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精灵契约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彩旗飘飘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沈知晏停笔,颇为无语地看了霍云琛一眼:“霍少,我只是在走例行程序,请你稍安勿躁。”

“嗯,”霍云琛道:“我觉得你也要走一下例行程序,出门左转眼科挂个号。”

沈知晏目光转向姜茶,“你好,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霍云琛:“不能。”

沈知晏:“……”

姜茶:“。”

沈知晏二度搁笔,“霍少,我现在正在做心理咨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杠精?”

霍云琛看他一眼,“她要能说话我还来找你?我有病?

沈知晏默,又道:“……说说怎么回事吧。”

“2015年7月17日晚七点遭遇入室抢劫杀人后失语,”霍云琛说着把一叠病历丢过去:“安定诊断有轻微自闭。”

沈知晏接过病历翻了翻,“这就没了?”

“见到我开始说话了。”霍云琛温温淡淡地问:“什么原因?”

沈知晏:“真相只有一个。”

霍云琛眯起眸,目光幽深狭长,“什么真相。”

“我不是名侦探柯南。”

“……”

沈知晏耸耸肩,“我是医生,又不是侦探。再说你提供的信息又太琐碎,我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不过,”他话锋一转:“她跟你说了什么?”

“第一次是问我要糖,我叫她她也答应。”

“糖?”沈知晏蹙眉:“吃的那种糖?”

霍云琛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沈知晏:“要不然你演示一下她怎么答应的?”

“……”霍云琛冷笑:“你当她PPT?说演示就能演示?”

沈知晏:“……”

沈知晏:“霍少,我在乡下的时候,看见老母鸡护小鸡,心里也觉得鸡妈妈很不容易。”

霍云琛眼风斜斜地扫过他,“所以你也想跟着模仿学习?”

“不,”沈知晏表情诚恳:“我想说,老母鸡总是护着小鸡的话,别人会很难看出来这只小鸡有什么毛病。”

“……”霍云琛扬起一边眉,“你确定你学的是心理不是语文?”

沈知晏:“中间可能弃医从文了。”

男人偏首,声线冷清:“姜茶。”

姜茶正在专心致志地盯着那盆绿萝的长叶,小蜘蛛的肢节已经缓缓地爬过了叶片的边缘。

险些就要掉下去——然后突然就从身体里抽出了极细的丝线,倒吊在绿萝的长叶上面。

姜茶舒了一口气,这才有工夫回眸看身后的男人,“?”

霍云琛:“我在叫你。”

姜茶:“……嗯。”

沈知晏:“……”他怎么觉得对这小姑娘来说霍少还不如那盆草来得重要呢。

沈知晏:“就这样?”

霍云琛一边眉挑起,脸色疏淡,“不然?”

沈知晏打腹稿想这不就是吱了一声,怎么可能他叫了答应别人叫了就不答应?于是沈医生清了清嗓子,不信邪地出言,“姜茶。”

姜茶:“。”

沈知晏:“……”

男人挑着眉,语气淡淡却没来由让人觉得他心情极佳,“现在你体会到了。”

沈知晏瞥了他一眼,有些无语,跟他一个人说话就跟他一个人说话,至于这么得意这么骄傲?

妈的又不是考上了清华北大。

行吧。

沈知晏用笔端轻敲着病历,若有所思,“说不定是你以前……”

“不可能,”霍云琛打断他:“你知道这十年我基本没有回国,就是回国也不会回家。”

就更不可能见到她。

沈知晏略想了想,开口,“我这样说吧,人呢,在遇到困境的时候,但凡能带给她一丝希望的东西都会被她当作救命稻草。举个例子,遇到抢劫犯的时候家里有只泰迪汪汪叫,她以后对泰迪就会很有好感,你明白吗?”

“不明白,不过我建议你换个例子,”霍云琛轻描淡写:“否则我能一直收购到你失业为止。”

沈知晏:“……”

男人双腿交叠坐姿挺拔,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吐辞也是淡漠的,“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会问我要糖,跟那次杀人案有关系?”

沈知晏看着他,“我猜跟你也有关系。”

霍云琛站起身,一直沉默在旁偷偷瞄蜘蛛的小姑娘见状也跟着慌慌张张地站起,而后男人的声音如雾霭般落下,“我知道了。”

沈知晏奇道:“你知道什么了?”

霍云琛:“庸医误事。”

沈知晏:“……”

言毕就迈开长腿往外走,姜茶见他忽然要走,一时顾及不了那只小蜘蛛,忙亦步亦趋地赶紧跟了上去。他走她也走,然后他停她也跟着停,霍云琛垂眸瞥她一眼,“姜茶?”

姜茶:“?”

“把你喜欢的那小破草搬走。”

姜茶心里正隐约担忧着那绿萝上结网的小蜘蛛,闻言忙不迭地跑回去把绿萝抱住又跑了回来。

小蜘蛛还在上面爬,她低眸看着,蓦地就松了口气。

男人的声音如轻雾般薄薄地在耳畔落下,“看医生让你很有压力?”

她循声抬起了头,想了想,“……没。”

霍云琛伸手拨了拨她些微凌乱的刘海,语气冷淡,“有压力以后就不来了,”

“反正也就是个医术不精的庸医。”

沈知晏:“???”

来了不给钱就算了,不给钱还把办公用品搬走了他也就不说了,霍少你diss人没必要diss得这么正大光明吧?

Society society,惹不起惹不起。

这中间姜晓生跟陆蔓枝也三不五时地会过来看姜茶。最近的一次,双方友好地寒暄了一番。姜晓生面有犹豫地开口:“老爷子,最近新加坡那边一家制药企业调我去做监事……”

霍爷爷眉毛抬也不抬,“去就去吧,你这么大个人了,天天在家吃软饭也不是事。”

姜晓生:“?”

霍老爷子话糙理不糙,事实上自入室杀人案发生过后,姜父的确是辞掉了手头的工作专心陪伴孩子。陆蔓枝则定点开着画廊,不再做画展业务,两人基本上处于半失业的状态。

好在从前创业期攒了不少积蓄,手上也有从祖辈过继过来的几套房产。

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小康之家。

姜晓生跟陆蔓枝对望了一眼,斟酌着道:“老爷子……我之前跟蔓蔓商量过,我们打算把茶茶一起带过去。”

“嗯?”霍老爷子精眸一抬:“茶茶也要去做监事?”

姜晓生:“……”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最难对付。

姜父向自家老婆投去了求助的目光,陆蔓枝点点头,转首看着霍爷爷,“……是这样的,老爷子,我跟晓生都觉得东南亚气候好风景也好,带茶茶过去换个环境,也许能恢复得更快一些。”

霍爷爷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蔓枝丫头,你跟姜小子是茶茶的父母,论理生恩重于山,茶茶的事情也轮不到我这个糟老头说什么。”

陆蔓枝脸色微变,“老爷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霍爷爷摆摆手,“要是像先前你们带着茶茶去国内什么地方换个环境还是专门旅游散心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他顿了一下,眼中精光闪烁,“只是你们这次是出国工作,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不说,刚换工作肯定人也格外忙些——你确定你还能顾得上茶茶?”

陆蔓枝语塞,姜晓生神情亦是有些复杂。

霍老爷子平日里为人处世跟溺爱晚辈的普通老人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只在这种时候条分缕析头头是道,让人找不出一点的漏洞去反驳。

霍爷爷有条不紊地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是普通的孩子或许还能克服,但是茶茶呢?”他眸光一转,慢慢踱过姜晓生夫妻:“说到底茶茶是你们的女儿,如果你们觉得无所谓,老头子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厅里是长久的寂静。

姜茶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正准备顺手关上,耳边忽然就响起了不大却清晰的说话声。

她好奇地往下探,爸爸妈妈都在。

正准备踩着拖鞋下楼,霍爷爷的字句却明晰地落进了她的耳里。

“……但要是你们觉得老爷子说的还有点道理,我建议你们……”

“把茶茶留在京城。”

姜茶的步子一顿,人也僵在了原地。

陆蔓枝脸明显有些僵,“我……”

姜晓生的手跟着就挡在了她前头,缓慢而低低地道:“……我知道了,老爷子。”

姜茶收回了迈出的脚。

……那就麻烦你照顾茶茶了,妈。

……茶茶乖,妈妈还有点事,在姥姥家要听姥姥的话,上课好好听课写作业,知道了吗?

……尹老师您来了啊!欢迎欢迎,好了茶茶妈妈先挂电话了……嘟……

瞬间的挂断,听筒里只有忙音在无限循环。

如鲠在喉,一句话卡在嗓子里没有机会说出来。

“嗯……”

“再见。”

在怀柔镇上读书的时候,她最喜欢的日子是年三十。

因为爸爸妈妈会回来。

最不喜欢的日子……正月初七。

商店开业的日子,年假结束的日子,白领返工的日子。

也是,父母会离开她的日子。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陆蔓枝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茶茶?你睡了吗?”门锁咔咔地转了转:“门也锁了……”

继而是姜父温声的劝,“不吭声就应该是睡了……我们明天再来吧,蔓蔓,”

“反正离出国还有阵子。”

姜茶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经过门和棉被的二道过滤,落进她耳里的人声就如灯下幢幢的影子,晦暗而不分明。

像是某种软体动物,唯有躲在壳里才会觉得安心。

她把脸深深地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终于低低地,无声地啜泣了起来。

延伸阅读

法鸽集成环保灶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s69z.shtml
法鸽集成环保灶加盟_公司简介“法鸽”品牌于2011年诞生,隶属嵊州市美嘉乐电器有限公

正普校园一卡通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aus3.shtml
新开普产品包括数字化校园及校园一卡通、城市一卡通综合管理、金融IC卡行业应用省级运营

点江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acl2.shtml
点江净水设备总部是一家从事各类水处理设备以及各类进口、国产水处理器材、配件供应的公司

可欣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d5oa.shtml
可欣床上用品品牌是源于中国文化与欧式风格相结合精华的家纺设计理念,代表各省市时尚和流

洁士皮革护理连锁店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b1dy.shtml
洁士皮革护理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洁士是国内最早最专业的奢侈品皮具护理大型连锁企业

森鹰门窗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s9ua.shtml
哈尔滨森鹰窗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中国唯一一家只专注于木窗系统研发与制造

福德林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s9uc.shtml
福德林西点加盟(引自官方连锁加盟说明文件)1、致加盟者福德林西点连锁加盟服务为广大创

华恒冰淇淋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dwrr.shtml
华恒冰淇淋设备多年来一直专注研制开发制造经营机械产品机电产品现有私有不动产办公场所六

邹立国火锅超市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a02.shtml
邹立国火锅超市经过多年的发展,收集了各地优质的火锅食材,让消费者不管身处哪个城市,不

栾雅加盟  http://www.modelsanmakina.com/d0zt.shtml
栾雅钻石画自主设计生产批发代发的diy钻石画、钻石绣、树脂亚光方钻钻石画、餐厅钻石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习让我成了暴发户在线阅读第6节

    心血来潮的计划再次告吹,乔佛里怎么可能不生气。他向观众大吼了一句“今天就到这里”,在娜塔莎想起身跟上时扔下一句“你给我跪在那里不许起来”,就扯着自己的衣袍走了。弥赛拉和托曼围着娜塔莎嘘寒问暖。小姑娘看着那道渗血的伤口眼泪汪汪,托曼想唤金袍子去叫大学士来,却根本使唤不动这些只听命与国王的守卫,被娜塔莎

  • 像我这样的存在在线阅读第4章

    纽约市,曼哈顿区第五大道。此时正值中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照射在每一个行走在街道上的行人身上,令人感到一阵阵烦闷与难受。如果说对普通人而言照射刺眼的阳光绝对是给自己找罪受,那么对此时的沈枫而言却绝对算得上是一种享受了。已经拥有氪星**质的他,如今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恐怕就是晒太阳光了。氪星人真的是一个极

  • 青山有座楼外楼在线阅读第7章

    夏莹不知道的是,以宋达如今的战力,配合七倍加速,战力早已远超战师!甚至连战宗境界的修士,都不一定是全速的宋达的对手。毕竟这可是已经接近顶层大圆满的功法了!“说起来,如果我修炼到九层的《天罗步法》后,经验值是不是就会停止增长呢?”考虑到《天罗步法》已经快到顶了,宋达不由自主的思索起这个问题来。按照理论

  • 双生咒我不是他

    完.了.米瑞斯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直接把赛小息给忽略了。要知道,自己可是赛小息的精灵啊,万一自己不见了,主人,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吧。绝对不能让赛小息发现自己。米瑞斯猛然站起来,僵硬地朝后退了几步,准备迅速飞起离开此地。可惜动作太大,米瑞斯的古怪动作引起了赛小息的注意。赛小息一边疑惑地走过来,一边四处张望

  • 人间酒馆第9章在线阅读

    秋风落叶,五彩斑斓丰收喜悦,气宇宣扬,四年一度终极大会,正式开幕,但见那春华小学的天空威蓝壮阔,万里晴空操场两边的气球条幅上写着:八十年来风雨无阻,四海同窗五洲共庆,横批:终极大会,主席台上,七十二路校长,各区区长,正副市长,省长及安保人员,****,**端坐,等待检阅时刻到来,在甬道上,七十二路六

  • 假正经男神在线阅读第10节

    呃?**?我停住了脚步,感觉有点诡异……**?!这个家伙居然会3级的盗贼技能**?难道是他的天赋技能?或许有这种可能。**是阵图的低阶技能,一次性,不能移动。不象阵图那样在一定范围内能够攻击任何地段、只要有能量供应,就能够一直发飙。但是……光明首席偷窃师布的雷,挨上不死也要脱层皮啊。这个家伙,不知道

  • [HP]萨拉查的校园生活第七章在线阅读

    可上山捉野兔也不是长久之计,像她昨天那种完全就是运气好,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可能等上一天也不见得能够捉到一只,平白地耽误了许多功夫。所以她还是打算做些包子糕点之类的到镇上卖,这也是一项长期收益,还没有什么风险,只是苦点累点,而且她还可以多做些吃的拿去卖,不愁卖不出好价钱来。她将兔笼放回了背篓里,叶婉儿

  • 养个狼崽子当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女孩子,我心里突然有点感动。“怎么感觉特别有仪式感呢……”我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这个阵仗有点庞大啊。“嘿嘿嘿,舰长,我想买新衣服了,安排一下好不好?”果然是这样吗?!刚才的那一点点感动之意瞬间烟消云散,感情我这个舰长……是负责掏腰包的!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但是刚刚上任,总不能没点表示

  • 网游:我成了NPC在线阅读番外一之我的朋友

    我从出生那天起,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身上没有父母留下的信物,没有写着名字的纸条,没有装着回忆的包裹,十多年来,我一直孤身一人。这里什么东西都很有限,衣服一直不合身,饭也不太能吃饱,每次大家分到的食物都不多,年纪大或者长得高的孩子私底下会抢别人的吃的,不给的话,就拳打脚踢,但不闹出来大问题,老师也不

  • 从寒暑到春秋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让丁佑萌生了一丝退意。秦郁寒却不会放过他。他的刀快、且狠,根本没有留给丁佑思考的余地。如果说那天以命相搏的时候,秦郁寒是凭借求生的本能不得不杀丁佑,那么现在是他自己,要杀了丁佑。刀锋旋转,鲜血四溅。刀刃每一下都和丁佑坚硬的身体碰撞,劈、砍再次。有个瞬间,丁佑恍然秦郁寒才是杀人的怪物,而他只是一个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