一朵白云。

“很优越啊。”

延伸阅读

阿凡达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pm7b.shtml
阿凡达生态家俱生活馆,让您把海底各地搬到家中,自动喂食,无需您的照料,就让您在家中享

江门市融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gqfo.shtml
暂无

凯瑞洗衣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i7g.shtml
凯瑞洗衣,致力于给人们带来贴心的干洗服务,得到了更多顾客的信赖和认可。凯瑞洗衣引进欧

辉烁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n4i9.shtml
辉烁饰品总部是一家集产品开发、生产、销售一条龙的生产企业。公司现主要生产耳环.项链.

它它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ao5y.shtml
关于Touchdog产品对材料的严谨要求:无论是衣服还是窝或者是其他纺织品,我们选用

真锅咖啡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gvkb.shtml
真锅咖啡以新形象之咖啡专门店为目标,椭圆形标帜是COFFEE的「C」之圆形化,椭圆形

辣MAMA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unss.shtml
辣MAMA酸辣粉是一道传统小吃,是大家都很喜爱的美食,尤其是年轻的消费者。辣食是深受

芊伊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n096.shtml
芊伊饰总部是胸针、项链、戒指、耳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乐群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ytgi.shtml
暂无

英国碧蒂欧加盟  http://www.businessinlascruces.com/n33d.shtml
碧丽芳菲化妆品有限公司简介珠海碧丽芳菲化妆品有限公司—由英国BDL(香港)国内外控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物小精灵]武藏的逆袭在线阅读右手她要

    又一次穿成那个男生的右手,左右右已经很淡定,淡定到控制着右手把自己塞进被子里,然后闭上眼继续睡觉。她两个月前穿到了某本书里的路人甲身上,然后又在某个晚上穿成了某个男生的右手。颤巍巍的秉着不被发现,天天殚精竭虑认真工作,所以一直到现在她都没能看到男生长什么样子。忽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临空,睡意深沉的左右

  • 少男逃婚记在线阅读第10节

    离开村子后已是第二天了,李昐一路往东走,渴了喝水袋里的水,饿了剁自己的手来充饥,终于是来到了小山。所谓小山,并不是很小的山,而是这座山的名字就叫小山。一眼望去,小山上稀稀落落地生长着一些植被,就像年过半百的老人头顶一样。翻过小山,就是土山村了。这土山村也算是附近比较大的一座村子了,每年附近的村子、旅

  • 王者归来(排球少年)在线阅读第九节

    颓美华丽的宫阙一角,女帝正倚靠在一座兰椅上细细赏月。大梁久未有过这样迷离的月色,照得重重楼宇静白一片,犹似梦中。须臾,身后宫娥急步而来。女帝听着她那气喘吁吁的声音,便知何人来访。宫娥头也不抬,只灼声道:“掌政司副统领赵自清求见。”“不见。”女帝抚摸着手里的黑猫貔貅,淡然道:“他的女儿死都死了,还来见

  • The zodiac第9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铁甲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无比深沉,白晃晃的刀身四处挥砍着,收割着一条又一条卑微的灵魂。官兵们胯下的战马,噗呲噗呲的打着响鼻,也许生命逝去的哀嚎声让这群吃草的畜生也有些热血沸腾吧。战马撅起高高的马蹄,带着自己身上的死神四处狂奔,将死亡散播到村子的每一个角落。“饶命啊!官爷们,我求求你们高抬贵手吧!

  • 偏执皇帝的黑月光师尊[重生]第3章在线阅读

    郁静怡嘴里吐出的再婚消息,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费文勋原本火热的心上,他一瞬间以为这就是结局,可是不过一会儿,他却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慢慢的反问:“这又如何?”是,对于他而言,郁静怡有没有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她即使结婚了只要她还能够生孩子,那么他的计划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显然郁静怡也听出了他的话外弦音。

  • 孪生地球第3章在线阅读

    陆早早的话一说出来,李倩更生气了,气的嘴唇直抖。等到李倩擦干净脸上的水后,看到纸上没有什么脱落的化妆品后才松了口气,随后立马对身后的女孩子吩咐着。“既然她这么喜欢跟我玩水,那你们就帮帮她,让她去学校后花园的湖水里泡个几小时,没我的允许,不许让她上来,明白吗?”李倩环抱着胸,得意的扬了扬下巴,毕竟那湖

  • 穿越之梦回2001剑君

    “太子殿下,我是欧阳梦岚,我不是刺客,我不是故意闯入龙泽殿的。”天武城,龙泽殿内,少女掩着脸,蹲在屏风后,慌张地说。“梦岚姐姐,欧阳爷爷的孙女,对吧?”林轩温和地问道,将她扶起来,欧阳梦岚怔怔地看着他,俏脸上飞起两朵红霞。这便是二人第一次相见。“太子殿下,您还记得我啊!”木屋中,少女掩嘴轻笑,林轩难

  • 反派剧本给我[快穿]在线阅读第一章

    “叮,系统载入中。”“1%…3%…45%…99%…载入成功。”“叮,扫描开始,请稍等,正在获取信息。”凌薇琀听着耳畔突然响起的机械电子音若有所思。玩这款**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故障,导致她一直处于在线状态,无法下线。“叮,扫描完成。”随着电子音的结束,凌薇琀眼前突然出现一块半透明

  • 替嫁太子妃在线阅读第5章

    一天过去,柳浩轩筋疲力尽。程甜甜又走进了肯德基,说是打包回去做宵夜。柳浩轩则靠在椅子望着天花板上休息。突然,柳浩轩的脚被绊了一下,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声伴随着盘子稀里哗啦摔到地上的声音。柳浩轩赶忙站起来,只看见洒了一地的可乐薯条,和一位满身可乐污渍的女孩——以及他旁边怒不可遏的男孩。“有没有素质!腿放过

  • 渣男图鉴[快穿]之皇上,你好下流啊(5)

    两人喝了合杯酒,然后就洗洗……没办法,皇后年纪太小了,李柷看着陈紫衫紧张的神色,还要安慰她。“虽然朕是陛下,可是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以后就是夫妻,要相亲相爱。来吧,我们睡觉吧!”陈紫衫脸shang通红,还服侍李柷脱了衣服,然后光溜溜的就钻到了李柷裑边。虽然她还没有发育完全,不过也有一定的规模了,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