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傲娇宠妃惑君心之是只洁癖猫

作者:樱紫敏 来源:17K小说网

宋佳音欲上前抱起猫儿,不料它从椅子上往下一跳,一颠一颠地自个儿跑到了木盆面前,把前爪搭上木盆边缘,跃跃欲试。

春喜见状很是稀奇:

“小姐,这猫儿莫非知晓要去盆里沐浴?”

猫:……

它讪讪地收回爪子,低下头顿了一顿,绕着木盆转起圈来,看起来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玩意儿一般。

宋佳音没有起疑,走过来伸手探探水温,一面道:

“猫很聪慧的,不要小瞧它们哦。”她以前有个朋友家里的猫每天喊朋友起床,还会自个儿蹲马桶呢。

如今天气凉,宋佳音想趁着水热迅速地为猫咪洗澡,为了能洗白白,还发动两个丫鬟:秀枝帮忙打灯,春喜则捧着一干洗漱用物侍立一旁。两个丫鬟对于主子捡回来的猫咪接受良好,毕竟都是小姑娘,谁不喜欢萌萌哒的猫咪呢?

准备工作已完成,宋佳音想抱起猫儿放入水中,可不知为何,刚捡着那会儿那么粘她的猫这会儿左躲右躲不让她碰,硬要自个儿往盆里爬,笨拙地把前腿伸进去,却因为腿短前爪踩不到盆底无法借力,后腿使劲儿在那儿扑腾着。

这盆有点高,宋佳音瞧着它那滑稽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真是只傻猫。”

猫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后腿使劲儿一蹬,正欲不管不顾扑进去,却忽然整只猫腾了空。

原来宋佳音怕它头扑到水中会呛水,便一把将它抱了起来,这时,因着凑得近,她发现它的前腿上有一抹褐色,不像污渍而似血迹,宋佳音眉头一皱,拨开毛,见里面果然有个小伤口。

它受伤了。

宋佳音蹙着眉心疼地吹了吹伤处,猫难为情地扭着身子。

宋佳音先为猫儿把伤处清洗干净,撕了一片柔软的寖衣包扎起来,再把猫儿轻轻放入水中,让它蹲坐着,圆圆的脑袋露出水面,受伤的前腿搭在盆边缘,避免碰到水。

期间猫儿特别乖特别配合,宋佳音没忍住摸了摸它的头,唇角含笑夸它:“小可爱好乖哦~”

然而很快她便不这么觉得了。她抹上胰子,开始洗它脏兮兮的毛,可不知为何,手方一碰到,它便身子一颤挣扎起来,又试了一次,挣扎依旧,宋佳音纳闷,仔细地瞧了瞧自个儿的手,莫非是指甲太长了它不舒服?

猫儿打了个颤,先前身子干时隔着毛发还好,此时毛都湿了,一碰便好似碰到了皮肉,实在太过亲密。

它靠着木盆一脸沧桑,想伸爪子自个儿洗,奈何前腿不便,无法做到。

这时,宋佳音取来一块柔软的布巾,抹上胰子,试着碰了碰猫儿,见它起初小有挣扎而后渐渐乖乖巧巧的配合,便真以为是自个儿指甲的错了。

猫(眯着眼睛放弃挣扎):隔着一块布巾总比被手直接摸更好的吧?它的清白啊...

先前脑子不清醒,如今一定要坚守底线!

宋佳音洗完背面后想为它擦洗肚皮,便见猫儿伏在水中死活不露出肚皮,只好放弃。

猫:肚皮,肚皮是不可能给她碰的。

然而很快便打脸了。

第一遍洗完后,宋佳音一把抱起猫儿放入另一盆干净的水中,也不管它挣扎,迅速冲洗了一遍。完事儿后,宋佳音立马拿着厚厚的干布巾裹着猫儿擦干。

眯着眼睛任由揉搓的猫:......罢了罢了,反正隔着布巾呢。

春喜取来一个炭盆取暖,渐渐的,猫儿的毛终于干了。

宋佳音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猫咪,笑道:“原来是只白猫呀。”

可不是嘛,洗白白后的猫儿身上毛色纯白,仅双耳处呈浅棕色,眼睛是浅蓝色的,清澈得仿佛倒映着一汪碧水。它体型中等,应是已成年了,毛偏长,总的来说,外形与布偶猫很相似,宋佳音如此想着,决定给它取个名,她点点猫咪粉红的鼻头:

“咳咳,从今往后,便叫你小白了。”

小白扭开脑袋,一脸嫌弃,它靠着最后的尊严,挣开宋佳音的怀抱,迈着优雅的猫步,爬到窝里蜷成一团。

宋佳音:......这是被嫌弃了吧?不管了,取名无能。

这时她忽然想起:“小白可是饿了?”

小白以前是流浪猫,定是饥一顿饱一顿,才会想着溜进府里找吃的。宋佳音唤来春喜,找来了一些小鱼干,然而小白却抬起它高傲的脑袋,不肯吃。

宋佳音几番努力,小白也不搭理,她只好认为它不饿了。

陆和筠(傲娇脸):我怎么可能吃猫食!

折腾这一番也累了,沐浴过后,宋佳音临睡前瞧了瞧乖乖闭眼蜷在窝里的小白,道了一声晚安。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静谧一片,莹白的月光透过窗棱投入闺房中,窝里伏着的猫儿睁开眼睛,望着地上的光亮出了神。

半晌,陆和筠悄无声息地迈出小窝,来到外间,从微开的窗缝中钻了出去。

临走时他扭头看了看缠在腿上丑丑的布,抬了抬爪想扒拉下来,却又顿了顿,放下了爪子。

翌日。

“小姐,小姐,快起了,今日是请安的日子。”

宋佳音一大早便被春喜从睡梦中喊了醒来。原来,今日十五,正是府里规定的给老太君请安的日子。

老太君上了年纪,贪睡,只要后辈们每月初一十五来请安,余下日子大家各自睡久些。

宋佳音眯着眼睛洗漱一番,被春喜拉着坐到梳妆台前,台上架着一面大而精致的玻璃镜子,宋佳音头一回见的时候有些惊讶,如今便有了这么清晰的镜子吗?她试探性的询问春喜,不料春喜回道这镜子很是平常,早在前朝便已普及,在平民百姓家也常见。

宋佳音乌黑浓密的长发被春喜梳到脑后,高高地盘了一个双丫髻,因还未及笄,额发整整齐齐垂着,添了几分娇憨。

镜中少女的脸让人惊艳,肌肤莹白如玉,柳眉细长如黛,小嘴儿嫣红饱满,最出色的却还要数那双美丽的桃花眼,上下眼睫都长长的,微微一眨,便有品不尽的风情。

这张脸与穿过来前的宋佳音有七八分像,故宋佳音接受良好,她对镜展颜一笑,很是满意。

这时,秀枝进屋禀报:

“小姐,院中各处都不见小白。”

原来,宋佳音起床的时候便注意到小白不在窝里,本以为它只是溜到外面玩了,没想到整个院子里都找不着它。

宋佳音黛眉微蹙,

“想来是出了院子到处溜达了,等请安过后再好好寻吧。”

宋佳音带着春喜先去了二夫人的院子。

待到了时,陆二爷、四表哥陆和斌、五表弟陆和锦已在屋中,宋佳音忙上前一一见礼。

陆二爷长得人高马大,是个大嗓门,他如今在兵部挂个闲职,见了这个外甥女,面色和善。陆和斌年十六,浓眉大眼,同样长得高高大大的,对宋佳音憨憨的笑了笑。八岁的陆和锦生得虎头虎脑,他大声地向宋佳音问好,

“表姐好。”

宋佳音莞尔一笑。

陆二夫人林氏不动声色地觑了一眼大儿子,见他没注意宋佳音这边才心下稍安,好在大儿子还没开窍,否则就怕这么个表妹日日在身边杵着,被勾了魂。

林氏瞧着眼前少女姣好妍丽的面庞,不由回忆起她的庶妹,当年也是这样明艳动人。嫡女与庶女之间,要说姐妹情深,当然不可能,总有些龃龉隔阂。不过,如今娘家人皆已故去,只留这一滴骨血与她相连,林氏没怎么犹豫便接纳了来投奔她的外甥女,原也想着为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不料这个外甥女心气高着呢。

想到此,林氏面色淡下来,一行人出发去老太君的院子福寿堂。

宋佳音早从春喜口中得知原主与姨母的关系不算亲密,却正好合了她的意,她不急不缓地跟在众人身后,一面走一面记路。国公府占地面积颇广,单是从她住的院子到二夫人住的院子,便须走上一刻钟,再到老太君的福寿堂,又得走个一刻钟。

宋佳音几人到时,大房的人已到了,厅堂里一片欢声笑语。二表姐陆宛容、三表姐陆宛妍分座两旁,不知说了什么,逗得老太君开怀大笑。这时,老太君凤眼一眯,见得如今府里最小的陆和锦,连忙召他到跟前,搂着好一通亲昵。

宋佳音默默坐到一旁,努力缩小存在感。

这样的阖家欢聚时刻,无论是从前的原主还是如今的宋佳音都觉得格格不入。前者是孑然一身寄人篱下,后者则添了跨越时空的孤寂。

前世宋佳音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十七岁那年,爷爷离世,她成了孤儿,一人在外流浪、画画,本以为一生都会这样度过,没想到二十五岁生日过后她竟穿越了。

这时,屋内说话声一静,宋佳音抬眸顺着众人视线往门口望去,原是陆和筠姗姗来迟,他虽面色平静,眼里却布满红血丝,一脸憔悴。

老太君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大郎昨夜可是没歇息好?”

陆和筠摇摇头轻描淡写道:“回祖母,昨夜醉酒不适,现已无事了。”

实则昨夜可谓惊心动魄。他从宋佳音屋里溜出来回到自己院子后,正遇上四处寻自己的小厮,眼看着小厮找不到人要把这事儿上禀,关键时刻他又来了感觉,匆匆跑入房中变回了人身。

夜里他躺在床上,心有余悸,思来想去不知缘由,因怕再次变身,他一夜都没有合眼,只天蒙蒙亮时撑不住小睡了一会儿。

老太君没有多想,道:

“这席间饮酒却是难避免的,往后做了官恐怕只多不少,身边伺候的需常备些解酒汤。”

陆和筠点头称是,又道:

“盛名之下,孙儿唯恐心境不稳骄躁,欲搬至清平院中,打磨心性。”

老太君眉头一皱:

“那清平院如此偏远,又老又旧,你这是何必?”说着望向大儿子,也即安国公陆长弋,盼着他能劝劝。

陆长弋年过不惑,蓄着一把美须,望着儿子与其生母极其相似的面容,却说道:

“搬过去挺好。”

老太君瞧着这爷俩,到底也没再说什么,这事便这么定了。

人都到齐了,老太君吩咐摆饭,众人分男女上桌,一同用早膳,期间严格遵循食不言的规矩。

宋佳音安静地吃着面前的水晶冬瓜饺,小小一碟,不过三个,大早上的折腾了这么久,她早就饿了,看似慢条斯理实则迅速地吃掉,又喝了一碗碧梗粥腹中才觉稍满,宋佳音吃完抬眸,发现对面早早放下碗筷的陆宛容、陆宛妍看着她一脸目瞪口呆。

宋佳音:......怎么,我吃太多了?我还可以吃更多的。

用完膳后,男丁们相即告辞,宋佳音随意一抬眼,不想对上了大表哥陆和筠的双眼。

他凤眸幽深,不知已看了她多久。

延伸阅读

天虹无人便利店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bb7z.shtml
深圳WellGo天虹无人便利店是天虹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一款无人便利店品牌,于20

羽轩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pv1r.shtml
羽轩床上用品总部是藤席、教师工作服、学生书包、学生服、纺织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金诚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g7qg.shtml
金诚工艺饰品产品远销国内外各地。受到海内外客户一致好评。金诚工艺饰品的产品现日亦丰富

北粮集团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s4bf.shtml
2558

海尔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g9up.shtml
现在的好项目,出行的必须品飞机票旺车票代理加盟在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的21世纪,中航联

视保宝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g95v.shtml
目前市场上视力康复机构大都治标不治本,效果难以持久,容易反弹,大多数采用生物电疗法(

曹氏天赋老火锅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6v96.shtml
曹氏天赋老火锅隶属于重庆百练成钢餐饮文化有限公司,位于重庆,创始于2005年,这是一

CCT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gsxz.shtml
宸远科技(CCT)是高压积层陶瓷电容(Multi-LayerCeramicCapac

谷海饮品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b3uw.shtml
谷海饮品加盟详情天然健康的饮品近年来成为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追求,同时在国内激烈的饮品

De’FILON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b1n5.shtml
法国佛兰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自创立于巴黎久负盛名的RUE.DUTEMPLE大街之日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捕杀怪兽

    有时候,屠叨觉得自己很需要钱财。每当看见别的师兄弟说起送礼物给哪个师姐师妹的,屠叨都感到钱财很重要,很稀缺。一个杂役在一个宗门里头,想要赚钱,着实很困难,财路极其少。为数不多的一条路,便是采摘山上的野果子,还有草药换钱。草药方面也不容易得到。杂役的修行弱小,许多地方去不得。有值钱的草药也采不到。屠叨

  • 巴啦啦小魔仙之双子座公主妖盟

    “女妖离开的第二年”“女妖归来日,重现辉煌时”“女妖女妖女妖”这两年来,女妖的名字就没有离开过世界频道。当然也有一些表示不理解甚至觉得烦的“得了吧,都离开两年了就算回来当年的成就也已经是过去式了”“就是说,每天刷女妖,比娘都亲,烦不烦?”“女妖算什么?现在的战神高手榜榜首是凤兮,凤兮凤兮啊”“女妖是

  • 踏神仙纪终成谶(一)

    世子府,高澄立于假山上的亭台最高处,一览世子府里的醉人秋色。神色却紧绷着,虽有少年之貌,行事却是一派老成之态。“世子,那内监事后便什么也不肯说了,像是顾忌着什么。我也不敢多问,看他犹豫不定,我便叫他答应帮我们留意着。这他倒是一口答应了。”“也好,怎样他也算是救我一命。”一侍卫默默走上亭台,神色肃穆。

  • [综英美]小花瓶在线阅读偶遇大盖伦

    巨峡市。林立的高楼大厦如长枪般刺破天空,阳光洒在钢筋水泥建成的钢铁丛林,再通过闪亮的玻璃折射在大街上,整条长街显得明亮而迷离。川流不息的车流,脚步匆匆的行人,乍一看,整个城市显得活力十足,人民安康幸福。除了东边天空中那一块黑色空洞,让人产生一种发自心底的冰冷感觉,给这个城市带来一丝阴影。那是一个不规

  • 直播种草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四节

    像做贼似的跳进院落,背后突然阴森森的感觉。往后一看,饶是她定力再好也差不多没被吓死,这厮晚上做贼呢?!干咳几声:“花洛你干什么呢...”大晚上不睡觉跑来她这里,扶额。花洛幽怨的看着她。“小姐..”她突然瞪大眼睛,满目的惊喜,“你你你变漂亮了!”她还以为是什么事。。扶额:“你小姐现在能修炼自然了。”花

  • [润玉]风神家的小龙女在线阅读狼群遭遇战

    果然,在柳金鳞说了这样的话之后,在场的村长和族老也就再也不去理会站在柳金鳞背后的柳凡了,众人之间开始了窃窃私语。对于柳金鳞的提议,并非所有的族老都会赞同,就有一部分的族老会觉得柳金鳞有些危言损听,毕竟这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甚至说这样的事情可能发生的概率都非常的低,如果村子里真的草木皆兵的话,恐怕还真

  • 武侠之至尊无敌妙计

    “不知道积分能抽什么东西?”宋开在心里盘算,老太监守在门外,御书房只有宋开一个人。“启动昏君积分抽奖。”宋开满心期待的等着抽奖结果,然后他傻了眼:抽到一个网购账号?怎么会是这个东西?宋开郁闷地想哭:“这里是古代啊大哥?你给我一个网购帐号有毛用啊?我找谁买东西去?”郁闷归郁闷,宋开在脑海中试着默念一遍

  • 成仙了,就别再来找我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10章新生汇演(6)对着眼前不知道被拨到了哪一根神经的霍峻,秦可心里无奈地叹了声。“霍峻学……”最后一个字及时收住,想起某人的威胁,秦可自动跳过了称呼——“这件事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吧?”霍峻轻眯起眼,表情看起来有点危险。他紧紧地盯了秦可几秒后,见女孩儿丝毫没有畏缩坦白的征兆,霍峻按捺着性子和躁戾,

  • 众神传在线阅读第十节

    “妈,爸呢?”看着桌子上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王一深深吸了一口气,流着口水问道。“这些天总感觉有些不一样,你爸出去购买些食物准备储存起来。”王一的母亲李霞有些担心的说道。“妈,没什么可担心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何况还有我呢。”王一无所谓道。就在这时,门开了,一张略显苍老的脸从门后面探了进来,同时

  • 万界之奇遇掠夺者第2章在线阅读

    午休的铃声响彻全校,同学们三五成群的走出教室。黑板上布满的数学习题还未擦净,因大敞窗户而被卷起的风不停浮动的窗帘跟跳舞的人一样动作。蓝底金边帕子裹在食盒上顺畅地打了一个结,你忧郁地看着这个三层便当,再次想起了被你可怜的记性遗忘在冰箱里的孤独地蛋糕。以前一直缠着你要跟你一起吃便当度过一个美妙午休的黄濑