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啊,我的系统挂了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阳小星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也不知过了多久,玉面狐的惨叫声渐渐淡去,祤晨一个人顶着满洞剧毒,出现在了毒龙洞洞底。

毒龙洞底和洞身不同,洞底皆是紫色水晶,不停地闪着紫光。完全不用火把,整个洞底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洞底呈不规则圆形,中间有一水潭,水潭宽约十二尺,潭中突出一根七尺宽的石柱,石柱偏后方有一石凳,看起来像一个宝座。

石凳上方有一颗发着强烈紫光的物体,紫光盖过了物体本身,导致根本看不清发光的物体究竟是何物。

祤晨也不含糊,水潭正中的石柱一眼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在哪里修行真是在好不过,简直就是一片福地。

纵身一跃,祤晨已跳到石柱正中,石柱上方已是布满青苔,想是很久没人来过这里。

祤晨灭掉火把,径直的走到石凳上坐下,这个石凳犹如一张玉床,二话不说,把包袱往石凳凳边一搭。

先睡会,已经快被累死了。

躺了一会,石凳上方的紫光晃着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祤晨几翻翻转,顿时坐起,凑过脑袋冲着那发光之物仔细一瞧。

这本是简单的一瞧,顿时却勾起了祤晨的心思。

那发光之物,竟是一枚戒指,那枚戒指散发着强烈紫光,并有一圈紫色物体正围着它不停的旋转。

祤晨忍不住伸出左手想把那戒指拿起来,就在祤晨食指触碰到戒指的那一瞬间,一股无形之力竟从戒指中震荡开来。

祤晨立刻被震飞数米,跌站到了圆柱边缘。

祤晨强撑着身子站直,乍见那发光的戒指居然爆发出更强的紫光,分秒之后,那道紫光悄然而没,一个祤晨熟悉的身影漂浮于戒指上方。

那道身影身着绿白相间的长裙,模样秀丽,犹如一位天仙。

那位天仙显然不是实体,却是正气凛然,正色于戒指上方。

而那身影,像极祤晨朝思暮想之人-凝霜。

没等祤晨开口,那倒身影悄然正色到:“二十年!你答应我十五年内帮我复活,为何硬托五年之久才来!”

说完,天仙女子扬手一挥,顿时又是一股无形之力,冲着祤晨猛然而至。

噗...

祤晨只觉心口一股闷劲穿体而过,下身并未挪动,上身却承受不住微微前倾,随后一口闷血早已寂耐不住,脱体而出...

祤晨强撑着身体抬起头望着那倒虚影,心中不由大劾,不是说好三年吗?我一路到这不到二十天,哪来二十年之说?难道我又在哪晕死了二十年之久?不对啊!我这一路来除了遇见玉面狐以外,也没受伤也没晕过啊!

在一细看那道身影,不对,这天仙女子虽和凝霜的脸一模一样,但这气质和杀气以及衣着却和凝霜大不相同。

这女子绝不是凝霜!莫非是凝霜的母亲或者亲戚?但听这女子的话中含义,似乎又认识自己。

想到此处,祤晨立刻俯身一拜:“前辈你好,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才刚满十六,从未来过此处,怎可能与前辈有约!”

天仙女子闻言,先是一惊,随后瞅着小猫细看之后,方才问到:“你不是剑十三?”

祤晨闻言,更是一丝不解,当初舅舅只提到百界宗,并未提及他父亲的名字,于是,他在这半月之内,细细打听,才知道百界宗创始人,也就是他父亲,正是二十年前闻名天下的第一剑仙-剑十三。

可祤晨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舅舅又说他的名字叫白祤晨。

想到这,祤晨有些犹豫。难道这女子...是父亲风流所欠之人?若是如此,若他表明身份,会不会被直接打死...

但祤晨看着这天仙女子,这女子绝不是肖小之辈,所以,祤晨并未选择滑头,而是诚恳的回答:“前辈,实不相瞒,父亲已在十五年前被亲师宗门所害,我是剑十三遗孤。”

天仙女子脸色一沉:“什么?他死了?”

祤晨站起身子:“对不起,前辈,双亲十五年前惨死,先父自创宗门也被牵连,全宗被灭。”

说到这,龙吟山谷中那枚戒指传来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了祤晨脑海中...

天仙女子听祤晨讲完,情绪居然缓和了许多,转而却又有些失落,思索些许,又怒骂道:“哼!取了我的残剑缥缈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没用!”

祤晨一听这话,不免有些生气了,虽然父亲没有将他抚养**,但至少用生命把他救了下来。

于是,祤晨冷眼一挑:“还请前辈收回刚刚的话。”

女子听了祤晨这句话,顿了顿,有些吃惊:“怎么,你敢不服我?”

“前辈严重了,只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父母用命保我周全,我方能苟活于世,所以我不允许别人说我父亲没用。”祤晨说的很刚,不带一丝客气。

没想到那天仙女子听后居然微微一笑:“好!可以!有骨气!告诉我,谁让你到这里来的?你父亲?”

祤晨皱了皱眉头:“前辈不收回刚才的话。就不用和我说话了!”

祤晨看到天仙女子笑了,便知道自己必须得刚!而且越刚越好!于是他说完以后,强忍着胸口刚刚承受的重击,拖着身子走到石凳前躺了下去。

“哟!脾气还挺大哈!居然比你父亲还刚!好!是我喜欢的性格!我答应你,我收回刚才的话,剑十三有你这样的儿子,也算不上没用。”天仙女子一边说,一边飘飞到祤晨跟前。

“现在告诉我,谁让你来的!”天仙女子看着祤晨,脸上的怒气也消散了许多。

祤晨这才坐了起来,把自己为何来这的前因后果说了一翻。

天仙女子听后大喜:“你说你吃了天藏红花菇,还是灵源之体?”

祤晨又躺了下去:“是的,前辈!但祤晨还有一事不明,还望前辈指教。”

天仙女子飘向空中缓缓转过身:“你说!”

“不知前辈是谁,还有,为何前辈方才说我父亲取了你的残剑缥缈?”

祤晨知道,问明原因,肯定对自己大有帮助。

女子听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呵呵!我是神,百界大陆的神!”

祤晨听后没有惊讶,他一早就看出这女子并非常人,但他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肯定会起到反效果。

于是,祤晨假装不屑的翻了过身背对着天仙女子,不在说话。

天仙女子两眼一呆:“怎么,你不信吗?”

祤晨背对着天仙女子举起手摆了摆,皆是不屑之意。

天仙女子这下有些怒了,猛地一台手,一股无形之力又一次悄然而至,不过这一次,那股力量并未夹带伤害,而是刷的一下,把祤晨推向空中,然后快速旋转起来。

但这莫名的一招,似乎剩过了起先那附带伤害的一击,不到十秒,祤晨就大叫起来:“前辈!我知错啦!我信!我信还不行吗!”

天仙女子不依不饶:“不是挺拽的吗?继续拽给我看看呗!”

祤晨依旧大叫:“前辈,我真错了!也真信了!只是前辈乃一丝游魂,怎怪晚辈不信...”

嘭...

天仙女子收起神通,祤晨的身体也随之砸在了石椅上。

祤晨立马感觉无数处疼痛感瞬间袭来,赶紧伸出手抚摸着最佳疼痛之处。

天仙女子继续飘在空中,慢悠悠的讲到:“这是教训,以后再犯,可不会这么轻了!”

见祤晨抚摸着伤痛之处沉默不语,女子又道:“我本是这百界大陆的创始人,到这之时,我用灵枝测试这个大陆之人的灵根,符合者,便传他们相应的战术。

他们很感谢我,称我为宗神。

后来,百界大陆来了另一个神,不过,他不是来教人的,而是来吸食这些人的灵根提升他自己的,

这里的人,叫他毒龙。

为了拯救自己的子民,我奋力与他一战,虽然我赢了,但我也中了他的剧毒,他这剧毒,也只有你吃的那株天藏红花菇可以解。

当时,我虽然打败了他,却未能将他杀死,因为中了剧毒的我,已经灭不了他的元神,我只能将他的元神封印在这毒龙洞底。也就是这根石柱下方。

他很厉害,我必须亲自镇压,不然他随时可能冲破封印,在降世间。所以,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直到自己吸食了太多毒气,发肤消亡。于是我化作残魂,隐于这枚戒指之中,继续镇压毒龙。

二十年前,突然闯进来一位剑仙,他是一千年来第一个来这的人,他就是你父亲,剑十三。

他很诚恳,直接说了是冒死前来寻宝,而那时他也真的快死了,是我帮他把毒逼了出来,还把武器和剑道传给了他,他承诺,十五年内,他会寻遍百界大陆,找到天藏红花菇,帮我复活。

可他一去,就是二十年,再无音讯。”

听天仙女子说完,祤晨放松了许多,只要女子对他无害,对他来说就是福音。

于是,祤晨忍着疼痛跪在地上俯首一拜:“谢前辈救父之恩,不过,我想我父亲不但失约,而且也再也不能赴约了,如此,烦请前辈允许,父债子还。

前辈所说的天藏红花菇,已被晚辈误食,晚辈愿意为前辈重寻那天藏红花菇。不过晚辈能力尚浅,需再次修炼些许年日,才能再去为前辈找寻。

前辈的残剑缥缈,我也已经带来,既然是前辈之物,还是还于前辈吧!”

说完,祤晨取出那柄残剑与那残剑缥缈心法,放在了天仙女子面前。

看着祤晨的一言一行,天仙女子微微一笑,那天仙一般的面庞配上那走心的一笑,顿时似乎美过了天仙之容。

不过,天仙女子很快又严肃起来:“这等宝物,你居然也愿归还。剑十三啊剑十三!你真养了一个好儿子!”

说完,女子随手一挥,那柄残剑与那心法,瞬间消失不见。

ps:班级忽然天灾只能救一个人救谁?

延伸阅读

健仁药材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pjfw.shtml
健仁药材作为拥有长久经营历史的企业,我集团由安国市冷背药材有限公司,安国市健仁中药饮

上海焕诺电气HONO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gczt.shtml
暂无

万一琉璃石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p1p9.shtml
万一多彩琉璃石产品晶莹透彻,流光溢彩,象钻石般粒粒闪光,具有良好的光学特性和视觉效果

伊佳林家纺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slbj.shtml
伊佳林家纺招商_伊佳林家纺代理_伊佳林家纺加盟费_公司简介浙江依爱夫纺织有限公司是浙

艾慕芬内衣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gvv7.shtml
艾慕芬内衣种类多样,采用不同的面料,不同的设计形式,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不论是可

卜卜丫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nswo.shtml
卜卜丫饰品统一形象设计、统一少售价、统一管理,且拥有多家稳固厂商供应渠道,有韩商、日

馨嘉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x8rk.shtml
暂无

金叶珠宝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6wm4.shtml
金洲慈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始创于1994年,旗下子公司金叶珠宝集团,是一家集黄金珠宝产

咕比宝宝英语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usxv.shtml
咕比宝宝英语品牌简介:咕比宝宝英语是为0-6岁中国宝宝研发的英语启蒙在线教育产品,做

高航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ajox.shtml
高航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茶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迦叶幻生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波风水门将哭累的鸣人背在肩上,水门认命的带着儿子回家,回家前不由得感慨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问了卡卡西鸣人的住处在哪里,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背着儿子去哪里呢?夕阳淡淡的浅影散落在这对好不容易相认的父子身上,晚霞的余晖温暖而美丽。虽然火影岩上有着水门的头像,可是对于已经过了十二年的木叶的人来说,眼前的

  • 玄幻:一岁强化一倍之海王雕

    不多时,只见林风丹田处红光一闪,林风随即腹痛难忍,跌倒在地上,再次陷入了昏迷。小七慌了,‘喂,小雕雕,雕哥?碧海蓝雕!’小七用头顶着林风但是没有任何用。。。小七也放弃了,瘫倒在地上,想自己以后该怎么办。......“林风,林风,你睁睁眼。”从昏迷中睁眼的林风更加迷惑,小七也不见了,四周是一个的漆黑空

  • 竹马想吃窝边草之第九章(9)

    “还不曾。”看着贾琏这个样子,凤姐心中疑惑,只听得姑母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难道这其中还有其他的猫腻?“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敢擅自做主?所以今天才要问问你,好拿个主意。”“竟是这么狠心的姑母,你是年轻媳妇不知道,她总该知道的。利子钱上头沾的全是血泪,拿了是要断子绝孙的。她一副菩萨模样的,把我们大房的当做

  • 忏悔无门第5章在线阅读

    人来人往,黄金之城因为海滨的美景和特殊的产物所以充满了商机,因而得名为黄金之城,取意为便地都黄金。但佣兵公会的据点却只是中等,因为,毕竟海滨这并不经常会有佣兵任务,但是有人会来报名,所以勉强建了个中型的会所。海风吹来腥咸的气息,玉衡、雷诺、萝琳这三人,经过不长不近的一小段路途终于来到了这座海滨之城。

  • 血枫劫之创造佛典!

    顾不上查探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拼命抢来的道场,王军就一头扎入了自己新得到了洞府中,甚至连护山大阵也没有更换就闭关去了。几千年的时间就这样静悄悄的过去了,王军还在他新得的道场中闭关,而且外面的形势却是风起云涌,不断的有威名远播的老牌强者陨落,新一代的天资纵横之辈开始崭露头角闯出自己的一番威名。天龙一族、麒

  • 从雷电开始的进化第10章在线阅读

    王渊坐在凳子上,其他大多数人都站在周围。气氛有些沉闷,王渊注视着王贺,他拿出了一副“运灵棋盘”。木质的,很小,方方正正的。里面是划好的迷宫区域和五颗黄色小珠子,现在待在五个起点。**目标很简单,就是运转灵气将五颗小珠子赶到终点去。王渊好奇问到:“你已经能催动灵气了吗?”话语中多少有些羡慕的意味。“多

  • 每天都在雄英大鹏展翅[综]在线阅读第六节

    气氛很有些怪异。鬼一默默的站在一边,看了一眼笑得格外灿烂的孟致文,又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裴止,觉得……他还是别出声的好。单裕年一脸复杂的走了,现在客厅里面除了忙上忙下的鬼魂们,就只剩下了裴止和孟致文。夏日下午的阳光还是挺强烈的,热的人发慌的金灿灿的光芒透过玻璃影影绰绰的倒映在造价不菲的地毯上,却奇迹般

  • 都市之万界客栈之第三章 前辈留下的讯息

    失神中,白顾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等到早上魁把自己推醒的时候,白顾意才又有了些精神。“神明保佑,昨天的事情我到底应该相信谁呢?”心里默念着,白顾意看了看身边被翻过的包,想来也是魁偷偷拿自己的**卡去玩了。账号卡是朋友送的,白顾意很爱惜,但也不至于因为魁拿去玩就开始生气。揉揉眼睛,白顾意把手上

  • 都市之逍遥小道士在线阅读薅羊毛得分开

    上午11点多,韩春明又带回来3两破旧自行车,还是一好两坏。何雨皓什么没做,尽是在拆零件,把同类型的零件整整齐齐地归置到一起,码在地上。后三辆车,有韩春明的加入,拆分的效率变高。下午近1点,何雨皓兑现承诺,带着韩春明去了趟馆子。一份小炒肉,一份地三鲜,香得韩春明都快不行。何雨皓真地感慨,这个好时代,人

  • 海贼之我有斗气修炼法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乱局今时今日,柳城。“那戮和黎两人经过几番大战后终是将烛龙斩杀,那鬼母重伤后数年也被戮封印在赤焰海中,只是可惜了那黎力战而死,否则中土世界定然会多出一个和戮尊者一般的强者。”普济喝了口茶,为故事划下句点。“什么吗?师尊你根本什么都没说啊,”静女有些不满,除了烛龙已经被斩杀之外,师尊所说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