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打不过同桌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左钦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后园溜了一圈,我只顾自己走神,晾了宗崎一路。他不愧和我一起长大,行止最合我胃口。在我不愿开口的时候,他绝不会不识趣地逗我说话。他分得清我是真在思考,又或者只是做做样子。

等找个长凳和宗崎坐下,我才挑起话头:“我来时一直沉默,是在想事情,并不是生气你拽我起来走路。我知道你为我好,不会与你生闷气的。”明知宗崎理解我,我仍旧忍不住解释,好像解释过后,就不用为晾他在一旁觉得抱歉了。

宗崎搂搂我的肩,笑了:“我知道。”

我一时无话可接,就听宗崎又说:“我今晚不回军区,打算明天再走。”

“哦……哦?”这就很奇怪了,宗崎通常是早上来晚上走的。之前就觉得他态度与往常不同,现在看来果真有事瞒我。我随口问道,“那么你晚上住在哪里?”

宗崎笑嘻嘻地垂手,装作寄人篱下、低眉顺眼的模样:“正想求你施舍我一张沙发呢。”

他那副样子很有趣,我看了故意和他抬杠,压低声线扮做常伴青灯古佛的老僧:“阿弥陀佛,我的单人沙发容不下大佛,你还是趁早下山去吧。”

他不恼,没皮没脸地继续耍赖:“我看咱们病房的地板也不错,地方够大,铺张毯子正好让我睡一觉。”说真的,宗崎的战友们没看过他现在的赖皮样子绝对是人生一大憾事。

开开玩笑还使得,早春这天气人真睡到地上可不好受,我于是松了口:“四月的天还冷着呢,别睡地上冻着了。算了,我就勉强分你半张床吧。”

“什么?”宗崎的嘴角分明已经咧到了耳朵根,嘴上仍要逗我,“我没听清,阿相你再说一遍。”

我原本不想理他,奈何还有事情交代,便耐着性子重复道:“我说——我愿意分你半张床。不过你记好了,不许像小时候那样抢我被子。还有,我说是‘半张床’,就意味着不能让你这个壮实的大兵占太多地方,你得老老实实缩着身子睡。”

这就要说到我们疗养院尴尬的床了,它的尺寸——睡一人嫌大,睡两人嫌小:说它是张单人床吧,我睡上去只占小小的一角;若说它是双人床,又容不下两个宗崎。但躺我和宗崎两个人,说不定正合适……啊呸!

宗崎点头乖乖说“好”,然后轻巧地转移了话题:“你明天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明早我要去谢旭舟那儿参加‘心理治疗’。”我抬头看宗崎,心想终于该扯到正题了,“怎么,你有事情要和我交代?”

我问起,宗崎便不再打擦边球,开门见山:“是这样的,我打算带你去山下住几天。最近的训练安排不紧张,我可以陪你在军区里转转,晒晒太阳。虽然山上的四月又阴冷又潮湿,山下的阳光可好着呢。”临了还加上一句:“这也是我爸的意思。”宗崎真长能耐了,有什么锅知道让宗叔背了。

宗崎来前大约做了些准备,找个理由偏还照顾到我喜暖喜光的偏好。不过往年四月也没见谁巴巴儿要我下山去晒太阳,今年怎么就如此殷切?是觉得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还是说……山下出事了?

老话说得好啊,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我今天拒绝了宗崎,又怎么会知道他作的是哪门子妖。

宗崎见我半天没吭声,正想出声再劝我,就被我止住了话头,我说:“挺好,我和你一起下山。”

他没想到我答应得如此爽快,憋了一肚子劝服的话没地方施展,竟生生噎了好久。他回神后懊恼地揉着我的脑袋说:“若知道这么容易说服你,早几年就该带你下山了。”

我毫不客气地拍红了他揉乱我头发的手:“别悔,早几年我也不会答应下山。”

“那说说,今天怎么答应了?”他越是故作随意地发问,我越晓得他想知道得不得了。

“说不上来。大概因为离开军区太久,我想念那里清晨的军号声了;我没看过你飞战斗机是个遗憾,也一直想要弥补……”我嘴上同他东拉西扯,心里却想:爸,妈,我没忍住要回去看看,你们别怪我……等我这趟回来,就永远,永远不会再离开疗养院半步了……别怪我……

“这次下山,我会看到你训练吗?”我明知故问,心头有一个麻痒的愿望在骚动。我说过的,我想看他在穹顶下穿云远驰。想死了。

“当然。”我以为宗崎笑了,但抬头看他时,他正看向我病房的窗口,脸上没什么笑意。

我问他:“去山下几天?”

“一周,我已经向上级和疗养院的领导同志打过报告了。”宗崎回答,神情仍恹恹的,大约察觉到我在看他,才重又明媚起来。

这回轮到我惊讶了。我以为宗崎逮着这个机会,怎么也得留我在军区住上半个多月,谁想他给了这么个明明确确、不长不短的时间。我疑惑道:“一周后你要出任务?”

“没。就是怕你不愿久待,所以才说一周。你若高兴,待多久都好。”宗崎说话时身形自然,语音轻松,应该不是假话。

我心中仍有疑惑,但面上不多显露,只是同他说:“既然我们明天下山去,早上的‘心理治疗’就不去了。待会儿你去帮我和谢老狐狸说一声。”

宗崎却笑了,不说好还是不好,只是冲我身后努努嘴。

我扭头一看,谢老狐狸不知道什么已经站在那儿了。他拧着眉毛,镜片上反射过一道亮光:“小尹,明早按时到心理室找我。有事求我的时候,‘谢医师’叫得多好听啊,怎么背地里就是一口一个‘老狐狸’?”他的话里带着点戏谑意味,却明确地向我传递出两个的信息:第一,你的话我全听见了;第二,明天的治疗一定要去,没得商量。

谢旭舟是个挺奇怪的人。说他奇怪,就因为他的精明全写在脸上。

每个人站到别人面前都会显露一种气质,我们俗称“第一印象”。就好像宗崎往你跟前一站,你就觉得他“周正”;谢旭舟往你跟前这么一站,能跑到你脑子里的词汇只有一个——“精明”。

如果他不是穿着一身白大褂,你一定会觉得这人是奸商,而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才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整天戴一副金丝眼镜。白大褂底下穿着西装,领带规规矩矩打着平结,衬衫扣子永远不忘系到最上面一颗。

谢旭舟俨然一副商场老滑头的样子,真白瞎他长了张不错的脸。

谢旭舟成为我主治的第一天,就彻底颠覆了我对心理医生的印象。谁说心理医生都是温和儒雅、春风拂面、不给病人压迫感的?我的主治就犀利精明,并且常常油腔滑调。连心理治疗时都会展现出一种“在商言商”的风范,让我难以应付。

“别介,谢医师您别这么小心眼儿成吗?‘狐狸’这词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我心目中,它就是个褒义词。”我讪笑道。

谢旭舟不爱和我咬文嚼字,在又一次表达对明天心理治疗的期待后,就走了。走到宗崎边儿上的时候,谢旭舟笑着问候道:“不要太娇纵她了。”

宗崎礼貌地笑了回去,转头和我说:“没事,你明早和他聊完,我们下午再走。”说着便扶我回病房。

一路上我们敲定了晚饭和明天早饭的菜谱,于是我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到了吃上,毫无防备地接受了明早的治疗。

……………………………………………

再回到病房,屋子里还留有午饭的余香。六点五十八分,天已经全黑,电子钟的屏幕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宗崎知道我的习惯,所以进门后没有开灯,而是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把窗帘拉开些,让屋里透进自然光。我径直走到床边,“啪”地一声关掉了电子钟。

在夜色里待得习惯了,我行走自是无碍,想不到宗崎也能在只有微光的房间行走自如。不光如此,他还摸黑做了晚餐(虽然只是热碗粥),然后照着我的指示找到洗漱用具,洗漱完毕。

等我也洗完澡爬上床,宗崎已经在床上靠窗的一侧睡下了,他枕着自己的外套,把枕头和大半床被子留给了我。他背对着我,一副熟睡已久的模样。

算算时间,应该不超过八点。宗崎在部队时,我常常挑这个点儿打电话给他。除了偶有的夜间训练以外,他这个时间都是在桌前看书或写报告。

生物钟支配睡眠的能力很强,即便早睡如我,不到九点也难以入睡,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宗崎还醒着。

装睡啊……我想道,忽然觉得好玩:宗崎这个人很少有不坦率的时候,他对父母、对组织向来诚实,大事原则性很强;只有逗我寻开心的时候,他才会骗人,比如中午骗我说没买烧卖,又比如现在骗我他睡着了。

我轻手轻脚地压好被子,仰面躺平,把胳膊放在靠近宗崎背脊的地方,闭眼等着他有所行动,打算反套路他。

保持这个姿势,可以保证一旦宗崎移动,我就立马发现。然而风险在于,如果他突然翻身,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就会施加到我的一条胳膊上,“咔擦”一声是必然的。

“还是算了吧,”我绷直身子,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万一被他压到胳膊,岂不是牺牲大发了。”

我这厢惴惴不安,纠结了二十来分钟。过程中还是保持仰躺姿势,靠近宗崎的那条胳膊,由于肌肉绷紧太久,开始酸痛。

可是宗崎那边仍然没有反应,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再等了十多分钟,宗崎还是背对我睡得很安稳。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落到他的肩头,继而又轻柔地飘向我的鼻尖。我侧过头去看他,面朝他坚实的后背,用目光描摹出棉质睡衣下蝴蝶骨的轮廓。

我这才觉得自己大约做了蠢事,白白纠结许久。于是默默挪腾开僵直的胳膊,缓缓翻了个身背对他。

没到睡觉的时间点,我辗转半刻仍是不着,只得胡思乱想一通。少不得越想越不甘心:“宗崎什么时候比我还能睡了?肯定是装睡。”一会儿又想:“也许因为上午在山里转悠累了,所以睡得早些?”

我实在好奇宗崎是否真的睡着,忍不住转过身,用右手食指戳了戳他的背脊。没反应?我不放心,间隔三五秒再戳了两下,用的力道变大了。仍旧没有反应。

“还真是睡熟了。”我玩心大起,拿着“宗崎熟睡”这块免死金牌,挨近他,揪揪他的耳朵,挠挠他的腰(遗憾宗崎并没有痒痒肉)。

“别闹。”我被宗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的声音清醒明晰,不像是睡迷糊了的人发出的。这不是没睡着嘛,真能装!

他也不翻身,只压低声音说话:“不是说好分我半张床吗?现在是反悔了?”奇怪了,我竟然从宗崎的声音里听到了压抑的怒气——他可从来没冲我发过火。

我挪回了自己那半面床,安分起来:“没什么的,见你睡得香,招招你。”长兄如父的威严就体现在这些细微处,他真严肃我就有点怕他了,不敢造次。

“阿相,可别想不开瞎招惹人。”他意有所指。

这话我不爱听,背过身去生闷气。谁知气着气着,我也就睡着了。

延伸阅读

帅超加盟  http://www.lljones.com/dh9b.shtml
帅很纯羊毛垫主要加工:生羊皮、鞋里皮、鞋里、羊毛一体鞋垫、羊毛球、羊毛护膝、劳保皮毛

Misscoco加盟  http://www.lljones.com/g9rf.shtml
暂无

万凯加盟  http://www.lljones.com/dgd6.shtml
暂无

浙江汇丰贵金属交易所加盟  http://www.lljones.com/gxnq.shtml
国内外这么大,我要干点啥?让我想想。。。算了,国内外这么大,我想去看看!钱包那么扁,

亚博窑炉加盟  http://www.lljones.com/p7vb.shtml
亚博窑炉拥有30年制造经验,设有设计研发中心,配套实验室,引进国外出众的技术,研制开

朝潮加盟  http://www.lljones.com/xogr.shtml
朝潮男鞋总部秉持注重细节、考虑周全、精益求精为朝潮男鞋总部的宗旨。力求将做工精细、品

爱车主平台加盟  http://www.lljones.com/gm0w.shtml
暂无

点帅加盟  http://www.lljones.com/a83l.shtml
点帅婴儿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

萃芙理加盟  http://www.lljones.com/1v8.shtml
浙江康恩贝健康产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公司定位于母婴健康产品的研发、生

澳卡斯加盟  http://www.lljones.com/aaln.shtml
澳卡斯家用电器是国内外研发和生产燃气、家电、制冷、电热设备制造基地之一。在美国。澳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琅琊榜同人] 君倾第四章

    第四章她把屁股凑上来的方世才醒来后只觉全身酸疼,首先回忆了一下自己短暂一生,好像没有遗忘,能记起的都记得,老子应该没疯吧?当然也知道,疯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疯的。这是一间很简陋的小病房,一个没穿护士服,却干护士活的妇女换好药时,唐之秀推门而入。见方世才醒着急忙上前:“方总没事吧?”方世才早就自己感觉了

  • 边丞在线阅读未婚夫出轨

    “昨日凌晨3点维拉斯酒店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肇事宝马横冲直撞上兰博基尼当场起火,所幸救援及时并没有发生人员死亡。”“据悉宝马司机是宁家千金宁千羽,而兰博基尼司机则是三日前刚和宁小姐订婚的陆少,陆峥嵘。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女,救出时陆少牢牢护住了她,所以该女子只有轻微擦伤,而陆少伤势较重。”医院,林蔷薇“啪

  • 三国名匠在线阅读第九节

    连带着四个人都进了辛秀贤的病房,此时,辛秀贤正在床上心急的等着自己的孩子,终于盼来了闵御诗,也许是母亲的天性,辛秀贤可不像那两个大老爷们一样笨手笨脚的,很快的就上了手,把闵御诗弄得舒舒服服的。辛秀贤李一股奶香味,这让刚出生不久的小闵御诗感到十分的亲切,实际上就是她饿了。对眼前的女子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好

  • 数据边缘第10章在线阅读

    夏黎约莫四十岁上下,身材远远称不上魁梧,甚至有些瘦削,他脸上一直挂着和煦的微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一位征战沙场的大将军,身上的书卷气反而更浓一些,看起来就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但根据萧凡的了解,他绝对不是文弱书生那么简单。夏黎没有什么背景,年轻时也曾混迹江湖,但他武艺并不是那么出众,在

  • 从今天开始当舔狗第5章在线阅读

    君香因落水一事,裴昭最近都在府中修养,李宗羽几日没见到人,这不,就急惶惶找到国公府来了,两人的关系,按礼法来看,裴昭应喊他一声表哥,裴昭的外祖老定远侯此生只得一女,就是裴昭的母亲,英国公夫人李璇玑,如今的定远侯李文虎,乃是老侯爷养子,待把李文虎抚养长大,老侯爷先为他请封世子,后为他聘宋不语的嫡女为妻

  • 渣攻终成受续之重生日

    第4章重生日在山洞口,林在山忙着收拾背包;李妍则打开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小手包,拿出一面小镜子。“啊!”李妍惊叫一声。林在山急忙回头,发现李妍人安然无恙,正一只手拿着镜子、一只手捂着脸,一副见到鬼的样子。“出什么事了?”“七、八天没梳妆了,现在的样子丑死了!”“本色出镜、素颜演出,挺好啊,哪里丑了?”

  • 威廉海波纳第3章在线阅读

    “进入吧,漆黑的子弹!”随着盖亚的世界开启,程乾也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中,而刚才背对着成程乾的盖亚也扭回头来,看向程乾刚才站立的位置。可怕的是,盖亚原本如海洋般蔚蓝的瞳孔,已经变成了一红一紫,死死的盯着那片空地。“我的世界的【污染】,就是从自己本身诞生出来的啊”,随后盖亚左手一挥,这片原本海天一色的空间

  • 我的虫牙会说话在线阅读第一节

    自辉“有没有感觉写得太乱了,反正我是感觉自己写得太乱了,所以我决定重写,当然剧情都是差不多的,只是稍微改动改动(鬼都不信)。”夜晚,微风阵阵轻轻的荡漾的,大雨哗哗的落下,似乎是这星球的精灵的呐喊,与泪水。在这夜晚中,有两个披着披风的精灵在飞跃。米瑞斯和米凯尔来到一片空地,米凯尔举着暗影剑指着米瑞斯,

  • 皇权赋我是尘间摆渡人

    “铛”的一声。一阵铁石撞击之声响起。顿时,一阵火星四射,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声铁器断裂所发出的金属颤音!杨右虎急忙拾起刚被石头崩断了的镐头尖,又心疼地摸了摸已经断了半截的镐头,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第!三!把!了!”杨右虎咬着牙关,一字一顿的嘶吼道,目光之中尽是愤怒。“他奶奶的!老子早都说了,这块

  • 快去问问翰林院之INTRODUCTION

    一瞬。韩海的视野仿佛被屏蔽了。就像灵魂被抽离出了身体,就像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般。给人一种自由的快感,让人舒服得无法自拔。他闭上了眼。忽然猛地一震,好像是灵魂被重注入了身体。地心引力重新抓住了他的脚踝,快感不再。睁开眼以后。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圆体,圆体的各个部分由不同的颜色组成。黑,白,红,蓝,黄,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